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四十九章 偷袭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荒野之上,黑影伏在沒有双月光辉的阴影之中,蒙面黑衣,无数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点点火光,寒风淹沒了黑影的脚步,终于在一个领头的黑衣人摆手之下,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静静的等待着。

    五十米开外,一辆辆拉着沉重粮食的马车吱呀的走在并不宽阔的路上,一队队士兵拿着火把抱怨着,这种鬼天气作战的部队都忙着休息,只有负责运送粮草的军队还要顶着寒风互送,不过抱怨归抱怨,平常后勤部队还是很不错,至少不用出去战斗,而且还有很多油水可以捞,几个士兵凑在一起,为首的小队长拿出一个小铁壶,那里面是他在出來的时候偷偷打的烈酒,这个鬼天气,除了吃饱了,就只有这东西能让人身体舒服一些。

    小铁壶被轮流分了一圈,回到小队长的手里时,酒壶里已经是一滴都沒剩下,笑骂着手下这群混蛋,小队长手上的鞭子扬起甩出,啪的一声抽在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奴隶身上,寒风中沒有衣服护着的大腿立刻被抽出一条血痕,那奴隶发出一声惨叫,但随即强行忍住,瑟瑟发抖的身体紧盯着那个小队长腰上的长刀,畏惧的看着小队长,如果论身体的强壮,这个奴隶却是比这个小队长要壮的多,可是挨了这一鞭子后,他也就是维诺的手上发力,甚至连哼都不敢再多哼一声。

    奴隶,是比平民还要低贱的种族,也是最廉价甚至无价的劳动力,除了罗恩帝国,另外的两个大型人族帝国都存在奴隶,他们的來源广泛,用途广泛,处理的方式也非常广泛,死了野地一抛,到时候就会有野兽分而食之,或者,直接将尸体抛到兽笼中省事。

    他们的脸上都会被打上奴隶的烙印,然后从一个主人的手中转到另外一个主人足下,长时间的劳役摧残了他们的心灵,只要能活着,他们什么都愿意做,甚至像这个强壮的奴隶,可以强忍着痛苦,在寒风肆虐之下,透支自己的生命力,将力气全都用在了身前的马车上。

    对于这个奴隶的表现非常满意,小队长跟自己的几个手下哈哈大笑着,然后继续咒骂着这鬼天气,士兵们也是跟着附和,如果不是前方战事紧急,平常运送粮草是绝对不会在夜晚进行的,只不过,在这边有个小的粮库,是众多粮库中最为靠近伯纳河的一个,这些粮草会在伯纳河装上船,然后逆流而上,三天的时间就能到达目的地,在之后怎么运送小队长就不知道了,不过管知道这些就已经足够在下属面前炫耀,所以小队长还是非常满足的。

    家里有个女人给自己暖被窝,外面是一群唯自己马首是瞻的手下,闲着沒事还能在值守过程中揩点油,小日子过得滋润舒坦,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看看天色,小队长让人再多加了几个火把,也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么个阴天的天气,如果在平常,双月的光辉之下,火把根本就用不上,身上的厚衣服在竭尽全力的阻挡寒风带走好不容易产生的热量,小队长咒骂着站住,这是一只千人的粮草队伍,押着的粮草有个百十多辆车,东西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应该能有一个骑兵团两到三天的吃食,像这样的运送队伍在比尼斯帝国多如牛毛,再加上奴隶应该有三千多人。

    而且这是官道,也非常安全,附近的土匪都知道帝国出兵,所以把平常的爪子都收了回去,这条路还是挺好走的。

    正这么想着,小队长突然听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响动,举目四望,除了不断在寒风中起伏的荒草之外,并沒有什么异象,估计是从什么地方來的野兽,看到这么多人的队伍应该是被吓跑了,不屑的冷笑一声后,从胸口又掏出一个小铁壶给自己猛地灌了一口,这是他临行前带的第二壶酒,第一壶留给那些手下,这一壶不但要自己独享,而且品质也要好上很多,这一大口下去就是刚才一壶酒的价格,自然不能跟别人分享。

    当他准备喝第二口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背发直,似乎有什么东西顶住了一般,还沒等他反应过來,脖子一凉,还沒有來得及咽下去的酒从脖子混着血液慢慢的流下。

    敌人!

    这是他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想发出弄出点动静,嘴却一只大手按住,握着酒壶的手也被人紧紧的按在胸口,随后视线模糊,一个个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向着那些刚刚还跟自己又说有笑的手下摸了过去,其中还有一个身影猫腰撅腚的姿势异常的滑稽,小队长甚至想笑,可是他却被人轻轻的放到,黑暗袭來,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敌袭!”

    凄厉的声音终于从一个目睹了身后同伴倒下的士兵口中发出,如果不是他恰巧想要跟后面的士兵说话,恐怕他也发现不了,但就算是发现了,也仅仅是发出了警报,一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出來的飞刀不偏不倚的扎在了他的脖子上,难以置信的捂着脖子,这个士兵轰然倒下。

    整个运量队伍顿时就乱了套,这袭击來的太过突然,等到押送的队伍反应过來的时候,对方已经清理了部队的后方,更可恨的是,那些后方的奴隶在整个过程中居然沒有一个人发出一丝声响,在寒风的呼啸声中,居然有将近百人被对方偷偷的放到,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心中有疑问,但不管疑问再大,也要先过了眼前的这一关才算,剩余的几百士兵开始集结,整个过程混乱不已,有的士兵将努力拽在胸前,有的则用兵器驱赶着奴隶向后方涌去,在押送部队的头部,负责这次押送任务的领队刚刚发出集结的声音,黑夜之中突然窜出來四五只羽箭,还沒等他喊完,就已经被射成了刺猬,随后让人绝望的箭雨降临,顿时将押送队伍的前方射倒一大片。

    惨叫声,**声此起彼伏,本來以为过來偷袭的敌人都集中在后方,任谁也沒想到箭雨会后自己的后背袭來,这时的猝不及防,让本就松散的队伍变成了溃散,士兵们开始下意识的散开,同时开始拿奴隶当挡箭牌,两轮箭雨过后,地上奴隶的尸体增多,而士兵们骇然的发现,自己已经被团团包围。

    绝望士兵发出凄惨的求救声,可是冲上來的黑影却毫不顾忌,只要是身穿比尼斯帝国军服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被砍翻在地,这群黑衣人的动作敏捷,长期养尊处优的士兵根本就不是对手,甚至一些小队长也才堪堪能抵挡一两个回合,可随后就架不住对方人多,一人一刀就砍成了血葫芦。

    终于,有的士兵被眼前的修罗景象逼的崩溃,心神失守之下,奔着包围的空隙冲去,希望能获得一线生机,一个人逃跑自然也就带动了其他的人,恐惧已经植入了每个比尼斯帝国士兵心中,他们歇斯底里的大喊着,手中的长刀长枪胡乱的挥舞,希望能吓退迎面而來的黑衣人,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这些黑衣人的身法超过了士兵挥舞兵器的速度,他们手里虽然同样拿着长刀,可是他们却能避开周围的武器,然后将自己的长刀或刺或砍的送进目标的身体,带出血箭或血雾,然后利落的收回武器,将它递进另外一人的身体之中。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很快嘈杂的喊杀声慢慢的变成了低沉的**声,为首的黑衣人一挥手,所有的**也都消失,这一千比尼斯帝国的士兵,沒有一个逃出去的,也沒有一个活口,那个看似是活命机会的缝隙,实际上早就被弓箭所瞄准,那个方向尸体的数量占到了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先生,这些奴隶怎么处理,也都杀了吗?”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占到那个身材消瘦的人影身前用恭敬的语气问道。

    那个消瘦人影摇摇头说道:“伤亡如何?”

    “沒有死的,连个重伤都沒有,都是轻伤,大伙都活着呢。”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大汉语气中充满的自豪,眼中的狂热不减,看起來是兴奋到了极点。

    “那就好,这些东西,我们拿走自己五天的口粮,剩下的,全都给我撒在路上!”看着眼前的车队,残余的奴隶相互依偎在一起,满是畏惧的看着周围的黑衣人,更多的还是盯着他们手上那还在滴血的长刀,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这些人,长刀落下,自己的命也就沒了。

    “撒?”很明显这个大汉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将这好好的粮草扔在路上,这是不是太浪费了,都扔了那队伍平常的吃食怎么办?

    “跟我过來。”知道眼前的这个大汉多数都会阳奉阴违,所以这个消瘦身影只是带着他來到马车前指着一个麻袋说道:“这里的粮食够你吃几天的?”

    “啊?这么一大袋子啊!”大汉看了看,心里又盘算了一阵后说道:“应该够我吃十天左右,先生你知道,咱的饭量大。”

    “恩,那好,从现在起,你就扛着这袋粮食跟在马车后面吧。”说完这个消瘦的黑衣人冷哼了一声径自走到了那群奴隶面前,。

    “跟我走,我能保证你们每天都吃饱,就像他们……”一回头,这个消瘦身影眼睛不由得愣住。

    那个大汉居然还真的把粮食扛在了肩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