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五十一章 哪道门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果真如同鬼丑所言,弯月城开放了两天的城内制权,只不过在最后的一天出现了一点小意外,一个狮鹫骑兵实在忍不住出了手,结果在弯月城内的所有翼人集体升,将这名骑兵从中射成了刺猬,士兵的尸体被挂在城墙上示众,当天夜里,弯月城的使者带着伤者去了隆科多的营地,伤者身上的羽箭还没有被拔出,受伤的是一个兽人奴隶,他身上的奴隶印记极重,虽然兽人的恢复能力比人族要快,但是为了验证弯月城的是否有过失,这名兽人居然就那么强忍着,当羽箭被拔出,隆科多的眼睛都不由一阵抖动。

    “将军,从角度来看,这羽箭是从上方直接射入我方士兵体内,羽箭的来源弯月城必然是造不出来的,来此只是为了证明弯月城的诚信,对于侵犯弯月城的,我们绝对不会手软,但遵从协定的,我们也绝对不会为难。”说完这个人族士兵给坐在凳子上的人进行包扎,他是从身后的包裹中拿出的一应物品,动作几位熟练,给这个兽人包完之后,这个士兵这才说道:“将军大人,事情我相信已经明了,我家大人也托我给大人带个话,大人希望将军能多多考虑,毕竟时间不多,事情已经澄清,小人这就告辞了。”

    说完士兵扶起一脸虚汗的兽人就要向隆科多告退,隆科多还没有反应,但是在帐篷中的一个将领突然横到两人身前说道:“无知自大的贱民,你还想走?”不过这个士兵却只是一愣然后转身看向隆科多后说道:“这位大人想必就是负责侦察的大人吧,今日之事,大人也是亲临现场,这腰上令牌可是做不得假,事情经过大人应该比我还要清楚,贵方不想开战,我方自然也不想,鬼丑大人命我带事者来此的目的之事为了阐述经过,避免贵方陷我家大人于不义,我虽然身份卑微,却是身为使者澄清误会而来,今日生此地为弯月行省领主所有,身为弯月行省子民,领主鬼丑大人赋予我们能在行省内自由行走的权利,我若想走自然能走,如果大人想杀我,也可以,贵军经过我方佯攻之后,损失多少,不用言表,如果鬼丑大人想要袭营,几乎一人足矣,无端的自大必然会为此付出代价,但是小人却是比大人更加自知,再说,这帐篷里是大人您说的算吗?”

    这个士兵不过是个普通的人族,与那个兽人不同的是,这个人的脸上并没有奴隶印记,说话有理有据,并且声情并茂,话一说完,在场的诸多将领都听的面红耳赤,而拦着这个士兵的将领更是恼羞成怒的直接抽出了武器,但即便如此,这个士兵居然也依面不该色,甚至还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这个统御狮鹫骑兵的将领,场面一时间出现了僵持,隆科多冷哼了一声之后,那个将领脸上带有不甘的收回了武器,随即在隆科多的注视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特使的名字是?”隆科多没有说话,身边的副官站了出来行礼问道,那个士兵回礼说道:“库伯。”

    “不知库伯阁下现在在弯月城身居何职?阁下谈吐不凡,很有弯月行省领主鬼丑大人的风骨,既然事情已经澄清,那么请特使离开便可,归路黑暗,特使小心,若有心,可留在此地。”这已经是明面上的招揽了,这话一出别说在场的诸多将领,就连库伯也露出惊异之色,不过他倒是反应快,直接摇头说道:“小人不才,一个小队长,手下兵士不过三十有余,贵方看似前途光明,但光明之中有着多少黑暗,虽不曾得知,却也是有所见识,我等出身卑微,得鬼丑大人赏识,如同再造之恩,别说是我,全部弯月城上下都誓死追随,贵军前来,不过是黎明拂晓,胜负未知,成三姓家奴,对我有什么好处?”

    库伯的一席话居然说的副官无话可说,这番言论,就算是副官也无法说的出来,话语铿锵有力,说的在场将领无不汗颜,起初这个瘦小的士兵前来,帐篷之中的人还暗中嘲笑,当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过来,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事情阐述完毕之后,众人对这个士兵就有了一些敬佩之心,因为能肚子一人前来,并且还是为了这种小事,可见他的单量已经非寻常人能比,而现在又有如此谈吐,已经足以证明此人能力不俗,隆科多有招揽之心也是可以理解,但是他却又有忠心,这样的人,杀之可惜,不杀也可惜。

    “既然如此,特使请回吧,天寒夜深,不送。”副官知道招揽无望,便要送客,但就在这个时候,隆科多却开口说道:“特使且慢行,我有一句话要特使回敬,一句话,我等着。”

    库伯点头带着那个兽人离开,夜幕深沉,两道人影就这样慢慢的走回,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的时候依然是两个人。

    站在营门口,隆科多侧头问道:“现在可还有敢向我谎报之人?来人,将狮鹫骑兵队长拉下去,军棍五!”后面上来两个亲卫,将那个本来想砍了库伯两人的将领给拉了下去,副官见状刚要开口,却听到隆科多继续说道:“近两日内必有军队来袭,全都加紧戒备!”说完留下一干目瞪口呆的将领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

    而与此同时,库伯在半路放开了那个受伤的兽人问道:“可还能忍得住?”

    “大人放心,这点小伤,过两天就能好。”那个兽人还试图晃动一下肩膀,当时受伤羽箭从他的右胸穿过,万幸的是没有伤到肺部,也算是仰仗着兽人的身体强大,所以才能坚持将近半天的时间,但现在毕竟是寒冬,伤口不得见风,否则感染必然会加重伤势,库伯再对方的营地中也仅仅是简单的包扎,看着兽人想动,库伯不由得制止了他。

    “传闻大人之前是一个奴隶商人?”讪讪一笑那个兽人用另外一只手摸着脑袋问道,这是个狼人,不过他的头顶秃,这秃顶并不是天生的,而是被虐待造成的,当时的奴隶主人是将沸水浇筑头顶,寻常人类自然是直接疯掉,只有兽人这种身体强悍的种族还能坚持片刻,狼人的恢复能力向来强悍,但饶是如此,也无法承受这等伤害,后来这个兽人几经辗转被卖到了库伯的手里,最后来到了弯月城,也就不用继续装疯卖傻的获得了自由,在他看来,库伯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这个兽人一直都是在库伯身边效力。

    库伯点点头,兽人一愣,不过随即明白过来说道:“是鬼丑大人吧?”库伯再次点头说道:“你认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却不知道我也是在鬼丑大人手下逃得一命,不说了,你扶着我点,腿有点软。”看那个狼人无事,库伯便忍不住靠在他的身上,出使敌营这种事他真的不想再做第二回了,现在回想,自己稍错一步就是当场毙命,要是以前的自己,恐怕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

    在回想当时鬼丑大人将自己叫过来的时候,居然还特意叮嘱,怎么让人别扭怎么来,只要不当场骂出来,什么话都可以说,这在当时的他看来,无异于是鬼丑看他不顺眼想让他去送死,可现在他却是按照鬼丑所说,毫无损的从敌营中走了出来,之前鬼丑大人也是一人出使,与那位将军之间,究竟生了什么?

    带着疑问,库伯带着这个狼人回到了弯月城下,一个大型篮子被放了下来,然后他们两个人被一同拉了上去。

    回到领主府前库伯让那个狼人现行回去休息,而他本人则是一路疾行的到了领主府的大厅,鬼丑居然没睡而是在大厅等着他,这倒是让库伯觉得有些意外。

    “大人,库伯幸不辱命,安然回城!”

    鬼丑点头说了句辛苦之后,让库伯将经过说了一遍,听完鬼丑长吐了一口气后说道:“这就好,既然他说等,那就好办了。”

    “可是大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花脸大人的狼骑兵部队岂不是没办法离开了?”库伯有些疑惑,因为刚才也说道,隆科多必然会加强防御,狼骑兵的威力谁都知晓,这些神殿军团的人必然会加大力度防御,“对了,你有没有见到温斯顿家族的人?”

    库伯摇了摇头,他在帐篷中的扫视其实就是为了找寻温斯顿家族的人,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带有温斯顿家族纹章的将领,对此他倒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大人,温斯顿家族的军队明明已经与神殿军团的人汇合,小人也奇怪为什么没有见到,毕竟是骑兵军团,怎么可能不列席呢?”

    听了库伯的话,鬼丑冷然一笑说道:“这还不简单,不受待见呗,如果巴卡里那个蠢货能早一点出兵,隆科多的前锋军早就开始攻城了,现在才过去,能给好脸色看才怪,狼骑兵的佯攻他们根本挡不住,丢了脸的人怎么可能去。”说完鬼丑又问道:“其他的事情办得如何?”

    “粮草已经筹备完毕,现在就等天亮部队就能出,大人,他们走哪个门?按照您的要求我将粮草运到了西南门,从那边走的话是不是有点绕远了?”库伯收购奴隶的工作结束之后,就一直在后勤就职,前几天的试探性进攻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之后鬼丑的安排也是有些让人摸不到头脑,不过既然大人这么安排,必然会有道理,这可是库伯有过体会的。

    “南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