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八十四章 归途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很意外吗?”鬼丑沙哑的声音中终于有了一丝跟之前淡然不同的语气,一直在聆听的露娜自然发现了其语气中的兴奋,当然也能感受的出,鬼丑下意识的抑制,似乎是在压制这什么东西一般。

    轻微的点点头,露娜将口中的肉慢慢咽下后继续说道:“你不用吟唱吗?”鬼丑先是摇头然后点头说道:“我之前是火系近战法师,对于自己的身体,我也不是很明白,我是不是我,我自己都分不清楚。”

    奇怪的话,自然会让人产生奇怪的反应,所以露娜只有皱眉,却沒有再问下去,她御兵能力极强,自然对人也非常了解,在鬼丑的话中,她也能听得出其中的真诚和疑惑,她也跟着疑惑,因为鬼丑在不经意间问出來一个自己都无法回答的问題。

    我是谁?

    乍一想到这个问題的时候,露娜觉得这个问題非常简单,我能是谁,我就只是我露娜而已,可是现在自己的对面却坐着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不,应该说是无法定义自己的人,于是顺着他的思路,露娜发现,自己刚开始的答案并不准确。

    如果我是露娜,那露娜又是谁?何人命名,何人为证?露娜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定义自己,头脑中居然出现了瞬间的混乱,而因为这种意识的混乱,她体内的斗气也随之动荡,本來已经暂时被压制的伤登时爆发,一口黑血喷涌而出,脸色苍白的露娜再也拿不住手上的野味,两眼一黑,再次昏了过去,因为身后有魔熊,所以她软软的躺在了魔熊的身上。

    被这突然的血腥刺激,魔熊刚要动弹,却听见一声冷哼,熊眼中刚刚升起的狂热再次被恐惧所代替,不安的低吼了两声之后,魔熊安静了下來,而鬼丑则是摇了摇头,却沒再管已经陷入昏迷的露娜,而是将自己手中的食物吃完,默默的往火堆里添加树枝,让火烧的更旺一些,尼比鲁山脉的湿气很重,如果虚弱的身体长时间的处于这种环境之下,恐怕会染上暗疾,对身体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至于为什么露娜会突然吐血,鬼丑却不是很在乎,要知道,当他把这个问題当成一个普通问題请教那个学识渊博的二皇子时,卡勒的反应可是要比露娜的反应更加强烈,露娜是吐血,二皇子可是直接抽了过去的,如果不是对鬼丑的信任,恐怕他身后的那个军法官早就大刀一挥,追着鬼丑拼命。

    当擦肩而过,鬼丑终于不再盯着火光发呆,转而看自己的手,手心之上,一朵冰晶慢慢生成,因为密林里的水元素异常丰富,所以这要比平常凝聚的速度快上很多,感受到魔法的波动,魔熊再次不安的扭动,可它也就仅仅敢动一动,却沒有再大的动作,而且经过一天的跋涉,它也是体力耗尽,需要休息。

    “你就这么躺着睡觉吧,不许动!”很轻的一句话,却让魔熊恐惧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喜意,一双熊眼合隆居然直接睡了过去,而鬼丑也是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倚着后背的树干合上了双眼,不到片刻也进入了梦想。

    当万籁敛声,时间流逝,一股股黑色雾气从鬼丑那张残破的幽魂面具上冒出,雾气凝而不散,很快就汇集成一团,涌动的雾气在鬼丑面前慢慢的凝结成为一个虚影,火光摇曳之中,虚影凝实,却是一个跟鬼丑之前容貌长相的影子坐在了火堆旁边,看着魔熊身下脸上已经恢复血色的露娜,影子微微一顿像是叹了一口气,拾起火堆旁的木柴,添在了火堆之上。

    已经弱势的火焰得到补给之后,燃烧的更加猛烈,暖意阵阵,出了那只因为恐惧压过对火焰恐惧的魔熊不安的躁动之外,火堆旁的两个人都倍感舒服。

    当晨曦启明,人影将最后的干柴投入火中,已经燃烧了一整晚的火堆终于慢慢的火势回落,而随着天色越來越明朗,人影也开始变得越发淡薄,当第一缕晨光出现投在人影之上时,黑色的人影开始慢慢的消散,消散的人影慢慢的回归到初始的雾状,而后被鬼丑在呼吸之间纳入身体之中。

    经过一夜的休息,最先醒过來的却是因为百鸟争鸣而被吵醒的露娜,虽然是忍着腥臭之气醒过來,但身体却要比之前要好上很多,不知不觉中身体的伤已经可以被压制住,看着还在沉睡中的鬼丑,露娜将视线转到了插在他身前的那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匕首上。

    这个是非常好的暗杀机会,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就是对比尼斯帝国的威胁,露娜的身体复原不过三两成,而鬼丑现在恢复到了什么程度,她根本就不知道,因为她到现在还沒有看清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何等实力。

    自称为火系近战法师,却使用冰系魔法,而且还是默发,这已经足够惊人,可单单用近战法师來理解他那实在超出常人意料的耐力又说不通,道不明,别人不知道但露娜清楚,就算是她被如此追杀,也绝对达不到这种游刃有余的地步,而且他对野外生存技巧的掌握也让露娜大开眼界,至少露娜自认为自己不能在夜间捕捉会飞的禽类。

    似乎是感受到了露娜一闪而逝的杀意,鬼丑的身体微微一震,而后悠长的吐出一口气,面具下的眼睛微微睁开,将视线转移到了露娜的身上。

    “早安,刘娜!”

    露娜的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看着鬼丑,鬼丑一愣彻底的清醒了过來,问道:“怎么了?”

    而这个时候露娜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鬼丑,一时间两人居然一句话都沒说,直到露娜自己反应过來,她才微微摇头说道:“沒什么。”但鬼丑却沒有听懂,因为露娜说的这句话根本就不是弗瑞大陆的通用语,而是另外一种他不知道的语言,尽管听不懂,但鬼丑却能通过表情判断出个大概,既然露娜不愿意说,那他也就沒有必要再问。

    “果然,你还是听不懂。”依然是那种语言,露娜嘟囔了一小句,脸上满是失落,随即便恢复正常,脸色一正恢复了平常的冰冷,语气也为之一变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很直接的对话,鬼丑也是沒有丝毫迟疑,只是默默的打了一个响指,清脆的声音中,魔熊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低沉的吼声震荡着两个人的耳膜,露娜首当其冲,脸色微微一变,而鬼丑则是一脸轻松的说道:“再载我们一天,就放你走!”

    听到鬼丑的声音,魔熊沒有什么过急的反应,只是低吼着趴在那里,鬼丑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一屈一伸已经到了魔熊的后背,坐好之后扭头对着露娜说道:“既然是俘虏,那就听我的话,一切处置,等到回去再说,上來,这里很宽敞。”鬼丑的话说的一点都沒错,成年魔熊的后背能同时承载至少四人,两人坐在上面是绰绰有余,听了鬼丑的话,露娜脸上的犹豫一闪而逝,不过她很清楚现在的形势,自己就算是有心逃跑,也根本摆脱不了林的追踪,更何况,他座下还有一只魔熊,被一人一熊追着跑,怎么可能跑得过。

    所以不再迟疑,露娜在穿好盔甲之后也是一跃而上,不过,她离鬼丑却是故意远了一些,鬼丑并不在意,手在熊背上轻轻一拍,魔熊四掌翻动,在密林中横冲直撞的奔着一个方向冲去。

    这一跑就是一上午,当明日悬于头顶的时候,速度明显下降的魔熊在鬼丑的指示下找到了一个靠近小溪的山坡,当露娜从熊背上一跃而下,她就发现,周围的环境已经变得有些熟悉,细细想來似乎是处于战场的边缘,不过这个地方虽然是个山坡,相对來说,还是处于低地,就算是攀上树顶,看到的也不过是更高的山坡而已,这一路走來,鬼丑究竟是如何辨认方向的?

    当初他逃跑的时候,可是慌不择路的,怎么回來的时候方向感却能如此精准?

    “从小就生活在山脉之中,自然对这些非常熟悉,你从军这么多年,应该知道猎人的方向感从來都不差。”带着些许得意的声音冲露娜身后响起,当露娜转过身时,却看见鬼丑正在用匕首削一根树枝,很快树枝就被削成一根投矛,满意的看了看手中的作品,将匕首归鞘,然后手一扬居然将匕首扔给了露娜。

    这一举动让露娜莫名其妙,自己的长剑不知道被鬼丑扔到了什么地方,这柄匕首应该就是两人之间唯一的武器,身为敌人,将自己手中的优势兵器送给对手,这明显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可是露娜看到的却是鬼丑毫不在意的眼神,似乎这匕首真的是谁拿着都一样。

    看露娜的动作凝滞,鬼丑却兴冲冲的冲到了小溪旁,将注意力放在了水中,这条小溪水量不小,水势相对平缓,鬼丑看了一阵就找出了好几种可以食用的鱼类,只不过,数量并不多,也就三两条而已,个头也不是很大。

    “吃不饱,打打牙祭也是可以的,你生火,我抓鱼。”说完脱下鞋子蹚入溪水之中,手中木矛举起凝神静气,却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溪水之中。

    看着已经完全不设防的后背,露娜紧紧的握住匕首的手柄,眼中的杀机乍然闪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