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九十九章 逃命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悄无声息的來到自己身后,鬼丑在寒风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自己过來只不过是为了想办法占点便宜,可他真的沒有想到,这个领头的人居然就是在那个无名小城里的那个蓝衣头领。

    是陷阱吗?

    鬼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被算计得手,帐篷里人生鼎沸,虽然话语中还有些不愿意,但关系到自己的性命,这些人还是穿着厚重的衣服,鱼贯而出。

    时间不等人,好在现在帐篷,自己和蓝衣人之间是一个三角阵型,也不是沒有逃出去的机会,只不过自己跟蓝衣人之间的距离有点太近,就算对自己的坐骑有信心,也需要一个缓冲时间,而如何分化蓝衣人的注意力就是鬼丑首要考虑的问題。

    “不用妄图逃跑,你是一个人來的。”蓝衣人似缓实快的抽出长剑,在风沙中剑尖直指鬼丑的眉心,一股庞大的气势在寒风中缓缓压向了鬼丑,魔熊发出低沉的吼声,缓缓的向后退了两步,但这个蓝衣人也一样向前走了两步,鬼丑知道对方已经锁定自己,只要帐篷里的人再出來几个,自己肯定是跑不掉的,既然这样,信念急转直下,暗中拍了一下魔熊的后背,人立而起的魔熊怒吼声四散传开,让本來还有些迟缓的人们顿时精神了起來,视线自然也就转移到了魔熊的身上。

    但是除了一头魔熊之外,他们什么都沒有看到,魔熊的胸腹之间闪起蓝色的光点,却是一个人影飞退而出,紧接着蓝色光芒闪动,头领已经是消失在了风沙之中,而那头体型大的夸张的魔熊却时狂吼了一声紧随其后也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莫名其妙的人们这才看到在魔熊的身后有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鲜血早已凝固,看到这一切自然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收拾将武器抽了出來,紧随着那个魔熊的身影追了上去。

    鬼丑现在真心的有些后悔,自己不过是为了占便宜,可是现在又得逃命,而且跟尼比鲁山脉上的追击比起來,难度要提升不止一个等级,在尼比鲁山脉上,自己至少还有些可以借助的东西,可现在全都是荒原,如果不是风沙较大,更够遮挡视线,恐怕现在鬼丑已经做了身后那个人的剑下亡魂。

    为了分化身后这个蓝衣人的注意力,鬼丑让魔熊站了起來,同时跳下熊背向着相反的方向逃跑,可蓝衣人也不傻,斗气迸发意欲先行击杀魔熊,然后追击,可是他错误的估计了魔熊身体的防御,按照常理,野兽的胸腹之间本应该是最为薄弱的地方,蓝衣人早就知道这魔熊的怪异之处,所以下手就重了几分,可惜他还是有所低估,魔熊虽然后退了两步,实际上受到的伤害并不深。

    一击不得手,飞速抽身后退,然后闪身追击,蓝衣人知道,魔熊就算再厉害,能挡住自己的攻击,也不过是个畜生,只要抓到了那个戴面具的少年,一切都能迎刃而解,在小城下令撤退之后,他就知道这个少年一直跟在身后,因此,他也一直防范着,同时也在算计着。

    天公作美,给了鬼丑一个机会,自然也就给了蓝衣人一个机会,既然已经被吊住,被抓住也是时间的问題而已。

    鬼丑不用回头也知道背后的人已经离自己越來越近,被锁定的后背早就如刺针芒,如果继续僵持下去,自己依然还是死路一条,如果蓝衣人身后的魔熊能给蓝衣人骚扰一下似乎也就还能有一丝机会,尽管魔熊受的伤并不重,正常状态下的魔熊或许能追的上蓝衣人,可现在也只能在后面徒劳的怒吼,却是越來越远。

    一边跑一边左右打量着,鬼丑的步伐诡异,飘忽不定,之所以到现在还沒有被攻击,是因为身后的蓝衣人也知道贸然攻击肯定会被鬼丑闪开,可鬼丑同时也知道,只要身后的蓝衣人摸清了规律,想要自己的小命绝对是翻手之间。

    跑着跑着鬼丑的眼睛一亮,在自己的身前两里左右的距离上有一片废墟,说起來也不过是一些残垣断壁,在罗恩帝国虽然沒有叛乱,但是土匪还是有的,所以这里应该是土匪肆虐之后留下的,虽然都是土墙,而且也不是很高,对于鬼丑來说,在配合上这天气,却是已经足够。

    尽可能加速之后,鬼丑终于如愿以偿的冲进了废墟之内,看穿了鬼丑意图的蓝衣人脸色一变,也不管鬼丑是不是能躲得过,手中斗气迸发,蓝色光芒在黑夜中显得刺眼无比,斗气先是凝聚在一起,宛若巨剑,行至中途,却是开始分裂,最后化成剑雨,追着鬼丑的身影将眼前的一切都绞碎。

    一声巨响,烟尘四起,但是蓝衣人的脸色却比当下的天气还要冷上几分,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刚才发出的斗气完全沒有命中那个少年,就在命中眼前那堵土墙的瞬间,那个带着兽首面具的少年就在自己的感知中消失了,一愣神的功夫,就听见身后风声有异,也不回头看,蓝衣人横身闪过,却是一大块石头轰然砸在了他原本站立的地方,惊异之间,却听到怒吼之声震耳,一股腥风夹杂着一丝不再隐藏的黑暗力量袭來。

    蓝衣人冷哼了一声,却是将长剑横在胸前,另外一只手按在剑身之上,与此同时手中蓝色斗气大盛,却是如同形成了一面坚盾,熊掌猛然拍击在长剑之上,体型占优的魔熊却是意外的向后退了好几步,而那个蓝衣人则是纹丝未动,在力量方面,这个人居然完全压制了野兽,可是交击之后,蓝衣人阴沉的脸色却为止一变,庞大的身躯向后退了一段距离之后,确实转身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动作沒有一丝生涩,却是接着反击的力量逃跑,一个魔兽的智力绝对达不到这种地步!

    可看着那个小山般的魔熊一路狂奔,蓝衣人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既然这只魔熊这般聪明,找到它自然就能找到那个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兽面少年!

    “真是稀奇,最不为我看重的人,却给我了最大的惊喜,这个魔熊也很有趣,竟然也能挡住我的反击……”细细回味刚才与魔熊短暂的交锋,尽管只有一次交手,却是已经对这个魔兽有了一定了解,这个智力超乎寻常的魔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但行走之间却又有那个兽首面具少年的身影,一个体型如山的魔兽,却能给人一种缥缈不定的感觉,这才是让人觉得有意思的地方。

    “大人?咱们……”

    又等了半晌身后的人才追了上來,看着周围散乱的场面,一群手下有些惊疑的看着蓝衣人,很明显大人跟对方有过交手,可现场沒有看到尸体,显然对方已经逃走,而且那个体型大的有些惊人的魔兽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应该也是一起逃走,对方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在武神手下逃走,实力已经强悍到这种地步了吗?

    蓝衣人将长剑收回剑鞘后指着一个北方说道:“顺着这个方向,追!”

    一声令下,蓝衣人首当其中的冲出,身后的人紧紧跟随,不到片刻功夫便消失在了狂风之中。

    风依然还在刮着,却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力道一阵不如一阵,被击毁的废墟中突然传出一声剧烈的咳嗽,一道身躯猛然在土墙中窜出,却是一身狼狈的鬼丑。

    对手太过强大,自己的逃命能力虽然能暂时性的逃离,但终究还是会被追上,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沒打算跑,而是借着周围的废墟将自己掩盖起來,对手的那一击差点就要了鬼丑的命,被击碎的土墙却是将鬼丑俯下的身子完全遮盖住,再加上鬼丑尽全力隐藏自己的气息,蓝衣人又遭到魔熊的攻击,自然无暇检查,而魔熊逃走之后,他自然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一个有如此智力的魔兽定然会找到自己的主人,在惯性思维之下,自己也算是侥幸逃过一劫。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鬼丑摘下了自己的面具仔细的大量了一番之后,撇撇嘴,自己仅存的一个兽首面具也因为这次短暂的逃命而破粹,抬头辨认了一下方向,鬼丑冷笑着想着西北的方向狂奔而去,既然他们认为魔熊会找到自己,等他们发现自己跟着魔熊绕了一大圈的时候,估计就会气得火冒三丈吧?真想看看那个蓝衣人最后的表情。

    不过,只走了不到一里,鬼丑的嘴不由得一咧,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原本潮红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表情却变得有些轻松起來,虽然沒有被斗气集中,可是身体却被土墙重重的压住,纵然鬼丑的肉体力量再强,也不敢在当时的情况下有所动作,所以这伤就是硬生生的被墙砸出來的,胸口淤血吐出,鬼丑身体一晃便再次站定,擦擦嘴角的血,一双并不对称的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脚步也变的缓慢。

    “置于死地而后生,你倒是比那个家伙更会算计。”一件黑色的斗篷出现在鬼丑十步之前,斗篷很大,将來人的身体全都包住。

    鬼丑心中吃惊,但嘴上还是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看來,你是真忘了,我的弟子索伦听说被你照顾的不错。”

    戈隆!天灾亡灵法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