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七十六章 第四日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晨曦未明,红色的大门旁一道角门微微开启,一个人影探头探脑的从门口伸出,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再确定了周边确实沒有人时,走出角门,单手急挥,随后两道身影带着一个黑色的布袋从里面窜出,三个人影再次确定沒有外人之后,开始拔足狂奔。

    只是他们并沒有跑多远就不得不停下,按道理说,这个时间正是人们熟睡的还沒到起床的时间,路上应该沒有人才对,可现在,三个人的面前不但有人,而且还有很多人。

    每个热都是怒目相向,其中为首的则是一个身穿名贵礼服的老人,三个人借着微弱的光亮看清了这个老人的容貌之后,不由得大惊失色,倒退逃跑,看着三人逃跑,那老人只是一声冷哼,身后窜出两道身影,速度之快,三息之内便追上了逃跑的三人。

    三个人同时闷哼一声,瘫软在地,而两个追过去的人影则是慢慢的将三人手中的布袋打开,里面居然装着一个衣衫不整,满是污垢的少女,其中一道人影拿出手帕将这个少女的脸擦净之后回首向老人点头,四似乎是肯定的意思。

    “欺人太甚!”老人怒目圆睁猛然扬手一挥,身后的众多人影轰然炸开,越过老人想着那道红色的大门冲去,突如其來的呼喝声,惊醒了周边还在熟睡的一切,有人刚推开窗户想破口大骂,可看到窗外明晃晃的兵刃之后,砰地一声关上了自己的窗户,然后在床的一角瑟瑟发抖,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家的门口。

    犬吠声,婴儿的啼哭声,一时间整个小镇都变得喧闹起來,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这是贵族之间的战斗,虽然跟自己沒什么关系,可是殃及池鱼这样的事情在帝国内可是沒少发生,因为两个贵族而致使一个小镇甚至一座城市荒废的例子比比皆是,但这就是他们的家,离了这里,他们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惊恐的百姓都希望眼前的一切不过是早上的一场噩梦,可是震动的房屋和振聋发聩的喊杀声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一切都是真实的,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眼前。

    这个时候,除了向神祈求两个贵族之间的战争不要太过强烈之外,沒有主见和勇气的他们只能躲在屋中,战栗着……

    红色的大门被关的很近,冲上去的人并沒有将其撞开,那个老人排开众人來到门前,怒目一提,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一声尖啸,一直羽箭擦着他的耳朵射进了旁边的一个随从的胸膛,那个随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口流出的汩汩鲜血,张张嘴却什么都沒说出來,晃了两晃之后扑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人因为自己的随从被杀先是愣了一下,扭过身咬牙切齿的吼道:“给我杀!杀!”因为一个随从的死亡,众人早就压抑不住的愤怒彻底爆发,呐喊声笼罩了整个小镇,自然也就沒有人能听到院内那气急败坏的声音。

    “谁放的箭!不是说不让放箭!怎么还放箭!”一个脸色潮红,身体消瘦的年轻贵族发出一声狂怒的吼声,但是他心里也清楚,这是自己的手下因为顶不住压力而失手,但这种结果,年轻的贵族知道,他根本就承受不了。

    “大人,我们……我们该怎么办?”隆隆的撞门声同样也同样撞在众人的心口,脸色潮红的年轻贵族索性脸色一沉,心一横的说道:“鱼死网破,跟他们拼了!弓箭手!放箭!”既然已经下了狠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对方拼死一战!

    有了这个年轻贵族的命令,在无人迟疑,羽箭居高临下的射向了那些挤在门口的人,甚至还有几支羽箭差点射中了老人,里面的反击立刻招致了外面的人更大的怒火,老人因为有护卫,所以并沒有受到伤害,但是因为在门口聚集的人太多,所以大部分的伤亡都是在门口。

    “弓箭!别以为只有你们有!”老人看着门口的人不断倒下,听着惨叫声不绝于耳,气得七窍生烟,挥手将自己培养的弓箭手召集过來,羽箭上带着点燃的布条,斜斜的飞进了院中,躲避不及的院中人立刻发出惨叫,火焰无情的舔舐,不单单的人被烧死,甚至还有些木质建筑也被点燃,一时间火光大作,院内院外都是惨叫夹杂着怒吼,尖叫携着**,整个小镇的中心宛如炼狱一般让人心魂失守,战栗不安。

    火光中一个身背弓箭的身影踉跄的躲过源源不断的火箭,外人看起來他是尽力躲避,似乎随时都能被突如其來的火箭射中,但尽管他踉跄不已,火箭却是连边都沒有碰到他,只不过院内陷入了混乱,根本无人关心这些,各自保命尚未可知,谁又会有闲工夫观察这些细节。

    这个人影终于在几个急窜之后來到一个空房间之中,等他合上门再转身的时候,却时一道蓝色的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人影沒有丝毫意外,只是当着这个身影的面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迅速的换上了另外一套衣服,最后才站在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面前说道:“接下來就交给阁下了!”说完将一个钱袋抛给了这个蓝色身影。

    蓝色身影抬手接住钱袋,也不看数量钱袋直接消失在了他的手上,“一切好说。”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那个人影却满意的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间,身形几个起落之后,便來到院落的一个角落,抬脚一踢竟然将角落里的墙都踢出一个窟窿,再看那墙的断层平滑,就知道这是早已经准备好的,那人影左右看到无人后俯身从那个窟窿里钻了出去,等到那个老人的手下发现这个地方时,这个人影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这个可以通到院子里的窟窿,那些人脸色一喜,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那个老人,老人先是一愣,而后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招过随从耳语几句之后,随从带着十多个人带着利刃离开,而后老人看着已经升起火光的院落,脸上不由得怒气更胜,挥手间又是几十个人冲向了大门。

    就在老人的随从带着人从那个窟窿中窜到院子里的时候,那个年轻的贵族也叩开了那个蓝色身影所在的房门。

    “尊敬的大魔法师阁下,打扰到您的清静真是非常抱歉,但是现在情况危急,还请阁下施以援手,帮我度过这个难关。”年轻的贵族一脸谄媚,那个蓝色身影脸上的厌恶一闪而逝,而后语气平淡的说道:“阁下这是遇到了寻仇?”

    年轻的贵族先是摇头,然后醒悟过來又是一阵点头说道:“您一定要施以援手救救我,阁下,昨天晚上侍奉您的少女,我现在才知道她是谁,此事也与阁下多少有些牵连,咱们要共同度过此关,请阁下出手救救我的吧,只要能就我这次,我必然重谢!”脑袋灵光一闪的年轻贵族想要将眼前的魔法师拉到自己的船上,院外的那个老人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事情到了这个无法收拾的地步,恐怕求和已经是不可能,能做的只有拼死一搏,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如果眼前的这个大魔法师出手,估计就能挺过这个难关。

    “既然如此,那我就帮阁下度过眼前的这个难关,既然此事有一半事因为我而起,那么由我结束也沒什么不可以。”说完在年轻贵族的惊喜的神色中,魔法师口中的咒语响起,一朵冰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冰晶还未完全成形,魔法师的手一抖,冰晶化作点点寒光穿越火墙,紧接着惨叫声起,火光起伏,年轻贵族看的清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对方的人竟然已经进了院子,这可如何是好!

    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魔法师,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冷笑着的面孔,魔法师闲庭信步的向前走了,每走过一处着火点便是洒下一片碎裂成雾的冰晶,不管是多大的火,在冰晶的覆盖下都迅速的熄灭,除了袅袅青烟,院子里的火势居然在魔法师的几步之间得到了控制,而那些流矢飞箭却被她身前旋转的冰盾所阻挡。

    听着门口的撞击声,魔法师眼睛微微眯起,口中咒语配合着手上的动作,股股寒气从他的手中冒出,寒气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都罩上了一层白霜,就连那红色的大门也是同样如此,冷热交替之下大门变得异常脆弱,三五下撞击之后,大门终于顶不住连续的撞击,轰然倒下。

    可是席卷四周的乱流却不是看着门倒向的方向,而是出现了明显的逆转,而且乱流的速度已经完全超出了大门带起的乱流,一片片雪花顺着乱流从破败的大门口顺势而飞,冲进大门的随从们还沒有來得及欣喜表情就已经凝固在了脸上。

    “怎么会有魔法师?”站在远处的老人刚刚看到一片雪花,还沒有來得及反应,那雪花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轻轻的划过老人的咽喉,带走了一抹嫣红,雪花落,老人的尸体轰然倒地。

    这变故发生的太快,幸存的人还有沒有來得及反应,就听到那个年轻的贵族有些绝望的喊道:“你杀了他,为什么?”

    “既然是结束,那现在不就结束了?”魔法师手中的冰晶再起,老人身后的随从一脸惊恐的发出阵阵尖叫,带着老人尚有余温的尸体飞也似的仓皇离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