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零二章 不生且存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一个死人如果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恐怕任何人都会觉得恐惧,这是正常人的反应,但圣都的人却更多的好奇。

    昨天,圣都的东城城门门口出现了一件怪事,其实开始的时候没有人注意这四个人,如果不是城门处的守卫,恐怕还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居然就是几个月前在城门前杀了人,却没有受到处罚的神秘面具小子,鬼丑。

    第十亲卫军团团长的突然回归,自然引起很大的轰动,但这种轰动最多也就仅限于城门处而已,轰动全城的人既不是鬼丑,也不是他身边的那个精灵,甚至不是守卫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陌生翼人,这个人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本应该是死了才对,可是他却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了东门,说生龙活虎似乎并不合适,因为被五花大绑的他脸涨得通红,仔细一看,这生龙活虎四个字就不那么恰当了。

    “鬼丑大人,您这是……”经过之前鬼丑闹事,城防军的长官又换了人,负责守卫的士兵别的军团长可能叫不出名字了,但是整个帝国内总是带着面具的军团长却只有这一位,所以不敢是老兵还是新兵,一看到鬼丑就都能认出来。

    鬼丑也没有废话,只是朗声说道:“听说圣都最近处死了一个死刑犯,但我不巧却看到了这个死刑犯,因为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鬼,所以回来让人鉴定一下,本团长是个大老粗,当然是眼拙的,但好在这圣都之内还有眼睛雪亮的,所以就直接拿下了这个家伙,带回来给大家看看。”

    顿了顿之后鬼丑突然凑在这个士兵身边小声问道:“你觉得他像不像一个人?”鬼丑的动作看起来很小心,但是他的声音却是谁都能听得到,因此模样不过是偷偷的样子,但鬼丑的疑问却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个士兵显然也没有想到鬼丑会突然凑到自己的身边来,先是一愣的他突然猛地摇头说道:“大人,我的眼睛更拙,看不出他是什么人来。”

    鬼丑的头一顿,看起来就像是一愣,不过他也没有再多说,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守好你的大门吧,看来我只能找眼睛还算亮的人。”

    说完手上的绳子一拉,那个被塞住嘴的年轻人就是一阵踉跄差点摔倒,但是他的眼中没有愤怒,相反的全是恐惧,这倒是让旁边的路人看的啧啧称奇,却没有人敢多言。

    那个士兵没有看出这个被捆着的人吗?这些在城门口的人没有看出这个被捆着的人是谁吗?

    不是,他们知道,他们认识,他们看出来了,可是他们却没有人说,没人敢说,因为被捆着的人是贵族,是他们这些社会底层的人无法触及的存在,所以他们为了明哲保身,都选择了缄口不言。

    稍微聪明,明白事理的人在听到鬼丑那句“眼睛还算亮的人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神秘的鬼丑军团长,并没有打算找圣都之内的其他贵族,而是打算就这样一个一个的问下去,直到有人能人,或者敢认出这个被他捏在手上的人是谁。

    那个被鬼丑抓着的人是迪奇,是在五天前被直接处以死刑的贵族子弟,因为迪奇杀死的是拉斯科,一个本来就不可能被迪奇杀死的人,而迪奇也本应该变成冰冷的尸体回归光明神的怀抱,但是他现在却活生生的出现在圣都,像一条狗一样被牵着游街,不管他之前是什么身份,脸皮有多厚,这种情况也是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

    消息在不到百息的时间内传遍了圣都的大街小巷,而当满脸大胡子的安洛克出现在鬼丑的面前时,主路两旁已经围了很多人,圣都的百姓都知道安洛克,也都开始知道鬼丑,这两个人在主街上相遇,必然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所以很多好事的人都围在旁边,静等着看好戏。

    所有的人都知道,安洛克在等鬼丑,而鬼丑似乎不知道有人在等他,他只是让银月和那个叫韦恩的翼人找地方休息,而他要去什么地方,银月不知道,那个叫韦恩的也不知道,所以当鬼丑牵着迪奇来到安洛克面前时,站在安洛克面前的就只有鬼丑和迪奇。

    “安洛克大人,你认识我抓住的这个人吗?我问了很多人,他们都不知道,希望睿智,博学的安洛克能给我准确的答案。”鬼丑的话依然像刚才那般轻挑,但安洛克的脸上都是胡子,外人也就只能看到胡子在抖动,却不知道安洛克的表情如何,鬼丑的表情如何,他们也不知道。

    “你想问什么?”安洛克的声音很冷,鬼丑知道他的心也很冷,因为就算不用零提醒,鬼丑也知道,安洛克对自己已经有了杀意。

    不过鬼丑带着面具,语气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语速有了一些缓和,说话说得不是那么快,“这是人,还是鬼?”

    “这个自然是人,鬼在白天还敢出现吗?”安洛克的回答自然很是准确,但鬼丑随后又问:“什么人?”

    “死人!”

    旁边准备看热闹的人先是一愣,然后被安洛克的应变所折服,谁都知道鬼丑是问的身份,但安洛克就是避而不答的直接回应了生死。

    似乎鬼丑也是一愣,因为他居然呆了半天都没有说话,良久才慢慢的点头,语气中带有些许赞许说道:“安洛克的答案过人准确,既然安洛克大人不知道,那么我还是继续问吧。”

    不过安洛克却突然笑着说道:“你打算问到什么时候?”鬼丑又是一呆,头轻轻一歪有些迟疑的说道:“当然是找到能回答我答案的时候,本来我觉得应该很容易的,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有些困难。”

    “既然鬼丑大人觉得困难,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去一个地方,一问就应该能知道所有的答案,如果问出来了,别忘了上报帝国治安部。”顿了一顿才继续说道:“我想他们的新最高长官对这件事肯定非常感兴趣。”

    “新治安部的最高长官?”鬼丑语气中充满了疑惑,他在圣都的时间不长,对圣都的人认识的还不够全,这个所谓的最高长官究竟是谁,卡勒还真的没有说,他本应该说的,但是鬼丑失踪了,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也就是我,安洛克,战斧军团的团长,至于我说的地方,你应该也知道,至少你对圣都那些贵族还算比较了解,虽然他们从来都没有参加我的宴会。”

    “什么地方?”

    “副财务大臣的府邸,我想副财务大臣肯定知道有你想知道的答案。”说完安洛克又用一种比较奇特的眼神看着鬼丑说道:“对了,鬼丑大人,你知道为什么有的人不会在我的宴会上倒下吗?”

    对于这个问题,鬼丑还真的没有多想,安洛克的宴会,参加一次就已经够了,鬼丑更多关注的都是会倒下的人,但是那些不会倒下的人,肯定也有倒下的理由,所以当安洛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鬼丑的疑惑也被勾了起来。

    “因为他们还有机会。”

    说完安洛克这才转身走了,鬼丑带着面具,没有人能看清他的面目,自然也就不知道鬼丑脸上的表情。

    “你知道存在的意义吗?”有趣的事情已经发生,好事的人自然也就各自散去,准备添油加醋的将这件事渲染出去,大街上立刻变得有些清冷,鬼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转过身问这个被他捆着的人。

    副财务大臣的儿子,迪奇。

    对于鬼丑的话,迪奇只是恐惧的摇了摇头,他知道鬼丑将他带来圣都,就证明他是必死不可,或者说又要死一次。

    “存在就有意义,但是在我看来,存在的意义要拆开来看,首先是存,存活,生存,这是我们从出生开始就要做的事情,儿时在做,孩提时在做,长大了,老了都在做,为的就是活下去,自然这种活下去的思想是一种本能,首先要生,然后才能活,生存低于生活。”

    “先生存后生活,这是一个很正确的顺序,可你不是,或者说大部分的你并不是这个顺序,你们颠倒了这个顺序,因此,你们也就不明白存在的意义。”

    鬼丑开始慢慢的向前走,在一个存在奴隶制的国家,一个怪一点的人牵着一个像是奴隶的人,并不算太显眼,自然也就没太有人去听,实际上就算有人想听,也会发现,他们总是会被一群陌生人格开。

    “之后便是传承,传宗接代,将生命延续,好一点的可以培养出一个好的后代,再好一点的,可能他本身就能留存在历史的长河中,就算时间也只能慢慢侵蚀,甚至慢慢加深这个人存在的意义,不过……”鬼丑顿了顿转过身后说道:“显然,这一点你的父亲没有做好,而你本身就有问题,自然也就做不好。”

    看着眼前暗红色的大门,还有那些拿着兵器一脸警戒的盯着鬼丑的仆人和府兵,鬼丑突然转身对身后的刀枪剑林完全不放在眼中。

    “现在,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见见你的家人,生,你做不到,那么我至少给你留一个存的机会。”说完鬼丑伸出手将一颗黑色的药丸递到了迪奇的面前。

    “这是什么?”很短的一句话,但是迪奇的脸上的肉却一直在抽搐,显然他的恐惧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随时都会崩溃。

    而鬼丑悄悄的附在迪奇的耳边,双手紧紧的抓住试图挣扎的迪奇。

    “这不过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