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都跑不了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 =”” =””>

    太快了!

    谁也没有想到鬼丑的速度能这么快,巴卡里是站在了鬼丑的对角,距离应该是最远的,可是鬼丑却在第一时间内到了巴卡里的面前,只是一刀就将巴卡里连人带盾全都击飞出了圈外,明眼人都能看得明白,鬼丑在长刀将要下落的瞬间变刀刃为刀面,与其说巴卡里是被劈出去的,好不如说是被鬼丑用长刀拍出去的。.  .

    如果这把长刀的刀刃向下,那么巴卡里的结果如何,必然是逃不了被一刀两半的结果。

    速度快也就认了,那长刀是被鬼丑倒着拖过去的,地上重重的划痕彰显了那把看起来做工极其简单的长刀究竟有多重。

    温斯顿家族是圈养军马的家族,自然,家族中的骑术以及在马上的战斗方式都非常娴熟,尤其是枪骑兵,他们手上的盾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所以不管哪个从温斯顿家族里出来的人物在防御方面都非常人能及,想要攻破温斯顿家族的盾,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因此在这个三人同盟中,巴卡里的主要负责方向就是防御,这样一来,另外两个人就能专心进攻,尤其是那勒斯,他可是一直都在等待着鬼丑因为疲于应付而犯错,把握好那个时机,就能将鬼丑彻底被这次竞争淘汰,然后带着他那张肮脏,奇丑无比的脸垂头丧气的离开。

    但结果却是巴卡里被鬼丑一刀拍的生死不明,不管是场内的人,还是在场外观看见证的人,都是目瞪口呆,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鬼丑这一击集合了速度,力量,技巧和战斗意识,巴卡里输的不怨,如果他详细的了解过鬼丑的战绩,尤其是在罗恩帝国学院时的年终大考,鬼丑可是光凭借肉体力量就打的一干贵族鬼哭狼嚎,然后创下了一学院的记录,如果真的继续下去,恐怕罗恩帝国学院的年终最高奖励就要被鬼丑收入囊中也说不定。

    巴卡里在地上一动不动,卡勒起身叫停了比赛,这个时候的角逐虽然不亚于刀光血影,但该做的,还依然要做,有人受伤就要加紧治疗,如果延误,恐怕到时候温斯顿家族肯定会闹事的。

    皇宫中的御医很快就到,看着那张已经被拍成几块的铁质圆盾,几个负责救助的人御医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精铁圆盾,厚度已经达到了半拳之厚,这种圆盾就算是遇到重斧劈砍也能坚持两下,可是鬼丑仅仅是一下,就直接超出了圆盾的承受极限,不是一刀为二,而是碎裂!

    御医中不乏高手,却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门道,抛开圆盾,几个人来到巴卡里身边,却都忍不住眼皮直跳,巴卡里穿着盔甲,但是他那支拿着盾牌的胳膊却已经严重变形,在肩膀的地方,白花花的骨头露在外面,鲜血正不断的向外冒出,而剧痛之下,巴卡里本人已经陷入重度昏迷,鲜血晕开,在加上巴卡里痛苦的表情,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知道,鬼丑绝对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弱。

    侍卫和御医们小心翼翼的将巴卡里抬起,几个御医当场就要施展治愈术,却被鬼丑叫停。

    “几位,应该先将骨头复原,然后才能施展治愈术,否则,以后巴卡里阁下都拿不了他的盾了。”因为比试被叫停,鬼丑被隔离在巴卡里十米范围之外,遥遥的看到御医们的做法,鬼丑忍不住高声提醒。

    在场的人听了鬼丑的话,都先是一愣,心中怒火狂飙,人是你打伤的,怎么治疗难道还由你说了算?五皇子本来就已经很是气愤,在场的四个人竞争者中,除了鬼丑都是自己的人,而现在鬼丑一下就废了一个,虽然文试鬼丑不可能过,但鬼丑却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了自己必过的决心,伤人也就罢了,怎么连救人你也要参合?

    但当五皇子想要蹦起来的时候,肩膀上却多了一只修长细腻的手,一回头却看看到卡勒浅笑吟吟的说道:“五弟何必动气,这鬼丑阁下在山林中爬滚多年,想来也是遇到过这种外伤,第十亲卫军团中的士兵在训练的过程中这样的情况也是常有的,用鬼丑阁下的方法,如果治愈术释放的时机妥当,修养两天也就能活动如常。”

    两天?!

    本就已经怒火中烧的御医们听到卡勒殿下如此言论,心中本就高涨的怒火腾的一下几欲怒发冲冠,他们都是皇宫中有名的牧师和祭祀,所用常见治疗方式就是治愈术,这在科特勒帝国中非常常见,一点都不稀奇,可是卡勒殿下不会平白无故说出这种话来,所以愤怒归愤怒,御医们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我在罗恩帝国学习的时候,在荣光城内有一个狼人开了一个叫医馆的地方,他常用的方法虽然见效慢,却能彻底的根除伤者,患者的病根,因为天生的种族限制,他只能使用草药,直到遇到一个女牧师之后,他的成果在荣光城内,就连神殿祭祀都为之侧目,鬼丑大人在荣光城时,与那位狼人私交甚密,想来也是学了一些皮毛吧?”

    五皇子还想发作,可是卡勒的手只不过看似随意的一搭,却是他发动全力都无法起身的巨力压身,身体居然一动都不能动。

    “既然鬼丑大人不方便过去,那就解释一下,让御医们也知道这种伤口应该如何处理。”卡勒依然在笑,可是鬼丑却暗骂一声被摆了一道后,只能拉过一个侍卫,然后拽着这个侍卫的手臂将巴卡里所受的伤一一说明,御医们开始还听得不以为然,可是当鬼丑详细的说出巴卡里的骨头断了几根,内脏的什么部位受了伤之后,御医们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羞愧所吞没,为了防止鬼丑或者其他的竞争者对伤者产生不利影响,所以三个竞争者都被隔绝在十米外的人墙之外,鬼丑能做的就只是看看,但十米之遥,他看出来的伤却比就在巴卡里身边的御医们更加精准。

    一时间御医们羞愧难当,不管年岁大小,都是满脸的通红,鬼丑每说的一句话就像是重重的巴掌一般,狠狠的打在了所有人的脸上,而这些御医们则是被打的最惨的。

    鬼丑说的很快,御医都是明白人,虽然对于鬼丑说的所谓接骨手法不太熟悉,但却是绝对要比平常那种简单粗暴的方法要好的多,当御医们手中的白色光芒消失,原本脸色苍白的巴卡里脸上已经多了一丝血色,表情也没有刚开始那般痛苦。

    “如果治愈术的等级更高一点的话,巴卡里阁下应该能参加文试也说不定,文试是被定在明天吧?”鬼丑放开那个被整个过程中都被自己捏住的侍卫,轻声问道,“是的,明日上午就是由冯仑丞相大人准备的文试。”

    “哦,谢谢啊。”说完鬼丑一扭头回到了等待去,当一个御医去而复返之后,两个还在暗中较劲的皇子则宣布武技比试继续。“没想到鬼丑大人对治疗之术也很是有心得,加勒斯真是佩服。”鬼丑刚刚起身,却听到加勒斯有些奉承的话语,心中暗笑,身体上的动作却是毫不停留的转身看着加勒斯。

    加勒斯没有想到鬼丑会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时间心中发虚,眼神便有了躲闪,鬼丑冷笑一声,看着看台上的财务大臣,又看了看列卡·布利,鬼丑突然凑到加勒斯的身边,用似小实大口语气说道:“阁下是想跟我结盟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鬼丑的动作都很小心,看起来就像是要跟加勒斯说悄悄话一样,而加勒斯因为好奇,也多少因为有些期待,所以也就稍稍的向鬼丑的身边凑了凑,可他绝对想不到鬼丑的声音在表面上说的很小声,却是整个演武场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就连他本人也差点被震聋了耳朵。

    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都再次愣住,除了鬼丑之外的三位竞争者暗中结盟的事情可能普通百姓或者贵族不知道,在看台上的人却没有一个不知晓其中的内幕,但谁也没有想到鬼丑的速度太快,力量太强,三个人本来分站三角的合击战术在钟声敲响的下一刻就被鬼丑用蛮力给破了,如果说鬼丑刚才的那一击让两人心生惧意,那么现在鬼丑说的这句话却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如置冰窟。

    这话说的太狠了!这一打一拉的策略也太毒了!

    让巴卡里出局是为一打,现在明面挑明加勒斯的话是为一拉,这打拉之间的时机选的太过精妙,以至于就连加勒斯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而在场外,不管是将军,大臣还是皇子都被鬼丑的这一句话彻底变了脸色。

    加勒斯呆立半晌终于缓过神来,刚要微笑开口却听到鬼丑又吐出了一句让他知道自己彻底无法和列卡合力的话。

    “你答应了我也不答应,你觉得我治疗之术经精妙,那谁都别跑了,都试试吧。”

    全场哗然,鬼丑居然要把另外两个竞争对手也要用对待巴卡里的方式同样对待,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脸全都绿了。

    本来自  p://../b//25/25549/n.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