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零五章 水上苦战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十条方船,再去看看他们的方船吃水深浅!”鬼丑下了命令,那士兵立刻下去办,现在的情况与预计的不符,想想自己昨天晚上话,恐怕在那人群之中会有神殿的奸细也说不定,但现在却是无暇顾及,天上的战斗依然在持续,从目前的情况上看,翼人暂时还占据优势,可是如此一来任由狮鹫骑兵飞过,恐

    怕还是会暴露。

    很快消息传了回来,这十条方船的吃水都不浅,似乎载有重物,“再去查查剩余的船只究竟在什么地方。”鬼丑接到的情报是神殿军团的方船是从临江城一同出发的,可是到现在为止,不管是翼人还是陆地上的侦察兵都仅仅看到这十条方船,一条船上就算是有五百人,这船上也不过才五千人而已,难道这是

    对方放出来的先头侦察部队?又或者,神殿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弯月城,而是北风城?

    “大人,我们是打还是不打?”领队的士兵又过来询问,鬼丑想了想说道:“放他们过去,另外给弯月城传令,好好的防守边界,就算是这一船人有一千人,也不过一万兵力,让亚历克斯爷爷想办法敲掉这支部队。”说完鬼丑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让翼人部队,把天上的那些扁毛畜生给我打下来,老

    子看着他们碍眼!”

    命令下达,缠斗的翼人立刻变换了作战的方式,刚才还远距离牵制,现在却开始近身搏斗,三两个翼人不断的变换阵型,甚至还不断的在空中交换位置,受了伤的翼人则是在外围施放冷箭,一时间神殿的狮鹫部队顿时陷入了苦战之中,这支狮鹫部队的数量超过三十,已经算得上是一支中型侦察部队,与其交

    战的是超过一百名的弯月军翼人部队,在数量上占据优势,却迟迟不能拿下对手,甚至更有士兵不断的受伤,这使得狮鹫部队虽然陷入围困之中,士气却没有丝毫下降的趋势。

    “都是傻子吗?!怎么还往这边引?”看着天上的战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鬼丑忍不住低声咒骂,如此前进,恐怕自己隐藏的部队就会被发现,冬天的芦苇荡很高,经过改造的船只却不一定能完全被盖住,如果被发现,一切就都完了。

    不过很快鬼丑就想到了一个问题,紧皱的眉头也舒缓了不少,招过一个士兵低声的问了个问题,鬼丑的嘴角微微扬起,看来自己的部队也不是很笨,打到现在也应该能看到成果了吧?

    果不其然,就听到天空中传来一声哀鸣,一头狮鹫从天上突然坠下,它无力的扇动着翅膀,却怎么也无法摆脱下坠的命运,最终还是消失在芦苇荡中,鬼丑隐约的听到两声惨叫冷笑了两声之后,在士兵的护卫下回到了已经被伪装好的车上,这空中之战,神殿军团的狮鹫骑士恐怕是一个都回不去了。

    而当第一头狮鹫落地之后,紧接着第二头狮鹫也同样坠落,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的狮鹫骑兵们企图聚集在一起向后突围,但早就有准备的翼人士兵怎么可能让这企图达成,不断的贴身近战使得狮鹫骑兵不得不分散,甚至有些受伤的翼人士兵直接挂在狮鹫骑兵的身上,与骑兵和狮鹫同归于尽,一同落在了这滚

    滚江水之中,看到此法奏效,剩余翼人纷纷效仿,居然不到是十息的时间,整个狮鹫部队就全对被消灭。

    看到这一幕,不单单是下面的士兵,就连鬼丑都看的目瞪口呆,但很快那些翼人就纷纷下落,从冰冷的江水中捞出自己的同伴,然后带着他们飞往陆地,当狮鹫骑兵的尸体全都浮起来的时候,神殿军团的方船才刚刚到达,看着江面上那一具具狮鹫的时隐时现的狮鹫尸体,方船居然开始缓缓的停了下来,鬼丑

    看的心急,不过他不是急方船的前进与否,而是刚才经历苦战的那些翼人现在伤亡究竟如何。

    既然打算放过第一波,而且翼人部队的打法也因此奏效,也就给了自己的手下充足的时间来掩护,那十艘方船停下之后,前面的三艘快船顺流之下直接来到了现场,有的骑兵还未被淹死,快船上的士兵也就尽可能将其救出,但也不过寥寥数人,而那些泡在水中的狮鹫则是一个都没有救起来,就算是快船有救

    的心思,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这三艘快船救了人之后就回归了本阵,紧接着又有十艘快船从方船的后面冲了出来,鬼丑不由得眉头一皱,不过再看向自己的队伍所银隐蔽的地方,他倒是有信心瞒过神殿的人,只要……

    鬼丑觉得还是心里不安立刻下达了一条命令,士兵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疑惑,不过鬼丑的命令还是被立刻传达了下去,看着那随风浮动的芦苇荡,鬼丑又下令让翼人部队出击,但也只是以骚扰为主,施加的压力不用太大,只要示弱得当,就能引诱对方直接前进,但他还是担心,翼人部队是否还能继续作战,半

    天的高强度作战使得敌人的狮鹫骑兵陷入疲劳,但翼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鬼丑下达的命令,恐怕现在的翼人部队和狮鹫部队已经各自分开,而翼人也不会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阻挡狮鹫骑兵的侦察。

    现在鬼丑所担心的却是对方的侦察快船会不会用火烧了眼前的芦苇荡,如果真的放火,就算伪装的再好也会暴露,但也不是没有应对的方法,只是这个方法会让士兵们很难受,至少短时间内是无法作战,此法也算是兵行险招。

    神殿的快船顺流,很快就来到了芦苇荡,而且如同鬼丑所料一般,他们没有进入芦苇荡侦察,但是他们手上的火把却暴露了他们的意图,时值冬日,两岸全都是厚厚的冰层,而那冰层上干燥的芦苇则是随风起伏,尽管天上的翼人还在骚扰,不过却没有进攻,拿下了狮鹫侦察骑兵就已经达到了目的,鬼丑大人

    也下令不要施加太大压力,零星的射了几箭之后,他们的主要关注点都放在了后面的方船上面,不过方船上有弩车,也靠近不得,只能借助身在高出的优势射下几箭,但这零散的箭却根本对方船上的士兵没有任何威胁。

    火焰蔓延,滚滚浓烟升起,鬼丑所在的地方与浓烟并无接触,不够那芦苇荡里的士兵却遭了秧,不过他们都很有大局观,鬼丑居然没有听到咳嗽的声音,心里暗中欣慰,不过再看向那些神殿的方船向前缓缓的移动,鬼丑知道这段时间的忍耐也算是有了成果,在一般的人看来,在这种火势和浓烟之下,应该没

    有人能忍住,但鬼丑的弯月军却知道,即便是着了火,火势和浓烟也都是向上的,低处根本就不会产生浓烟,再说,这芦苇荡太大,天上又没有眼睛,掏出一片空的水域还是非常简单的,这样火烧不过来,自然烟也就会小很多,再加上弯月军的部队对这种情况也有过训练,倒是不至于慌乱。

    方船缓缓加速,那十艘快船也回归本阵,等到这十艘方船从眼前缓缓游过,鬼丑的心中还是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不过一中午的时间,情况几经周折,总算是将这支船队骗了过去,而这个时候翼人部队也传回了消息,江面上的战斗总共损失了翼人二十人,受伤的翼人超过五十,还能作战的翼人也就不到三十个

    ,能做的就只有侦察工作,鬼丑倒是欣慰,不过却严厉的批评了翼人部队的领队队长,这种自杀式的方式在弯月军中不是不被允许,但这种损失根本就不是这只部队能承受的了的,在弯月城内翼人的数量本就不多,能参加战斗的人数则更少,而且在这些人中还要挑选一些有后人的翼人,没有成年的翼人或者

    单身的翼人只能充当侦察兵,没有作战的义务,因此能作战的翼人部队是少之又少也是鬼丑的心头肉,这次一下子损失这么多,鬼丑心里有些难以接受,尽管他们击杀了相同数量的狮鹫骑兵,战果辉煌,但鬼丑觉得就算是十个狮鹫骑兵也赶不上自己一个手下的翼人战士。

    “此次作战完毕之后,功过相抵,如果你还活命,就给我去军法处领五军棍!”五军辊,是对翼人士兵在棒刑里最高的处罚,人族是十军棍,精灵一族是三军辊,矮人和兽人中的强壮种族分别是十五和二十军棍,而兽人中身体羸弱的种族则是与人族相同,至于血族暂时没有定下,不过鬼丑倒是定过晒太阳的

    时间,到目前为止,血族的奴隶还没有出现过,所以暂时也没有明确的规定,那个翼人先是一愣,随后点头,不过片刻之后他又嬉皮笑脸的凑过来问道:“大人,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你们稍微休整一下,将受伤的翼人带到弯月城安置,剩下能还有战斗力的分出一个五人小队盯着刚刚过去的十艘方船,准备随时给亚历克斯报信,剩下的部队就盯住了没有出现的方船,我怀疑他们可能是去了北方城。”鬼丑长叹了一口气。

    “但愿北方城现在已经人去城空。”

    本来自,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