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七十四章 证据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是你?”那个黑衣人说完了自己最后的遗言,头颅冲天而起,密室不大,带血的头颅撞上密室的屋顶后又在地上弹了两下之后就一动不动了,当这个人的头颅不再转动的时候,失去了头颅的身体才晃动着,一声巨响之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现在找到他的铭牌,这种神殿的特使都会用铭牌记录自己的位置,找到摧毁它,这样一来,对方就是死在了娄克斯的府上,就算你不动手,神殿的人也不会放过他。”零当过教皇,所以对于神殿的一些通用手段都知道的非常清楚,鬼丑上手摸了摸在这个密使的腰后找到了零说的铭牌。

    可是这铭牌没有丝毫的魔力波动,只不过是一面再平常不过的铁牌,这下不单单是鬼丑疑惑,就连零也感到意外。

    “奇怪,神殿什么时候穷到这种地步了?用普通的铁牌当铭牌,这家伙难道是冒牌货?”对于零的话,鬼丑不可置否的说道:“不管是不是真的,既然都已经找到了,那几直接摧毁它就是了。”说完鬼丑手上用力,这铁牌很薄,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鬼丑用力一拧铁牌居然丝毫未动,鬼丑自己知道自己用了多少力量,五成的力量居然都不能撼动分毫,这铁牌必然不是普通货色。

    再次用力,这一次鬼丑直接用了全力,终于算是看到了成效,而且鬼丑还另有发现,这个铁牌居然开始向外散发魔法元素!

    “这里面应该是掺杂了秘银,就是跟魔法元素亲和力最强的金属,但用来做铁牌,是不是太奢侈了?”全然忘记了刚刚还在讽刺神殿穷的零立刻变了一副嘴脸,鬼丑听完零的话也是一阵讶然,不过这也证明了对方确实就是神殿的人,这个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自己都没有杀错。

    其实不管是卡勒还是鬼丑,他们都非常清楚自己跟神殿之间的关系永远都不会出现和缓,这不单单是指争夺皇位的五皇子是依靠神殿的势力而崛起,更因为两个人都清楚的认识到,神殿的存在,就像是帝国的一块不得不存在的疮,这个疮吸收帝国的血液和营养,却从来都不愈合,反而愈演愈烈,但是这疮已经深入骨髓,想要治好除了外在治疗,还要内部清理,否则一切还会回到原本的糜烂模样。

    所以当鬼丑在看到这个黑衣人,并且在零的口中得知这个人的身份时,第一时间出手击杀了对方,鬼丑出手干净利落,一片冰刃直接切掉了对方的脑袋,没有给对方一点反应反击的机会,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鬼丑才有足够的时间去想如何处理的问题。

    “神殿这个时候来人,目的无非就只有一个,尽可能的拖延我们的脚步,只要过了这个春天,挺过了春耕,或者让我们的援助粮食提前发放完毕,那么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一个中型行省都专门派人来游说,看得出来,神殿是下了大工夫,跟拦截第十亲卫军团时一样。”

    鬼丑接着搜集身体上的财物,意外的发现这个家伙的身上值钱的东西还真不少,单单空间戒指就有三个,虽然空间都不大,里面却有几颗成色不错的珠宝,零大概的估计了一下,这些珠宝的价值应该是上万金币了。

    “可惜这个人身上没有能表明身份的东西,一个小祭祀绝对不会有这么多的钱,他的地位应该不低才是,怎么来到这个枫叶行省却偷偷摸摸的,对了,他的那块铁牌……”鬼丑看向那个被自己扔在角落里的铁牌,自己全力之下,这块铁牌已经被拧成了麻花,而且里面的魔法元素也已经停止了向外溢出,应该是保存在里面的元素已经被释放干净,理应是废铁一块才是,但零的提醒却让鬼丑想起这里面是掺杂了秘银的,秘银的价值貌似要比宝石还要高。

    零的提醒也正是如此,可是鬼丑却没动,只是在这尸体的面前发呆,想着其他的事情。

    “这东西就放在这里吧,你都没有认出来的东西,戴在身上不一定能安全,神殿的手段万千,如果因为这小东西找到自己的头上,岂不是很冤。”

    零听完觉得也算有道理,他身为教皇没错,但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他知道有神殿密使都会佩戴铭牌,眼前的铭牌显然跟自己印象中的完全不同,在第一时间内没有感应出这铭牌的玄机,也正是因此它才怀疑这个人是假冒神殿密使,专门为了敲诈娄克斯而来的,如果不是鬼丑的尝试,恐怕连鬼丑也这么认为。

    不得不说,将秘银融进普通铁牌,并且还完全不向外泄露魔法元素,这是零生前从来都没有听说的东西,就算是戈隆也没有传授它这方面的知识,魔法随着时间而进步,现在的零已经完全感觉出,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似乎有些过时。

    因此它才认同鬼丑的话,依照对神殿的了解,这种人死牌毁的结局神殿肯定是考虑到了,那么接下来如何做,神殿的手段就太多了,而鬼丑选择不动,也正是因为两个人都不知道神殿会在这巴掌大的小牌上做什么手脚。

    “好了,能用的东西都拿走,也该回去看看娄克斯了。”鬼丑收拾完毕,仔细的检查自己的身上有没有留下痕迹,全都检查完毕之后,鬼丑转身出了密室,而在密室的门口,那几个被零控制的人还处在呆滞之中,鬼丑想了想还是没打算动手,有这几个人在旁边,自己应该能更安全一点。

    在他们的意识中,应该除了娄克斯之外没有人进过这个密室,那么只要有人发现这个神殿密使死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可是,他们没有证据,只要没有证据,那谁也不敢找自己的茬。

    走出娄克斯的房间,鬼丑离开很远之后才让零解除了对那几个守卫的控制,而后才回到大厅,看到那个跟着自己的小人正一脸惶恐的站在娄克斯的身后,而娄克斯和冯仑还在讨论着有关援助的问题,鬼丑不由得觉得意外,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冯仑会和娄克斯讨论这么长时间?

    “冯仑大人,我们枫叶行省苦啊……”

    “娄克斯大人,相信我都了解,但是……”

    “冯仑大人啊,我们枫叶行省苦啊……”

    好奇之下,鬼丑认真的听了一会,但听完之后,他的脸色不由得变得异常古怪,自己因为想别的事,所以并没有注意听娄克斯和冯仑之间说了什么,但现在看来,零之所以抓狂,可变得可以理解了。

    “现在知道,这两个家伙怎么折磨我的耳朵了吧?虽然我是通过你的耳朵听的,真亏你出去了,不然,我就会疯了!”零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鬼丑也不由得苦笑着却没回应,只是慢慢的坐下,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来回重复着无营养的话。

    但让鬼丑意外的是,当冯仑看到他回来之后,之前敷衍应付的话立刻消失,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单单让鬼丑一愣,就连对面的娄克斯也一时间适应不了。

    “娄克斯大人,我们的时间很紧,而且您的要求也不合理,我们能提供的只有八百担粮食和二百担的种子,这一点如果你不接受的话,那你可以找人商量一下,或者你可以将这些呈报到皇帝面前,只要得到皇帝的首肯,那么等我们回来之后,自然会给您足够的的补偿。”

    语气强硬的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但最为震惊的还是娄克斯,因为在他的对面这个老人说的第一点是让他找人商量,可他就是枫叶行省的领主,按照常理来讲,应该没有可以商量的人才是。

    娄克斯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神殿的密使还在自己的密室之中等着自己的谈判结果,冯仑的这句话显然是意有所指,娄克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额头上的汗珠密布,显然是失了方寸。

    “大人,枫叶行省……”娄克斯暗中提气,刚要故技重施,却看到冯仑一摆手说道:“娄克斯大人,希望你能谨慎的记住老朽说的话,对于枫叶行省的定量,我们今天夜幕降临之前就会最终敲定,我们先回驿馆,希望您能尽快给出答复,否则,过时不候!”

    说完这老头居然起身就走,鬼丑都被他这话说的有些愣神,但是看到他走了,鬼丑自然也不会不跟着,这老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自己得先去问清楚。

    出了城主府的大门,冯仑的脚步未停,直到穿过了两条街之后才气喘吁吁的转身对着鬼丑问道:“你在里面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什么事?”鬼丑虽然带着面具,但透过他的双眼就能知道他是真的满是疑惑。冯仑看鬼丑不老实回答自己的问题,沉声说道:“你是不是在娄克斯的府里动手杀人了?”

    鬼丑一阵骇然,这老头全无实力,怎么就能知道他动过手,杀过人呢?他应该一直都在跟娄克斯谈判才对,而且自己的身上应该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才对,他凭什么这么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