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二十六章 按规矩办事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所有人都被这消息惊得从座位上跳了出来,就连巴卡里也是一样,冲进来的人就是一直缺席的两个主事,在商讨之前巴卡里就已经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可任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居然是如此的骇人听闻。

    鬼丑怎么可能带着部队到了温斯顿行省的南部边境?他们是怎么过去的?只不过这两个问题只是在众人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因为在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两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已经到了家门口,而自己还毫无准备。

    “多少人?”巴卡里最关心的就是兵力,弯月行省的奴隶军团根本就没有动,那鬼丑又是从什么地方变出了这支部队,看这两个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就知道,恐怕这数量应该是不少。但紧接着巴卡里又有些疑惑,在自己南边的巴罗萨行省并没有任何警讯传出,难道这个行省已经被鬼丑占领了?

    鬼丑从来不轻易出动自己的血色骷髅旗,所到之处必有血光,这两个人因恐惧如同筛糠般颤栗的身体也就足以证明他们所看到的必然是惨像。

    “多少人!”看到这两个人都没有反应,巴卡里大声喝道,声音震耳欲聋,顿时让两个人从恐惧中清醒了过来,“多少人……”

    两个主事不断的吞咽,终于一个心理素质稍微好一点的主事说道:“没有见到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低于两万,很有可能巴罗萨行省已经被拿下,血色骷髅旗之下,横尸半里!”

    尸体,这个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想起了一个异常血腥的画面,那个危害三个行省治安的土匪团伙当初可就是被鬼丑直接拿下的,没有一个活口,全都死在了血色骷髅旗之下,单单是想到那个画面,在场的人就是一阵脸色苍白,甚至有些人都已经有了要吐出来的趋势。

    巴卡里自然也是听的意外,但他毕竟是家族的领导者,也只能强行压制内心不断蔓延的恐惧,然后问道:“知道死的都是什么人吗?是行省的领主私军?”那两个主事经过缓解,也多少恢复了正常,听到巴卡里的问话摇头说道:“从武器装备上看,应该是土匪团伙,但从痕迹上看,他们确实是想着巴罗萨城去的。”

    巴罗萨既是行省名,也是家族的名字,同时还是行省的领主府所在城市,而巴罗萨家族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甚至要比温斯顿家族还要久上将近百年,只不过因为政务上的管理不善,结果导致中落,沦为了温斯顿家族的合作行省,这个行省比较多产的东西就是棉麻作物,行省内也发生过叛乱,但是都被巴罗萨家族自行解除,有没有伤到元气谁也不知道,但是这个家族就这么半死不活的吊着。

    在巴卡里没有上位之前,这个家族就已经与文斯顿家族建立了比较简单的贸易合作关系,但是在战略上的合作却非常紧密,两个家族在军事上互通有无,要说交情也是不深不浅,但至少有什么事,这位巴罗萨的领主都会知会温斯顿家族一声,如果现在没有知会,那么这位主事所说的可能就是真的。

    但是鬼丑真的有这个能力将巴罗萨行省完全占领吗?他们的兵力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就在温斯顿家族在大厅中因为各自观点而纷乱不休的时候,在巴罗萨城的领主府大厅却是一片轻松祥和,甚至还轻歌曼舞,觥筹交错。

    而桌旁坐着的则是鬼丑和他的三个总队长,在主桌上却是巴罗萨行省的领主凯尔·巴罗萨,与其他桌上不同的,在这位年迈却精神矍铄的领主身边却有一封已经被开启的信封。

    一场舞蹈过后,鬼丑带着三个总队队长鼓掌之后与这位老领主相互敬酒后说道:“前辈,为了见您一面,其中过程,还真是曲折啊!”

    “但现在阁下不是见到老朽了吗?”老凯尔呵呵一笑的拿起桌上的信封说道:“早就听闻,弯月行省的鬼丑大人无论在政务,军事,农业,个人修为等诸多领域都有很多成就,老朽年迈,却是不曾见过如此人物,心有余力不足,而这个时候阁下却给我写信求见,倒是让老朽着实惊讶万分,但百闻不如一……”

    “前辈当时所想,恐怕是百闻不如一试吧?”鬼丑倒是直接将他的话说了出来,同时举起杯说道:“前辈随意,晚辈干了。”说完将酒一饮而尽,老凯尔满意的点头浅尝辄止后说道:“阁下爽快,倒是为我行省解决了一大麻烦,相比阁下也有所听闻,这些土匪的恶性恐怕用这行省所有的河水都洗不清,不过血色骷髅旗的凌厉手段,也是让老朽长了见识,我这回信才方发出不大三日,匪患问题就得到解决,就算老朽再想难为阁下,也是没有试金石了。”

    “前辈谬赞,冒昧打扰也实有不该,为前辈解决一些烦心事正是晚辈该做的,这算不得什么,只要前辈记得晚辈的好就已经是万幸,实在不敢有太多的奢求。”鬼丑的话说的有些文绉绉的,三个总队长听的是一愣一愣的,听两个人说话来来去去的不过是道谢,却绕了这么多的弯,三个总队长面面相觑之后,也就只有闷头喝酒,要知道他们还真的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吃饭,所以行为上总是有些拘束,但即便如此他们蹩脚的动作却是没有人敢笑话。

    巴罗萨行省最大的匪患将近五百人,而且都是悍匪,恶行累累的土匪们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收敛,如果不是巴伦萨家族的私军还算尽职,恐怕这个行省都要易名也不无可能。

    但是当鬼丑的部队,单单凭借步兵居然将满是骑兵的土匪一一种近乎屠杀的方式剿灭之后,整个行省都陷入了空前的狂欢之中,百姓夹道欢迎,如果不是这些士兵的脸上有着奴隶印记,恐怕很多女孩子都要将手中的花送给了那些英勇的士兵,但就算如此,这些士兵在入城的时候也被这热闹的场景吓了一跳,毕竟这些士兵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更别提用什么方式面对。

    在战场上,他们是以一敌十的勇士,但是在这种场景下,他们却不过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直到进了领主府,这些士兵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能得一方安静居然是如此值得庆幸的事情。

    “鬼丑阁下非要见老朽一面,却不知道所为何事?”酒再过三巡之后,老凯尔带着微醉的表情问道,鬼丑放下酒杯说道:“倒也没什么,就是希望前辈记得晚辈的好就好。”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鬼丑阁下,这很困难。”

    “所以我希望能见您一面,当面详谈。”鬼丑举起酒杯眼中满是真诚的说道,老凯尔盯着鬼丑看了半天,却没有看出什么来,同样举杯回应后却是轻轻抿了一口之后就放下了酒杯。

    “详谈?我这把老骨头怎么配得上?”老凯尔像是真的喝醉了一样咋侍女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三个总队长也想站起来,但看鬼丑却纹丝不动就又做了回去,挥手挥退正在轻歌曼舞的舞女和伴奏,老凯尔走到大厅的中央转身看着鬼丑说道:“阁下对刚才的舞蹈音乐有什么感受?”

    “杀伐后的安定之音。”鬼丑先是一愣,但很快就给出了答案,得到这个答案的老凯尔微微迟疑了片刻后点头说道:“确实如此,但想让这安定长久,老朽要付出的可就不止一星半点,老朽不知道阁下是如何到了巴罗萨行省,不过既然你来了,相比也是为了当什么说客,让我支持二皇子殿下吧?”

    “当然不是。”鬼丑这才站起身对着老凯尔遥遥施礼说道:“您难道忘了当今的皇帝陛下?想必您的领主之印也是由皇帝陛下授予的吧?受人之俸,忠人之事,誓言和忠诚从来都没有分开过,不是吗?”

    老凯尔听到鬼丑的话不由一阵愕然,随即大笑着喊了三声好后说道:“阁下高见,老朽倒是希望能听听阁下的打算,可否让老朽听上一听?”说完老凯尔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摆出了一副倾听的样子。

    鬼丑落座之后安然一笑说道:“有何不可,按规矩办事即可。”老凯尔一愣确定鬼丑只是说了两句话之后却又开始细细品味,尽管是刚刚接触鬼丑,但是老凯尔知道就算是自己也没有在鬼丑手上占丝毫便宜,以现在鬼丑军队的战斗力,如果以掠夺资源为第一目标,那现在的巴罗萨行省必然满目疮痍,但鬼丑却没有那么做。

    实际上老凯尔知道,这位新上任的领主除了与温斯顿家族的人有冲突之外,剩下周围的行省,都已经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现在的帝国动荡,四方势力都蠢蠢欲动,可因为弯月行省的存在,周围的几个领主居然愣是没有立刻选择自己的阵营,这就为本来很是混乱的帝国局势增添了更多的变数,也招致了更多的混乱。

    可是这位最不喜欢按规矩办事的领主,居然开口就说要按规矩办事,这怎么听都有些别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