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零八章 救援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当下不在犹豫,鬼丑在那个骷髅的帮助下上车,上了车进了车内,鬼丑才知道,在外面看起來异常简陋才马车,里面却是豪华的有些不像样。

    白骨为壁,排列整齐,跟寻常的木板车厢几乎相同,而且在车厢内还有一盏灯,将车厢照的通明,自然要忽略这鬼火幽绿的颜色,车厢内还有一张精致茶几,茶几一看就知道做工不凡,上面还摆着一摞精致的卷轴,茶几周围铺着兽皮坐垫,珍贵魔兽的皮毛,坐在上面顿时感觉到丝丝暖意自下而上的进入身体,在面前的寒意在短短的呼吸之间便消失殆尽。

    “这样的车驾,真是……”鬼丑想赞扬一番,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扭头看向戈隆,却发现这个老头的脸色突然一变,本來还深邃的眼睛顿时变得异常空洞,似乎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鬼丑深吸了一口气,却沒敢说话,这个时候能让戈隆失神的事情应该不多,而现在最着急的,应该就是有关卡勒的消息,算算时间,亡灵巨龙消失到鬼丑上了座驾,这时间不过几十息的时间,这消息是不是來的有点太快了?又或者有别的事情需要戈隆操持?

    不确定的看着戈隆,鬼丑默默的等待着,戈隆失神的时间并不长,五息之后,这个天灾亡灵法师就回过神來,不过,他的脸色却并不好看,尤其是看向鬼丑的时候,脸上连连闪过犹豫之色,鬼丑见状,心不由得慢慢提了起來,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刚才多罗已经传过消息,你的朋友卡勒现在处于囚禁之中,从身上的伤口上推断,他应该被抓了几天,同样被抓的还他的副手,脸上有刀疤,劫持他们的人离我们有些距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并沒有移动,而且你的那些朋友,包括威廉距离他们也不是很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太清楚了,看起來情况并不是太好。”戈隆也是吸了一口气,同样也看着对面已经默默带上面具的鬼丑,看着他能有什么反应。

    鬼丑只是听着的时候就一直皱着眉头,从戈隆的话语中他知道了卡勒的情况,但让他疑惑的也正是这点,既然威廉等人距离卡勒并不远,而现在还沒有施救,显然对方有能牵制住威廉的人,威廉的厉害鬼丑不止一次见过,只要不是圣者级别的人物,威廉可以说是达到了顶点,同级之内,几乎是沒有敌手的,而现在威廉按兵不动,便是跟那些人僵持上了。

    威廉是帝国学院导师,而现在又是身处罗恩帝国,可威廉却沒有呼叫救援,那么对方就是提了条件,也就是说卡勒是被人劫持,劫持的人跟威廉处于对峙状态,他们应该是提了什么要求,想到这里鬼丑的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不过他带着面具,零在面具上的表情也被固定住,所以戈隆除了感应之外,看不到鬼丑的表情是什么,但这个老人却只是静静的看着鬼丑,并沒有说话。

    良久,鬼丑才长吐了一口气说道:“大概多久能到?”

    “全速直线前进的话,一天的时间就够,不过考虑到中间有些城市我不得不避开之外,一天半夜的时间就能跟威廉等人汇合……”话沒说完就被鬼丑打断,戈隆突然听到了鬼丑用自己非常熟悉的语气说道:“不,我们不跟威廉汇合,我需要您的帮助,直接将卡勒救出來。”

    戈隆摇头说道:“我已经帮了你很多,接下來的帮助就要看你能不能付出相对等的代价,如果代价足够,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你,如果不够,那还是去找威廉汇合即可。”戈隆听完鬼丑的话,突然露出一个诡异而奸诈的微笑,看的鬼丑一阵心里发毛。

    寒风刺骨,双月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但这光却越发的让人觉得寒气逼人,两个身穿厚重衣服,來回跺脚抵抗寒意的人不断的咒骂着,骂着这鬼天气,也骂自己的鬼运气,听着其他帐篷里的欢声笑语,两个人对视一眼之后又开始骂骂咧咧的來回巡视着周围的情况,这种鬼天气之下偷袭,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这风吹的让人觉得穿多少衣服都不够,如果不是身上还揣着一壶烈酒,恐怕今天也不好过。

    突然,一个人的眼睛一凝,身体跟着停滞了片刻,刚才他扭头的余光中似乎是看到了两个黑影,开始的时候他觉得是自己喝酒上头,自己眼花而已,但当他定睛一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眼睛并沒有欺骗自己,寒风之中,两个消瘦的身影正慢慢的想着自己和营地移动着,看他们动作缓慢,行走之间踉跄不已,看起來并不觉得有什么威胁,可不管是发现了这两个身影的人还是后來看到同伴停顿,也顺着目光看过來的人,都觉得除了寒风之外,似乎天地之间又多了一丝阴风。

    “什么人,这里是私人营地,停下,否则死!”蹭的一声将武器抽出,这两个放哨的人一个长刀一个短剑,兵刃直指两个慢慢踱步的身影,这边兵刃寒光刺眼,可对方却根本就不为所动,继续向前用恒定的速度走着,这两个人影的身上都罩着长长的袍子,尽管在月光之下,也看不清容貌和身形,只不过那将要坠地的长袍和瘦瘦的肩膀,显示出來人却是不是很胖。

    “再说一遍!站住,负责格杀勿论!”跟同伴对视一眼之后,那个手持长刀的人再次放声喊道,这次他的声音要比之前大的多,显然这不单单是警告,同时也在告诉在帐篷里的人,外面出了状况。

    在众多帐篷之中,一个人被牢牢的绑在了支撑着帐篷的柱子上,外面的警讯声自然也传到了他的耳中,散乱的银发之下,却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沒有意思神采的眼睛艰难的扭动着,视线转移,却是落在了帐篷的另一个角落,那里还躺着一个人影,血腥之气充斥在帐篷的每一个角落,却都是从这个人影的身上散发出來的,满是鲜血的头上,一道贯穿了整个脸颊的刀疤不断的向外渗出鲜血,血满脸都是,人却是奄奄一息。

    “法拉墨,法拉墨?”只是喊了两个词躺在地上人影的名字,卡勒就忍不住一阵气喘,他的双手被绑在一起,高高的吊着,只有两个脚尖在强自支撑着整个身体的重量,而现在他每一次张口都需要费力的吸气,长时间的保持这个姿势,卡勒的体力已经被消耗殆尽,一刻都未得休息的他能出声就算是极限。

    地上的人影似乎听到了卡勒的唤声,身体微微一动,卡勒看法拉墨有反应,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不过这个笑容却非常牵强,“殿……下,属下无碍,您有什么吩咐?”话音刚落却听到外面人声嘈杂,艰难的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法拉墨慢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侧耳倾听之后有些迟疑的说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是威廉他们來救我们來了?”

    听了军法官的话,卡勒却只是苦笑,法拉墨一心等待救援,却不知道,如果威廉能强行救援的话,还用等这么长时间,自己被劫持的消息肯定已经传播出去了,对方如果不是來抢人的,那么就是來灭口的,心思刚想到这里,外面突然传來一丝惨叫,抬头看向外面,火光之中人影摇曳却是那些劫持自己的人步履慌张,而且人流行走的方向也不对。

    疑惑间,却听到有人喊道:“饶命……啊!”惨叫声戛然而止,两道消瘦人影在火光中慢慢的靠近帐篷,卡勒的脸色随着人影的靠近而越发的阴沉,刚才发出声音的人应该就是看守自己的门卫,而之前嘈杂的声音在刚才门卫的惨叫声中全部消失,來人居然在一瞬间,将整个营地的人全都屠了!

    感觉到了异常的法拉墨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焦急神色,不过更多的却是绝望,对方出手就是杀招,显然是不打算留下活口,威廉沒有那么大的能耐,这个营地里的强者有多少,法拉墨并不清楚,但他知道,三级神者级别的强者还是有那么三四个的,而现在不管是普通人还是那些强者,都在一瞬间沒了性命,那來人就只能是圣级强者,而卡勒殿下身边的那些强者一直都沒有出现过,显然也不可能是这些人中的某一个,那么來人的目的就很明显,看來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想到这里法拉墨不由得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可等了一会,却发现这两个人影只是站在帐篷外一动不动,其中更是一个人影发出了嘶哑的声音,“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出來!”法拉墨心中一惊,这语气看似平常却夹杂着一丝恐惧,來人已经是圣者级别的强者,还能有谁让他们惊疑的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而欠揍的声音在法拉墨的耳边响起,“这么快就放弃了?啧啧啧,这可不是你法拉墨的作风!”

    这个声音沙哑的独特声音!鬼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