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丧偶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光明神在上,请领主原谅在下的无知,弯月行省已经很久都没有领主出现,再加上匪患盛行,在下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再次请……还不知道大人名讳真是万分抱歉。”说话的是一个身上穿着华丽贵族服装的老贵族,动作倒是一丝不苟,但是这表情却多少有一些谄媚。

    鬼丑的屠城令上盖着领主的打印,由不得他不开门,按照科特勒帝国的法律,一个行省的领主可以到自己行省内的任何地方巡视,根本就用什么官方印记,鬼丑是初来,用上领主的大印也是无可厚非,只不过他的大印第一次是用在招安公告上,第二次却是用在了屠城公告上。

    看到了科特勒帝国皇室的大印,就算是这个老贵族再不识趣也必须乖乖打开城门,不然就算是鬼丑真的屠城,要了他的性命在任何地方他都发说理,鬼丑是一行省的领主,对于他的一个小小的贵族虽然没有绝对的生杀大权,但是他却可以无限期的囚禁,直到死为止,这个后果老贵族可担当不起,所以带那些伤兵被带进府中之后,老贵族就下令打开城门,让鬼丑进入小城,自己更是亲自迎接鬼丑到自己的府上,并且奉上最好的美食和美酒,甚至还有两个舞蹈跳的不错的舞姬来助兴。

    看着桌上的食物,鬼丑却只是浅尝辄止,其他人也是一样,在桌上坐着的人,都是满身血迹,虽然脸上都标有奴隶印记,可是在场的人其他人却没有一个敢轻视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这个带着面具的领主,年轻且喜怒无常,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将在自己的领主之旗下垫上人的头颅,老贵族自然不希望自己也变成那基石中的一员,所以在明面上,他表现的还算正常。

    “你不用记住我,因为……”鬼丑的话音未落,那个跟着他一起来的大个子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双手放在老贵族的头顶和下巴上,轻轻的一错,老贵族的所有表情就都被凝固在脸上,那有些疑惑夹杂着谄媚的神情丝毫没有因为失去了生命而有丝毫改变,这突然而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而那些下人和侍女舞姬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尖叫声瞬间覆盖整个院子。

    鬼丑慢慢的站起身后,环视四周,因为他的站立,所有人的脖子都像是被掐住了一般,整个厅内瞬间落针可闻,冷笑一声后鬼丑说道:“明知本领主驾临,还有所推脱,这是在蔑视皇族威仪和我的尊严,来人,将这个府给我拆了,将所有财产中的九成充公,一成下发!”说完鬼丑慢慢的端起桌子上的红酒向外走去,得到命令的战士们很快就将鬼丑的命令彻底执行,当天夜里,这个小城中最为富有的宅院就变成了一片废墟,而这片废墟原本的主人,就像是条破布一样被放在原本是门口的位置,整个小城都为之震惊之余,还夹杂着狂喜,因为这宅院虽然被拆,却是要将里面的东西分给整个小城的居民。

    不过,这个领取还需要一个条件,谁能提供有用的信息,只要不重复就可以领。

    “什么样的信息都可以吗?”当鬼丑巡视城墙的时候,银月紧跟着他问道,城墙并不是很高,五米有余,而且还都是土坯墙,宽不过三人同行,在城墙上就可以看到城内那块废墟,对与鬼丑的安排,银月就像遇到之前那个招安公告一样莫名其妙,小城里的人口并不多,算起来也就只有百余户,三四百人,算上防守城墙的人也就五百人多一些,如果在被管理的地区,一个村落都比这个消沉的人多,弯月行省的人口基数可想而知。

    “现在不是没有人上来领东西吗?”鬼丑笑着说道,银月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个条件,太过笼统,而且你又杀了那个老贵族,现在谁敢去?”

    “我想要的就是笼统的答案啊,这种问题本身就是没有问题的,什么信息都可以,我个人觉得,这样统计起来,对以后的管理还是非常有利的。”银月不可置否,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去领东西,到了中午时分,依然无人上前,鬼丑似乎也有些挂不住脸的随便上路抓了一个孩子。

    “孩子,叫什么名字?你几岁?”

    那个孩子不过三四岁,也就才刚刚学会说话,还是懵懂的年纪,不过他却已经能从别人的表情中感受相同的情绪波动,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然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呃……”没有想到会有这个变故,鬼丑忍不住微微歪头看着孩子的母亲,这个年轻的女人脸上除了惶恐就是惶恐,也难怪孩子会哭,不过鬼丑放下孩子,向着这个年轻的女人问道:“你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索亚,三岁半,大人。”这年轻的母亲尽可能的向后蜷缩着,母子二人的身体一同颤抖着,显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鬼丑抿了抿嘴后说道:“两个人,一共两个问题,两个信息,给她们母子分发奖励,比较务实一点的就行。”这突然的转变让这对母子都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战士早就拿来了一把菜刀和一袋大约十斤左右的粮食,根据鬼丑的要求,这应该算是比较务实的东西了。

    “我不管你家的男人是不是去做了土匪,如果你能领他回来,这粮食翻倍,另外,本领主还会给你们一块土地以供劳作,本领主保证你们的安全,你们要给本领主三十分之一的收成。”说完东西一放鬼丑就带着人离开了,这一幕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于是终于有人开始试探着去了那个领取点。

    “我叫……”最先上来的,是个老人,看得出来,他是众人推举出来人,如果这个老人因为领取东西被杀,那对大家也没什么损失。

    不过,当这个老人报上自己的名字,想要领取东西的时候,却遭到了阻拦,“老人家,名字这个信息已经有人提供了,另外,年龄也有人提供了,如果你没有其他有效的信息,那我只能说抱歉了。”

    “可是,我就是一个糟老头子,能有什么有效的信息呢?”这个老人一听不能领东西立刻就急了,但是就像他被选出来的一样,他身上怎么可能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就连自己的名字和年龄都已经被人占了,自己还能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负责登记的是巴基斯,不过负责询问的却是另外一个第十亲卫军团的士兵,这个脸上刻有奴隶印记的士兵一脸微笑的说道:“老人家,您在好好想想,您也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应该有很多有用的消息吧?”

    那老人已经急的老泪纵横,听了这个士兵的话,老人有些委屈的说道:“孩子啊,自打我儿子,老伴死了之后,我这辈子就没什么念想了,既然领不了东西,那能放我离开吗?”

    “不能。”

    老人的脸上瞬间爬满了恐惧,不过这个士兵却依然一脸微笑的拿出了一双靴子说道:“你当然不能走,因为您是需要领东西的,领完了,您就可以走了。”

    “可是……可是我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啊?”这转变来的太突然,老人的恐惧神色都还凝滞在脸上,这……可……刚才不是说不能领吗?

    “您说了啊!”士兵将靴子塞进老人的怀中,依然在笑着。

    “孩子,你把我搞糊涂了,我究竟说了什么?”感受到靴子的真实,这老人才缓过神来,可是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什么才会得到这双靴子?

    这个时候,一旁的巴基斯一边写着一边说道:“丧偶,丧子,记录完毕,下一位。”

    老人转身刚要离开,却又被士兵拉住,不过这一次士兵却没有对着他,而是对外喊道:“物品已经归属,只要物品归属者无抵押,买卖,赠与等行为,该物品贵归属者所有,如果有人恶意侵占,或强买强卖,则该人将受到惩罚,抢夺者,鞭刑五,劫掠至死者,砍头,密谋物品无主至死者,屠城!一个不留!”

    喊完话士兵才让这个老人离开,在这个小城中,老人是绝对的弱者,鬼丑下了命令之后,第十亲卫军团就已经知道要怎么做,看到老人平安归来,并且好像得到的物品还能有保障,一时间整个小城里的人都人心浮动,过来领取的人也开始越发的多了起来,只不过,他们所能提供的信息开始越来越少,因为他们想到的信息别人也能想到,而重复的信息却是不作数的。

    “所以,这样一来,你既能得人心,又能统计出这个小城的人口,还有一些有用没用的信息,你这一招的确很高明。”银月在城墙上看着更多人前去领取物品,对鬼丑的这条计策这才算是由衷的佩服,而鬼丑却只是不在意的笑着然后示意她往远处看。

    一道消瘦而年轻的身影,正在出城,而这个人恰恰是那个开始被鬼丑问了问题的女人,只不过,现在那个叫索亚的孩子却没有在她身边。

    “她这是……”

    “银月大人,她是附近土匪窝头领的女人,想来她是去报信的。”那个高个子看鬼丑似乎并没有想回答的意思,就直截了当的将他们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

    银月的脸色一变,对着鬼丑惊讶的喊道:“你想引诱那些土匪前来?然后……”

    “什么然后,梅亚达已经去统计附近的土地,他们被招安,自然就要老老实实的做农民,我可指望着他们能给我多点税收呢。”鬼丑当然知道银月在想什么,不过,自己有她想的那么不堪吗?

    或许她的想法也可以试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