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七十六章 剧本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第二天,鬼丑和冯仑是被娄克斯请出驿站的,对于冯仑之前下的通牒,娄克斯完全无条件答应,昨天的一场大火自然就成为了三人之间的话题,不过不管冯仑怎么问,娄克斯都只是说那是一场意外,问及伤亡时,因为是娄克斯的卧室,平常没有人去,但几个下人还是因为这场大火而受了轻伤,为什么着火,为什么没有灭火,这些娄克斯都避而不谈,只是一味的催促着交割的问题。

    看到娄克斯如此状态,鬼丑和零都觉得好笑,娄克斯也是被逼急了,神殿密使一死,娄克斯自己也知道最终的责任还是会落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毁尸灭迹,他是行省领主,想怎么说都可以,就算是行省内的神殿怀疑,恐怕在娄克斯的淫威之下,都会选择缄口不言,娄克斯的这股阴狠毒辣确实超出了两人的意外。

    不过不管是冯仑还是鬼丑都知道,娄克斯已经是在劫难逃,神殿密使一旦出动在神殿必然有记录,密使无端消失,最先找的依然还是陪派去的行省领主,冯仑知道这些,而鬼丑却知道更多,鬼丑曾不留痕迹的问了是否又伤亡的时候,娄克斯的脸色产生了一丝变化,那是一种惶恐,想来自己想毁尸灭迹,一把火烧光了事,但看他神色应该是没有处理明白,那几个神殿守卫有人能逃出去也说不定。

    娄克斯的妥协加速援助的处理流程,三个人的共同见证之下,粮食被交割完毕,三人共同签字,并且一起目送使者去将消息带回圣都。

    帝国援助的消息已经在枫叶行省流传开来,并且第十亲卫进团还留下了一个监督小队,一共二十人,这些人是负责监督娄克斯分发粮食和种子的队伍,这也就能避免出现全被娄克斯私吞的可能,虽然人不多,但是监督还是足够。

    援助派发是的时间其实非常短,而鬼丑所在的队伍也不会走太快,所以当这些粮食被分派之后,这些士兵还是可以继续跟上队伍,大部队走的很慢,冯仑因为年迈,所以先上了车,在队伍旁就只剩下娄克斯和鬼丑两人。

    不管是谈判还是现在的离开,两个人之间都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一切都是冯仑在其中斡旋,看着队伍一队队的过去,娄克斯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鬼丑大人,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鬼丑扭过头看了他一眼,长叹了一口气后用戏谑的语气问道:“娄克斯大人,您如果有什么疑惑的话,直接问出来就好,我喜欢干脆,就像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鬼丑将头慢慢的凑在娄克斯的耳边后轻声说道:“这个什么密使其实就是我杀的,而且我也知道你知道是我杀的,可是你没有证据。”

    说完鬼丑冷笑着向外走了两步后继续低声说道:“娄克斯大人,您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在密室里,不然的话……”没有在说话,但两个人都明白鬼丑说的是什么意思,如果娄克斯在那里面,神殿密使会死,但是鬼丑绝对不会放过他,就算死不了也会被废掉。

    娄克斯听完不由得一阵哆嗦,看着鬼丑上马慢慢的融进眼前的队伍,这个枫叶行省的领主没有觉得轻松,这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事情就变得不受控制,结果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不但没有得到,反而还损失了一间卧室,鬼丑,这个陌生的名字开始并没有引起娄克斯的注意,但当他看完有关他的资料时,他完全将鬼丑当做一个高手来看,可是娄克斯知道,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带着面具的少年。

    论谋略,论胆识,论果断,这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显露真面貌的少年都超出了娄克斯的预估,而现在这个少年就算是离开,也将一个神殿密使的套套在了他的脖子上,现在的鬼丑是皇帝陛下钦点,没有人敢轻易招惹他,别说有王命在身,就算没有,这个叫鬼丑的第十亲卫军团的团长也不是一个能招惹的人物。

    “鬼丑大人,我看见你跟娄克斯说话了,老朽能知道您跟他说了什么了吗?”冯仑看到鬼丑已经跟上队伍,拉开车帘有些好奇的问道,鬼丑看了冯仑一眼然后盯着前方说道:“我也没说什么,只是在恭喜他。”

    “哦,恭喜,这恭喜又从何而来?”冯仑自然会觉得好奇,在他看来,娄克斯应该没什么喜事才对,鬼丑冷然一笑说道:“自然是恭喜他能再多活一段时间,对于我们的这个娄克斯大人来说,之后的日子恐怕是不会好过了。”

    “好过不好过从来都是看人的选择,而且选择也从来没有对错之分,只有位置不同,仅此而已,所以我们也不能说自己对,也不能说别人错,相信鬼丑大人也是能聪慧之人,老朽的话应该不是太难懂。”

    鬼丑点头,冯仑说的话,很是有哲理性,听完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果自己是娄克斯,那么他可能会怎么样做,但自己终究不是娄克斯,自然也就不能去评判娄克斯的好坏,知道冯仑想说什么,鬼丑接过话说道:“因为我不是他,所以我也没有办法理解他,如果这么说起来,所谓的理解,不过是同情罢了?”

    冯仑点头,对于鬼丑的悟性又有了新的认识,既然鬼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冯仑自认为他做事便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首战告捷,想来不单单是鬼丑,就连在圣都的那个二皇子殿下,应该也会为鬼丑感到高兴。

    卡勒殿下交到一个好朋友。

    就在冯仑感叹卡勒的幸运时,卡勒也正在兴致勃勃的看着眼前自己编写的剧本,自从他吃了鬼丑给的药丸之后,身体康复的速度明显加快,只不过那放屁的副作用一直在持续,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放屁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且味道也越来越轻,至少现在卡勒身边已经有侍女开始伺候,虽然坚持的时间不长,但却已经足够让卡勒觉得能省去不少时间。

    “殿下,这是你要的信息,昨天他们三个老家伙一起碰了头,这是侦察营听到的内容,应该对殿下您的剧本有一定的帮助。”法拉墨将卷轴呈给了卡勒,接过这个厚重的卷轴,微微一笑将卷走展开随意的浏览了一遍后,脸色出现微微的凝滞,不过随后便再次恢复之前的从容。

    “让他们都撤回来吧,呆时间太长也不好,他们可都是鬼丑的宝贝疙瘩,为了保护我已经损失了不少,现在鬼丑不在,我可不敢让这些人有丝毫损失。”轻轻的将卷轴放在身边的桌子上,卡勒一抬头却看到法拉墨一脸古怪,不由得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你这副模样是因为我刚才的话?”

    法拉墨倒是干脆的点头,然后有些不忿的说道:“殿下未免也太在乎侦察营的那些家伙了吧?”

    “那你倒是说说看,对于这些人,你有什么看法,你现在已经是武神,可是听你的意思,我为什么觉有些酸酸的?”卡勒一愣后莞尔,知道法拉墨在想什么,不过他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想问问有关第十亲卫军团在法拉墨心中是如何看待的?

    “属下从来不觉得这些人是军人,他们的身上没有军人的气质,相反的,更像是一股土匪,就连最基本的站姿,他们都站不好,亚力克斯阁下怎么也算是正规军人出身,可为什么整个第十亲卫军团中只有杰西一个人有军人的气质,剩下的,都是土匪。”院子里没有别的人,就连侍女和下人也已经退了下去,因此法拉墨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在卡勒面前,说谎总能被看穿,所以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才是最好的,跟着这样的人,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有太多的压力,但自己的能力却能在不知不觉中得到提升,卡勒确实是个值得追随的人。

    “军人也好,土匪也罢,其实都是一样,只要有鬼丑在,他们就是军人,有这一个束缚,第十亲卫军团就是我们最大的保障,至于侦察营,你觉得你手下最好的兵能得到这东西吗?”说完皇子殿下指了指桌子上的卷轴,法拉墨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窘迫,在太子手下多年,他培养出来的士兵不计其数,但是能像侦察营这样做到能窃听,并且在不识字的情况下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的,还真是一个都没有。

    卡勒微微摇头,他知道这是法拉墨心中的军人严谨形象作祟,当然还有些嫉妒和不平,第十亲卫军团的存在颠覆了他对军人的常识,可是正是因为这种颠覆,所以在某些事情上往往能得到奇效。

    “好了,有了这个,我的剧本就算是做完了,我让你发的请帖发出去了吗?”卡勒慢慢的将所有的卷轴合上,轻声问道。

    法拉墨点了点头,“您主要邀请的几大家族已经全都发了出去,但殿下,您还邀请了陛下,这好吗?”

    对于法拉墨所担心的问题,卡勒只是摇了摇头说道:“这场戏,就得让我父王看,否则,他们还真不知道这个科特勒帝国真正的王者应该是谁!”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