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满为患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这是卡勒殿下的原话?”安洛克看着眼前厚重的卷轴,脸上不由得苦笑,身为治安部的最高长官,圣都外表上的动静他怎么会不知道,神殿的人去了卡勒的府上送信,他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紧接着又得到了详细信息,对于第十亲卫军团团长杰西如何接住法兰克的信,安洛克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是的,这是卡勒殿下的原话,五天,十个人,铁案。”法拉墨一脸正色的说道,不过他在安洛克的脸上却只是看到了不屑,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安洛克会是这样的表情,不过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身份极为特殊,如果不是盛怒之下,恐怕卡勒也不会让法拉墨在这个人面前说出如此强硬的话来。

    “证据确凿?这需要调查,这个时间治安部可没办法保证,所以你说的我办不到。”安洛克的脸上满是不以为然,他和法拉墨都知道,眼前的这一大堆卷轴,里面所记录的事件都是真实的,而且罪证也足以让参与者身败名裂,甚至丢掉性命,但治安部现在是归安洛克长官,他说做不到就是真的做不到。

    做得到也说做不到。

    “当然,卡勒殿下也知道治安部最近不是很清闲,因此如果治安部真的很忙的话,那我们就不给治安部添麻烦了。告辞。”法拉墨冷然一笑,转身就走,安洛克眉头一皱,直到军法官拉开门的时候才说道:“站住。”

    安洛克慢慢的站起身,紧紧的盯着已经转过身的法拉墨,他知道法拉墨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治安部如果没有时间管的话,那么卡勒就会自己去管,而且还是用他安洛克想不到的办法去管,嘴里说的不麻烦,实际上,就是为了给治安部找麻烦,而对于卡勒这个顺位继承人的二皇子殿下,安洛克是真心觉得麻烦,之前的窟事件还没过去多长时间,卡勒的谋划能力单凭这一件事就已经能看出高低,所以还是尽可能的不要惹怒他为好。

    可惜,不管是神殿,还是其他想要争位的皇子们都预料不到卡勒的手上掌握都是什么,卡勒不出手则已,出了手则必然石破天惊,鬼丑遇袭的事情安洛克就知道卡勒会生气,但让卡勒如此不计后果的行为,还是因为神殿的这次动作,不管是谁在幕后推动,他都不会有承担怒火的准备。

    “安洛克大人还有什么指教吗?”法拉墨的脸上平静,看不出任何激动的样子,安洛克心中苦笑,为了避免被大麻烦弄的焦头烂额,还是先处理好现在的麻烦比较重要,治安部,就是给帝国处理麻烦的部门,能少一些大麻烦最好不过。

    “东西我收下了。”

    法拉墨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安洛克脸上的大胡子抖动了两下之后,副官给他端来了一杯清水,没有人的时候,安洛克大人只喝清水,而且还必须是烧开的清水。

    喝完了水,安洛克随便挑出一个卷轴递给了副官说道:“今天就先办这一个,另外,给我调查一下这卷轴里内容的真实性,如果能抓到现行最好,也算是给卡勒那边一个交代。”安洛克有些颓然的坐下,副官则是一脸的惊疑,长官从来都是不愿服输的,今天又是怎么了?

    一边看着卷轴一边思考的副官很快就没有了思考的余地,因为这卷轴上面记录的东西,实在太过惊人。

    “大人,这……这也太……”

    也难怪副官失态,因为这里面记录的内容实在详细的让人发指,这还是一个名不经传的中级官员,时间,地点,人物,过程,结果都有详细的记载,副官可以判定,就算是这个官员自身都不可能记得这么清楚,就连证人,罪证,卷轴里都有详细记载,凭借这个卷轴副官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去这个官员的府上直接抓人。

    “这就是真正的卡勒殿下,你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口袋中还有什么东西,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看透过这个孩子,想在想想,不与他为敌,是最好的选择,就算是他失败了,对手也不会好过。”安洛克用手揉了揉眼睛,语气索然的说道。

    “你下去办吧,另外,把这些卷宗分发下去,如果能抓现行,就直接拿下,除非必要,不要出人命,卡勒给我们的东西,没有必要全都照单全收,治安部掌握的东西都不如一个皇子知道的多,说出去岂不是笑话?”

    副官带着卷宗下去了,治安部最近的事情不多,估计那些闲置的人员看到这些东西肯定会非常高兴吧?副官感受着卷宗的重量,后背却是冒出丝丝凉气。

    是夜,月华如水,圣都城内的一个僻静小巷内,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影伫立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之中,脚步声由远至近的响起,同样是一身长袍的黑色人影缓步来到了这个小巷的入口,但是他却没有进去,停滞片刻之后,就在那个暗影中等待者的惊讶目光中转身就跑,速度之快,让人觉得惊讶。

    可就算他发现的早,也依然没有逃开,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这个黑袍人的面前,一左一右的将他牢牢制住,而那个在小巷中的人,更是脸反应都没来得及都被直接一个手刀砍昏了过去。

    等到这个昏过去的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仅剩下了一条,走在冰凉的椅子上,手和脚都被绳索捆住,嘴里不知道被塞了什么东西,除了用鼻子喘气,他能做的就是不安的扭动身体,趁着这个空档,他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周围一片漆黑,而在他的面前,则还有一张桌子,因为光线和刚醒的缘故,他甚至都不知道桌子的那边有没有人。

    “巴鲁,科特勒帝国圣都后勤部第三仓库副主管。”

    突兀的声音响起,被叫到的人心里吃惊,脸上也是一脸的茫然,声音是从身后响起,因为被捆住的原因,巴鲁并不能看到来人,但是这个声音显然是经过刻意改变的,所以他也听不出来人是谁,这样一来他也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仇人,是以他停止了扭动,静静的等着这个人出现。

    “出帝国重要情报,中饱私囊,将仓库粮食给贵族意图牟利,自任职开始受贿金额高达三千金币,并强抢民女,买凶伤人致死……这些罪状加起来,您这位副主管先要被剥夺官职,然后……应该是死两回都不够吧?”

    一条条的罪状从来人的口中说出,每说出一条,巴鲁的脸就苍白一分,等到身后的人说完,他已经完全瘫在了椅子上。

    “看你的反应,显然这些事情就都是真的了,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吗?”一只手从他的头后面伸出,将他口中塞着的布条拿开,巴鲁试图扭头,却被这只手硬生生的摆正,他的视线又一次集中在了身前的桌子上。

    粗重的喘息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巴鲁终于缓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说道:“你是谁?你们怎么知道……”。

    只可惜,他的话并没与说完就被打断,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巴鲁立刻懵了,良久身后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回答我问你的问题,免得你吃苦头。”

    巴鲁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他没有感觉到刚才抽了自己一巴掌的人是谁,可对方显然是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未知的东西总是让人觉得恐惧,似乎他的选择就只剩下点头和摇头了。

    “巴鲁,你在迟疑?”被刻意改变的声音在巴鲁的身后再次响起,一股迫人的寒意瞬间笼罩巴鲁全身,身体一个激灵之后,巴鲁的身体僵直,甚至连呼吸都快停滞,可怜的巴鲁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妥协,恐怕现在就要横尸当场,所以他艰难的点了点头,那股让他心生恐惧的寒意顿时如同潮水般散去,而这个时候,巴鲁整个人都像是被水淋过一般,衣服都被冷汗所打透。

    “说说跟你接头的人吧,如果你和他的答案不符,那么我不能保证我下一刻会做什么。”

    巴鲁心里一惊,昏过去之前发生了什么他这个时候才有心思去想,这些人是先抓住了接头人,然后才是打晕了自己,而且自己在没有昏过去之前,接头人是清醒的,再加上这个人说的话,恐怕接头人已经早就招供,想想刚才那股死亡随时加身的感觉,巴鲁很干脆的将自己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

    接头的人是神殿的祭祀,但这个祭祀并不是科特勒帝国的祭祀,而是比尼斯帝国的祭祀,至于的情报则是有关在后勤部第三仓库里的粮食储量,这个副主管能够中饱私囊也是因为这个白衣祭祀从中牵线,让帝国一些领主和贵族能以极低的价格,然后在高价个穷苦百姓,这其中的利润可以说是一本万利,而这个叫巴鲁的副主管却不过只是得到一些甜头,他能做到这点,自然跟主管也脱离不了关系,于是巴鲁又将他的顶头上司说了出来,甚至还说了几个贵族,但他所知有限,大主顾都在主管的手里,得利最大的自然也是主管。

    “既然如此,起来,签认罪书。”

    话音落,还没反应过来的巴鲁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困在身上的绳索突然松开,慢慢的站起身,巴鲁连四处张望的勇气都没有,低着头走到那张桌子前,桌上只有纸和笔,纸上已经是他吐露的罪行,巴鲁心中吃惊,对方显然已经知道了他所犯下的所有罪行,而且在细节上,掌握的比他自己还清楚,看着这张纸,巴鲁只感到天旋地转,浑身无力。

    颤颤巍巍的的拿起笔,巴鲁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眼前一黑,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家伙不过是个副主管,资产倒是不少,把他说的那些人都记录在案,给我狠狠的查!”副官从黑暗中现身,抠出嘴里的东西对着随后而来的人说道:“这个家伙就这么扔到监狱那边去,告诉监狱长把嘴给我把严了,不然我连他一块塞进他自己的监狱!”

    “大人,如果这样查下去的话,监狱里的空间恐怕不会够,今天已经送进去六个,这是第七个,监狱长已经跟安洛克大人抱怨了,说什么人满为患,不行就先关在治安部……”

    “那要他监狱做什么,带下一个嫌疑人过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