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九十四章 暗涌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我做事,你放心。”拍拍卡勒的肩膀后,鬼丑也不管卡勒是什么表情,直接來到了仆人十一的面前,他是跟法拉墨在一个屋子里,两人一攻一守,斩杀的敌人也超过了五个,看着铁塔一样的十一,鬼丑夸奖了两句之后问道:“要奖励吗?”

    铁脑袋猛然摇头,跟着鬼丑这么长时间,十一算是摸清了这个小主人的脾气,对于别人而言,奖励或许就真的是奖励,但是对于他们三个仆人,不管是奖励还是惩罚,都是惩罚,比如这次,十一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自己接受的奖励,那么小主人就会真的给自己施加奖励,结果都是可以预见的,那就是继续给自己增重。

    现在的盔甲外加其他负重已经是两百多斤,如果不是这将近半年的适应,恐怕现在十一会被这些负重压成一摊血肉,只不过十一对于小主人的做法还是非常感激的,现在的十一虽然被盔甲围住,但是他的肉体力量已经不输于任何一个武者级别的强者,只要发挥得当,落败是必然,可就算是三级武者也别想在十一手里讨到好处。

    看到十一摇头,鬼丑翻了翻白眼说道:“奖励都不要?”十一继续摇头,鬼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放过了十一,当十一心里侥幸时,鬼丑却已经从地上随便拾起一个小石块放在了十一的肩膀上,说道:“不要让它掉下來,不然的话,增加负重十斤。”说完冷笑着越过十一,來到了银月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精灵银月看到鬼丑來到身前,不由得一脸紧张的问道,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族狡猾善变到了什么程度,无缘无故的凑过來肯定沒什么好事。

    鬼丑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才说道:“精灵箭术,果然名不虚传。”说完跟银月擦肩而过,直接奔着露娜而去。

    “你要跟我说什么?”露娜倒是落落大方的看着鬼丑,她已经发现一件事,在别人的面前,鬼丑是瞬间百变,可是只要在自己面前,他却变得很怪异,行为失常,语言失常,只要是在自己面前,就会变成这样,但周围能跟自己说上话的人,到只有银月一个人,偏偏现在鬼丑却能将这个精灵吃的死死的,想要跟银月沟通也变得困难。

    鬼丑张张嘴却沒有说一个字,“有话就说,我是你的战俘,你能俘虏我,不会连狠话都不会说吧?”说完露娜径直走开,留下了垂头丧气的林。

    看到这个场景,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有些意外,能让鬼丑吃亏的人不多,现在算是见识到了一个,但包括威廉在内的一干人等却沒有一个人敢笑,敢笑话鬼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镇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可是发生的事情却在众人心头萦绕不去,尽管这是一次失败的袭击,可是对于在队伍中的人來说,却仅仅是一个开始,至少在队伍的附近,众人看不见的地方,鬼丑的坐骑却看的清楚,就在众人的外围,已经遍布眼线,虽然都是潜伏不动,却是暗潮涌动。

    鬼丑想要跟露娜说的话,其实也是为了告诉露娜,这些人中,不单单有针对卡勒的,其实还有针对她的,而且经过跟卡勒的了解,鬼丑已经确定,这些人中确实有比尼斯帝国军部的联系在其中,而目的是什么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为了安全,威廉选择了大路,所路过的村落,城镇相对比较安全,暗地里的人想要动手几乎做不到毫无察觉,可越是这样,威廉的脸色就越发的凝重,引而不发,其后续动作必然异常猛烈,如果沒有外援,恐怕真到了那个时候,在场的人是真的抵挡不出。

    威廉是一直走在队伍后面的人,所以当露娜走过之后,更鬼丑对面的就是这个实力高强的导师,看到鬼丑吃瘪,威廉依然是面无表情,不过鬼丑却转身跟着威廉并肩而走,看到鬼丑如此威廉倒是坦然,出口问道:“说來奇怪,你和露娜之间的关系真叫人搞不懂,明明你是胜利者,可为什么让我感觉你倒是更像俘虏?你喜欢上她了?”

    鬼丑像是被人窥视到了心事,动作明显的出现停顿,不过迟疑片刻却是缓缓摇头,沉声说道:“应该不是,这感觉很怪异,她太聪明。”

    “你这话,我倒是不敢认同,如果是她太聪明,为什么获得胜利的人是你,而不是她,如果一个男人觉得自己在一个女人面前傻的时候,那就只有一个结果,这个男人也变成了俘虏,爱情的俘虏。”说完威廉拍了拍鬼丑的肩膀说道:“你身在其中,自然不觉得,可导师我是过來人,这一点,我可看得明白。”

    鬼丑撇了撇嘴,却是沒说话,再抬头却发现队伍已经走远,自己孤零零的站在原地,赶忙跟了上去。

    当天夜里,一行人在一座小城中落脚,找了四五家旅店却发现都已经满员,鬼丑有些意外的拉过最后一家旅馆的侍者问缘由,而侍者的回答则让鬼丑一阵愕然。

    这里的人都是为了观看一年一度的帝国学院年终考试,因为这里已经距离荣光城不远,所以赶过來的人特别多,不单单是观摩者,还有一些商会也将要在荣光城里大开集市,旅馆自然处处爆满,实际上,在中午十分就已经爆满,而鬼丑等人是傍晚才來,找一个房间都困难,想要一行人都住进去自然就困难。

    众人商议之后,决定还是在城外过夜,因此,在城门关闭之前,离开了这座小城,而就在他们离开之后,几个旅馆里的过路客却也是直接结账离开,让那几个旅店的老板不由得有些惋惜,毕竟刚才走的那些人正好可以让他们再赚一笔,却不知道这些人离开的目标正是已经离开的鬼丑等人。

    是夜,淡云笼月,双月的光芒微弱,连星星都看不清,在野外露营的几个人围成一圈,四周都是旷野,现在冬季未过,还有寒风阵阵袭來,所以很快众人就回到了各自的帐篷中睡下。

    当篝火燃尽,值守的人也陷入沉睡之中,旷野上一道道黑色的人影伏着身慢慢的靠近,在距离营地还有将近百米的距离时停住,其中一个人影暗中挥手,在他不远处的一个人影慢慢站直,手中的长弓平放胸前,而后利箭上弦,迎着寒风,羽箭的箭头闪过一丝绿色的寒芒,居然是一支毒箭。

    弓如满月,一声铮响,利箭脱弦而出,百米距离瞬间而至,一声破肉轻响,射箭之人心中暗喜,放哨的被解决,那么帐篷里的人在偷袭之下,必然会有所伤亡,此次袭击不以击杀为目的,只要让对方有所创伤,狼狈逃窜就算是达到条件,所以在看到羽箭将对方的值守之人射杀之后,伏在地上的人皆是猛然跳起,向着营地冲出。

    这个过程中自然难免出现杂音,可帐篷里的人却并未察觉,等到里营地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才有人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可是被裹挟着的他们却根本來不及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沒有时间去查看那个被射倒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当众人冲进并不大的营地中时,却发现营地里依然是静悄悄的,沒有一丝动静,直到这个时候冲上來的人才感觉到那一丝丝不正常。

    “这是……”一个魔法学徒终于赶到,可是随即脸色大变,拔腿就向后飞退,速度甚至比來的时候还快,不过他还算有良心,直到通知其他人发生了什么。

    “快跑,这是陷阱,有魔法!”然后,不管是他自己还是其他人,反应都慢了不止一线,而后果就是他们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小城的城主府高出,威廉和卡勒并肩而立,听着风声中那隐隐的轰鸣声,两个人会心一笑,下了高楼,來到了城主大厅,却见鬼丑等人正在大快朵颐,而城主则是一脸赔笑,生怕招待不周。

    “你有这样的一个朋友,沒被吃死,就算万幸,还带了一个,身为导师,也只能为你感到无奈了。”

    大厅之上,鬼丑正在跟十一小声的说道:“难得能有这么多东西吃,一定要躺着进來,躺着出去,明白了吗?”十一的身上依然全是盔甲,头盔已经被摘下,听到鬼丑的话,十一点了点头,吃的更快,看着他身前越垒越高的盘子,周围的下人都是一脸惊恐,可是再看向鬼丑的所在的桌子,相比起來,十一反而是有些小巫见大巫。

    十一的桌子上摆着两摞盘子,可是鬼丑的桌子上已经完全被空盘子所占满,不得已之下,下人只能疯一般的将盘子搬走,然后再风一般的将食物上齐,可就算这样,鬼丑那看似单薄的身体,却沒有一丝隆起,仿佛无底洞一般,深不可测。

    看到一脸肉疼却还在赔笑的城主,卡勒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导师,这里安全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