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九十七章 短暂交锋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你是什么人?”威廉手中的两个火球由大变小,但是魔法元素的涌动却并未改变,鬼丑在空中折返身体,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冲去,这个时候靠近战场,无异于自讨苦吃,如果对方将所有人都围困住,结果就真的是死路一条。

    威廉的问话并沒有得到回答,对方抽出手中的长剑,淡蓝色的光芒闪烁,显示出了他的等级,还有那萦绕口鼻,挥之不去的血腥之气,看到如此情形,威廉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回首看看身后的众人,已经是各自捉敌对战,但随着涌入的人越來越多,威廉知道,再拖下去结果只能更糟,既然对方已经下了杀心,也就沒有什么可讲的,战便是了。

    手中火球一前一后的激射而出,相互锁定了对方气机,威廉知道,对方只有硬接自己的魔法,前一个火球骤然炸开遮住了对方视线,后手则是紧随其后的那个火球,如果命中,就算是不死,也要受点轻伤,而且在气机被锁的情况之下,想要躲开并不是很容易。

    在神者级别上的战斗中,所有一切的有利条件都要被利用起來,威廉这一手就是为了先行遮挡对方视线,然后伺机拉开距离,自己是近战法师沒错,但他还沒有傻到用自己的身体去跟对方一个武神硬抗,火球穿过火墙,威廉的脸色却为止一变,在火球穿过的一瞬间,自己失去了对方的踪迹,而且也失去了对火球的控制,移动中的威廉暗自戒备,对方的移动速度太快,就算是能锁定,却不能命中,而现在自己还需要时间來准备魔法。

    “小心!你的右侧!”银月的声音在威廉的背后响起,威廉向右看去却沒有发现对方的踪迹,可对于银月的信任却让威廉在下一刻施展了一个风系防御魔法,风盾,魔法刚刚成型,就听见叮当之声响起,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冒出的长剑连续刺击风盾十余次,刚稳定成型的风盾瞬间被长剑绞碎,但长剑的攻势也为之一缓,给威廉留下的足够的缓冲时间。

    “后面!”银月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下威廉不再迟疑,风盾在银月的声音落下的一瞬间成型,又是十余次的进攻,而这个时候对方的身影又一次消失在一抹寒色蓝盲之中。

    两次连续偷袭被人发觉,那个脸色阴沉的中年男子目光一转,看向了银月,在场的混战之中,自己一方固然是人多势众,但从总体看來,也不过是势均力敌而已,好在自己的人正源源不断的进入战圈,胜利的天平开始倒向自己一方。

    不过,这个精灵实在太碍眼,精灵的身法诡异,很少有人能摸得着她,被她用弓箭射死的手下在交手不到十息的时间内倒下了四五个,战局中唯一两个一直被压着打的就是那个被限制了修为的露娜,还有一个就是一直沒有露出容貌,全身都被盔甲包裹住的人,露娜是不是还能躲闪反击,可是这个盔甲里的人却是将所有的攻击都硬生生的承受了下來,可所有攻击都被他那并不结实,但却厚的吓人的盔甲承受了下來,这个人并沒有什么斗气或者是魔法修为,可单单是肉体力量却已经超越了武者,已经堪比武神。

    一个并不是很粗的木棒在他的手里反而变成了让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凶器!力量如此,也是实属罕见。

    开始的混乱局面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明显的平息,无辜的人都跑开之后,剩下的人就是在战圈里的缠斗的人,一身淡蓝色长袍的首领心中暗自着急,他知道威廉昨天晚上在哪里过的夜,自然也就知道威廉的身份,本來想着速战速决,现在僵持的局面可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在人数上占据优势,但并不能保证就一定会获胜,如果再不能获得战果,时间可就來不及。

    对于小城里所安置的军队有多少蓝衣人不知道,可就算是城内的巡逻小队过來也会让自己功亏一篑,而现在局面僵持,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撤退!”权衡再三,蓝衣人突然有种疏漏的感觉,可思來想去也不知道到底是漏了什么,下达了撤退命令之后,蓝衣人手上长剑连刺,寒冰斗气一分为五分别袭向威廉,卡勒,法拉墨,银月和露娜,至于十一,他现在沒人敢靠近,而且就算分出一道斗气也是徒劳,蓝衣人知道,自己的斗气肯定打不穿对方的盔甲,一个天天穿着堪比魔兽重铠的人也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五道斗气虽然威力不大,攻击的方向确实五人必救之处,所以,被列为目标的人不得不分身抵挡,趁着这个空隙,对面的黑衣人纷纷撤退,等到众人或接或躲,烟尘散尽之后,大街上的黑衣人全都不见了踪影。

    这袭击來的快,去的也快,但状况也异常惨烈,除了威廉和银月之外,几乎人人带伤,就连一直躲在盔甲里的十一也是一样,看着满地横七竖八黑衣人的尸体,威廉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拧出水來。

    当城主率领着城防士兵赶过來的时候,一行人正在包扎伤口,看到城防的人來,脸色都变得和缓了一些,城主先是过來看看众人的伤势,而后将下令将尸体处理掉,沒有一个俘虏,在对方离开的时候,还有几个人在**,可是当威廉准备蹲下身子问时,却发现所有人都一声失去了呼吸,不知道是吞食了什么毒药,几乎是瞬间暴毙。

    也正因如此,威廉才是什么都沒有问出來。

    “不如先养好伤再走吧?还有……你们是不是少了一个人?”看着手下处理尸体,城主左右的清点了一下,却发现沒有鬼丑的踪影,“那个挺瘦的,却非常能吃。”看威廉脸上露出疑惑,城主还特别的描述了一下,听到城主一脸肉痛的话,威廉也才注意到,短短的战斗之中,自己居然忘记了鬼丑,在开始的时候,自己有看见鬼丑冲过來,当时他还心急,一旦鬼丑入局,对方就能将机房全员包围,之所以僵持到最后撤退,恐怕鬼丑也占一部分原因。

    “不用,大家都是轻伤,不碍事,继续留在这沒有一点好处,处理完就走。”说完威廉又在城主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來到了露娜的面前。

    口中咒语念出,很快,露娜的身体限制就被解除,威廉眼睛微微眯起对着露娜说道:“我解除了你的限制,除了我沒有能拦下你的,你打算怎么办?”

    威廉的话说的很清晰,剩下的人也都把目光投向了露娜,威廉说的话也并不尽然,在场能拿下露娜的人并不单单只有威廉,银月也是可以做到的,军法官法拉墨也能牵制,剩下的卡勒和十一,确实是做不到。

    “卡勒殿下说,我的妹妹威胁他,要把我带到她面前,另外,就算我逃了,也是死路一条。”露娜自然知道,威廉说的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如果自己执意要走的话,恐怕不是被科特勒帝国的人拦截,就是被比尼斯帝国的人刺杀,已经被俘的人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永远都不要再开口,相比之下,还是跟着威廉等人保险一些。

    尽管有些人要针对的并不是自己,可是威廉等人也是一样。

    “很明智的选择。处理好伤口之后,我们就出城,接下來的路,可能不太好走。”威廉微微吐了一口气,毫不在意的露出一脸苦笑说道。

    身上的伤都是轻伤,处理起來很快,一行人拜别城主后直接出城,路上沒人敢耽搁,全都全力冲刺,却沒有一个人开口说起到现在还沒有出现的鬼丑。

    一天的奔波之后,威廉舍弃了几个路过的村庄,为了不牵连无辜,最后还是选择了露营,当篝火升起,众人的神经却沒有丝毫放松的意思,铠甲上满是伤痕的十一负责放哨,对于这样的一个堪称移动堡垒的十一來说,放哨确实是最合适的,不为别的,他的物理防御能力实在高的可怕,尽管现在看起來身上的铠甲都有破烂,可至少能挨过一轮箭雨。

    “算算时间,鬼丑应该能跟上那几个人了吧?”卡勒招來军法低声问道,法拉墨摸摸他那个刀疤大光头不确定的回应道:“殿下,最了解鬼丑的人是您,这个问題属下真回答不了,不过对方终究是有一个武神。”

    “武神算什么,由肯特也是武神。”卡勒出口反驳,脸上多少有些忿然,法拉墨开始沒注意,下意识的开口说道:“由肯特不是银月杀的吗?跟……”

    跟鬼丑有什么关系,这句话终究沒说出來,可是卡勒却能听的出來,脸上忧色浮起,心里却是一阵发苦,由肯特是受伤逃匿,可这对手是全身而退,由肯特虽然是武神,但跟这回遇到的却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之上。如果归结与运气,鬼丑的运气,也不能好到这种地步。

    双月之下,荒野之上,寒风凛冽。

    鬼丑瞅着地上的几块石头,挠了挠头有些晦气的说道:“这下不好办了。”身后是巨型魔熊疑惑的眼神。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