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单锋长剑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消息一日按很快就传了出去,新的领主成建立,这毕竟是弯月行省的大事,就像是纸里包不住火一样,终究还是要跟世人见面,但十日成城,这消息又实在太过惊人,这公告才发出去几天,选城和建城的进度如此之快,实在令人咋舌,一时间在新弯月城外围,游走的人开始越来越多,都想一窥这新弯月城的全貌。

    但是有两个问题是他们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的,鬼丑是什么时候,怎么召集了这么多的奴隶,通过观察,在新弯月城里劳动的奴隶超过了两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谁也不知道这两万多的奴隶又是怎么进入的弯月行省,并且到了这里进行选址,劳作,一座新的城池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不可能一蹴而就,可是事实如此,也只能说这是个未解之谜了。

    可是相对来说,他们更关心第二个问题,那就是就算这两万多的奴隶,不分昼夜的劳作,这城池也不可能在十天之内建完,更别提他们还查到,这两万奴隶只是白天劳作,到了晚上竟然全体休息!

    这样一个浩大的工程如果说鬼丑在成为领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筹建,那大家肯定还会有些惊讶,可是十日成城,这其中肯定还另有秘密,现在城池已经建完,建城时的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就这两个未解之谜,不是带给整个行省惊讶,而是一种莫名的恐惧。

    紧锣密鼓的城内建设让很多人都心动,只是,有些人的脸上却有些难看了。

    禁咒废墟弯月城内。

    索伦百无聊赖的看着在门外的鬼丑,没有了黯枭的日子他还真的有些不习惯,相对于帮助鬼丑建城,还是在黯枭的刺杀威胁下,感觉更刺激一些,不过,眼前的事情,到也不是不能提起他的兴趣,只不过,他面前的这个大师兄已经失败了太多次,多的,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过来吧?

    此时的鬼丑,双手裸露在寒风之中,旧弯月城的温度非常低,几乎是呼气成冰,如果一个人长时间将自己的皮肤暴漏在这种环境之下,用不了多长的时间,皮肤就会被凛冽的寒风冻伤,撕裂,最后坏死,时间再长一些,恐怕就会面临肢体坏死,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也就难逃一死。

    而现在,鬼丑的双手已经冻得通红,并且已经有了发黑的迹象,但还没有到了破的地步,这完全依赖于鬼丑身体的强度,可如果这样下去,也不用太长时间他的手也难免会坏掉,在他的手上,是个拳头大的冰晶,幽蓝色的冰晶在飞快的旋转着,每转一圈冰晶的体积就会缩小丝毫,但同样的,冰晶旋转的速度也同样会随之减慢,作为见证者,索伦知道,最开始的时候,鬼丑所聚集起来的冰晶差不多有半个人大小,可是到了这种地步,尤其是到了拳头大小的时候,鬼丑的身体基本上就到了极限,索伦不知道为什么鬼丑会如此执着,可是他见证了鬼丑的无数次失败,而这一次很可能也是如此。

    而这个时候的鬼丑脸色也很凝重,弯月城的温度他深有体会,而他想要做到,不管是在索伦还是零看来,都无疑是异想天开,不过在理论上,他觉得这是可行的,看着手里的冰晶在不断的旋转,意识中的零在不断的数着数。

    “九百十六,九百十七,……九百九十四,九百九十五,九百……”

    数字的不管报出也让鬼丑的脸色越发难看,因为他手上的冰晶旋转的速度非常缓慢,甚至可以说近乎静止。

    “九百九十九!”

    啪的一声,完全静止的冰晶猛然炸开,早就有了心里准备的鬼丑手一扬炸开的冰晶瞬间恢复到了最开始的状态,四散的冰晶如同利箭一般将面前的墙壁射的千疮百孔,而原本就已经很是脆弱的墙体瞬间被这股强大的冲力推倒,鬼丑面无表情,但旁边的索伦却是打了一个意味深沉的口哨。

    鬼丑看着自己慢慢变得红润的双手,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最终的结果,还是失败了,而且还依然是败在了第一千转上。

    “奇怪,为什么到了一千转,就转不过去了呢?”已经研习了戈隆魔法理论的零也是一头雾水,而且在意识之中,他的头上还真的有一团雾气,“这是第多少次失败了?有没有进步?”

    零摇了摇头说道:“按照戈隆那个老头的话来说,超过了一千七百转之后,你就才应该能吸收周围的元素为用,但是为什么就到不了一千转呢?如果连一千转都到不了的话……说不过去啊?你的身体已经完全能承受,而且你现在是冰系近战法师,这……真的想不通。”零差不多都快将自己的头摇的转圈了,但这个问题却依然没有办法得到解决。

    知道无法在戈隆的理论中得到答案,鬼丑也就回到了自己的现实之中,看着满天的飞舞的雪花,鬼丑苦笑着说道:“到也不是没什么进步,至少我的身体更抗冻了。”话音落,他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把冰晶长剑,长剑幽蓝,晶莹剔透,寒风呼啸却被这锋利异常的长剑无声划破,打量着手上的长剑,鬼丑嘿嘿一笑转过身对着索伦说道:“恩,比昨天的那一把要更好。”说完,鬼丑提着这把长剑绕着路到了另外一面墙上的面前,索伦紧随其后,而在这面墙上,却是已经插满了冰晶长剑,每一柄长剑都不一样,有的宽大厚重,有的几乎细的像一根针,这些剑长短不一,造型不一,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这墙上的长剑都只剩下剑柄,剑身全都在墙壁里。

    而现在鬼丑手中的长剑却是单面开锋,鬼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做出一柄单锋长剑,而且这长剑的形状,朴实无华,剑萼古朴呈方形,剑柄却是一个环形,整柄长剑看起来很平常,但鬼丑确实越看越顺眼,总觉得真正的长剑就应该是这一个样子,可是他又说不出什么原因,想了片刻,总是不得其法,于是鬼丑无奈一笑,像往常一样挥起长剑也像往常一样,直没入柄。

    索伦就跟在后面,看着鬼丑的举动,然后说道:“你今天的冰系长剑,跟以前的完全不同,有什么特殊含义吗?这么窄的长剑,还是单锋长剑,整个大陆上应该还真的是头一份,我觉得你应该能在这里面感悟出一些东西,但看你现在的模样,我觉得有点不太可能。”

    赞同的点点头,鬼丑也觉得奇怪,不止是索伦这么说,就连意识中的零也啧啧有声的放弃了对刚才为什么没有转到一千转的问题,而是开始称赞起刚才的那把冰晶单锋长剑来了,确实,在他的记忆中,也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造型的长剑,更不要提那是一柄单锋长剑,鬼丑来历成密,戈隆虽然知道他的来处,可即便是戈隆,也不是真的知道鬼丑究竟是什么,从现在看来,鬼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但他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能经受住这么长时间的侵蚀,还能保持原本剑的形态,我应该说是环境因素,还是应该恭喜你魔法元素的精纯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吗?”索伦看着墙上的剑柄,指着最开始被鬼丑插进去的长剑说道:“这几把已经开始消散,不过我能感应的出,里面的水系元素依然还很紧密,你真是个怪物!”

    最开始的一把剑已经插进了至少十天的时间,正常的冰系魔法是绝对不会有这么长的消散时间,但鬼丑却在这个禁咒废墟之中做到了,索伦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两点,剩下的他也找不出别的解释。

    对于自己这个小师弟的话,鬼丑并没有多说,而是再次凝结了一柄与刚才同样造型的单锋长剑转身看着索伦。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索伦知道自己又来活了,抬起手,手上的涌起一阵黑雾,但寒风呼啸,风中夹杂的水元素轻而易举的将黑雾吹散,但索伦却毫不在意,只是黑雾涌出的速度更为快速,紧接着黑雾凝实成为一个弹丸球体,而后索伦轻轻一甩,黑球射进了路边一具已经被动瓷实的尸体之中,原本僵硬的尸体瞬间睁开了眼睛,而空洞的眼中映出的确实鬼丑的样子。

    尸体根本没有站起来,就直接扑向了鬼丑,双手成爪,直奔鬼丑的心脏,鬼丑单手持剑,却是背在了身后,就在尸体临身的刹那,叮当声响起,尸体的攻势立刻陷入停滞,而鬼丑则是继续打量起自己受伤毫无破损的单锋长剑,神情多少有些意外。

    “这剑,究竟是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对面的尸体,却突然从头部开始裂开,紧接着整具尸体轰然向后爆开,却是被鬼丑用这柄怪异的长剑连同骨肉,全都切成了碎块。

    “你到底出了多少剑?碎尸万段也不过如此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