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九十三章 徽章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可,应该也不是这只吧?”推开门,卡勒有些意外的支着旅馆门口那个庞大的身躯说道:“魔熊,有这么大的体型吗?”震耳欲聋的吼声震得房屋都战栗不已,而在旅馆外的惨叫声却是一直未曾停歇,透过门口看过去,却只能看到两个比门板还要大,毛茸茸的一对大屁股。

    鬼丑似乎也是沒有想到,所以也是惊讶的说道:“才两天不见,怎么能长这么大?”

    他的话语还未落下,就听到外面有人喊道:“这是一只死灵魔熊,小心它的……啊!”惨叫声起,在旅馆里本來跟汉姆斯打斗的人不由得身形凝滞,而就在这个空隙上,三支羽箭无声射出,直取咽喉,心口小腹三处要害,等到被锁定的人反应过來的时候,三支无声箭已经贯穿箭头所指部位,闷哼,鲜血和惨叫汇集成流,让身处战局的汉姆斯被吓了一跳。

    围攻他的三个人瞬间市区性命,他的压力也随之消失,而因为这三支箭,在旅馆里意图在冲上去的人心里也不由的升起寒意。

    “撤退!”

    其中一个蒙着面的人影挥手喊道,却不料旅馆的大门发出一声巨响,一道遮眼身影笔直的冲了进來,血盆大口张开,直接将这人拦腰咬住,而后血色飞溅,竟是一口将其咬成两截,这个时候,在场的人才看清这个让人心惊胆战的怪物究竟是长了个什么模样。

    单单冲过外形上看,这确实是一只魔熊,但这只魔熊的体型却已经超过了一般魔熊,几乎是两倍有余,更令人心惊的是,不知道为何,这只魔熊的爪子上居然缠绕着黑暗力量,人一旦被碰到就会被附带的黑暗力量所吞噬市区生命,那个被魔熊咬住的人更是在瞬间就变成了一具枯骨,速度之快已经超越了人们的认知。

    突如其來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而就在这个空档,魔熊的利爪连挥,将旅馆中的敌人尽数扫倒,步了那个喊着撤退的蒙面人的后尘。

    “看來,外面的人是已经料理完了,不过,这门口的维修费,恐怕就会有点贵了,你负责掏钱啊!”鬼丑在卡勒身边轻轻说道,手上再打了一个响指,这细不可闻的声音却让魔熊的耳朵一动,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转身又跑了出去,地面的震动越來越小,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跑的无影无踪。

    从魔熊进入旅馆到离开的时间极短,而当威廉处理了自己敌人之后再出來已经是看不到那只魔熊,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在场的人中居然只有他沒有看到,清点了人数之后,威廉來到了卡勒和鬼丑面前,“看來,这些人是奔着殿下來的?”

    卡勒微微点头,眉头微皱,威廉见他为难也沒有再多说什么,这次袭击來的虽然突然,可是这些人的修为又实在太弱,最强的也不过是一个武神,剩下的甚至有武士级别的人混迹其中,与其说是袭击,到不如说是自寻死路,但这种公然的袭击,却也说明卡勒已经成为躲在暗处的敌人不择手段也要击杀的目标。

    威廉绝对想不到,卡勒对于袭击并不担心,身为皇族子弟,这种事情,他实在是经历的太多,远的不说,就单单上次在这个小镇之上,自己经历的也要比这次激烈,他之所以皱眉露出为难的模样,是因为鬼丑将眼前的烂摊子全都交给了他,而他又不得不去收拾,毕竟就在刚刚,鬼丑又救了他一次。

    如果用金钱來衡量生命,那现在的鬼丑已经成为了二皇子最大的债主,只不过现在异常拮据的卡勒,还真的沒有足够的金钱來还鬼丑的人情,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收拾眼前这摊子破事。

    叫过法拉墨,让他去找旅店老板,商量赔偿的数额,当卡勒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鬼丑已经跟汉姆斯勾肩搭背的讨论起來,而之后银月等人也來到鬼丑的身边,脸上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事情要问他,而同样住在二楼的露娜则是紧紧的盯着汉姆斯,脸上的表情跟银月差不多。

    “哎,我说汉姆斯,你应该好好的跟银月道谢,人家刚才可是救了你小命呢,不过看你刚才的架势,倒是打的不错,进步不小……”勾住汉姆斯的肩膀,却是将他搬转了方向,背对着银月,汉姆斯连连点头,却沒有注意,将自己身体搂住的鬼丑,却是在背后做了几个手势。

    看到这个手势的人很多,就连威廉也在其中,可是看懂的却只有四个人:卡勒,法拉墨,十一,以及面对着汉姆斯而站的银月。

    手势停止,银月的脸色也是一变,抬头看着还在唠叨的鬼丑,银月的手下意识的垂下,慢慢的摸向了大腿上绑着的匕首,似乎有所感应,汉姆斯的身体出现了瞬间的僵直,银月的眼睛微微眯起,身形暴起,瞬间便來到了汉姆斯的身后,就在众人的表情还未转变的时候,匕首已经牢牢的架在了汉姆斯的脖子上。

    “别动!”银月冷然的声音响起,汉姆斯张张嘴想要开口却因为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而不得不闭上嘴,感受到自己的肩膀已经被鬼丑松开,汉姆斯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鬼丑向前走了两步之后转身咧嘴问道:“是不是觉得意外?”

    出乎意料的,汉姆斯却是摇头说道:“一点都不意外,你的头脑,如果连这些都看不透,也不可能活这么久,笨的人是我。”

    “既然你知道已经暴露,你为什么还要跟我们在一起?而且,请你來杀我的人,又给了你多少酬金?”卡勒挥手示意银月收起武器,银月先是迟疑,看到卡勒的坚持,便将匕首撤回,向后退了两步,却是沒有将匕首收回鞘中,似乎随时都准备出手。

    身体暂时恢复自由的汉姆斯苦笑着说道:“也不过是十几个金币而已,而且,我的任务并不是杀了你们,只要能保证对方知道你们行踪即可,但是他们要对付的人,我开始并不清楚,看到露娜之后,我以为是……”

    “沒想到会是卡勒?”鬼丑冷笑了一声却是站在了卡勒身边继续问道:“在我看來,你的任务似乎不单单如此,不过我和卡勒殿下都沒有兴趣知道,因为,接下來的路程里,你依然会跟我们在一起……”

    话音落,汉姆斯脸上的惊讶刚起,就感到脑后一痛,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失去了意识。

    看着已经被击昏的汉姆斯,银月这次才真的将匕首收了起來,鬼丑蹲在汉姆斯的身前,在他的胸口摸了一阵子,却是什么都沒有摸出來,又检查了一番之后还是无所收获,这才抬头对着卡勒说道:“看來他还藏得挺隐蔽,接下來的路,恐怕不怎么好走喽。”说完起身径直找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房间,临关门还不忘回头对着银月说道:“别让这小子醒过來,不然,我们又该有麻烦了。”

    “喂,为什么是我?”

    “因为,是你打昏的,看你手法熟练,就当练手好了。”

    第二天早上,小镇上的人们惊魂未定的看着远去的一行人,再回头望去,却是满地死尸,但这些尸体不但沒有引起恐慌,反而让小镇上的人们双眼冒光,等到确定沒有外人之后,所有人都将尸体洗劫了个遍,这种小镇贫瘠到了极点,尽管是死人的东西,只要活下去,在这不法之地的边缘,他们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而就在小镇居民将尸体都处理完之后,在尸体被埋的乱坟岗外,一个庞大的身躯慢慢的靠近,却是将掩盖尸体的土刨开,用硕大的黑色鼻子用力的嗅着那些在前一夜被自己拍死的死尸。

    行进路上,露娜追上鬼丑,低声问道:“你搜到了什么?”

    鬼丑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什么?”露娜看不到鬼丑的表情,却低声说道:“别装了,我看见你在汉姆斯的身上搜出了东西,是什么?”鬼丑摇头否认,但露娜却是继续追问,不耐烦的鬼丑只好快走几步來到了卡勒身边,将露娜甩开,但沒有想到,卡勒却是问了相同的问題。

    “我真的……好吧,是有个东西,而且还挺重要的。”敌不过卡勒审视的目光,鬼丑不得不装作投降装说道:“是一个徽章,不过我都这么说了,你也应该能猜得到吧?”

    “猜不到。”卡勒倒是直言不讳,鬼丑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猜不到就不用说了,反正对方的目标也不单单是你。”

    听到鬼丑的话,二皇子脸上惊异一闪而过,凑到鬼丑身边小声问道:“你就不能偷偷的告诉我?”鬼丑摇头同样低声说道:“真心不能说,反正,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

    卡勒的脸色瞬间凝固,目光也变得有些呆滞,鬼丑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那个徽章,又究竟是什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