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云壤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 =”” =””>

    “阁下的按规矩办事,又是怎么个办法呢?”老凯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不过眼睛却看不出一丝醉意,但同样比他喝酒喝得还多的鬼丑眼中也没有丝毫醉意,一老一少,就这么对视着良久,鬼丑轻声一笑说道:“自然是按照科特勒帝国的规矩办事,我虽是罗恩帝国人,但却是受科特勒帝国恩惠,自然也就不能不按照规矩来。 ..”

    “可是神殿的特使也要按照规矩来,这倒是让人左右为难了。”

    “前辈睿智,有什么可为难的?抗魔战争后三大人族帝国先祖划地为国,荣昌前年不倒,血脉皇族居功甚伟,自然是按照这等规矩办事。”鬼丑倒是直接,可是老凯尔却不为所动的说道:“那么阁下支持的,应该就是皇族了?听刚才阁下的意思,似乎并不打算支持二皇子卡勒殿下,据我所知,阁下与二皇子殿下私交甚密,甚至可以说是生死之交,现在情况二皇子在弯月行省,岂不坐将成果让于他人?”

    但见鬼丑微微摇头说道:“就算是登上皇位,也必须是顺位才行。”

    这话听得老凯尔一愣,不过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说道:“科特勒帝国与兽人帝国之间的战争已经结束,大皇子多半陨落,二皇子顺位倒也是没什么,但谈论对比,却是根基不稳,就算是顺位称皇,恐怕……”

    这个恐怕后面是什么意思,两个人,甚至连三个总队长都听得明白,在公开场合谈论皇族这是大不敬之罪,可看老凯尔的样子却再自然不过,鬼丑心中微微惊异,不过却没有展现在脸上,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鬼丑又是摇头说道:“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正是我的兴致所在,其中乐趣,不知道前辈可愿意味?”

    这已经算是此**裸的邀请,鬼丑自信满满,在他看来所谓叛乱虽然严峻,但并非无解,只要运用得当,甚至还能借助外力,但这是自己的底牌,就算别人知道,也不能轻易露出来,而眼前的困难就是想办法拿下这位老人,鬼丑心中其实也多少有些嘀咕,不管他怎么用语言试探,结果都是不得其法,眼前的这位老人要么是城府极深,要么就是拥有大智慧之人,不管是哪一类,都不是鬼丑想遇到的,可看现在的情形,难就难在这里。

    “哦,有人搭台唱戏我这把老骨头当然喜欢,不过听说当时二皇子殿下在自己府中演了一出戏,在场大小官员无不看的汗流浃背,老朽曾经想过,如果我当时也在场,是不是也会这样?不过人老了,骨头也老了,所以我倒是希望能看看,但这也不过是个愿景罢了。”

    卡勒当时的事迹鬼丑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也足够了解,听闻老凯尔如此说辞,鬼丑知道自己一时半刻是没有办法拿下这个老骨头的,但这位领主并没有将话完全说死,也就是有了缓和甚至逆转的可能。

    思考着自己的语句,鬼丑并没有立刻给出回应,只是笑着说道:“看,永远只能等到落幕,但只有经历,才能真正体味,老前辈我说的没错吧?”

    老凯尔点头说道:“有心无力,而且这高台太高,这把老骨头可是登不上的。”他并没有立刻给鬼丑说话的机会而是又站了起来挥退了所有人后来到鬼丑的面前沉声问道:“阁下天纵英才,想必是想博一番事业,以便千古留名,但老朽年迈,却只能望洋兴叹……人老了,心也老了,守着一方乐土,得一方安乐,实在折腾不动了。”

    “那前辈可否能助晚辈一臂之力?”鬼丑也是直接走出桌子,直接行礼问道,老凯尔一愣呵呵一笑说道:“我这方土地所有不多,价值也不多,又有什么可以资助阁下的?”

    鬼丑知道这是在拒绝,不过他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这只军队刚从遗迹魔窟回来,没想到天气户如此寒冷,不知道前辈能否资助些布匹衣服,方便抵御严寒?”

    “遗迹魔窟?!那不是在……你们是从比尼斯过来的?!”这下老凯尔是真的吃了一惊,他的行省与比尼斯帝国看似相隔很远,但实际上却是有交接之处,这个地方就是比尼斯帝国的附庸科奇帝国的南端,因为环境恶劣外加土匪横行,所以那边鲜有人居住,回想经过,老凯尔不得不相信,这只部队真是从比尼斯帝国过来的,课为什么又是从遗迹魔窟过来的?

    鬼丑微微一笑说道:“魔族入侵弗瑞多姆大陆早就世人皆知,前辈也不必惊慌,那边已经处理完毕,就算是有些许意外,也有人应付,三五年内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

    “什么意思?”

    鬼丑不在藏私将来龙去脉给做了一个大概的描述,但即便是简述,也足以让这位年迈的老者目瞪口呆,自然也不由心中感叹,世人惶恐的魔族居然被眼前这位算得上有名气的年轻人挡住了,老凯尔忍不住再次打量起鬼丑来,可是如同初见一般,给人的感觉依然如同初见,就算是老凯尔想表达也无法言语,最后这位老人后退三步对着鬼丑居然行大礼,鬼丑哪里受得起直接想将老凯尔扶起,但他并没有想到这位老人的力气并不如他看到的那般羸弱,鬼丑无法也就只能闪到一边。

    “没想到,真没想到,此拜你当受的,整个大陆的所有人都敬你一拜,你都受的,真没想到……”老凯尔一激动拿起酒壶直接连喝了三大口,只是喝的满面红光,显然是兴奋的有些过度,鬼丑在旁边跟着笑,却又怕眼前的这位老人真正的激动过度。

    等到老凯尔恢复过来,鬼丑这才开口再问,这一回老凯尔却是表情凝重的说道:“鬼丑大人,不是老朽不想,而是不能了,就在前天,神殿的人已经征收了所有的布料,因为给出的价格合适,各个商铺全都清仓,除了存底之外,我这整个行省能拿出的布匹实在少的可怜,如果你早来一天,或许我都有办法,但现在算算时间,恐怕神殿的部队已经开拔到了温斯顿家族的领地。”

    鬼丑知道老凯尔没有说谎,但听闻这件事他多少还是有些恼怒,但他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前辈,他们大概运走了多少匹布?您说的部队有多少?”

    “八万多批,大概是两万多人,大人问这个做什么?如果单单是大人的军团,我倒是也可以想想办法,但能出来多少,就没有个定数了。”老凯尔不知道鬼丑究竟是作何打算,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所想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难道他还想去抢不成?

    可如果一旦行动,就相当于跟神殿宣战,而且也是给了神殿军团一个进攻弯月行省的理由,可眼前这位年轻人也不是一般人,想来必然是有一些奇怪的方法,只不过是他老凯尔没有想到罢了。

    “这倒是不用了,既然时间紧迫,那明日我就开拔,争取与我行省内军队正是汇合,相比二皇子殿下现在也殷切的期望我回去吧?”

    阿嚏!

    远在两省之远的弯月城领主府内,正在处理政务的卡勒突然连着打了三个喷嚏,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景象,这位二皇子看了看已经黑的如同幕布的天色,忍不住咒骂了一句,然后看着桌案上依然堆积如山的文件,忍不住长叹一句问道:“现在还有多少文件没有被处理?”

    旁边的记官巴基斯眼睛上翻默默的数了数之后说道:“大概还有二十三份不是很着急的文件。”“他们人都去哪了?”

    “回禀殿下,都在城墙附近,现在难民越来越多,这些大人都在维持秩序,另外也在观察着外敌是否有入侵的情况。”对于眼前的局势,巴基斯暂时还没有自己的判断,不过对于他来说,战争跟自己是完全没有关联的,就算是有,也不过是自己上了战场,然后继续做记官的活。

    “说起来,你家大人到现在也应该回来了,怎么还不滚回来给本殿下请安呢?”卡勒看着眼前的文件有些认命的浏览着,不过他这句话却没人敢接下去,良久无声之后,卡勒忍不住抬头,却发现巴基斯正匆忙低头,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卡勒微微一笑却没有多说只是低头处理文件。

    总体来说,不管是弯月城还是弯月行省都是比较平稳的,新来的难民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强有力的部队也确保了秩序的安定,虽然行省制外早就涌起滔天巨浪,但到了弯月行省之后,有波澜但是不大。

    圣都被围困,城防军和第十亲卫军团苦苦抵抗,除了望不见的敌人之外,没有一个援兵,卡勒可以想象其中的苦楚,可即便他心急如焚,也不得不按下焦急,等待着鬼丑的回归。

    两个人虽然是生死之交,但毕竟是君臣有别,这个必须区别开,而现在卡勒需要鬼丑做的,不是帮助自己稳固地位,而是帮自己救出被众兄弟围困的父亲。

    这其中差别,可是天云泥壤。

    本来自  p://../b//25/25549/n.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