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五十章 多出来的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看着铁笼里慢慢流出的鲜红血液,鬼丑摇头对着那个孩子喊道:“你的时间不多了,在那些贵族到来之前,这是你唯一能拥有的时间。 ..”

    男孩看着手中滴着血的,听到鬼丑说的话,身体不由得阵颤抖,他心急,他身边的那个奴隶商人则更是心急,这个孩子第二次的攻击依然没有刺中要害,虽然长时间的失血也会导致奴隶死亡,但孩子的两次攻击都没有奏效,而鬼丑的话又缩短了时间,因此,这铁笼里的奴隶必须要快点死!

    “你可以不用刺中心脏,你可以……”这个奴隶商人又开始一阵的讲解,虽然在杀人的手法中,刺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两次都没有击中,这已经让那个奴隶商人知道刺已经不是最适合这个雇主的方法,所以他开始推行另外的砍,可是他也知道雇主本身的力气不大,所以最好的方法还是划,而目标的喉咙就是他的首选。

    这个奴隶商人说了半天,雇主却依然没有动手,看他微喘的姿态,奴隶商人就知道两次出手已经消耗了这孩子不少气力,铁笼毕竟缝隙有限,将伸进去都多少有些费劲,如果不是雇主是个孩子,恐怕想要杀了这个奴隶也只能将其放出来才行。

    “我要休息一下。”喘着气的雇主有些无助的对着奴隶商人说道,商人虽然心急,却也是无可奈何,时间少一秒,就是自己离金币远一步,可如果不等,那后面可是有一大堆的人在身后等着,所以他是又急又恼,心里只能不断的期盼这个孩子能早点恢复气力,然后干净利落的杀了笼子里的奴隶,这样一来,三个金币就到手了。

    雇主的的恢复速度很快,不过他还是选择了刺,因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只不过这一次,他请了这个奴隶商人帮助,为了尽快赚到这三个金币,这个商人再次蹲下身,并且拿住了雇主的手,雇主的手虽然拿着,可微微颤抖的手却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孩子已经没有力气了

    雇主,这个孩子按照奴隶商人的话慢慢的调整呼吸,然后握紧,再次对准了这个奴隶的心脏时,感受到这次总算最准了的奴隶商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慢慢的拖住雇主的手向前递去,就在被送进铁笼的时候,这个奴隶商人因为自己不能继续向前的原因,将手撤了回来,这回他已经确定这个奴隶是死定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没有动过的奴隶商人却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他的视线只是在那个孩子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就死死的盯住鬼丑,而被他盯住的人,虽然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那诡异的笑容却让人脊背发寒。

    就这么片刻的功夫,一声惨叫从那个孩子面前响起,那支两次都没有刺中那个奴隶的,现在正牢牢的插在了奴隶商人的胸口,的刃身已经完全没进了商人的身体,而那的手臂上,一支满是灰尘的小手正不断的晃动着,这正好插进了奴隶商人的心脏之上,就在他刚才指导那个孩子必杀的地方,插的位置,丝毫不差。

    这突然而来的变化,瞬间惊呆了所有人,而商人的惨叫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戛然而止,以为在下一刻,原本插在他心脏上的被眼前这个有着一双死鱼眼睛的孩子轻松的拔出,然后横向一划,直接切断了他的声带,这才是最令人感觉到恐惧的举动,因为这孩子这一划,仅仅是割断了声带,却没有伤到喉咙,想要做到这一点,不仅仅是需要对力量的精准控制,另外还需要成千上万次的练习才有做到的可能。

    这才不过是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孩子,他……

    远处观望的奴隶商人不由自主的聚拢到了一起,看向那个孩子的表情也从开始的玩闹变成了凝重,而之前看那个被有幸选中的奴隶商人时的羡慕,现在也变成了庆幸。

    在这些人中将一切都想明白了的人,只有那个跟鬼丑说过话的奴隶商人。

    当时鬼丑点头跟他低语了两句话,其实并不长,也就真的只有两句,“可以,你就在旁边看着吧。”

    再回想之前两个人的对话,想明白了一切的商人知道在开始的时候,鬼丑就已经说明,不允许这个孩子去动整个奴隶市场中的奴隶。

    鬼丑开始说想要动他的部下,就必须先重创他,然后这个孩子才问出了那句算不算的话,所有人的人都认为这个孩子想问的是,杀死奴隶算不算是杀死一个人,但实际上,这个孩子问的是那些奴隶算不算是鬼丑的部下,而鬼丑的一个算字,就已经让这个孩子明确,要杀的人只能在除了鬼丑,鬼丑部下,算是鬼丑部下奴隶之外的人,而这个市场里,就只有他们这些奴隶商人和他们身边的侍卫可以算在这个孩子的目标范围之内。

    之后这个孩子的一切举动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他向鬼丑借钱,因此,鬼丑又给他立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他借出的钱必须有汇报,这个规矩也就限定了这个孩子要杀的人,三个金币确实足够买下一套全套服务,可是能让三个金币翻倍的人却只在非常小的数字当中,可惜被三个金币所诱惑的商人们因为贪心而放松了警惕,因为他们都习惯性的认为,这个孩子很小,能杀的也就只有不会还手的奴隶。

    而且这个孩子也非常会察言观色,在这些比较富有的奴隶商人中,他选择的是一位没有带着保镖跟随的奴隶商人,这个商人是个本地商人,而且在这个城中跟很多贵族都有所牵连,所以只要是在城中,一般人不会招惹他,可怜的商人却不知道自己的自大却成了让自己丧命的条件之一。

    在那种这个孩子要杀奴隶的惯性思维和贪婪作祟之下,这个孩子的目的便成功被遮掩,剩下的就是一个机会,杀掉那个能让金币翻倍的奴隶商人的机会。

    为了得到这个机会,这个孩子从头到尾都在演戏,他知道自己的弱点,并且不断的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被吸引的商人因为警惕心被贪婪所代替,所以也就忽略了自己也是没有被划出范围的目标,急功近利的商人甚至还为他的雇主指出了身体的要害部位。

    可指出要害部位并不意味着这个孩子就能杀掉这个商人,毕竟先天的优势在,所以就算是偷袭,恐怕这个商人最多也就是个重伤,而他的反扑又绝对会要了这个孩子的命,所以这个孩子之后要做的,就是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增加一击必杀的可能。

    两次的攻击不中,和这个孩子喘息的样子,还有鬼丑在旁边的推波助澜的催促,最终让这个商人失去了仅存的理智。

    他要帮助这个孩子杀人。

    当他有这种举动的手,死神的镰刀就已经放在了他的头颅之上,而至始至终,他都在被这个孩子的表演所引导,一步一步的踏入死亡的陷阱,而就在他将手收回的一刹那,本来还没有力气的小手突然调转,然后按照奴隶商人传授的方法,精准而狠辣的插在了他的心口之上,这突然而来的变化,还有随之而来的痛苦让这个商人吓得吼叫起来,可是随后,这个一直深情冷漠的孩子便将自己的实力展现了出来。

    没有气力是他精心伪装过的,这一刺一划却是正好让这个商人以最快的速度死去,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在鬼丑的规定时间之内完成这个杀人的目标。

    被划破了声带的商人无力的一手捂胸一手捂住咽喉,可是鲜血却不断的从他的指缝间流出,同时流出的还有他的生命力,他的自大葬送了他的性命,同样他的自大也就注定在场的人中,没有人会伸手救他。

    而在这个城中跟他有着关系的贵族们,现在还在赶来的途中,他的死亡,却是已经无法避免。

    “再见了。”

    孩子一声毫无表情的话语,又被他高高扬起,就在远处那些奴隶商人感到一丝意外的时候,刺破了那个本就奄奄一息的商人的太阳穴,本就无力反抗的商人这一次终于从半跪着向前倒去,一声轰然,扬起令人惊惧的尘土,红黑色的血液开始从商人的身下流出,而那个孩子则是利落的抽出,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在这满是鲜血的尸体上摸索起来。

    首先被他拿出来的是一个钱袋,那个孩子打开钱袋,看了看里面的钱,有些木然的咬了一下嘴唇,然后抬起这个商人的手,将那上面的戒指取了下来,紧接着,他又开始摸索,这个商人身上的值钱东西很快就被这个孩子扫荡一空,旁若无人的他很快就带着这一大推血迹斑斑的战利品回到了鬼丑的身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