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处置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使者暴毙,这对鬼丑来说是个意外,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意外,就连那个老者也是一脸的惊骇,瘫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像是丢了魂一样,而这个时候其他的府内卫兵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像他们所想的那样,鬼丑大人将这个使者给摔死了吗?

    “是控魂魔法!”鬼丑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之后,蹲在这个年轻的尸体前,打量了一番之后,却是突然伸手向着尸体的胸口插去。『天籁小说.2

    鬼丑虽然刚刚康复,但是力量已经足以洞穿尸体,所谓的肋骨没有阻隔他丝毫,再一抖鬼丑的手已经抽了出来,但是在众人的眼前却是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鬼丑的手上拿着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隐约可以看得出那是一个心脏,但心脏的颜色却不是红色,也不是暗红色,而是一种令人感到心悸的黑色。

    这黑色的心脏还散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就算是这些早已在血海战场中闻惯了血腥尸臭的士兵也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几个离得近的却是直接给熏得晕了过去。

    “快散开,将这几个人抬下去,找个会光系魔法的牧师,释放个驱散魔法,不然这几个人也要死!”鬼丑本来还想打量一下,但看自己的人已经倒下才反应过来,立刻下令疏散人群,命令一下,满大厅的人顿时走了个精光,但鬼丑却没有让这个老者走,而是让他离远一点看着。

    “这个人应该死了有好几天了,你们是一起来的吗?”鬼丑翻看这手中那颗心脏,然后有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另外一只手上凝结一丝冰气将自己捣出的伤口封住,随着冰系元素的释放,整个尸体都罩上了一层冰霜,因而这股恶臭的味道慢慢的在大厅里变得淡了少许,至少那个老人呼吸起来是比较顺畅了很多。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老朽是跟这个人在巴哈特行省边界遇到的,不过之前有过通信,见面之后也没有现什么异常,吃喝都正常,甚至也能自己去如厕……”

    “那你遇到他的时候,他们是几个人?你们都是一个人来的吗?胆子倒是不小。”听完老人的回答,鬼丑明白,这个年轻人应该是在巴哈特行省境内遇害的,但是如果说吃喝都正常,那施展魔法的这个人应该是个修为及其高深的强者,就算是有戈隆魔法手札的鬼丑也自认为做不到这一点。

    翻看心脏,鬼丑慢慢的将其冰封住之后又开始盯着尸体看了半天,而这个时候,零却开口说道:“这魔法施展的太精绝,你察觉不出也是正常,就算是我可能也会在不注意之下蒙骗过去。”

    鬼丑一愣,零的精神力一直都是无往不利的,怎么现在却说出来这些话。“这个人应该是在进入行省境内之前就遇害了,但他被施展的不是控魂术,而是更加高深诅咒魔法!”

    “诅咒魔法?类似我身上的秘术?”鬼丑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零却否定道:“秘术是要比诅咒魔法的等级要高很多,但就实用性来说,诅咒魔法却是过了秘术,两个东西其实同源,但对施放者的要求有所不同,这个家伙应该中的是诅咒,你看他的皮肤表层和脑袋里。”

    脑袋鬼丑自然不会看,但皮肤就简单的多,经零这么一提醒,鬼丑翻开尸体的外层皮肤,于是脸色一震的说道:“表面的皮肤是正常的,但是里面……”用力翻凯,鬼丑点头说道:“果然,里面还是被黑暗魔法侵蚀了,也就是说他是从心脏开始腐蚀,然后慢慢的向外渗透。”

    一扭头,鬼丑沉声问道:“老头,你们是什么时候准备过来的?我可是刚拿下巴哈特城,你们就到了,据我所知,从这里到两家的行省领主城,至少要五天的时间,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不瞒大人,我们本来就是六天前出的。”那个老人一脸羞愧的答道,随后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弯月军的行军度极快,目标明确,自然就会遗漏很多东西,这两个行省都有自己的耳目安插在这里,因此他们知道消息的度甚至要快于巴哈特城的守军。

    刚听到这个消息,两个家族就立刻派出了使者准备谈判,虽然对战局不太明朗,但早作打算的想法还是成为了两个领主的最终选择,因此才能出现鬼丑拿下巴哈特城两个使者就来求见的情况。

    “原来如此,看来在没出行省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是个死人了,只不过那诅咒的作用强大,居然保留了他的这里……”鬼丑指了指尸体的脑袋说道:“和表层皮肤,看来是有人要嫁祸给我啊。”

    那老者没说话,只是讪讪一笑,他早就被眼前的情况吓怕了,方寸全失,又怎么可能有自己的判断。

    鬼丑将自己看到的说了一边,老人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却明白一直与自己同行的这个同伴其实早就是一具尸体,一想到这里老人就遍体生寒,看向鬼丑的眼神也越的恐惧,因为到现在为止,这个带着面具的领主居然还拿着那颗心脏,而且似乎并不打算扔掉。

    “看来想要找出谁想栽赃我是不可能了,你要不要看看?”说完鬼丑抬手示意,那老人先是点头,紧接着又摇了摇头表示不用了,并且还善意的说道:“大人,难道您这么拿着就不怕被黑魔法腐蚀吗?”

    鬼丑一愣随后一笑将那心脏随手扔进了自己捣出的尸体伤口之内,手微微扬起时老人这才看清楚,原来鬼丑的手上早就遍布了一层薄薄的冰甲,随手抖落,冰甲碎裂,却见冰甲碎片居然将地毯上射出几个小洞,鬼丑下令将这尸体用地毯将尸体带走焚化的时候,青石打磨的地面上居然也有几个相应的孔洞,这一手更是让老人吃惊,看来眼前的这个鬼丑大人,冰系魔法的造诣也是不低。

    而且他刚才掏出有扔进心脏,中间过程丝毫不差,也在证明这个年轻人对人体的构造十分清楚,并且对自己的力量控制的也非常精准,这种实力绝对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但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信。

    尸体一挪走,鬼丑让老人写了一封书信给那个年轻人所在的行省,那老人倒也是痛快,鬼丑说什么他就写什么,现场如此,他也是怕了,为此鬼丑还专门派了一个十人小队护送这个老人离开,这十个人里面有两个牧师,鬼丑当着那老人的面下的命令,保证安全送到那个年轻人所在行省的领主府之外,还要保证老人每天至少两次光系驱散魔法。

    那老头听完一顿感恩戴德的离开了,鬼丑在城墙上相送,看着车队离去,鬼丑的脸色一变立刻对着一个士兵说道:“那个孩子怎么样?孩子的母亲精神状态如何?”

    “大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那孩子带回来了,母亲的状态还好,现在还有些恍惚,修养一阵子就好,至于那孩子多少受了点风寒,银月公主大人和牧师正在看着呢。”

    鬼丑终于松了一口气,当时城墙上的一幕就是为了做给这两个使者看的,鬼丑一开始就让零让那个被当成靶子的孩子昏睡过去,并且在接过那孩子的片刻借由身体的遮掩放进了一个血包,这是弯月军的必备物品之一,几乎人人都有,身为创始者的鬼丑自然也有。

    其实银月说的那句射偏了才是最吓人的,不是吓那两个使者,而是吓到了鬼丑,因为银月说她的是箭擦伤那个婴儿的脖子,也正是因为这样,鬼丑才缩短了两个谈判的使者观赏节目的时间,也给了那些士兵救下孩子的时机,现在听到孩子平安,鬼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至于那母亲的昏厥自然也是零的杰作,只不过在她昏厥之前,这个母亲已经知道了真相,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应该会记恨鬼丑一阵吧。

    “其他人呢?”鬼丑又问了一句,得到的回答是,除了开始吊死的那几个巴哈特家族的成年男子之外,男子关押在战俘营,女子,老人和孩子则是从后门押进了城主府。

    自己手下能领会自己的意图,鬼丑倒是很满意,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小酒壶扔给了那个士兵,那士兵看完一愣后说道:“大人,手下正当值,不能饮酒,否则军法处置,小人可受不了。”

    鬼丑一听说道:“蠢货,就不会先收着?换了班,一人一口,这酒可是我从盈丰楼带出来的烈酒,一个人可喝不了的。”

    那士兵恍然一笑赶忙将酒壶手下,盈丰楼可是当初弯月城最有名的酒楼,能入鬼丑大人眼的酒必然是好酒,不收下还真可惜。

    “大人,咱们下一个目标是哪里?”那士兵收好后有些好奇的问道,看得出来,他有些跃跃欲试,小山谷一战,士兵对鬼丑的崇拜程度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而现在他们只想再战一场。

    “目标?现在要换咱们防守了。不过放心,仗要打有的是,就怕你没命活到那个时候。”

    “嗨,大人,您放心吧,就我这命……”

    “大人,北门现不明部队,正在迅靠近!”

    “人数!”

    “十三,不是十四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