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六十二章 后路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这不是鬼丑第一次让那些贵族等自己,实际上,在弯月行省的贵族,鬼丑接触的并不多,因为行军和内部清理的需要,他们现在的这支队伍已经绕了很远的路,这一路上,不断有卧底奸细被抓出来,然后整个队伍的行踪也就开始越来越诡异,直到鬼丑接到索伦的来信,开始对那两支杂牌部队动手的时候,弯月行省的贵族和巨贾们才真正的慌了神。

    被派出去的军队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而能从鬼丑身边传回来的消息也开始越来越少,甚至有些贵族只能依赖其他家族的暗线才能知道鬼丑的动作,而当他们发现鬼丑凭借一支奴隶部队逢战必胜,一个俘虏都不留的砍下脑袋祭旗时,他们的心终于慌了。

    鬼丑甚至连这个所谓的联盟都没有看到,就凭借他的战斗这个联盟就自然而然的解体,任谁也没有想到鬼丑的能力会有这么强,仅凭借奴隶士兵就能将战斗打成这样,其残忍程度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不过这样也侧面的说明,鬼丑对于自己的敌人,绝对不会心慈手软,而且站在鬼丑的对立面,不管是谁,都要有一种看淡生死的觉悟,否则,连当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入境以来鬼丑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些贵族研究,体会着,但鬼丑的喜怒无常开始的时候被看成年轻气盛,可是现在看起来,却是实力强横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这就如同一群狡诈的狐狸突然发现附近来了一只有些脾气的羊,虽然这只羊的角很硬,而且这只羊还没有做洋的觉悟,所以,所有的狐狸都认为,这只羊最终会成为他们的盘中餐,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只羊不但脾气差,而且做事荒唐,它居然收纳了一群蝼蚁作为朋友,蝼蚁本就是个麻烦,这种自杀的行为最终的结果就是这只羊的血肉被蝼蚁吸干,不过却不再是狐狸的盘中餐了。

    但在蝼蚁将其吞噬完之前,狐狸们还是觉得应该撕下两片羊肉尝尝,但羊的角依然在,所以为了避免被角伤到,可是等到他们真的准备动手的时候,羊却已经发起了攻击,原来,这是一只从头到尾都不是羊的狼,披着的羊皮自然会因为血肉而吸引蝼蚁,可是当蝼蚁发现,这只羊的本身是一头恶狼的时候,想逃已经无法逃掉,于是只能乖乖接受狼的统领,而狐狸们看不起却又惧怕的蝼蚁最终成为了他们难以跨越的围栏,这个时候,就算是再狡诈的狐狸也只能夹起尾巴向狼表示臣服,因为他们最有利的尖牙也被蝼蚁所折断,如果跑到别的领地,恐怕也难免一死。

    这个过程的转变速度快的让人目不暇接,当这个联盟中的贵族崩溃之后,他们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在圣都就能搅得众多贵族不得安宁的年轻人,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招惹的,所以想要存活下去,恐怕也就只能依附这个充满了危险的面具少年了。

    “来的都是些什么人?”银月很是好奇的看着鬼丑,现在的银月已经给鬼丑下了好几个定义,比如现在正在被剥离情感的鬼丑被她称之为“冷漠鬼丑”,那个嘻嘻哈哈想要说话,却不能说只能笑的鬼丑被她称之为“逗乐鬼丑”,那个被零占据身体的鬼丑称之为“傀儡鬼丑”,而只有真正在禁咒废墟里的鬼丑才会被她称之为“真实鬼丑”,现在她的面前就是冷漠鬼丑,突然而来的声音让鬼丑有了明显的一愣,听到银月的话鬼丑反应了很长时间,不过很快他就给出了答案。

    “这些人都是本地贵族,现在他们手下的私军都被我的部队击败了,所以他们过来是求饶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相对聪明一点的,因为如果他们不投降的话,恐怕不是被我打死,而是直接被十一给卖了吧。”鬼丑将地图慢慢收起,现在大局已定,弯月行省的内忧外患大部分都得到了解决,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也不会过分的依赖地图,因为整个局势就在他们的脑海中,地图不过是他们进行战术讲解的一个工具而已。

    听到这个并不是很陌生的名字,银月也有些微微怔住,“十一?他现在在做什么?”

    说起来也奇怪,银月很早就知道十一和第十亲卫军团的教导团都已经来到了弯月行省,但是她没有见到十一,也没有见到过一个教导团的人,这个情况是非常蹊跷的,因为鬼丑身边的安排她能看透,可是她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是只能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鬼丑又究竟给十一安排了什么任务呢?

    鬼丑冷笑着坐下说道:“你知道我携款潜逃的事情吧?”银月点头,鬼丑当时在圣都遇刺,之后就离开了圣都,她还是出了圣都才知道原委,现在想起来,可能在那个时候,鬼丑就已经对如何管理弯月行省有了腹案,只不过自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而且也没有看到十一和教导团的人出现过,再加上她察觉鬼丑的身体异常,哪里还有时间去关注呢?

    “我让十一和教导团的人比我先到,是为了拖垮那些贵族和商人,其实卡勒说的没错,天灾,匪患,贵族确实是三大问题,但是在贵族那里,其实还有一个商贾也是个非常大问题,甚至超过了贵族的影响,只不过贵族有自己的实力,往往会掩盖住商人的暗中影响,所以我派出十一,就是为了拿掉这个软实力的代表,那些商人。”

    银月摇摇头,表示自己听的并不明白,但鬼丑也似乎是为了有意拖延,所以就跟她详细的讲了起来。

    原来,十一在接到鬼丑的调令之后,就立刻启程,半路与教导团汇合,最后到了众星城,众星城是弯月城的一个附城,取这个名字就是有众星拱月的意思在其中,这个附城距离弯月城有些距离,所以受到禁咒影响相对比较小,不过城内外的气温还是比其他地方微微偏低一些,对农作物的影响也不是很大,倒也能耕种维持。

    十一到了众星城之后就开始用鬼丑给他的钱做起了买卖,起初他只是开了一家餐馆,有凯特的食谱在手,他的生意可以说日进斗金,很快那一条街的餐馆都被十一打压的不得不转业,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当他们转向其他行业的时候,却没有最基本的条件:佣兵!

    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因为每家餐馆都会有固定的佣兵团合作,这些餐馆依靠佣兵去获得食材,然后佣兵拿着佣金又来消费,这其中也算是一个循环,但十一的盈丰楼却打破了这一个循环,首先盈丰楼的食物非常美味,这就抢走了很大一部分的客源,然后盈丰楼针对不同人群,也就是不同层次的人开发了不同的菜品和就餐环境,最底层平民都能在盈丰楼吃的心满意足,而商贾贵族也借此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这样又拉走了一批客源,本来这手就已经足够让周围的商铺关门歇业,但盈丰楼的这个老板却釜底抽薪的出了一记狠招,重薪发布狩猎任务,而且还都是一些很平常的任务,这种任务不是每天刷新,而是每半天刷新一次,这个频率已经堪称恐怖了!

    一般一个餐馆发布一个狩猎任务之后,几乎有几天都不用再次发布,因为一次的任务已经足够这几天的用度,而且在佣兵协会发布任务是要收费的,这一点是不可避免的,就算是在众星城内比较大的餐馆最高的记录也不过是两天一次而已,并且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可是盈丰楼却打破了常理,它开业三天的完全免费让众星城的人陷入了空前的疯狂之中,而正是这三天的免费活动,获取了大量的客源,并且也将佣兵协会任务栏上的任务一刷再刷。

    开店举办活动,无可厚非,当时所有的竞争对手都认为这盈丰楼的老板是个疯子,三天的活动全城免费,这损失到了什么地步,都能想象得到,这期间佣兵团接了盈丰楼的任务是无可厚非的,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完全超出了对手的意料。

    众星城虽然因为弯月城变成了禁咒废墟而繁荣起来,可是它的范围也限制了它的发展,在城里城外存活的佣兵团体虽然看起来不少,但实际用起来,却并不多,因为还有更暴利的行业比如奴隶贩卖,走私,赌场,妓院等行业需要佣兵团的支撑,可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盈丰楼会将这些行业都一并影响着。

    盈丰楼成功在众星城扎根之后,暗中开了一家带有赌场的酒馆,开业的第一天,受到授命的佣兵去闹事,结果全都被打断了手脚整齐的排在大街上供众人观赏,而第二天,城里几个大型佣兵团的代表带着人去找面子,结果从上到下,全都跟第一天的人一样,要知道,这浩浩汤汤的几百人冲进去,又被一个接一个的扔出来,那壮观的场面整个城市都为之震动,也因为这两次的滋事,这个叫怡心的酒馆不得不再次装修,因为第二次滋事闹的太狠,差点把整栋楼都给拆掉。

    原本城防军还想看看热闹,可是当这些平常不可一世的佣兵被灰头土脸的扔出来的时候,措手不及的城防军刚要过去支援,却被城防军的最高长官亲自制止,因为他接到了一条来自弯月行省领主的命令,城防军原本的最高长官因为贪污受贿,杀人强奸等诸多罪名,被拉倒弯月城处死,而他则是被新任命的最高长官,这个命令是城主直接给他的,这个最高长官能看出城主的无奈,却不明白为什么,而很快失踪了很多天的城防军最高长官就在弯月城的门口被巡查的士兵发现,他是被脱光了衣服,活活的冻死在弯月城,他的声带已经被撕裂,被吊起来的地方也经过一些处理,所以巡查的士兵并没有发现他。

    等到那些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佣兵们恢复过来的时候,人们才知道,在那个怡心酒馆里的所有侍者,全都是拥有很高修为的修炼者,武神级强者在那里面就有好几个,这样还敢闹事,可就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也正是这件事,才让城里的人知道,原来盈丰楼和怡心酒馆的老板居然是同一个人,一个被称为十一先生的人。

    之后,盈丰楼开始大肆扩张,众多本地商户在极端的时间内被吃掉,感受到了危机的众多商户开始联合,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的力量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实在是太过薄弱,而这一切才不过一个多月,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很多人都难以适应,不过还好,盈丰楼的老板并没有做绝,妓院,赌场生意还能勉力维持,而奴隶生意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

    “可是你这边又接收奴隶,并且承诺给身份自由的权利,这样就真的是将后路都截断了吧?”银月翻着白眼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