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二十八章 奔灾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 =”” =””>

    “就是这里?”鬼丑的眉头微微一皱,呼出一口白色的雾气后左右打量着眼前有些模糊的环境,再看看自己身上花花绿绿的衣服,鬼丑满意的点头说道:“那就这里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从老凯尔手中,鬼丑得到的东西不多,可是缺足够让这两万多的士兵穿上新的衣服,之前的长途跋涉有很多人都因为冻疮而拖延了部队的前进时间,而老凯尔没有足够的布,但是他能收集上来的棉花却不少,而这就为鬼丑解决了很大的麻烦,上万人士兵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就学会了纺线,然后整个部队在三天之内全都穿上了新的衣服,这种花花绿绿的棉衣是为了掩护自己的行踪而特制的,鬼丑将其称之为迷彩服。

    开始的时候那些士兵还有些嫌弃这些衣服,因为这种暗黄色和绿色的衣服怎么看怎么丑,但是在鬼丑让他们在不远处的荒野之中趴下的时候,他们都喜欢上了一件衣服,而现在,所有的士兵都穿着这暖和的迷彩服,静静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一处马场。

    在弗瑞大陆上,双月都会在天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但是今天却是少数的几天看不见它们的时候,天上乌云密布,就像是有块厚密的幕布将整个天空都遮挡了起来一般,但这些士兵可能战斗力不强,但若是论夜里行军,随便拉出一个都是行家里手,而且还是鬼丑大人带队,自然是万分庆幸。

    鬼丑这次下达的其实是两个突袭命令,第一个就是眼前的马场,为了快速穿过温斯顿行省,他们光凭急行军可追不上车队,而且因为给老凯尔送礼物已经引起了这个被誉为帝国马场行省的注意,速度慢可不是什么好事。

    “偷偷的摸过去,干掉守卫之后,将这些东西全都烧掉!”鬼丑的命令一出,身边的三个总队长都是一阵愕然,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鬼丑本来打算占领下这个马场,然后直接去追击,可是为什么现在又临时更改了命令?

    “大人,我们不是……”

    “执行命令,烧了这里之后,我们跟着报信的人前进,在他报信之前截杀,让他们想不到我们的下一个地点!执行命令吧!”临时更改命令自然是会引起一些骚乱,但鬼丑对军队的控制力太强,大多数的士兵只是抱怨了一嘴,而且还认为任务过于简单。

    看着二十多个士兵偷偷的摸了进去,鬼丑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说道:“从西面等着。”部队开始慢慢移动,不到百息的时间,就看到火光冲天而起,火焰冲天将周围十里映得通红,既然是养马,那么草料自然就多,只要点燃了草料,剩下的事情,就是在寒风中看火借风势吞噬所有能燃烧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马匹,一切都不可能幸免于难。

    如果按照往常鬼丑的动作,必然是无一幸免,但是鬼丑却特意留下了一队可以报信的人,这样一来他就能掌握动态,给了这些还在坚持救火的人们一个希望,一个注定要失望的希望。

    果然,很快就有一队人马冲了出来,算起来大概有三十十人,仓促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火光之下同样人数的一队人马也在火光中冲了出去,但两队却不是一个方向,紧接着两队人马就同时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站在山丘上的鬼丑看着冲天的火光,冷冷的说道:“一个不留。”

    无声的队伍迎着火光冲向了马场,没有丝毫准备的马场守卫根本没有丝毫还手的机会,就连想趁着混乱逃走的人们也发现那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妄想罢了。

    “回来了?”空无一人的山丘上,鬼丑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看到半天没有反应,鬼丑深吸了一口气后问道:“多少人?”还是没有动静,不过很快鬼丑的动作就变得轻松起来,而这个时候他也终于可以跟意识中的零对话了。

    “这小子的隐匿功夫越来越好了,想要知黯枭的战果,我觉得一会儿恐怕就有士兵上报,自然能知道了吧。”零忍不住开始称赞起黯枭来,但显然鬼丑对此并不在意,因为他想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大清楚,但你转变的很好,其实之前的命令也没有什么贴别的不对,看得出来,不管是什么东西在影响着你,那东西并不能完全左右你,只是在影响……不,则应该是一种侵蚀,就像是之前的那个诅咒一样,只不过那个是屏蔽了你对外界情感的感应,并且替你做出回应,但是这个却有点相反,他是在放大你的情绪,更多的是放大了你的负面情绪,让你变得失去了冷静,如果不是你的话,我都怀疑你会不会直接疯掉。”

    “影响有这么大?”鬼丑有点不敢相信,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想直接占领这个马场,因为这是最快获得脚力的方法,但是在零提醒之后,鬼丑立刻更换了战术,改为围杀。

    “但即便是你的第二个方案,也多少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你并没有下达一个不留的必要,因为这些人未必会死,但在你的意识中,这些人还是尽快抹去的好,这其中有了一个非常细微的差别,那就是抹去和尽快抹去,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对杀戮这件事非常感兴趣,这与之前的虽然不同,但也应该算得上是大同小异了吧?”

    鬼丑虽然明白,但事实已经如此,能做的就是继续做下去,围杀命令一下,剩下的就看另外的一支队伍能处理的如何吧。

    就在鬼丑产生一丝希冀的同时,两支马队终于遇到了一起,同样的家族标识,同样的焦急神态和近乎同样的经历让这两支队伍很快就融合到了一起。

    “兄弟,难道九号马场也出事了吗?”一个不断的抽着马匹的温斯顿家族的族人有些意外的看着身后追上来的同族,虽然他不敢相信,但是他还是问了出来,如果单单是自己的马场出了事,那结果恐怕还不如两个马场同事出事的好,毕竟这就预示着不是巧合,家族自然也就怪不到自己的头上

    “是啊,不知道怎么回事,马场的草料就都着了,里面有超过一千多匹战马,我们的人手不够,只能求援了。”回话的人全身都穿着盔甲,火光之下,依稀能看到一些污点,而且他们的速度要慢上一些,像是受了伤一样。

    “我们也是一样,你觉得是那些混蛋烧了马场?得罪了温斯顿家族能有什么好处?对了,兄弟,你们这身打扮难不成还遭到了袭击,知道是什么部队吗?”两只队伍很快就混合到了一起,两个负责领队的人也并肩骑马相互大声呼喊着交换信息。

    马蹄声震耳欲聋,在队伍的末尾一个在后边尽力追赶的骑兵突然脖子一歪居然直直的倒了下去,声音很重,因此很快队伍就折返了回来。

    “可怜的人,他一定是挺不住了。”还没有到这个人身边,那个身穿盔甲的骑兵就有些愤恨的吼道,另外的领队点了点头看着一个士兵下马检查尸体,很快这个士兵对着两人摇了摇头,别说是有伤在身,就算是一个正常人那么直接的摔下去,不死也得残废。

    “大人,脖子摔断了,人已经没救了。”那个士兵一路小跑过来汇报结果,那个身穿盔甲的骑兵点了点头,可就在这之后却听到队伍中有人惊呼了起来。

    地上的人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原本从马场里出来的骑兵们都听到了一声绝对不想听到的声音,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他们的身体就已经被利刃刺穿,鲜血瞬间浸透衣服,呼啸的寒风如同千万蚂蚁一般顺着伤口将身体的温度带走,战马嘶鸣过后,却只听到此起彼伏的沉重落地声。

    “处理现场,我们赶往另外一个马场打探情况。”那个一直跟着领队的盔甲骑兵也不处理长刀上的血迹直接归鞘过后,又指着那个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的士兵问道:“有没有事?”

    “很安全,刚才实在是憋不住笑了,还好全都拿下了。”说完这个刚才还挺尸的士兵生龙活虎的活动了一下身子,翻身上马之后又说道:“这群人也笨的可以,居然就真的信了?”

    “少说废话,跟我去摸底。”

    那个士兵讪笑着拨转马头跟着队长直接离开,而剩下的队伍在百息之后也离开了,只不过,地上的一切痕迹都应消失不见,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等到巴卡里接到消息的时候,如同雪花般的求援信息让他吓得魂不附体,甚至很长时间都只能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温斯顿家族在行省内有二十六个马场,每个马场中的战马数量最低也在五百匹左右,而这些信息整合起来,居然有超过七个马场遭到了袭击,将这些马场的战马数量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万,这是将近四分之一的战马储量,而这个储量已经严重的伤害了温斯顿家族的元气!

    “究竟是什么人干的?”知道实情无法挽回的巴卡里跳起来抓住报信人的衣领,眦睚欲裂的大声吼道:“你告诉我,他们是谁!!!谁!”

    报信的人还没有回答,就听到外面又窜进一道人影。

    “大人,奔灾!奔灾出现了!”那个人脸上惊慌,而紧接着他又说道:“神殿的队伍在奔灾的前面。”

    本来自  p://../b//25/25549/n.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