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了无踪迹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比尼斯帝国,边塞东月小城。

    暮色升起,一道消瘦身影在官道上摇摇晃晃的走着,三步一颠,两步一晃,披散着的红色头发看不清低下的脸,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呢喃,怎么看都像是喝醉了一般,不过路过的人都闻不到一丝酒气,这倒是让人举得奇怪。

    这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到城门下,微微抬起头,看着城墙上用大陆通用文字写着的东月,然后走到一个士兵面前,还沒等这个士兵开口,一个银币就在这个人的手中出现,轻轻的一抛,士兵下意识的伸手接住,脸色一喜,沒多说话就直接放这个人进去。

    这种边塞小城,城防兵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一个银币,这个人出手大方,身上衣着简单,也沒有佩戴什么首饰,连检查的必要都沒有,看这个人身材消瘦,也不像是一个能有多大力量的人,既然能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

    披头散发的人影依然步履异常的走进小城,天色黯淡,临街的火把被巡逻的士兵点燃,火光在风中摇曳,人稀疏,影长短,这个人在火光中抬起头,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摇晃着想着城里的酒馆走去,路上的行人不多,对于这样一个怪异的人最多也就是多看两眼,大晚上的谁不想早点回家。

    这个人摇晃着來到了酒馆门口,门童斜着眼远远的伸手,挡在了这个人的身前,这种人身上一看就知道沒钱,是个破落人,不用多问,肯定是进來找酒喝的,这种浑身都散发着臭味的家伙可是老板最为厌恶的,所以,一定不能让他进來。

    “喂,你站住,这是你能……大爷,您请!”门童本來一是一脸厉色,却突然换上一副笑脸,然后又是一顿点头哈腰,这一奇异变化让周围路过的人都忍不住侧目,但看到那个人手指上捻着的三枚银币,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既然有钱,那自然也就有资格进入酒馆喝酒,一个银币足够一个人喝上三天晚上,毕竟这种小城也沒有什么好酒。

    此人的容貌依然掩盖在散发之下,门童一脸恭敬的推开门让他进去,然后翻來覆去的数着手上的这三枚银币,他从來都沒有收到过银币打赏,而且还有三枚之多,这么一大笔钱,已经足够他在同伴中炫耀一阵子,不过门童也知道财不外露,只是看了一阵之后便贴身藏好,脸上继续堆笑的看着过往的人影,吆喝声自然也就更加卖力。

    不过不管门童如何卖力,众人也沒把他当成一回事,人们的注意力还是在那个不知道把钱藏在什么地方,披头散发的人身上。

    “要喝点什么?”酒馆吧台上的酒保一脸热情的看着这个人坐下,酒馆里人声鼎沸,但只有这个人一言不发,怎么看都是格格不入,不过既然门童能放这个人进來,想來也是个有钱人,既然有钱,自然要多榨出來一点是一点。

    “最烈的酒,所有的。”

    这是这个人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异常嘶哑,听着就像是锯子锯木头的声音,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酒保听完都不由得沒來由的一哆嗦,不过也就只有他这样,旁边的人全都沒感觉,酒保左右看了看,觉得还是先把钱要出來再说。

    “一杯火焰刀锋……”刚开口,银币叮叮当当的落在了桌子上,这个依然将容貌埋藏在长发之下的人轻轻的将罗成一叠的银币推到酒保面前,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最烈的酒,所有的。”

    一句废话沒有,酒保直接将一桶最烈的火焰刀锋放在了这个男人的面前,然后又轻轻的拿起了一个杯子慢慢的推在他的身前,一切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早在银币发出响动的时候,酒馆里的声音就开始被这清脆的声音压了下去,而在这个披头散发的人看不见的角落中,几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人的手,眼中的贪婪和迟疑相互较量,但更多的人却是惊讶,因为他们知道火焰刀锋的威力,这种酒喝下去只有一字可以形容:烈。

    这酒从入口开始就是辣的让人恨不得跳脚,咽下去就如同吃了火焰,酒在胃中又如同刀割,所以才有了这火焰刀锋的酒名,但是这种酒虽然烈,却不太伤身,只是这种感觉让大多数人无法接受,所以东月城里能喝上一小杯火焰刀锋的人都会被其他人奉为奇人。

    而现在这个还不知道容貌的人一开口就要了所有的火焰刀锋,一时间酒馆里吸气声此起彼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人的身上,集中在了他身前的那个已经倒满了火焰刀锋的杯子前,杯子两拳高一拳粗,这样的一杯火焰刀锋已经足够直接放倒一个很会喝酒的成年人,而在杯子前,还有一桶,这个人难道真的想要全都喝掉吗?

    迟疑的目光都盯着这个人,只见这个人轻轻拿起杯子闻了闻,似乎是带有疑问的嗯了一声,然后将杯中物一饮而尽,整个酒馆落针可闻,都看着这个人的变化,看这个人刚才的动作,似乎是直接倒进了肚子里,可是这样的喝法反而会增加火焰刀锋的威力,沒有口舌的阻隔,直接让酒进肚子,甚至会让人疼的痛不欲生。

    一息,两息……五息,五息过后,这个人却毫无动作,仿佛已经化成了一座雕像,而且整个酒馆里不单单是他,所有人都如同中了石化魔法一般,静静的屏气凝神,想看着最后的结果。

    又等了五个呼吸的时间,这个人终于有所动作,不过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他居然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火焰刀锋!

    “这……”

    “光明神在上,他疯了吗?”

    “第二杯!!”

    寂静的酒馆立刻变得嘈杂起來,整个酒馆里还处于震惊中的人就只有酒保一个,因为他确实沒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看不到容貌的人一口气喝下一整杯火焰刀锋不倒,而且还若无其事,意犹未尽的倒下第二杯,这是幻觉?酒保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银币清醒了过來,而这个时候,他看到的已经是一个空杯,酒馆中的人叫喊声甚至震得窗户都呼呼作响,

    紧接着酒馆中的叫喊声越來越大,到最后甚至都引來了城中的巡逻士兵,可是在听到酒馆里发生的事情之后,前來的士兵也加入到了叫喊的过程中,因为当他们來的时候,这个突然出现在新月城的人已经喝下了第六杯火焰刀锋。

    “光明神在上,他是拿火焰刀锋当水喝?已经第六杯,他不怕醉死吗?”

    “你懂个屁,既然他能喝五杯不倒,那第六杯……应该也沒问題,不过这可是一桶火焰刀锋,结果如何,恐怕还不知道。”

    “看他喝酒,我都觉得醉了。”

    “是啊,是啊,我也是觉得这样,光明神在上,这是第八杯?!”

    酒馆里的人们议论纷纷,不过不管身边的人发出多么嘈杂的声音,这个人依然是静静的按照自己的频率來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直到慢慢的一桶酒一滴不剩,而他的肚子也终于微微隆起,看起來是真的将酒喝在了肚子里。

    “神啊!”看到最后一杯火焰刀锋被眼前的这个人喝尽,一些人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刺激,直接晕了过去,沒人去管他们,因为这个人又要了第二桶,比火焰刀锋的烈性差一些的酒,因为酒馆里唯一的一桶火焰刀锋已经全都被他装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來的银币依然叠在一起,被推到酒保面前,有了之前的经验,酒保的速度不由得快了很多,片刻之后三个木桶的酒放在了这个人面前,这是酒馆里在烈性方面仅次于火焰刀锋的酒,酒保不知道坐在自己身前的这个人能喝多少。

    就在众人看到这个人将酒杯倒满时,这个人却突然一头倒下,头部重重的摔在了眼前的吧台上,咚的一声轻响,紧接着酒馆里的人像是喝多了一般,无一例外的全都软绵绵的倒下,有些人在倒下后发出一声闷哼,估计是撞到了什么地方。

    酒保刚倒在地上,屋外的门童也突然像是喝多了一般直接栽在了地上,而就在酒馆前,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更多的人,而那个正在跟女人炫耀银币的守兵也趴在女人的身上呼呼大睡,一时间整个新月城都陷入了空前的寂静之中。

    当时间斗转,天色发白,整个新月城的人才像是同时被叫醒一般的从各种地方爬了起來,地上,泥水中,男人身上,女人身上……

    不知不觉间,整个新月城都像是睡醒了一般,开始了莫名其妙的一天。

    而在百里之外的无名隘口,曼多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眼前是正在集结的兽人部队,那个露娜说的什么要歼灭的部队那还有什么踪迹,居然又像是那五千人一样,凭空消失了。

    低沉的号角声响起,兽人帝国的军队开始缓缓的压了上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