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没听说过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 =”” =””>

    “喂,你最好快点醒过来,不然你身下这老头要让你给压死了!”迷糊中,鬼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心中吃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有频率的摆动,感受到身下传来的温热之感,鬼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背着走。 ..

    见鬼丑醒来,零终于松了一口气后说道:“既然已经醒了,就放过这个老头吧。”鬼丑感受着自己身上留存的气力,只觉得周身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刚想问零怎么回事,却越发的感觉身下背着自己的老人已经开始不断的颤抖,用尽力气挣脱,鬼丑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老人也是没有料到,身体失衡,趴在了地上。

    感受着自己虽然身体酸痛难以忍受,但是整体的零件却保存完好,回想昏厥之前发生的事,鬼丑想问零却发现零已经陷入沉眠的自我修复之中,它的气息弱的几乎微不可察,零会衰弱到这种地步,鬼丑还是第一次看到,想要抬手,却发现自己毫无力量,呼吸都变得痛苦,但鬼丑还是小口的喘着气,随后慢慢的积攒力量,等到他终于能抬手的手,至少过去了五十息的时间。

    身体外伤主要都是冻伤,而最让人担心的是从他清醒到现在都伴随着无法忍受的头疼,如果不是鬼丑连喘息都费力,恐怕他会立刻喊出来。

    有等了一会,鬼丑终于慢慢的坐了起来,而那个趴在地上的老头倒是看起来还有气,只不过空气中多少有些血腥气味,鬼丑一愣,将自己仅存的精神力释放出一个低级治愈术,那老头的呼吸也终于变得平稳,用光了自己的全部力量的鬼丑只能无力的弯着腰,小口小口的喘气,周围都是冰冷的土地,身上的衣服因为太湿而被冻得硬邦邦的,这给鬼丑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天上有太阳,但冷冽的寒风却将所有的暖意都一扫而空,凭日光辨认了一下方向,鬼丑大概能猜到,自己应该是在临江下游的某个地方,但现在想要探查清楚就必须恢复体力和精神力,又挺了一会,鬼丑终于感觉到身体有了些力气,尝试着站起来,两腿颤颤巍巍如同耄耋老者,但他的身体恢复能力超出常人,一旦站立之后便不会再倒下,弯下腰随手抓了一把雪,随后放了一小撮在嘴里,冰凉的雪水通过口腔加温之后,终于滋润了干燥的喉咙。

    鬼丑连续几次放入少量白雪,终于感觉可以大口的喘气,腹中传来抽搐的声音,鬼丑便知道,自己在水里漂的时间恐怕不短,只是现在零在沉睡,具体的时间也无法确定。

    自己毁了神殿的传送阵,也不知道现在弯月城的情况怎么样,卡勒那个家伙也不知道会不会布置防御,说起来回到弯月城之后,就要管他叫陛下,这个习惯可是要改改的,鬼丑慢慢的活动着身体,然后走到那个老者的身前,从开始到现在,这个老人都没有丝毫能起身的架势,鬼丑呲牙咧嘴的蹲下之后,发现这老人的气息开始越来越弱,刚才的那个治愈术是为了治老者头上的伤,而且现在看来这老人恐怕也是时日无多,看他在冬天依然衣衫褴褛,骨瘦如柴,如果不好好养,恐怕连这个冬天都活不下去。

    前后看了看,鬼丑发现在厚厚的积雪之中,只有一条小路,前面是一个低矮的小木屋,后面不远则是临江,看天色应该是上午还未至晌午,鬼丑觉得自己的气力恢复了一两成,便将老人放在自己的背上,然后一步一步的挪到了那小木屋中,屋顶有三两个破洞,窗户虽然已经被破旧的树枝挡住,但寒风依然从四面八方袭来,这屋子里的温度几乎与外面差不了多少,屋子中间有一个火堆,丝丝青烟冒气,看样子还有些底火,鬼丑打量了一圈,发现也没有什么能够直接引燃的东西,只能从窗户上掰下一些细小的树枝,然后尽可能的再掰碎,扒开表层的灰烬,将细小的树枝放在上面,轻轻的吹着气。

    烟气越来越大,终于一个小火苗如同调皮的孩子一样跃起,鬼丑也松了口气,门外有些木头,还有一把并不锋利的斧头,但对鬼丑来说却已经足够,将已经劈好的木头放在火焰之上,这破败的小屋总算是有了些温度,不过身体暖和了,肚子却越发的难受,看老人的气息稳定了许多之后,鬼丑翻遍了屋子也没有找到吃的,无奈之下,看到老人的屋子里有一杆鱼叉,鬼丑拿着掂量了两下,觉得差不多之后,向着临江走去。

    到了江边,鬼丑发现临江在这个地方的水流十分缓慢,所以冰的厚度也令人咋舌,行走的冰面之上,鬼丑甚至都发现有很多鱼是动在冰里的,这种鱼多数能吃,不过耗费的力气却要更多,鬼丑现在可没有时间管这些,直接来到冰层的边缘,虽然冬天快要过去,但是越往南就会越冷,所以这里的冰还是很厚,至少能禁得住鬼丑的重量,鬼丑看到了一艘小木船,估计是屋里老人的,也就直接上了船,船上有已经冻成一团的渔,鬼丑没管只是平静的看着水面。

    盯了片刻之后,鬼丑果断出手,鱼叉射入水中,很快一丝猩红泛出水面,鬼丑拉着鱼叉尾部上的绑线,将鱼叉收回,上面却是插了一条白色的大鱼,将确定鱼死了之后,鬼丑如法炮制,又插了五条鱼,觉得差不多够了之后,带着收拾完的鱼回到了那个小木屋,火已经快要稍晚,鬼丑又添了一把火,随后将鱼插在地上慢慢的缓和着自己身上的寒气。

    当鱼肉开始滋滋作响的时候,鬼丑便迫不及待的上了手,虽然只有五分熟,但却是更鲜,要不然鬼丑会觉得自己等不到鱼被烤熟自己就会被饿死,两口鱼肉吃下,鬼丑中算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的更快一下,看旁边有个铁锅,鬼丑拿着出去舀了一锅的雪放在火上,等到雪水化成水,鬼丑才发现这锅已经脏的不像样,索性倒掉重新烧,循环往复,鬼丑前后换了三次雪,第四次总算是变得清澈,鬼丑将鱼放进雪水中,慢慢的添火将其煮开,而鬼丑则开始吃第二条鱼,肚子里有了东西自然也就有力气,鬼丑觉得不够添火之后又去插了几条鱼,等回到小木屋的正好水开,鱼的香气充斥着小木屋的各个角落。

    找到一个小碗,鬼丑将鱼汤给老人喂了下去,很快老人也醒了过来,为了防止老人被吓到,鬼丑早一步回到了火堆旁,等到老人彻底的清醒了之后,鬼丑才出口问这是什么地方。

    老人刚想开口,远远的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响起,老人看到地上和锅里的鱼不由得脸色大变,顾不上说别的,只是让鬼丑快点将鱼藏起来,可鬼丑却是慢了一步,当他准备听从老人的话准备将鱼拿起来的时候,小木屋的门被突然踹开,一声闷响吓得老人顿时蜷缩在草窠中瑟瑟发抖,脸上写满了惊恐。

    鬼丑拿起鱼叉,不等来人开口直接扔了出去,一声惨叫一只脚被狠狠的钉在了木屋的门板之上,鬼丑一直在屋子的里头,小屋不大鬼丑所在的角落却正好是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慢慢的站起身,听着门口声嘶力竭的喊叫声,鬼丑来到门口冷漠的将鱼叉拔了出来。

    一声更胜从前的惨叫声从来人的嘴中发出,鬼丑这个时候才看清自己究竟伤了什么人,一头说不上是什么颜色的短发,一双倒三角眼,塌塌鼻,大厚嘴唇,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恶心,甚至连鬼丑这个经常看自己丑脸的人都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是有点惨不忍睹。

    在这个人的后面还有几个人,看他们手里拿着的家伙,鬼丑就知道这些人是过来收税的,这种情景在科特勒帝国可是常见的很,不过发生到自己的身上,还是头一回,鬼丑拿着鱼叉站在门口,面具当着众人的面幻化出一脸怒相,看的来人脸色当时就白了,鱼叉上的斑斑血迹,恶鬼般的怒容,再加上同伴的哀嚎声,这些人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被鬼丑盯了片刻之后就下的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至于受伤的同伴哪里还有什么时间管他。

    回到小屋,那老人却更是惊恐的看着鬼丑,看鬼丑走过来连连后退,但他本就在角落之中,又能退哪里?

    “老人家莫怕,鬼丑不会杀你。”尽量的压低声音之后,那老人总算是缓了口气,没被直接吓晕过去,鬼丑又给他端了一碗鱼汤之后,看老人的神情好了很多便继续问道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里是巴尔干行省,你说的温斯顿行省和弯月行省,明克斯行省我都没有听说过,不过,巴罗萨行省我倒是听谁说过一嘴,似乎是在很北方的地方,要知道这里离大海不远了,这个地方又这么偏僻,就算是有消息,估计也传不到这里来。”

    鬼丑的心头一震,差点没直接坐到地上,海!他居然顺着临江漂了这么远!

    本来自  p://../b//25/25549/n.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