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七十五章 妥协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你怎么知道的?”不单单是鬼丑,就连零也觉得不可思议,这老头难道是看着自己行凶杀人了?又或者自己身上有什么没清理的痕迹让他看到了?但鬼丑并不认为冯仑能看到,如果零都没有发现的话,那么自己的身上应该没有任何痕迹才对。

    “鬼丑阁下,请你回答老朽的问题,老朽为你拖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连知情的权利都没有一丝吗?”冯仑目不斜视,只是一脸严肃的盯着鬼丑,可他这句话反而更让鬼丑吃惊,这话里的意思很是明显,冯仑不但知道他去做了什么,而且还在没有让鬼丑知晓的情况下硬生生的跟娄克斯耗了那么长的时间,这老头究竟是什么来历?

    下意识的,鬼丑想让零好好探探这个叫冯仑的底,但零却没有回应,在表示惊讶之后,零都陷入了沉睡,短时间内耗费大量的精神力对零和鬼丑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为了控制那些守卫,就连鬼丑在办完之后都觉得一阵疲惫,就更别提依靠鬼丑意识而存在的零,更是疲惫不堪。

    “冯仑大人,您在说什么,鬼丑完全听不懂。”鬼丑可不敢直接承认,谁知道对面这个小老头有什么后手在等着自己,先试探一下看看再说。

    冯仑一听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更加阴沉,“鬼丑大人,我不相信你会没有动手,你的突然离席自然不会是去方便那么简单,而且你在回来之后看娄克斯的眼神也不对,那个去而复返的仆人似乎是失去了你的踪迹,更重要的是,你手上的戒指应该不是你的吧?虽然只带了一个,但老朽刚好认识这枚戒指的外形,您所击杀的应该是神殿的人。”

    鬼丑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不由得一阵苦笑,自己光记得清理身体上的血迹,却没有想到自己为了方便直接将那个神殿密使的戒指直接待在了手上,“没想到问题是出在这里。”

    讪讪一笑,鬼丑脱下手指上的戒指,自己的打量了一番,可怎么看都觉得是一枚并不出奇的戒指,冯仑如果是因为看到就怀疑他杀人了,未免太多牵强,这种平常的戒指可以从很多地方得到,比如说捡来的,或者是抢来的,偷来的,都有可能,但为什么冯仑非要说是鬼丑杀人得到的?

    “这是神殿密室为了区分身份才做的空间戒指,里面多数会放上一些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财宝,但对于戒指本身却没有人在意,因为在外表上确实很少能分辨出来,但老朽不才却知道这东西,而且一旦带上这个戒指,没有完成秘密任务的人基本上是无法摆脱这个戒指的,你现在带上,如果遇到神殿中比较高级点的祭祀,必然会立刻露馅。”冯仑看着鬼丑在不断的把玩这那枚戒指,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耐心的解释道。

    “冯仑大人,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不理解为什么您会为拖延时间,这对您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处,拿下我这样的一个把柄,对您来说,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好事。”鬼丑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在两个人身后的几个第十亲卫军团的士兵则开始慢慢的围拢过来,这几个士兵一脸凶相,杀气腾腾的,隐隐有了合围之势,冯仑身在其中,脸上却毫无惧色,这反倒让几个士兵有些傻眼,平常这样一来对方不是吓的求饶就是浑身发抖,可这个老人……完全没把他们几个当回事啊!

    鬼丑也不过是想吓唬吓唬冯仑而已,可冯仑不为所动却让他有些下不了台,看着眼前的士兵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鬼丑终于叹了口气挥手让这几个人手下散开警戒。

    “冯仑大人真是好胆识,鬼丑佩服,当然也希望冯仑大人能为晚辈解惑。”既然硬的不行,那鬼丑就只能选择来软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冯仑的胆子这么多,但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把刀架在眼前的这个佝偻老者的脖子上,恐怕也得不到什么答案,虽然这个人没有什么力量,但他的意志坚定,远超常人,这不应该是一个普通老人能拥有的,对于冯仑,鬼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鬼丑大人不用为此事担心,老朽也没有那这件事当做筹码的意图,娄克斯密会神殿密使,现在密使无端死亡,最头疼的应该是他,而不是鬼丑大人。”冯仑信步向前,鬼丑紧随其后,但很明显冯仑是不想说,鬼丑无奈也只能将戒指收起来,然后让手下将冯仑送上马车回到了驿馆。

    而就在两人回到驿馆的时候,回过神来的娄克斯也来到了自己的卧室之外,几个神殿的守卫看他回来立刻让开了房门,娄克斯推门而进,直奔密室机关,但他进了密室之后,却看到了一具无头尸体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而头颅却在密室的墙角处,因为尸体正对着密室的入口,开始的时候娄克斯还没有注意,等到他气喘吁吁的站定,却被眼前的血腥景象吓的身体摇晃,站定不住的他直接跌下了台阶,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惨叫。

    就是因为这声惨叫,在门口的守卫也听出了异常,几个人赶到的时候,都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大人怎么被人杀死了?”娄克斯战战巍巍的站了起来,他跌落台阶摔的满脸是血,可是这时候的他却顾不上自己的伤势,这是密室,外面还有人守卫,这人不可能是自己杀了自己,密室之内没有任何兵刃,这就显得异常诡异。

    “这……这……从您离开之后,我们就守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过来,这……”一个黑衣人结结巴巴的也说不出来的所以然,整个人都变得慌乱,密室里是什么情况,他们并不知道,尸体尚有余温,显然是刚死不久,可不管是任何一个守卫都说没有看到人。

    娄克斯在听完之后立刻就想到了鬼丑,只有鬼丑当时离席,而自己还派了人去跟踪,可是很快自己的下人就失去了鬼丑的踪影,下人甚至发动了其他下人去找,可谁也没有找到,这个是与冯仑谈话之后那个下人才汇报的,当时娄克斯以为鬼丑是出了领主府,可现在看来他是来到了自己的卧室,不但发现了密室的机关,并且还不动声色的杀了在密室里的神殿密使。

    但鬼丑又是如何做到的?守卫一直都在门口警戒着,窗户都是跟门是一个方向的,鬼丑又是怎么进来的,最最最重要的是,没有人看到鬼丑,不管是下人还是守卫,谁都没有看见鬼丑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附近,甚至都没有人看到他在领主府,没有证据,怀疑也仅仅就是怀疑,自己根本就动不了对方。

    “尸体被挪动过,大人死的时候是在这里,但是对方刻意的放在了椅子上。”一时间没有了主意的守卫们开始检查密室的布置,地上的一大滩血迹和拖动的痕迹都证明凶手曾经跟死者有过接触,血流了那么多,另外还要让尸体坐在凳子上,血迹必然会沾染到凶手的身上,娄克斯听完就愣住了,鬼丑进来的时候身上可是没有丝毫血迹的……

    难道,凶手不是鬼丑?

    当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娄克斯顿时感到身体上所有的汗毛口都打开,汗水如雨,却是遍体生寒,甚至连脸色都变得苍白无比,人是神殿的人,自然不会平白无故的死了,而现在娄克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杀死密使的人是谁,这样一来,这个黑锅必然会让娄克斯背!

    想到了这个结果,娄克斯的脸上闪现了一丝凶狠,不过他这凶狠一闪而逝,脸色又恢复了正常。

    “你们先看着,我去调集人手,封闭小城,挨家挨户的彻查,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说完娄克斯转身就离开了密室,他确实调集了自己的私军,可是这只私军却并没有立刻出门而是全都悄无声息的聚集在了娄克斯密室的门口,手里还拿着木柴。

    娄克斯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但对比结果,那一丝犹豫便立刻消失不见,微微挥手,私军慢慢的打开房门将手中的木柴放进了卧室之中,紧接着娄克斯就下令点火,既然神殿的密使死了,那么最好他的手下也跟着一起死,如果神殿问起来,自己就说没有见到密使,神殿此行目的无法见光,就算是想要他背黑锅,也要有证据才行,不然的话,自己将这件事捅到上面去,这种丑闻对神殿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既然都见不得光,那就一把火全都烧掉,一了百了,下令让私军们大声喊救火,却只是在门前来回的奔走,自己的卧室有密室的只有这一间,烧毁之后再随便处理一下尸体,一切都能掩饰的过去,但想到自己屋子里的一些珍宝,娄克斯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城主府的突然出现的滚滚浓烟自然招来了注视,但至听见里面的人大喊救火,这火势却一直都没有见小,而在驿馆门口,冯仑和鬼丑相视一笑,他们知道,娄克斯这是已经准备好妥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