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零四章 过往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嗯,其实也不是喜欢上了,只不过是我第一次去皇宫,本來想吃点东西,结果就走到一个公主的浴室,我上哪知道去。”说完零还撇撇嘴,显然对于这种事情,他还是不想多说。

    之后发生了什么,多数都是事情暴露,结果逃之夭夭,被看到的公主自然不会平白无故被看,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被人看到了身体的女人能走的路只有两条。

    第一,嫁给这个人。

    第二,杀了这个人。

    显然这个被看到的公主想要选择第一条路,而且这也符合帝国的利益,总而言之,零是答应了这个看起來來非常危险的任务。

    既然皇室有意,自然不会让零自己就那么鲁莽去做,所以经过一阵详细的计划之后,零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在相邻的帝国国境内设伏,再加上内应,一次本应该伤亡惨重的袭击却如同普通抢劫一般。

    其中都发生了什么,零已经记不清,他只知道当他将这个身中剧毒的教皇抹了脖子的时候,这个老头子身边一个能跟自己比肩的高手都沒有,而剩下的那些人也是无一例外的变成了尸体。

    袭击进行的很顺利,而变故则是开始于袭击之后。

    在确保这个下派教皇的所有护卫都被处理了之后,零就带着掠夺过來的钱财回了自己的老巢,他觉得自己已经将事情做完,只要等着帝国履行承诺就行了,当时的零还是很兴奋的,虽然并不是皇族内位高权重的人,但毕竟也是一个帝国的公主,长相也不差,做个压寨夫人还是不错的,可事情却并沒有朝着他想象的那个方向发展。

    就在事情发生的第三天,零就接到消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已经有人察觉到了这件事,而且有人向神殿告发,这等机密是如何泄露的,谁也不知道,当消息传回的时候,那个公主已经到了半路,显然是连帝国皇帝都被隐瞒了下來。

    神殿并不知道下派的教皇被杀,发出的命令也只是让帝国协助找寻,毕竟教皇不是在自己国境内被杀的,主要的责任还是在邻国,另外就是要严惩凶手,这个是神殿最为强烈的要求,因为这是渎神之举,不能饶恕。

    最严重的,就是如果在两个月内找不到人,那神殿就只能再次下派教皇,而这次则是有神殿亲自护送,这下可急坏了皇帝,也不知道是哪个阴损的大臣出了一个冒充教皇的主意,结果经过运作之后,零就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失踪许久,最终现身却失去了力量的教皇。

    鬼丑听到这里的时候,只是皱了皱眉,但自己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客观的來讲,不管是刺杀还是冒充,这里面可疑的疑点有太多太多,但眼前的这个零却当十多年的教皇,纵然说他骗术高,可其中也难免有神殿应对方式不足的原因,也就是说,当时的神殿管理是非常粗糙的,几乎是沒什么条理性,但为什么现在的神殿却能达到这种堪称苛刻的管理,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

    “这个啊?这个跟戈隆有一定的关系,毕竟我在做教皇的时候,戈隆还沒有出现,这十几年为了让自己不露出马脚,就只能拼了命的将神殿的那些东西记在脑子里,然后有时间就修炼光明魔法,硬生生的从学徒练到法神,你就知道我有多拼命,所以我总结出了一句话,一个成功的骗子,和一个成功的英雄付出的代价是等同的。”说完零还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不过却招來鬼丑的一记白眼。

    不过零说的却又是极有可能的,要知道戈隆被冠以天灾之名,其影响也是可想而知,不过话说回來,十年多的时间竟然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双料神级强者,零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人。

    “你当教皇的时候,就沒有遇到过产生怀疑的人?”

    “当然,对于一个突然出现的重伤教皇,神殿从开始就沒有相信过,只不过,我交上的供奉足够,而且还帮着神殿打压了皇权实力,所以就算是怀疑,他们也找不到能压得住的人,想來你应该也摘掉,我是出奇的护犊子,所以你懂得。”零得意的笑容让鬼丑有想饱以老拳的冲动。

    “说了这么多,你对神殿的认知还处在几十年前?”想到戈隆出名的时间,鬼丑就知道零所知道的应该只有这几十年的事情,之后神殿的变化,恐怕他是不知道的。

    可这个念头刚刚想起,鬼丑立刻就反应了过來,零却是知道的不多,但现在有个人却知道的多,既然他把零给了自己,那么也就是说零还是知道很多东西,只不过现在自己想不打,所以也就不知道该怎么问。

    “说说你又是怎么被戈隆抓住的吧?”鬼丑对于零的过往已经有了了解,那么他一个教皇怎么会成为戈隆的阶下囚,这个过程鬼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当了教皇之后,帝国内的神殿就被零管理的井井有条,神殿教众的数量激增,这是零的功绩,而他暗中又与皇室有这极为密切的联系,所以,他这十几年还是过的不错,但问題就处在了另外的邻国上,戈隆之所以发动亡灵天灾,就是因为邻国的公主归国之后,被神殿的祭祀指为不洁,连同孩子一起都除以火刑,盛怒之下的戈隆则是将整个小帝国变成了亡灵帝国,而零所在的帝国则是首当其冲,一夜之间,零所在的帝国也同样被戈隆血洗,零不过是个神者级别的强者,对上戈隆沒有丝毫胜算,自然也就直接被戈隆控制,这个过程很短暂,几乎沒什么好说的,所以零只是做了一个概述,但鬼丑却沒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在鬼丑看來,在屋子里一直闭目养神的康斯坦丁实在是有太多的谜团,一个亡灵法师确实能将光明魔法修炼到圣级,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发生,既然零在戈隆名震大陆之时就在他的身边,自然也就知道戈隆的事情,戈隆知道鬼丑需要什么,却不知道鬼丑不仅仅想知道戈隆让他知道的东西,还需要另外的一些东西。

    但可惜的是,零知道的东西确实不多,对于戈隆为什么能成为比自己的这个教皇还要高级的神圣法师,他也是非常疑惑,一直出于混沌状态的零知道的东西更是少,鬼丑忍不住暗中诽谤戈隆把自己藏的太深,但有无可奈何,毕竟戈隆已经帮了自己很大的忙,自己也不能得寸进尺,万一惹怒了他,就算他不会杀了自己,但想要折磨自己还是很容易的,这一点,光看看零就能知道。

    既然什么都问不出來,鬼丑也就放弃了继续询问的念头,退出意识却发现康斯坦丁依然在闭目养神,看看周围,摸摸桌子上的碗,还是温的,鬼丑才知道自己跟零谈论的时间并不长,只不过鬼丑却觉得在里面呆了很长时间,大概有三四天的样子,可在外面的世界却仅仅是过了一小会,这种差异让鬼丑多少有些不适应。

    将自己面具拿下算是切断了与零之间的联系,鬼丑并沒有注意到面具的颜色已经有了少许的变化,他躺在床上,继续想着自己的问題,卡勒那边有威廉在,而且罗恩帝国学院不会让这样一个拥有重要身份的皇子出现问題,尤其是当卡勒在两大帝国之间的战争中大放异彩的时候,不管是罗恩帝国,还是科特勒帝国都不会让卡勒出事,而最希望卡勒出事的,势力和实力也不弱,所以自己依然不能忽视。

    很快鬼丑又开始谋划,现在的卡勒手里有一明一暗的两支队伍,明面上的这支队伍,虽然人员不多,却都是能打硬仗的尖兵部队,再加上卓越的军功,在圣都内算是有了一丝话语权,但这并不够,而自己现在还需要更多的话语权,如果沒有,不用那些自己最大的敌人,单单是朝堂的大臣和那些一直明里暗里较劲的皇子都搞不定。

    “卡勒啊卡勒,你现在到底要欠我多少钱了?”鬼丑心中暗暗发笑,想到卡勒欠自己的钱,鬼丑觉得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了,换成吃的东西,应该够这一辈子吃的了吧?

    只不过,想要安心的吃好的,自己要面临的问題,不然连个付钱的人都沒有,还吃什么,喝西北风去吧。

    卡勒的事情还需要慢慢谋划,这个想法刚放下,一张面孔就浮现在了脑海之中,开始的面孔还是有些模糊,但鬼丑却知道,这面孔就是露娜。

    果然,心里还是放不下的还是她。

    在露娜面前,鬼丑从來不敢大声讲话,而且头脑会变得出奇的慢,甚至频频在露娜的面前出丑,可他却乐此不疲,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张面孔为什么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而现在露娜的安全已经排在了卡勒的前面,只不过想到这些的同时,鬼丑又觉得安全,因为还有一个人在露娜的身边可以保护她,只不过这个人跟自己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好。

    看來女人还是跟女人能在一起,银月啊银月,露娜的安全可就交给你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