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五十八章 格子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看着鬼丑离去的背影,法拉墨点头将鬼丑路上随手那的东西全都买下,然后与卡勒紧紧的跟在其后,直到鬼丑回到自己的住所,卡勒的神色才算放松下來。伸手制止了法拉墨要问话的嘴,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他会有这种变化?”

    法拉墨点头,这种变化实在太诡异,这种变化就像是一个多重人格一般,但是中间的衔接却沒有一丝痕迹,说是多重人格似乎描述的又不是很准确。

    “恩,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奇怪,你知道他之前所修习的魔法应该是火系魔法吧?”

    法拉墨点头,就在不久之前,鬼丑阁下的火拳还让自己觉得惊讶,他想不到在弗瑞大陆上居然还有这样奇怪的人存在,魔法元素不能离开身体,只能附着在身体表面,与其说是魔法,反而更像是斗气,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最近鬼丑阁下似乎沒有展现出这种能力,本來军法官还以为那是因为鬼丑阁下每天都有事情要忙,所以才沒有时间修习,但现在听了二皇子殿下一说,似乎其中另有奥秘。

    “你绝对想象不到,他现在修习的魔法究竟是什么,听完了你觉得会觉得惊讶。”卡勒微微一笑让法拉墨坐在了自己的对面,法拉墨疑惑的坐下等待着卡勒给出答案。

    “他现在修习的魔法正好是火系魔法的反面,冰系魔法,是不是觉得意外。”

    法拉利听完目瞪口呆,冰系魔法!这是火系魔法师最不可能兼修的魔法,之前的鬼丑只是显露出了火系魔法的天赋,其他的魔法体系的天赋,似乎他并沒有,可殿下说他居然会冰系魔法,这可能吗?

    “谁能在寒冬中穿那么点衣服?”

    法拉墨哑然,想起刚才鬼丑的穿束,倒是有些觉得释然,能在冬天穿那么少的,要么是火系的魔法师和火系斗气的修炼者,要么是冰系,火系是因为元素或者斗气萦绕全身,阻隔了严寒,而冰系则是因为修习者本身就是亲近体,既然二殿下说了是冰系,那多数是差不了的,毕竟二皇子是全系魔法师,这一点他绝对不会说错,可为什么鬼丑居然会冰系魔法,二皇子殿下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听了法拉墨的问題,卡勒点头又问了一个问題,“你觉得鬼丑的军事才能如何?”

    “堪称天才,不管是在战术上,还是在战略上,能力……恐怕高过殿下一线。”这些倒不是法拉墨胡说,从接手夕阳军团开始,到朝阳军团雏形,最后到两个军团的转型,鬼丑表现的统御能力就已经让法拉墨感到惊艳,而之后又是远程指挥,到现在将比尼斯帝国的军队耍的团团转,这份运筹帷幄的能力,已经让法拉墨举得恐惧了,其实他说的还算是谦虚之举,要真的比较起來,恐怕卡勒殿下跟鬼丑阁下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想起过往种种,法拉墨这才注意到一个被自己之前忽视了的问題,他是在到了荣光城之后才接触到鬼丑,而之前他和二皇子殿下经历的那些,他只是听殿下描述过,以前的他不用多想,想起之前鬼丑的外在表现,就像是一个话剧演员,当他在学院的时候,他饰演的是一个学员,还算得上是上进,与人对战时,他又像是一个战士,用尽一切方法去获得胜利,而当他给卡勒建议时,他又像是一个谋士,而在无人的时候,他又表现的像今天这样,如同一个未长大的孩子。、

    这么多的角色在一个人身上來回展现,不用多想都觉得稀奇,而细想之后,恐怕就不单单是恐惧那么简单了。

    “鬼丑,或者林身上的情况很负责,但是解释起來却很简单。”卡勒看着已经意识到异常的军法官,开始有关对鬼丑的解释。

    一个人的天赋如何,其实说起來还是看人的思维方式和能包容的事情多少,天才的思维敏捷,头脑中能包容的东西也是要多于平常人,所以天才能更快更好的理解一件复杂的事情,而平常人则会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初窥门径,这也就是所谓的差距。

    但不管天才的天赋如何,他能表现出來的只有很多能力中的某一方面,或者少数的几个方面,仅此而已,就算是这样的天才也已经足够让别人用景仰的眼神去看待他们,而平常人则无法享受这种待遇。

    如果把头脑比作一个众多小格子组成的大格子,那么众人眼中所谓的天才,在小格子中会有一到两个占据空间较大的格子,其中格子里装载的就是所谓的天赋,至于平常人,则是几乎是沒有这种格子,天才还在这个格子中存储,提取各种各样的信息,然后将其作用于实际,但是天才也只有这样的一个或者两个格子可以用,平常人则是一个都用不了。

    “您的意思是……”听了卡勒的解释,法拉墨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您的意思是说,他是拥有很多个格子?”魔法,武技,谋略等等这样的格子,鬼丑究竟有多少个?

    卡勒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他的所有的格子都是等分的。”

    “所有格子?!”法拉墨惊讶的喊道,这个结果要比他刚才说的还要让人觉得难以置信,那……

    “一般的天才,能有一个格子就已经很了不起,但鬼丑的头脑中,天才一般的格子他全都拥有,或者很多,但我更趋向前者,现在我们也不得不这么认为。”卡勒拿起他眼前的杯子继续说道:“记得几天前下过的雪吗?”

    法拉墨点了点头,不过他不知道下雪跟鬼丑有什么关系,不能因为下了一场雪就会冰系魔法,这能说得通吗?又或者说,鬼丑阁下本身也是一个全系魔法体质?

    “记不记得他抢了我的饮品,之后又还了给我,而我要喝的东西表面未动是因为他把上层冻住,做了一个假的饮水动作,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冰系魔法师了。”

    法拉墨听完这个有些匪夷所思的答案,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就算是这样,可是这跟鬼丑现在的状态有什么关联,也是跟格子有关?

    “一般人是提取和储存,鬼丑之前是沒有异常的,跟正常人一样,可是在受伤之后,他存储的能力正常,但提取的能力却有些问題。”卡勒这么一说,法拉墨依然不理解,这又跟受伤有什么关系吗?

    卡勒看着法拉墨的神情,知道再说下去他也不会明白,索性就直接说道:“正常人能提取两到三个格子里的信息,可鬼丑一次却只能提取一个,而且当他不需要的时候,他会完全舍弃格子里的信息,这个时候的他就沒有了信息支撑,于是就会回到什么都沒有的状态,也就是之前你看到的那种状态。”

    “幼年时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