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三十九章 局势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这一刀,出的有点慢。”卡勒轻松侧身闪过临身的长刀,手中青色光芒一闪,一道风刃从手中飞出,直逼法拉墨后心,抽刀回护,风刃与刀刃相交,魔法元素顿时溃散,风刃消失,长刀也是一顿,而这时火球冰刺再度袭來,法拉墨强力回刀,将其一一斩破,等到魔法散尽,军法官已经退了足足十步。

    “我输了。”知道自己就算是勉力强攻,也终究是落败,法拉墨倒是很干脆的认输,心中自然也对二皇子的战斗经验感到吃惊,在弗瑞大陆上,越级击败对手的事情并不罕见,有些是属性相克,另外一些则是妙算多者胜,手段和技巧也是战胜对手的一种方法。

    而二皇子卡勒则是将后者发挥的淋漓尽致,不管是时间还是速度,在卡勒手中都是行云流水,信手拈來,等级压制在他的身上几乎无法实现,而这一点在鬼丑的身上则体现的更为明显。

    鬼丑是正在恢复中,可是已经是武神级别的法拉墨居然也不是他的对手,从等级上看,鬼丑现在的身体最多也就是三级武士,比一般强壮的人要多一些气力罢了,可法拉墨宁可被二皇子打的心服口服,却从來不愿意跟鬼丑较量。

    在鬼丑刚刚恢复的时候,法拉墨被卡勒命令要教训一下不遵从阿尔夫恢复计划的鬼丑,可是从交手到战败,法拉墨连一下都沒有碰到过鬼丑,到现在为止鬼丑那诡异的步伐还让军法官觉得恐怖,要说武技和斗气,法拉墨本來应该力压鬼丑才对,可是真打起來,鬼丑总是能用堪称轻柔的动作化解自己最为凌厉的攻势。

    來來回回的交手几次,法拉墨就不再愿意跟鬼丑打,因为那是一种煎熬,现在鬼丑的身体虽然还不是很好,想要战胜他的难度却更大,因此,法拉墨找的最多的人反而是二皇子。

    “好了,今天就练到这里,我胜在技巧,那是因为你终究还是让着我,如果你用了斗气,恐怕我连三招过后就注定失败,你也不用灰心,至少林说你还有进步的余地。”卡勒微微气喘,跟军法官教授了百余回合,自身的消耗也不小,法拉墨认输,其实并不是真的输,让的罢了。

    法拉墨默然点头,收回长刀,卡勒回屋换了衣服,才将屋中桌上的密封卷轴打开,看了一遍之后,眉头微皱,法拉墨刚想开口,卡勒已经将卷轴交给了他。

    “比尼斯出使科特勒?”法拉墨面露讶色,人族三大帝国鼎力而存,相互之间虽然少有攻伐,但附属小国却有很多都是征战连年,三个帝国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现在科特勒帝国国内局势迷离,诡异难辨,这个时候比尼斯帝国出使科特勒帝国的意图就有些玩味了。

    谁都知道,科特勒帝国四境不安,内部有皇权之争,个皇子结党营私,动辄血流成河,尽管现在另外的两大帝国沒有刀兵相向的意图,但如果科特勒帝国再这样动荡下去,恐怕朝纲崩碎,帝国也有被吞并的危险,而这比尼斯帝国向來喜欢征战,在大陆的东南方不断的向外扩充,觊觎科特勒也是路人皆知。

    这个时候出使,必然也是一种试探。

    “父皇现在相比很是头疼,大哥下落不明,我又不在身边,除了三个元帅之外,恐怕都已经介入皇权之争中,我们身在罗恩,鞭长莫及,只能看近卫军了,林现在还沒回來吗?”

    想起林,卡勒也不由得有些头痛,不过他不是疼林,而是为林头疼。

    自从那个露丝出现之后,一天三回,天天不落的去找林,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卡勒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每天见到林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一种无奈,还有一种迷茫,身为他的好朋友,卡勒知道如果林想说,肯定会告诉自己,而现在的沉默就证明,林对于这件事还沒有开口的念头,所以林不说,他不问。

    “又被露丝带走问话去了。”林的遭遇如何,法拉墨自然也知道,不过他是卡勒的贴身侍卫,卡勒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不多不少,这也是卡勒非常喜欢这个军法官的原因之一。

    不过法拉墨似乎想起了什么趣事,说话的时候脸上明显的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卡勒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比自己年长了很多的军法官,一脸的不明所以。

    “抱歉,殿下,属下失态了,林阁下的遭遇让属下觉得有些可笑,如果放在帝国中,这种情况应该反过來才对。”

    听了法拉墨的话,卡勒想想也忍不住乐了,科特勒帝国相对另外两个帝国來说,青年男女的追求之风向來是男追女勇猛如火,女追男的倒是很少有像露丝这样的,死缠烂打,要说容貌,自己好像要比林好看的多吧?想到这,卡勒反而笑不出來,他不知道林为什么只是认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会为了他做出这么大牺牲?自己真的值得吗?

    这个问題一直存在于卡勒的心里,但是他自己也清楚,自己不会不会直接问出來,要说答案,倒是学院的院长布鲁克看样子是知道答案,但自己跟他除了之前有过一次交集,到现在也沒有见过他,这个老人身为大陆唯一的人族星相师,总是透着那么一股子神秘,让自己无所适从,林的身份是什么,卡勒心中清楚,只不过为什么他现在是这种状态,他不知道,这种只知道一却不知道二最为难受,可又不得不接受这种情况。

    “想办法弄到使团的人员名单,我看看比尼斯來科特勒究竟是來干什么的。”

    法拉墨脸上略一迟疑,然后点头称是离开了房间,卡勒看着卷轴上的字,陷入了沉思之中。

    帝国学院内。

    “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林陡然转过身,面具下的双眼充满了无奈,可是看到露丝撇着嘴的表情之后,林又觉得自己不忍心拒绝,露丝每次來找自己都是不顾场合,不顾时间,不顾一切的过來,哪怕是自己上课,她來,睡觉,她还來,除了洗澡上厕所,她必然会找到她,这份毅力以及这种强大的寻觅能力,每每让林吃惊之外又觉得好笑。

    按常理來说,露丝找他应该有很多话问才对,这也应该是正常情况,可是,每次露丝來都是一言不发,只是盯着林,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林知道露丝的智慧超群,不然的话她不可能找到自己,可偏偏就在自己面前,总是一脸痴呆的样子,这种反差总让林觉的不真实,也因为这种不真实,林也觉得有些莫名的感觉,虽然不确定,但露丝肯定跟自己有关系。

    “师父,这根线,有些问題!”布罗格闭着眼手在虚空中比划这,似乎在验证着什么,而帝国学院的院长布鲁克则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大徒弟的推演,听着他得出的结论。

    布罗格微微侧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布鲁克也跟着无声一笑,师徒两人一时间再次陷入沉默。

    “线已经连上,就怕这根线太细,容易断掉。”布鲁克微微点头再次说道:“你这血卜之法又精进了不少,看來你是用了心的。”

    “师父,您就别夸我了,如果不是您,恐怕现在我已经是这漫天生灵中的养分而已,所有精进还是靠师父点播。”布罗格的脸看不出表情,但是他的语气却充满谦逊,而说出这些话,至始至终他都沒有睁眼。

    布鲁克沒在多说,只是慢慢的站起身问道:“你难得來一回,既然已经用了血卜之术,索性你就再算算这人族帝国运势。”

    “师父,这……”布罗格语气迟疑的说道:“您之前不是说,不允许我推测国运吗?”虽未睁眼,言语中却抱有七分惊讶,三分迟疑。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最近比尼斯帝国出使科特勒,你且血卜一次,看看结果如何?”

    “是!”

    布罗格紧逼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布鲁克在屋中从桌前踱步到窗口,看着塔下的一男一女,男的带着兽头面具,女的则是一言不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看向了自己的大徒弟。

    可是刚一回身,布鲁克脸色大变,一道道常人看不到的红线在屋中出现,红线來回纵横成了一道红色血网,将整个屋子罩住,布罗格脸色惨白,汗频频而出,似有不支的迹象,不过随着红线來回穿梭的景象开始慢慢趋于缓慢,布罗格的脸色也稍有缓和,当血网上的一根血线慢慢消失时,布鲁克知道,结果已经出來了。

    当血网消散殆尽,布罗格的脸色也终于恢复正常,不过他的眼睛依然沒有睁开,良久他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落井下石之举。”

    “如何?”听到布罗格的血卜之言,有些意外,仅仅几个字,这可不是血卜常有的结果,肯定还有下文!

    “染指科特勒,他们的军队,应该集结在了边境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