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零八章 无所谓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这一突然结盟的消息,不管是圣都的高层还是普通的百姓,都为之震动,距离领主之地的竞争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有关竞争者的消息才刚刚发出,而现在候选人就已经开始高调的宣称联盟,这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谁也不知道这两个结盟的竞选者究竟是怎么商谈的,不过,到现在看来一个结盟的开始就意味着另外的两个人也不得不做出选择。

    没人认为鬼丑和巴勒斯会做出不明智的选择,面对两个已经站在同一战线的人,他们的出路似乎就只有结盟了吧。

    但鬼丑的失踪却让这件事变得开始有些诡异,大小贵族各自发动自己的人脉,希望能找到这个竞争者,但令人意外的是,没有人能找到鬼丑,甚至连二皇子卡勒也不知道鬼丑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而细心的人则发现,不单单是鬼丑消失不见了,那个一直跟在她身边的精灵也没了踪迹。

    “时间能赶得上吗?”法拉墨有些担忧的对着正在品尝红酒的卡勒点殿下问道,而在军法官的手上则是各式各样的邀请,这不过是一天的量,实际上,每天过来求见邀请的帖子都多的让人心烦,卡勒也就一个策略,全部回绝,府邸的大门虽然开着,可谁也进不来。

    自然卡勒也就落得清净。

    “赶不赶得上,那还是要看鬼丑的本事,这秘境森林的信函已经被压了很多天,时间也不多,这一路上银月一个人确实不方便,鬼丑跟着也挺好,至少安全不用担心,也就没有人敢打银月的主意了,至于鬼丑能不能赶得上,我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我和他的计划从始至终这个领地都是可有可无的。”

    如果周围有一个人听到了,都会被卡勒的这番话吓到,鬼丑的消失是因为秘境森林里精灵的信函,而这块领主之地根本就没在两个人的考虑之内的消息才是最为惊人的,可惜这不大的花园里,不管事侍卫还是侍女,都是不会多嘴的人,就连给卡勒斟酒的这个侍女,虽然刚来不到两天,却也是对卡勒忠心耿耿。

    “金克丝,在牢里受了不少苦头吧?”卡勒慢慢的摇动着手上的水晶杯,红酒打着旋向外散发出一股醇香,斟酒的侍女闻言身体一震,却是很快摇头说道:“劳烦殿下关心,奴婢没事,就算再……”

    卡勒摆手,金克丝止声,“让你这等美女在那中之地呆上一天都是本皇子的罪过,既然你已经身体无恙,那么晚上就由你来主舞,本皇子虽然收留了你,但是你字销魂窟里究竟学了什么东西,本皇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有点可惜啊。”慢慢抿了一口红酒,卡勒却都没有看昔日销魂窟头牌一眼,仿佛眼前的酒才是最重要的。

    可金克丝却脸上带着惊喜的向后退了一步,匍匐在地谢恩,她的动作太快,卡勒和周围的人都是一愣,卡勒眉间闪过一丝怒气,但是很快却又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起来吧,你身上穿的可是这圣都里最有盛名的裁缝做的,被你这一跪,失色不少。”

    还不等金克丝反应过来,旁边的侍女却已经嬉笑着将她拉了起来,尽管金克丝是风尘女子,可脸上却依然有了一丝羞愧的红晕。

    “你一心为了报仇,我是为了谋划,你我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大关联,既然现在迪奇已经死了,大仇已报,你也恢复了自由身,如果想去哪里,你就去哪里,我虽是皇子,但用那个混蛋的话来说,也同样没有这个权利。”气氛有了缓和,可卡勒却觉得眼前的酒远不如刚才的问道,是以一口饮尽将水晶杯递给金克丝继续说道:“本皇子用过的东西恰好能做些川资路费,如何选择,你明天告诉我即可。”

    说完一招手带着军法官的二皇子转身离开了花园。

    看到卡勒离开,一干侍女的脸色突然就变了,看向金克丝的眼神中都夹杂着些许怒意和可怜,金克丝浪迹风尘良久虽然看的明白,心里却是糊涂,再看看手上的水晶杯和众侍女的眼神,不由得下意识的问道:“我是犯了什么错吗?”

    “金克丝,你……唉……你也没什么错,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被殿下明言赠物的人,可不要以为这是件好事。”一个身材姣好,容貌不弱于金克丝的侍女让其他的侍女现行离开之后才开始给金克丝做了解释。

    这下销魂窟的头牌可是真的糊涂了,难道被赠物不是一种被恩宠的表现吗?

    “你觉得在这府上的侍女,在容貌上比起你来,可有差距?”金克丝摇头,这她倒不是谦虚,开始从牢狱中出来,然后被接到府上之前,金克丝对自己的美貌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可是来了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虽然是销魂窟里公认的第一美人,可在这卡勒殿下的府上,自己的姿色也不过是中等偏上,而这个侍女就不比金克丝差到那里去,虽然容貌上差了两分,可在气质上,这个侍女却又盖过了金克丝三分,金克丝摇头理所应当。

    “你觉得在这府上的侍女,可有一人对殿下有二心?”金克丝摇头,这倒是她很少见的事情,如果是一般的大家族或者贵族,里面的侍女和侍卫往往都是被收买的对象,为了自己的生存,很多侍女和侍卫都是靠对外贩卖重要消息才能混的更好,可在卡勒殿下的府上,却没有一个这样人存在,这不得不让金克丝觉得新奇。

    “你觉得在这府上的侍女,殿下可曾强迫过一人?”金克丝摇头,对于这个问题,她还真不知道,所以她只能摇头。

    侍女见她总是摇头,也跟着叹了口气,“不要以为就你一人有故事,没有压迫,生活的很好,这些姐妹们自然也就不会回忆以往那些让人心神疲惫的事情,而且殿下也不会给机会让我们去想。”说完这个要比金克丝稍微矮上一些的侍女拍了拍头牌身上的尘土继续说道:“殿下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不知道当初你和殿下签订了什么,殿下肯定会遵守,而且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殿下也会为你找个好归宿,离开的姐妹们过的都很好,不然你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留在这里?”

    金克丝有些木然,她跟卡勒签订的协议是什么,具体内容早已忘记,现在大仇得报,金克丝确实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或许这里才是自己的乐土也说不定。

    突然感觉身体被人拉动,金克丝这才醒过神来,却是那个侍女拉着她说道:“你是今天的主舞,快想想你要跳什么吧,殿下对舞蹈眼光很高,你还是早作准备为好。”

    “姐姐,我想问一下,我究竟是犯了什么错,才让殿下不高兴的?”金克丝虽然被拉着走,可她还有个问题没有解决,既然已经定下要留在这里,那下次如果再犯,岂不是会真的被赶走了?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你下回行礼的时候别趴在地上就行,跟殿下屈伸行礼就已经够了,你去跟侍卫找你需要的东西,我先去忙宴会的事了。”说完,这个侍女就直接跑开了,很明显,殿下要开宴会,这事可马虎不得,尤其是殿下的那位面具朋友鬼丑大人还不在,殿下想要高兴,自然就要尽兴。

    金克丝被留在原地,看到一个侍卫路过,赶忙上去,可一看却突然愣住。

    “怎么是你?”

    卡勒带着军法官来到书房的时候,太阳已经有些西斜,刚刚坐下就有侍卫呈上了一个小铜管递给了法拉墨,军法官抽开塞子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将里面的小纸条递给了卡勒。

    打开纸条,卡勒的脸上顿显哭笑不得,军法官刚让侍卫下去,看到卡勒这个模样心中好奇,就问了一句。

    卡勒也没回答,只是将纸条扔回给法拉墨,军法官展开一看脸色也变的有些古怪。

    在得知巴卡里和卡列结盟之后,卡勒立刻给鬼丑去了消息,昨天清晨送去的消息,今天傍晚就有了回应,这证明鬼丑走的速度不快,时间上恐怕会有所耽误,可鬼丑的回执却非常有意思,纸条并不大,上面的字充满了鬼丑的书写风格,话也不是很多,态度却很强硬。

    无所谓,让三个废物一起上!

    “这是不是有点太自大了?”法拉墨摸了摸自己光头上的伤疤,脸上再次变得忧虑,似乎只要听到鬼丑的事情,他就摆脱不了这个表情。

    “自不自大倒是无所谓,我让你查的另外一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毫无头绪,出现的太突然,无从查起。”想到卡勒和鬼丑都怀疑的事情,军法官还是有些心虚的说出了实情,卡勒点点头说道:“那混蛋的直觉向来很准,更何况这家伙本身就有问题,继续查,但让你的人做的隐秘一点,不要打草惊蛇,我们……还没有与它争锋的实力。”

    卡勒脸上难得的出现了凝重,语气也变得有些沉重,法拉墨听得意外,惊疑不定的问道:“殿下,您说的有这么严重?”

    二皇子点点头说道:“把那两个兄弟叫回来,我有事要办。”军法官领命转身下去了,而卡勒在书房中喃喃自语。

    “有可能,就算是我坐上了科特勒帝国的皇座,也无法与它抗衡!”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