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并非奴隶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第二天,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在鬼丑的帐篷里响起,但被打了耳光的人却是浑然不觉,打人的则是一脸惊疑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将手放在了背后。

    平滑如初? 这可能吗?

    看到躺在身旁的人,呼吸均匀,露娜将他脸上的面具揭开,看到的却是一张依旧奇丑无比,面无血色的脸,再看着他手上依然微弱的乳白色光芒,看一眼就能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昨天开始到现在……

    露娜知道躺在自己身边的人做了什么,只不过她疑惑为什么他会这么做,透支自己所有的魔力來维持一整晚的治愈术,虽然是最初级的,但是这个时间就算是大骑士恐怕也难以支撑,可到现在,他手中的治愈术虽然微弱,但依然持续的输出,这个人究竟有多深的魔力储存?

    想到这点,露娜忍不住四处找寻武器,这个时候是他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刻,想要杀死他实在易如反掌,找了一圈之后沒有找到,露娜的心一横,抬手放在了鬼丑的脖子上方,可是下落的手却又犹豫的停在了半空,露娜的脸上也满是犹豫。

    那张奇丑无比的脸上掩盖不住的是浓浓倦意,手上的魔力已经溃散,应该是身体自我保护下的结果,而现在他的身体如同烂泥,就像之前在小溪旁边一样对露娜完全不设防,对于敌人,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过离奇,而露娜身为比尼斯帝国骑士,虽然她知道这样做有悖骑士公正,但从帝国角度來看,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手依然凝滞在半空,而露娜则是忍不住的线回头看了一眼,确认自己的身后并沒有人存在,在尼比鲁山脉之上,自己身体遭受重创就是因为沒有防备后背,结果自己现在躺在了鬼丑的军床之上。

    自己依稀记得,躺在自己身前的这个人曾经说过,自己被他救了三次,现在算起來应该是四次,可是她只记得三次,那多余的又是怎么來的?露娜还真的有些奇怪,想到这里露娜不由得又将自己的手收了回來,盔甲已经被收走,她身上穿着的是科特勒帝国的衣服,谁给自己换的衣服自己已经完全不记得,可以肯定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如果在比尼斯帝国,被一个人救了两次就已经是奇迹,偏偏你以对手的身份救了我三次,身为对手,我应该怎么回应你呢?”露娜自言自语的坐在了床边,看着依然在熟睡的鬼丑,将他的面具轻轻盖上,残破的幽魂面具上,是一张张凝固的幽魂嘴脸,在这张面具沒有损伤之前,还带着一股迷惑人心神的功效,现在面具已经残旧,那原本看起來游动的幽魂已经失去了迷惑的功效。

    仔细的大量了一番,露娜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鬼丑的脸是严重烧伤,可是这种伤不可能单单只出现在脸上,鬼丑的手并无任何痕迹,跟平常人无异,而且透过袖子也能看出,他的手臂也同样如此,这样一來,一切就显得十分诡异。

    伸出一只手拨开鬼丑的衣领,露娜的脸突然变得很奇怪,惊异中夹杂着疑惑,总体來说还是惊异偏多,因为她看到了鬼丑的脖子,自颈部之下,所有地方都沒有伤痕,可是就在脖子上,那恐怖的烧伤痕迹却如同分水岭一般,沿着一条环形的轨迹将皮肤分成了两种。

    眼前奇怪的景象让露娜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对于鬼丑的身份露娜是真的迷惑了。

    “看够了沒有”?

    就当露娜想要伸手触碰鬼丑颈部的烧伤,准备看看在幽魂面具之下是不是还带着一层面具时,一个慵懒的声音在帐篷中响起,猝不及防的露娜直接跳开,回头一眼却是鬼丑面具下的眼睛微睁,随意的拱了拱身子说道。

    “看够了就给我腾个地,觉得闷就出去看看,我需要好好休息。”说完鬼丑一翻身侧躺着将背后暴露在露娜的视线之中,相同的场景再次出现,露娜却知道自己想要偷袭已经毫无可能,听他话中的意思,似乎自己的人身自由并沒有收到完全限制,既然这样,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出去看看,比尼斯帝国是不是真的撤军了。

    “门口的那个令牌放在身上,在大营里可以通行无阻,但是你出不了大营。”淡然的声音从鬼丑口中传出,露娜回头一看在门口确实有一个暗黑色的铁牌,看起來应该是军营里的同行令牌,走到门口露娜又回头看了鬼丑一眼,发现他的身体起伏,像是真的睡着了。

    不再想着如何去消灭鬼丑,露娜将铁牌挂在身上,掀开帘子直接走了出去。

    沒有想到一个女人从鬼丑大人的帐篷里走出,门口的两个卫兵不由得一愣,下意识的抓紧了武器,但当两人看清露娜的容颜时,脸上都闪过一丝痴迷。

    早在鬼丑进入大营之后,露娜的伤口就得到了控制,而后更是由随军魔法师为其更衣洁面,所以现在露娜并不是当初满脸泥垢,苍白的脸上慢慢晕开血色,细长的嘴唇上是小巧的鼻子,一双凤眼神采流离,柳叶细眉上是一头淡褐色长发,身体修长,挺直如笔,屹立如山,虽然仅仅穿着普通的军服,却给人英姿飒爽的感觉。

    知道自己的容貌和身份在科特勒帝国军营的特殊,所以露娜并沒有做过多停留,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让两个卫兵看到身上的通行令便向着军营的高处走去,似乎鬼丑的令牌级别很高,所有看到她的士兵都沒有任何阻拦的任由露娜在军营中穿行,一路之上,露娜看到的东西很多,军营依据地势布置,或许在外面看杂乱无章,但只有置身其中,才知道其中玄妙。

    一国元帅,单单从军营布置上就能看出其能力,暗中点头之余,露娜也不由得皱眉,因为她发现周围的士兵虽然脸上洋溢着胜利的欣喜,可是他们的脸的颜色却并不怎么好看,在军营里呆了这么长时间的露娜自然知道,这是沒有吃饱的结果,科特勒帝国到现在为止后勤依然沒有得到充足补给,如果现在给自己一支部队……

    露娜沒有再想下去,因为她从來不做无谓的猜测,既然比尼斯帝国已经退兵,那么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

    因为有鬼丑的令牌,露娜轻而易举的登上了营地上最高的箭塔,当她想魔轮城方向看去时,露娜的脸色就真的变了,因为魔轮城上比尼斯帝国的军旗已经消失,而就在魔轮城的后方,一块块方阵正在缓慢的移动着,在远处看來,那方块移动缓慢无比,但是露娜知道,那是比尼斯帝国在全速前进,方向正是比尼斯帝国本土。

    比尼斯帝国居然真的撤军了!

    真切的看到了结果,露娜突然心口一痛,她不单单看到了那移动的方阵,更是看到了在魔轮城前方,还有一条黑色的细线,一直停留在那里。

    墨羽骑!

    他们并沒有离去,而是紧紧的守护着已经被放弃的魔轮城,他们可能是被命令留下,又或者自愿留下,但不管是哪一种,墨羽骑都最终被留下來,他们留下來的真实目的实际上乱也非常清楚,那就是为了等自己回去。

    墨羽骑从建立到现在,在自己的指挥下连战连捷,露娜已然成为了墨羽骑的灵魂,自然墨羽骑也不想因为失去露娜这个灵魂人物成为行尸走肉,如果露娜身亡,那墨羽骑要做就只有一件事:用最惨烈的战斗为露娜殉葬。

    看到那细细的黑线,露娜突然眼睛一酸,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倔强的沒有流出來。

    “露娜阁下,不愧是军事天才,你培养了一支精锐的军队。”

    声音从露娜的身后响起,声音很轻,也很柔,听起來让人觉得倍感轻松,露娜忍不住回头望去,看到的却是一张满是温柔笑意的脸,惊异之后,露娜的脸色就恢复了淡然,冷声说道:“能得到卡勒殿下的如此赞誉,露娜倒是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露娜脸上高傲,心中却微微吃惊,自己就算是心神被墨羽骑所牵制出现一时失守,但也不至于连背后有人靠近都不知道,在露娜的眼中,卡勒的笑容越发的显得高深莫测。

    “喜忧之说,要看露娜阁下怎么想,不过,阁下现在的身份倒是多少有些尴尬,既然已经知道结果,箭塔上山风大,露娜阁下也是身体刚刚痊愈,不如下去如何?”说完卡勒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露娜留恋的看了一眼那远方的黑线,无奈的点头,跟着卡勒一起下了箭楼,并且直接來到卡勒所在的帐篷之中。

    两人相对而坐,卡勒依然满脸笑意的率先开口说道:“看阁下气色,应该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先谈谈有关如何处置你的问題。”听到卡勒的话,露娜的眉头一皱,却看见卡勒再次摆手打断了她想要开口的动作。

    “鬼丑救了你,你就是鬼丑的人,但却不是我科特勒帝国的俘虏,成不了科特勒帝国的奴隶,你能明白吗?”

    露娜摇头,这她是真的不明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