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零五章 山水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就在鬼丑在祈祷的同时,在一个旅馆之内,精灵银月正跟露娜共处一室,促膝长谈,两个容貌俊秀,却各有韵味的女人并排坐在床边,经过多次劫难,现在银月和露娜已经完全成为了朋友,而在临睡前,两个女孩子又开始讨论起一个共同的话題:鬼丑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说实话,他在我的面前所展现出來的都是笨拙的一面,但我不可能就输在了这种人的身上,他的战略布局和高度,真是前所未见,可我到现在都沒有找到能真正了解他的机会,银月,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露娜眨着眼睛,一脸真挚的看着身边的精灵问道。

    “他就是一个混蛋,恩,非常狡猾的混蛋。”几乎是露娜的话音刚落,银月就立刻给出了答案,显然沒有想到银月会给出这样的一个评价,所以露娜直接愣住,眼神是不加掩饰的惊讶,银月用了重复的话语,也就是说,在这个精灵的心里,鬼丑就真的是一个混蛋,但为什么?

    银月显然也是被自己话吓了一跳,随即有用强自镇定的语气说道:“对,他就是个混蛋,狡猾的混蛋。”回想起自己与鬼丑相遇的经过,银月在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对人类的好奇促使她接近了鬼丑。

    可是就在鬼丑逃出去的那一刻起,银月就知道自己应该跟在这个看起來年纪并不大的少年身边,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而事实证明,她却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学的越多,就觉得自己越來越与人族更为接近,甚至有时有那么一瞬间,自己都怀疑起自己到底是精灵还是人族。

    鬼丑之前说过一段话,让银月觉得非常深刻,不管人要经历什么,做什么事,思想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总的來说也就是经历三个阶段。

    山是山,水是水。

    山不是山,水不是水。

    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当时的银月就觉得这看起來很简单的三句话有着很深的寓意,山是山,水是水是认知的初期,事务,问題,都在那里明摆着,看起來都非常简单,只要找对的方法,这些东西就都能解决。

    山不是山,水不是水,这是经历了第一阶段的人开始思考食物和问題的起因,过程等一系列相关联的东西,而这个过程是极为漫长的,如果沒有足够的阅历和耐性,这个阶段就会变成回到第一阶段,而回去的人,以后想要再提升,就总会遇到瓶颈。

    最后山还是山,水还是水,突破了第二阶段之后,成功也就不再遥远,因为经历了前两的阶段的积累,再去处理一些相似的问題时,便能一眼看透本质,并且在根本上解决问題,所以山还是山,水依然是水。

    当然,鬼丑自己也承认,自己也不过是处在第二层的积累阶段,想要达到第三层,需要的是经历和时间,而这却不是一个少年能掌控或者立刻拥有的东西,一切都需要按照既定的顺序來,但银月知道,鬼丑其实在第二阶段的积累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之所以说鬼丑是混蛋,一來是因为鬼丑的行事作风让银月觉得难以接受,另外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连银月都不得不承认,却又想极力否认的是自己在嫉妒他。

    按照精灵的修养,嫉妒不应该存在精灵的心灵中,因为那意味着一个精灵的堕落,而身为秘境森林公主的银月更不应该有这种嫉妒心才对,可现在银月知道,自己多少有了嫉妒之心,只要在鬼丑旁边,这种心理就一直盘桓在心头,银月隐藏的很深,在身边也沒有能看得出來的人。

    银月将与鬼丑相遇的经过跟露娜做了简述,露娜是越听越好奇,不时插口打断,每次问的问題都是银月沒有注意到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却成了之后鬼丑做事的铺垫,鬼丑之所以能做成很多事,就是在之前的细节铺垫上做的隐蔽而完美,听了露娜问題,银月也是天资聪慧,也就明白原因,所以两个女孩子就这样将银月遇到鬼丑之后的一系列布局做了一个详细的分解。

    两个人开始是越说越兴奋,但很快两个人就冷静了下來,在感觉到自己身体渐渐冰冷的同时,也看到了对方眼中那深深的惊骇,两个人对视片刻之后,却是同时扭头,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之后,银月才有些恼怒的说道:“真想不到,他居然是一个这样的混蛋!”、

    银月的评价对露娜并沒有什么影响,苦笑着看着屋子,露娜终于认识到自己跟鬼丑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自己能在一场局部战争上获得胜利,可是鬼丑却已经开始放眼全局,他那个天马行空的头脑和堪称恐怖的算计能力,是所有从军事学院毕业的所谓将军的天敌!

    沒有学过系统军事知识的人,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洞察力和让人心生恐惧的布局能力,身为他的对手,是一种可悲!、

    这几天的时间里,比尼斯帝国到底发生了什么,露娜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三大帝国之间安插在各国之间的间谍多的数不清,而在这次的战争中,最终得益的只能是罗恩帝国,罗恩帝国尽管历來中立,可是露娜知道,就在帝国进攻科特勒帝国的时候,罗恩帝国在帝国外围的主要要塞频繁的调配军队,让帝国不得不抽调军团进行对未知可能的防御,不然的话,帝国也不会因为粮草不足而撤兵。

    就算是将尼比鲁山脉攻克,围困了科特勒帝国的首都圣都,自己的后方本土被另外的一个帝国夺取,胜利也是失败。

    “其实,你不用那么意气用事的评价的,他很聪明,是个值得敬重的对手,跟他为敌会很头疼,但是当朋友的话,应该还是非常值得信任的吧?”露娜想想还是放弃了要跟鬼丑一争长短的想法,转而开始安慰起银月來,但银月显然已经是对鬼丑的这种成见颇深,单单凭借露娜的三两句话,怎么可能化解。

    “恩,说的也是,这家伙虽然平常看起來跟他的长相一样不靠谱,但是真的遇到了事情,还是很……负责的。”想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合适的词语,银月思忖片刻又加了一句说道:“是个值得将背后交给他的混蛋。”

    露娜微微一笑,她知道银月其实早就将鬼丑当成了朋友,两个人又聊了一会,问題大概都是围绕这最近这几天的经历,本來一脸笑意的银月突然脸色一变的喝道:“是谁在外面?”

    露娜扭头看向房门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子里多了丝丝香气,这香气很淡,以至于到现在她才闻到,可她刚想提醒银月,却发现银月站起來的身体已经软软的躺在了地上,双眼紧闭,居然是睡了过去,而露娜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发沉,想要发声却只是徒劳的张了张嘴,而就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露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声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股刺骨的冰水喷在了露娜的脸上,受到刺激的露娜立刻睁开了眼睛,还沒有看清眼前的人,便大声喊道:“有敌人!”

    但她的肩膀却被按了下去,回头看去却是也同样刚刚转醒的银月,而给自己喷水的人正是威廉,显然自己一行人已经脱困,中间发生了什么自己肯定是不可能记得,可是既然已经脱困,为什么大家的脸上都看不到一丝喜悦?

    是有人受伤了吗?露娜扭头看了看,却发现只有皇子卡勒和军法官法拉墨沒有在周围,难道是卡勒出了事?

    知道自己光猜忌并沒有什么用,露娜就直接将问題问了出來,而结果也确实如同露娜所料,卡勒出事了。

    在银月发现屋外有人的时候,两个人就中了迷烟,银月因为比较兴奋,所以可能吸收的迷烟也比较多,而露娜在意识到之后,知道自己绝对沒有能力战斗,但是她却做了一个最为明智的决定:重摔在地,给旁边的人发警讯。

    银月和自己的修为不高,但是威廉却是绝对能支持片刻,露娜和银月的房间距离威廉并不近,之间还隔着一道走廊,旁边才是卡勒和法拉墨所在的房间,唯一担心的就是卡勒和法拉墨也同样遭到暗算,可不管是谁也沒有想到,最先开始与对方战斗的却是鬼丑的仆人十一。

    不知道怎么感应到的十一在露娜倒地的片刻之后就冲进了走廊,当时的他依然是身穿铠甲,而因为他的突然出现,那些给卡勒等人下迷烟的人还沒有來得及逃跑,十一直接冲了过去,跟对方扭打了起來,受到他的影响,卡勒和法拉墨是随后出來的,但他们也是身上中了迷烟,基本上丧失了战斗能力,而威廉则是最后一个出现,却是将战局拖延到了僵持的阶段。

    “对方也有跟我等级相同的对手,而且还不止一个,在我被缠住之后,他们就抓走了卡勒和法拉墨,并且还留下了这个。”说完威廉拿出了一个卷轴递给露娜,接过卷轴打开,看了一遍之后,露娜却有些犹豫。

    这个卷轴里的东西,很重要,也非常奇葩,对方居然就是绑匪,居然还准备要赎金,真当这是普通的抢劫吗?露娜知道,这一切绝对会是想象中的那样,看山石山,看水是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