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二十四章 立场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就在那位士兵在打趣鬼丑的时候,他的真正主人托列夫领主却正一脸笑呵呵的看着眼前有些不可一世的神殿特使。

    “托列夫大人,相比我说的您都明白了?”这位特使是昨天夜里才来的,当天晚上就准备夜访领主府,但时至午夜,托列夫早就睡下,因此这一早上这位特使就过来宣布了一系列的事情,现在都已经说完,剩下的就是看托列夫的态度。

    叛乱发生的非常突然,没有丝毫准备,而且事件发展的速度太快,几乎是托列夫刚知道叛乱的消息,后脚神殿的人就已经到达,而这位特使的目的就是要求托列夫为发动叛乱的皇子提供物资。

    “都明白了,就是让我也反对当今的陛下,然后给这几位尊贵的,对皇帝陛下有意见的皇子以帮助,如何可能的话,在这几位皇子登上皇位之后,我就能得到莫大的好处,这是好事,必须是好事。”托列夫依然一脸笑意,但是这话说的未免太过直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如此鲁莽的话,就算是知道事实如此,那个特使也有些挂不住脸。

    “托列夫大人,您说错了,我们是在通过一种方式来清除皇帝陛下身边的小人和奸臣,我们是为了壮大科特勒帝国,大人此等言论的论调可是大大的不妥。”不过这位跟托列夫年纪相仿的神殿特使只是微微惊愕之后,脸色一正开始数落起托列夫来,甚至还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只可惜他的手却再也没有收回去。

    一声惨叫过后,布满鲜血的手落在了地上,而在大厅外瞬间窜出十多个手持利器的蒙面士兵,在大厅内的几个祭祀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乱刀砍死,而那个被砍断了手的祭祀则是半跪在地上有着恐惧夹杂这难以置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位刚才还满面春风的领主。

    就在刚才一瞬间,这位脸上带着笑意的领主大人抽出了原本佩戴在自己身上的佩剑,将自己的手砍断!

    “你……”这祭祀忍痛刚想说话,却突感脖子上一凉,一柄长剑直接横在了他的咽喉喉结上,“你要做什么?我可是神殿特使!杀了神殿的人你们都会被绑上火刑柱!”

    “放了你,我就能免死了吗?笑话!”说完托列夫冷然一哼,长剑微微一抖,一个不过拇指大小的血洞直接出现在这个祭祀的咽喉部位,特使本来想点头,但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托列夫居然没有丝毫给他说话的机会,头一歪顿时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着满地的尸体,托列夫反手将长剑送进自己的腹部,然后皱着眉头说道:“清理现场,对外宣称神殿意图行刺本领主未遂,另外,将神殿的那群老头全都给我圈起来,给二皇子报信!说敢说出去,如果我侥幸不死,你们最后的愿望就是能让自己睡个好觉。”

    说完这句话,托列夫的脸上才冒出冷汗,紧接着眉头一皱将长剑拔出,随手扔在地上,周围的仆人无不惊慌点头,帮助这位手段狠辣的领主处理伤口。

    “大人,第二总队长来信!”一个仆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因为没有注意,一脚踩到血泊上,顿时摔了个人仰马翻,等到他慌乱惊恐的起身过后,身上,脸上已经全都是血迹,唯一没有沾染上鲜血的只有他手上的小纸条。

    托列夫点头接过纸条,脸上痛苦的神色多少有些舒缓,满意点头任由单单的侍女处理伤口,他自己的这一剑看似是贯穿伤,实际上也不过是看起来吓人,入剑避免了腹部的所有要害,再加上拔剑的速度也足够快,所以尽管他身上全都是血,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过严重的伤。

    “现在整个行省都施行军事管制,向弯月行省靠拢!”

    就在托列夫的命令开始传达的时候,在科特勒帝国的国境内也开始上演了各式各样的风波,朝中大臣离奇死亡,多个领主打着勤王的名号开始率领大军想着圣都进发,本来被调往边疆的军队被抽回,但却在半路被不明部队袭击,结果全军覆没,战火漫境,百姓流离失所,贵族和领主紧闭城门,据守不出,刚刚安定下来的科特勒帝国居然再一次的陷入到了动乱之中。

    时值隆冬,很多百姓流离失所,饿死冻死的不计其数,占据这资源和地理优势的贵族领主则是漫天要价,为自己争取更多,更大的利益,神殿的特使遍布整个帝国,而身为帝国心脏的圣都则成为了整个大陆的焦点。

    而就在科特勒帝国的军队都在蠢蠢欲动的时候,有这样一支属于科特勒帝国的军队,却没有在国境之内。

    “大人,我们现在应该往那边走?”三个总队长看着周围的树林,有些敬意不定的问道,现在是冬天,越往南走就越冷,而且距离弯月行省也就越远,队伍应该向弯月行省前进才对,怎么现在反而一直向南走?

    鬼丑带队的传统就是先执行,而后质疑,现在三个总队长也都完全习惯了这个传统,手底下的士兵也是如此,对于鬼丑的命令他们只会忠实的执行,至于质疑,鉴于他们的聪明程度,很多士兵和初级军官都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们完全没有质疑的资本,而这三个总队长就不一样,在鬼丑的可以培养下,这三个总队长的进步可谓之突飞猛进,至少自己离开一段时间他们也都能聚拢住部队,而现在他们开始了质疑,可是鬼丑只是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部队继续前进。

    部队又向前行进了三天,那已经是就算是科奇帝国都不愿意声称是领地的地方,这地方有一条小河,河面不宽七八米的样子,鬼丑看着小河终于满意的说道:“我们就顺着这条河回去。”

    “可是大人,为什么偏偏是这条河?”给三个总队下达了命令之后,终于第一总队的队长还是不明白,一边跟鬼丑一路小跑着一边问道。

    “我只能说这条河里有点名堂,不过从大的方面来说,我们是为了躲避来自两大帝国的追击,神殿都是一个鼻孔里出气,既然我们能被比尼斯帝国的神殿军团追捕,自然也就是照会过科特勒帝国的神殿,我们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变数,所以我们就不能从正常的途径回去,就算是绕点道,不过相对比我们能得到的也就不值一提了。”

    鬼丑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三个总队长不由得想到,难道走这条小河就能回避神殿吗?如果现在科特勒帝国真的已经开始乱起来的话,距离皇权越远的地方越不安定才对,但为什么要绕这么远的路呢?

    翻看地图,却根本就没有看到这条小河的标记,显然这条河实在是太小,就连被画上地图的资格都没有,既然是这样,为什么鬼丑大人还认定这条小河可以带领整个部队回到弯月行省呢?

    想不明白的三个队长带着疑惑和命令就这样顺着这条无名河流一路逆流而上,令人惊奇的是,这一路上居然还真的没有遇到神殿的部队。

    “你为什么非得选择这一条河呢,如果说有水源的话,之前路过的为什么不选,非得偏偏是这条连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河?”就连零也觉得意外,这次鬼丑没有拒绝,反正解释也都在头脑中进行,别人也看不到。

    “既然地图上都没有标注,那你觉得如果你是神殿军团的指挥官的话,能想到吗?”

    “可是这条河在区域地图上肯定会有显示的,而且我也很意外,为什么这条河旁边都没有村落,按道理来说,这不正常啊?”零依然还是很纳闷,看得出来鬼丑是早有救了打算,但为什么它却连一点都不知晓呢?

    “当然不正常,难道你忘了,或者你没有感觉出来?”鬼丑并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是将身体的控制权暂时交给了零。

    “没有什么感觉,能感应的自然就是生命和魔法元素,你觉得我会感应出……等等?魔法元素?”零像是想起了什么,顺便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鬼丑之后,零才开始回忆,因为在刚才的感知中,河水中的魔法元素非常混杂,而且还比平常的河水要更加丰富,另外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条河的河床并不是黑色,而是一种淡淡的红色,虽然味道也不是很强,但零却通过鬼丑的鼻子知道,那是一股不易察觉的血腥气息。

    “这条河有问题!红色的河床,这条河的上游发生过战争,战争!?是那条小河吗?就是那个老人是城主的那条小河?可是我记得那条河好像是东西走向,怎么还变成了南北走向了?”得到了鬼丑的提示,零自然而然的就将条件串联了起来,做完综合自然也就知道鬼丑选择的这条河的原因。

    “没错,因为是神殿发动的叛乱,再加上这条河的灌溉和饮用功能缺失,所以这条河就是神殿绝对不会轻易靠近的一条河,你也看到周围的村庄没有一个不是空着的,只要处理妥当,我们就能悄无声息的到达目的地,神殿的那群蠢货就算是有地图,也追不上我们!”

    “但是你这样走,岂不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