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心事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 =”” =””>

    当阳光如同实质一般的射到脸上,鬼丑忍不住睁开了自己疲惫的双眼 然而,刚刚睁开眼睛的他却是一愣,因为他头下枕着的是柔软的枕头,而他身上所盖着的,也是绝对不会出现的珍贵皮毛被子。 ..

    不过,他的第一反应则是自己脸上的面具,一个慵懒的声音在他的意识中响起,“放心吧,我还在呢。”

    “这是什么地方,我记得……”鬼丑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昏迷之前所记得的一切,但是除了头痛之外,他什么都想不起来,这中记忆断层给他带来的感觉十分难受,但是零却安抚着说道:“没关系,你现在巴哈特城的城主府里。”

    “什么?”鬼丑一愣,直接从床上做了起来,但很快他有呲牙咧嘴的躺了下去,酸痛的肌肉让他瞬间失去了继续行动的力量,而零则给他讲述了他昏迷之后发生的一切。

    黯枭的暗杀是非常成功的,在鬼丑与神殿将军的对视时,那个神殿将军的注意力被成功的分散,因而给了黯枭刺杀的机会,而黯枭也不负所望的拿下了那个神殿将军的人头。

    其实现在的黯枭还不足以击杀这个将军,但是鬼丑耗尽了他的精神和体力,短时间内他都无法有效应变,就更别提在被刺杀的瞬间。

    “可是,之后我又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一丁点都没有印象?”鬼丑想要抬手揉揉自己依然胀痛的脑袋,却发现自己连手指头都无法挪动一下。

    “那个神殿将军死了之后,神殿军团的士兵就投降了,现在应该在战俘营中吧,之后的事情就是我帮你做的了,那个时候,你的意识已经近乎涣散,根本就无法下令,所以我接管了你的身体,指挥着他们回到了巴哈特城,看到援军被覆灭后,巴哈特城的守军也缴械投降,所以现在你又拿下一城。”

    零的话如同电影一般,让鬼丑不相信却又不得不信,就在这个时候零突然说有人来了,鬼丑尽可能的侧头却发现连自己的脖子也不听自己的使唤,现在的情况,恐怕一个孩童都能让鬼丑含恨,门扉轻轻开启的吱呀声突然中断,外面突然传来了有些争吵的声音。

    “外面是什么人?”鬼丑发现自己的听力似乎也所有下降,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借助零的精神力,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零给了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为了给你收拾烂摊子,损耗太多,我也无法探测,不过外面不是卡勒就应该是银月,对了,你已经昏迷了五天,而卡勒应该是昨天晚上到的。”零似乎有想了想后补充说道:“如果没记错的话,银月昨天晚上应该是陪床了。”

    “啥?陪……床?”鬼丑一时激动居然惊叫了出来,而外面的声音瞬间停止,紧接着两道身影冲进了屋内,来到了鬼丑的床边。

    “这么快就醒过来了,是不是听到我来,就激动的直接睡不着觉了?”卡勒一脸欠扁的笑着向鬼丑挤了挤眼。但银月却是突然给了他一肘,卡勒猝不及防被打岔了气,刚要开口的笑声之间给打了回去。

    “银月,你这可不够意思了啊!算了,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本皇子见你身体还未康复,就勉为其难的帮你处理一下政务吧,就不打扰二位了。”说完,卡勒又是挤了挤眼睛,其中含义不言而喻,但银月却又是给了他一肘,卡勒顿时落荒而逃。

    屋里就剩下了两个人,少了卡勒两个人却只能是沉默以对,一时间屋子里显得异常沉寂尴尬,但是很快鬼丑就找到的话题,至少在他印象中还有个卡列也是受伤比较严重的,而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

    “卡列现在没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几日即可,倒是你,恐怕要花费一段时日才能恢复。”银月照本宣科的回答,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之后,银月又随便说了两句之后将一封信放在鬼丑的枕边,也不多说直接离开了。

    鬼丑全身僵硬无法动弹,自然也就无法看清这信里面的内容,困意袭来,他又一次昏睡过去。

    等到他再醒过的时候,已经是黑夜,感受着身体上撕裂般的痛苦,鬼丑尝试着挪动自己的手指,感觉能微微动弹之后便长吐了一口气,紧接着开始慢慢的坐了起来,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外伤已经痊愈,这可是连兽人中的狼人都无法比拟的恢复速度,但外伤痊愈,内伤也不过是稍缓而已,能坐起来已经耗费了鬼丑很大的力气,又是深吸了两口气之后,鬼丑终于能将脚搭在地上。

    小心翼翼的使力,鬼丑觉得自己恢复的还算不错,慢慢的挪动了两下之后,终于算是能在地上站住,不过还需要手扶着床,单单是这一连串的动作就已经让他累的气喘吁吁,在意识中的零似乎也在沉睡,除了是不是传出的脚步声,便只有轻微的风声让人觉得万籁沉寂,而鬼丑则是默默的盘腿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之上,慢慢的吐纳呼吸。

    时间推移,鬼丑的呼吸变得愈发绵长,而他的身体内部也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内伤的恢复的速度加快,百息之后,鬼丑吐出一口浊气后双脚下地却已经不用再扶着床,而且精神状态也非常不错,想起床头上的那份银月留下的信件,鬼丑转身拿起,单看了名字便愣住:露娜!

    立刻去除泥封,鬼丑看着手上的信纸,神情有些激动,但看完这信件,鬼丑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兴奋感觉,信中说道,因为露娜守护封印有功,所以给家族获得了一定的利益,但是因为他的爷爷与兽人帝国有着说不清的关系,帝国高层做出了严厉的处罚,那个跟鬼丑吹胡子瞪眼的倔老头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当众绞死,并且给所属家族做了严厉的处罚,一奖一罚,露娜所在的家族原本就岌岌可危,而现在更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露娜一个人的功勋,恐怕这个家族就彻底的没落。

    为了让家族摆脱这种困境,家族可能要让露娜联姻,目标则是帝国众高层中一个家族子弟,并且家族已经开始准备。

    看到这里鬼丑忍不住暗骂露娜家族的人混蛋,现在露娜已经成为了家族唯一的支柱,现在的她手里至少还握着墨羽骑兵团,还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一旦她嫁人,必然要交出兵权,而这是家族最后的保命符,一旦交出,露娜从将军变为**,而原本还有东山再起可能的家族则会彻底变成附庸家族,永远都不可能再次崛起。

    而在信件的末尾,露娜除了遥寄相思之外,说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她将远赴帝国南境,平定南方战乱,并以此拒婚。

    看着信件上的时间,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算起来露娜应该已经离开遗迹魔窟,咬了咬牙,坐在椅子上双手支住下巴,一时间头绪杂乱,找不到任何头绪,这封信来的是时候,又太不是时候,鬼丑纵然了解了露娜的无奈,却又不得不对露娜的感受感到无奈。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鬼丑狠狠的吐了一句狠话,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狰狞,站起身推门而出,却发现在院子里居然还站着一道人影,鬼丑刚才并未感觉到,那只能说明这个人一直就站在这里,而且还没有人前来打扰,看背影鬼丑心中不由叹息,那是精灵公主银月。

    “这么晚了,你不去休息吗?”鬼丑拉着自己的衣服轻声说道,银月的身体一震转过身却又突然转过头,月光之下却见两道泪痕早被寒风吹干,看到这里鬼丑忍不住一阵头疼,而银月则回应道:“你怎么出来了,你的伤不碍事?”

    鬼丑微微摇头说道:“已经好多了,再休息一天应该就能完全康复。”

    “怪物。”银月突然笑了出声来,轻轻一抹脸上的泪痕说了句累了之后转身离开,看着银月离去的身影,鬼丑心中暗道抱歉,信是银月送过来的,虽然她不知道信的内容,却是为此而难过,她的心意鬼丑焉能不懂,但他的心里已经住下了一个人,这段感情终究还是会慢慢消散。

    鬼丑叹了一口气却是扭头一看,居然是卡勒也叹了口气,两个人异口同声,而且语调相同,如果不是看到了人,恐怕还真的以为是一个人叹的气。

    看来此夜无人入眠。

    卡勒微微一笑做了个手势,两个人在到了前院大厅,随便找了两个座位,吩咐下人准备吃食,鬼丑晃了晃身体,让自己好受一些,而卡勒则是看着鬼丑那些诡异的动作,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饭菜上来。

    “这,不是吧?”看着桌子上那三两个面包和一杯清水,鬼丑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我好歹也是堂堂领主,而且还打了胜仗,又是刚刚清醒,给我吃这东西,是不是有点不太妥?”

    卡勒摇头说道:“还不是你自讨苦吃,拿下了巴哈特城也就罢了,谁叫你自己说狠话。”

    鬼丑一愣,眨眼问道:“我说什么了?”

    本来自  p://../b//25/25549/n.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