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七十二章 娄克斯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银月摇头,一脸平淡的说道:“没什么看法,那家伙想要立威,不流血是不可能的,难道冯仑大人认为这种事情能够和平解决吗?”不等冯仑做出反应,银月继续说道:“那您就有些天真了。”

    说完银月转身离开,被银月讽刺到无话可说的冯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鬼丑的做法,他是真的没有任何微词了。

    这批援助让很多人眼红,也阻碍了很多人的既得利益,依照鬼丑的聪慧,恐怕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知道结果还依然这样做,那就证明鬼丑有着足够的把握,更何况现在第十亲卫军团负责援助分派,有足够的权利治罪有罪的人。

    偷粮食在平常也就不过是小偷行为,但如果目标放在了这批援助的粮食上,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冯仑知道,不管这种行为出自谁的授意,都跟枫叶行省的领主娄克斯脱离不了关系,哪怕是他被诬陷也是一样。

    鬼丑下手的速度太快,甚至连讨论商量都没有直接知会冯仑,本以为一晚上的酷刑之后,鬼丑会带着这些人去娄克斯的府上问罪,可鬼丑根本就没有这样做,一句处理了就让这五十多人变成了无头的尸体,被挂在架子上曝尸,一时间冯仑失去了对鬼丑的判断,或者说一开始冯仑对鬼丑的判断就是错的。

    身后脚步声响起,一个身体健壮的第十亲卫军团的士兵来到冯仑的身后恭敬地说道:“冯仑大人,军团长大人有请。”冯仑看着这个士兵所指的方向并不是这个歇脚小镇的临时驻地,而是在小镇之外,因为心中有疑虑,所以冯仑直接跟着这个士兵走出了小镇,小镇不大,但等到冯仑出了小镇也是累的气喘吁吁,不过还在鬼丑所在的位置也不是太远,又走了一阵之后总算是在一个小山的山脚下找到了鬼丑。

    看到冯仑的到来,鬼丑让那个士兵下去之后,并没有直接看着冯仑,而是看着越渐上升的太阳说道:“冯仑大人对我夜里做出的处理结果感到不满?”冯仑本来想摇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最终还是点头说道:“我认为你的反应过激了。”

    “第一个。”鬼丑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扭过头看向冯仑,“这才是第一个行省,如果我不处理好这个行省的话,那么之后的路,都不会好走,这一点其实冯仑大人也应该清楚。”

    冯仑再次点头,对于鬼丑所说的,他并非不认同,知道鬼丑是在杀鸡儆猴,可是他的手段未免太过激烈。

    还没有开口,冯仑就听到一声脆响,一抬头却发现鬼丑伸出来的那根手指居然强行掰断,而那脆响就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我听过一句话,伤了对方的十个手指头,不如直接折断他的一根手指。”冯仑一脸惊异的看着鬼丑,在看着他那根已经跟自己的手背贴在一起的手指,一时间额头上冷汗密布。

    一阵白色的光芒从鬼丑的另外一只手的掌心慢慢冒出,鬼丑的话依然很是平静的说道:“对于现在科特勒帝国的某些人来说,或者某一个势力来说,他们是将手伸向了不该伸向的地方,而我的力量有限,不能挨个让他们有所认识,所以集中力量废掉他们的一个手指,就是我能做到的,并且……”

    圣洁的白色光芒中掺杂着丝丝金光,鬼丑的手覆盖在已经被折断的手指上,“既然我能破坏掉,也同样能修复,这样的结果才是我最想看到的,而这也是科特勒帝国最需要的,冯仑大人,我说的没错吧?”

    冯仑呆呆的看着鬼丑手上的那一捧柔和的白色光芒,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等到白色光芒开始慢慢的消散,鬼丑甩了甩自己的手指,在冯仑的眼前晃了晃之后,这个已经被一系列事情惊呆的老人才缓过神来。

    那根被鬼丑自己掰断的手指,居然真的被鬼丑凭借自己的力量治愈,这种能力简直是匪夷所思,根据之前的信息,这个神秘的鬼丑应该是一个冰系近战法师才对,为什么还能精通治愈系魔法?

    冯仑想不通,但他却听到了鬼丑说的话,知道鬼丑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所以冯仑也就不在多说什么,老皇帝给自己命令是监督,只要不出格,对科特勒帝国有利,那么就连皇室也不会干预鬼丑的决定,这也算是老皇帝给鬼丑的奖励,而鬼丑显然也很明白,或许在一开始就已经明白也说不定。

    “既然冯仑大人也算认同了我的观点,那么我们今天就启程去看看这个娄克斯大人吧,手下被无情屠戮,这总也该有个说法。”这话说的不阴不阳,可是冯仑知道,娄克斯可能不会好过了。

    就如同冯仑预料的那样,娄克斯确实不是很好过,他之所以提前回来,可不单单是因为自己的体力受不了,而是因为他接到了一个信息,而现在这个传信的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大声咆哮着。

    “废物!这点事情都干不好!娄克斯,你就是个废物,你的手下也都是废物!”来人一身黑衣,甚至连脸都用黑色的面巾罩着,让人看不到真实面目,可娄克斯却只能委屈的站在那里,听着对方的数落却不敢回应一声。

    他在自己的手下被抓后就得到了消息,如果行动成功,那么他们应该当时就回来报信,可他们不但没有回来,那一刻娄克斯就知道出了问题,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派出去的五十多名手下居然在一夜之间全都被鬼丑杀了个一干二净,砍了头后还曝尸,得到这个消息的娄克斯免不了一阵心惊肉跳,可是事情已经做下,也必须要找解决的方法、

    但娄克斯还没去找人,对方却直接上了们,结果就是一顿臭骂。

    “连下个毒都做不到,真是枉费了神殿对你的信任!废物!”那黑衣人见娄克斯依然不回应,不由得怒火更胜,咆哮的声音甚至覆盖了整个领主府,可就算如此,也没有人敢将抱怨暴露在明处。

    “大人,您倒是给小人想想办法吧,他们肯定知道那些都是我的人,要是找上门来……那……那我该怎么办?”

    “大人,您倒是给小人想想办法吧,他们肯定知道那些都是我的人,要是找上门来……那……那我该怎么办?”

    黑衣人闻言身体一震,却是半晌没有开口说话,他这边的沉默却让娄克斯的心瞬间变凉,鬼丑下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黑衣人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可能,但是娄克斯知道,所谓的失败是指这些人在下毒的时候被发现而失败,可这种刚一出现就被抓起来,然后还不到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全部处决,没有留下一丝反应时间的失败是两个人谁都没有考虑到的。

    哪怕只有一袋粮食被下了毒也好,这样只要在援助的过程中出了事,那么鬼丑的所谓援助就会被叫停,这对鬼丑来说才是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但鬼丑防守的太严,而且第十亲卫军团的战斗力也超出了意料,那五十多个人中可不单单有娄克斯的人,还有神殿的人,而这些人都是武者级的强者,但饶是如此也是一个不落的全都被第十亲卫军团拿下,而现在局面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不管是黑衣人还是娄克斯都需要找到应对的办法,否则娄克斯和黑衣人都会受到惩罚。

    “直接否认自己跟那些人的关系,该怎么谈就怎么谈,不管他提出什么苛刻条件,你都根据自己的情况应对,我剩下的我想办法。”

    娄克斯连连点头,用手帕擦着自己额头上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吓的流出的汗水后就离开了只有两个人的密室,刚一出密室,就看到一个下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大人,鬼丑大人和冯仑大人已经到了府门口!”

    “什么?”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的娄克斯,脸色瞬间惨败,眼前一片恍惚,身体摇摇晃晃,如果不是下人在旁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恐怕他就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鬼丑和冯仑怎么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难道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娄克斯再次掏出自己的手帕,却发现自己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恐慌的他强行深吸了一口气,想到了刚才在密室中跟黑衣人说的话,娄克斯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信心,强自镇定的吩咐下人出门迎接。

    神殿的实力和势力极大,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搏的机会!

    可出乎意料的是,当娄克斯来到府门口迎接冯仑和鬼丑时,却发现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鬼丑看不到脸,但冯仑却表现的很平常,只不过这种平常在娄克斯眼里却是非常的不品尝,鬼丑下令处死自己的手下,冯仑不会不知情,但眼前的这个老人并没有制止这种行为,也就是说代表着皇室的冯仑对于鬼丑是非常纵容的。

    这种纵容让娄克斯感到恐惧,刚刚在密室外建立的那一点信心,也因为冯仑的一句话而瞬间烟消云散。

    “娄克斯大人,贵行省的治安似乎并不太好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