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军团的爷爷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不……可能。你已经……”女子的嘴角吐出一口暗黑色的血,想要扭头,却骇然的发现自己早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我已经走远了是吗?那是你的幻觉,是不是很奇怪,跟了我这么多年,为什么我有这个能力你不知道?而原本,你应该是组织中最为了解我的人?”男子终于将自己的头套摘掉,不过他的头上却反射这光芒,以前的飘逸长发早已不见。

    女子已经说不了话,因为每次呼吸会带出血沫,她的咽喉除了发出喝喝的声音知道,什么都说不了,娇嫩的脸上除了扭曲的痛苦,还有的就是无边的恐惧。

    刀尖慢慢的消失在视线之中,一股凉意从伤口处慢慢传遍全身,女子感到身体在寒风中变得越來越冷,四肢失去知觉,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当双月在她的眼中消失时,女子的身体扑通一声向前摔倒在地,随着她的倒下,那洒在地上的鲜血也开始慢慢消散,而原本她身体上的恐怖伤口也诡异的消失了。

    站在女子身后的光头男子却是脸色潮红,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尽管如此,他的面孔依然扭曲,但他强忍着脑中袭來的剧痛,将女子捞起扛在肩头,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几个起落之后,就顺着拉尔留下的痕迹追了上去。

    “找到拉尔了?”

    杰西一脸兴奋的看着侦察回來的老兵,苦等了一个晚上的他终于得到一个好消息,不过接下來的消息却让杰西本來兴奋的脸色凝固,因为拉尔依然不知所踪,从那个光头男子将拉尔带出蝮蛇镇之后,这个老兵就再也沒有发现两个人的踪迹,只是找到了一处看起來很可疑的痕迹,那里有一大片荒草被压到,像是有人对战,不远处的树林里虽然有树枝断裂的痕迹,但只是到了一半就凭空消失,拉尔和那个光头男子的去向如何,依然是个谜。

    亚历克斯听完这个消息也是微微怔住,不过他久经人事,倒是要比杰西看得开,“既然这个人救了拉尔,肯定就不会伤害她,不过按照你的说法,这个人的身上似乎也有麻烦,而且还不小,不过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绝对不是我们的敌人。”

    “我虽然也这么认为,但我怕的是,对方身上的麻烦会波及到拉尔,这才是我最担心的,拉尔很聪明,在荒野中,只要不是人,她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她的百宝袋里有震慑野兽的东西,就怕是人,可偏偏就是人。”

    “放心吧,既然他能从蝮蛇镇全身而退,对于我们來说,也是一件好事。我们现在最愁的问題已经解决,既然拉尔失踪,我们一方面寻找拉尔,另一方面,先占领蝮蛇镇便可。传令下去,全军拔营,目标蝮蛇镇!”

    杰西强自按下心头的担忧,出了帐篷之后直奔自己的朝阳军团营地,夕阳军团和朝阳军团是完全分开的两个军团,但在扎营的时候,朝阳军团是被夕阳军团团团围住,不管是日常的操练还是训话,都在营地内部进行,顶着一个军团的名号,实际上却是一个半军团的兵力,战力自然也就直线上升。

    杰西对夕阳军团感到亲切,而对自己的朝阳军团,他除了头疼还是头疼,不是因为他们不听话,而是他们实在是太闹挺。

    自己的这帮手下,其实还是很听话的,至少他们很听自己的话,不过对于夕阳军团的人,他们是一个都不服,这些人都是來自于各个被夕阳军团收编的土匪,收编的方式各种各样,虽然他们的身上都穿着军团服装,可是他们干的事却沒有一件是军人该干的事,偷鸡摸狗,逼良为娼这种事情他们以前沒少干,现在不干却将矛头指向了自己人。

    这其中私斗最为严重,收编的人多数都是土匪强盗,在之前做土匪时,跟临近的土匪要么关系密切,要么就是死敌,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被夕阳军团收编,成为朝阳军团中的士兵,有些人的仇恨由來已久,在进入军团之后,不服从管理,私斗时有发生,最惨烈的时候高达两百多人,夕阳军团的人直接派出了整个执法大队镇压,事后统计,私斗造成的人员伤亡高达数百,其中有些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成为士兵的资格,这些人全都被驱逐,失去了军团庇护,并且身体重伤的他们在野外只有死路一条,但军团中私斗还是要彻底的解决掉。

    因此对于那次挑起私斗的人,杰西只下了一个命令,按照军团规定,罚鞭刑一百。

    鞭刑,是在营地里的训练场进行的,说是训练场,实际上就是营地里比较平坦的空地,木架子都是随时搭起來的,那些挑起私斗的士兵被扒光衣服绑在简易木架上,执行刑罚的人,都是來自夕阳军团的执法军团,一声行刑,长鞭舞动,发出一声脆响,然后直直的抽在了这些人的身上。

    惨叫声顿时传遍了整个营地,而一开始喧嚣的新兵们收起了开始的不屑,脸色开始有了变化,鞭刑在各个军团中都是常见的惩罚措施,但是数量都控制在了三十之内,能挺过三十鞭的人很少,只是一鞭就能让人皮开肉绽,十鞭定然是血肉横飞,二十鞭过后,整个人都会变得面目全非,开始的十鞭还有人嬉笑,但是十鞭过后,受刑的士兵已经沒有丝毫叫喊的力气,除了求饶之外,更多的人已经吓得屎尿齐出,就连开始最为硬气的士兵,都在十鞭过后眼泪鼻涕横流。

    二十鞭过后,整个训练场除了长鞭撕裂空气的呜呜声沒有丝毫的声息,三十鞭过后,那些受刑的士兵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那些行刑的士兵也累的气喘吁吁,可是在一边监刑杰西却冷笑着说说道:“换人,继续行刑。”

    于是亚历克斯直接从队伍中抽出一百名士兵,继续行刑,五十鞭之后,那些受刑的士兵早就在寒风中变成了硬邦邦的尸体,可是杰西下的命令只有一个:换人,继续行刑。

    八十鞭之后,被寒气冻得梆硬的尸体几乎被鞭子抽的散了架,就连亚历克斯都派人过來问话,可杰西的命令和回答只有两个字:继续。

    终于,一百鞭过后,已经换了三波的夕阳军团士兵都对这个不过十几岁的青年军团长产生了惧意,更不要提那些虽然见惯了别人生死,却把自己的命看的更重的新兵们,行刑完毕之后,杰西下令,让所有的士兵都排队近距离观看,等到所有人心中忐忑的看完之后,杰西一挥手,一个夕阳军团的魔法师点燃了所有的木架,木头的烟气夹杂着尸体的焦臭味笼罩了整个新兵军团,已经在行刑过程中吐过一回的士兵再次控制不住的吐了起來,杰西从始至终说的话不到五十个字,但是整个新兵军团却都深刻的认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到不能再年轻的将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从深渊里爬出來的恶魔,不,他是比恶魔还要恐怖的魔王!

    第二天,杰西所下的所有命令,执行的都非常充分,这种结果,连亚历克斯都沒有想到,但是身为一个军团的副首领,亚历克斯知道,御兵中威很重要,但恩也同样重要,太多的恐惧会让士兵们产生强烈的不安,战斗力也不容易发挥出來,为此他专门将杰西过去说了一遍御兵之道。

    之后的日子里,杰西开始适当的施恩,同时也开始挑选军团骨干,建立管理框架,到现在为止,新兵军团已经被杰西指挥的如同挥臂。

    回到自己的营地,杰西就看到自己的副官和一干将领正在争吵,一个眼尖的将领发现杰西來了,立刻高声喝道:“团长好!”这一声过后,争吵声立刻消失,所有人都微带惧意的看着杰西。

    “军营之内争吵,成何体统!”杰西因为心中担心妹妹的安慰,说话的声音微微走调,不过他身边的将领却个个大气都不敢喘,发现他们的神态异常,杰西皱着眉头问道:“你们在吵什么?”

    “团长,听说拉尔小妹妹被人掠走,下面的弟兄……士兵们都已经炸锅了,都要求出营,不过副团长不让,我们就是争论这件事,其他的就沒有了。”一个带着眼罩,一脸大胡子的将领小心翼翼的说道,其他的将领纷纷出声附和,不过,杰西沒开口他们也就断了声。

    “传我命令,全团拔营,目标……”杰西手掌抬起单指向着西方说道:“蝮蛇镇。”

    而就在此刻的蝮蛇镇内,镇长正一脸怒气的听着手下汇报昨天晚上的损失,但这损失还沒说完,这个身体肥硕的,一脸横肉的镇长已经一脚将汇报情况的手下踢了一个跟头。

    “废物!全都是废物!二百多人,居然连一个人都拦不住!废物!”怒不可遏的从软榻上弹起,镇长的衣服随着身上的肉不断的晃动,那鼓得溜圆的肚子几乎快到了膝盖,但屋里的人却无人敢笑。

    “去给我查,给我找,给我把那个人抓回來,我要将他切碎了喂狗!”一声冷哼,镇长又卧回软榻,接过侍女递上來的美酒,酒杯刚到嘴边,一个下人已经飞扑到了屋内。

    “镇长大人,不好了!有……有军团开过來了!”

    镇长一愣,脸上带着七分怒气三分疑虑的说道:“军团,是附近的守军吗?这个时候來干什么?”

    “不是的大人,他们,他们是别的军团,而且,目标就是蝮蛇镇,据说,就是为了昨天的那个小女孩而來的!”

    啪的一声,手中的水晶杯失手落地被摔的粉碎,可镇长却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下人,张了张嘴却沒发出一丝声响。

    “是,真的?”镇长终于开口,这个时候,他才想起酒吧老板说的话,那个女孩说,她有很多爷爷……

    一个军团的爷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