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八十一章 回途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侍女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小镇,但鬼丑却毫不在意的沉声说道:“来人,净手。”那几个尖叫的侍女顿时被鬼丑的声音所震慑,但却是一个都不敢上前,鬼丑眉头微皱再次说道:“来人,净手!”

    这次语气要比之前重了很多,瘫倒在地上的侍女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终于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侍女一脸惊恐的端着水盆,来到了鬼丑的身边,看着那支沾满鲜血的右手,这个侍女哆嗦着将水里的手巾捞出,然后将鬼丑的手洗净,水盆里的水顿时变得血红,鬼丑侧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回大人,奴婢,奴婢没有名字。”这个侍女低着头却现视线中恰恰是托克的那双目圆睁的尸体,这一看吓得她连连后退,鬼丑默然看了看周围人眼中都带着惊恐和绝望,心中一笑,没想到这种偏僻的地方居然还能被神殿管辖,看来自己回去的路恐怕是不好走了。

    托克的专注确实让鬼丑感觉到了有趣,但是鬼丑还是毫不犹豫的将用手掐断了他的脖子,几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死了,托克是要杀他,鬼丑早就知道,他的刀上抹着毒药,而至于为什么要杀鬼丑,早在两个人谈话的时候,鬼丑就已经起了疑心,因为他说这里没有教堂,这在科特勒帝国是不可能的,而且鬼丑在开始进入镇子的时候,明明就看到了有教堂,不过鬼丑想不明白,为什么托克要等到第二天才动手,难道昨天晚上生了什么?

    “从明天起,你就叫兰儿,专门负责服侍我,昨天镇长可曾见过什么人?”鬼丑用手抬起那个侍女的下巴问道,兰儿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过昨天晚上确实是来过一个人,但究竟是什么,她确实不知道,之后她和另外两个侍女被命令天不亮就等候鬼丑起床,鬼丑点了点头,看来托克想杀自己是临时起意,不过不管怎样,现在人已经被杀,自己要优先找出他见面的那个人。

    让兰儿将所有的下人召集出来,并且还将托克的家眷都带了出来,鬼丑说的没错,这个托克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已经有了六个老婆,只不过他一直都没有儿子,生下的全是女儿,总共算起来有十个之多,这些人早就在知道托克被杀,但真的看到尸体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都吓得昏了过去,鬼丑扫视了一圈后问道:“昨天托克见了谁,有谁知道?”无人说话,鬼丑冷哼一声说道:“隐藏起来并没有用,如果你们不说,都跟这具尸体是一个下场!”

    众人脸色顿时一变,其中一个下人忍不住开口说道:“是教会的人,但是具体说了什么我并不知道,因为当时只有镇长跟他两个人在屋中,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鬼丑看了看那个脸色苍白的下人,点头说道:“现在托克已死,你们分了家产,离开此处,我弯月城军队不日将接管巴尔干行省,将这个消息给我传达出去,另外,给我找一个马夫和一辆马车!”

    要的东西很快就被众人拿了出来,除了兰儿和两匹备用的马匹之外,鬼丑只是拿了一些银币以备路上之用,但出了镇子之后,他还是先去了那个老人家的家里,留下一些钱之后,他就离开了,鱼叉被他插在门前,想来短时间内,这个地方会变得非常安全。

    一路北行,路上遇到过几次盘查,只是鬼丑警觉,往往都是提前离开,几经辗转之后,鬼丑更是遣散了马夫,自己驾驭马车,车里只有兰儿一人,再加上还特意给兰儿打扮了一番,倒是像极了一个游离的富家小姐,鬼丑摘掉了面具,以一个丑陋无比的马夫身份出现在盘查人员的面前,直到出了巴尔干行省,鬼丑都没有露出破绽,毕竟丑陋的人,又是这种穷酸相,怎么可能是神殿重点关注的行省领主。

    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巴尔干行省居然大的出奇,鬼丑足足走了三天,中间都换了好几回马匹,居然都没有走出去,甚至鬼丑以为自己迷了路,令人惊奇的是,侍女兰儿却是一脸常态,鬼丑好奇不免问了一些话,没想到兰儿却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毕竟她想的是怎么活下去,再想的就是怎么伺候好鬼丑,在她看来,也就只有这两件事可以做,还有什么可以烦心的?

    又走了一天的时间,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城,进了城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里已经过了巴尔干的行省,但这片白的区域却一直都没有划分行省,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建城更让鬼丑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居然就是棉麻行省巴罗萨,那么也就是说,他距离弯月城也就只有两个行省的距离,但接下来这又应该怎么走呢?

    是去找行省领主老凯尔吗?鬼丑最先想到的自然是这个行省的那个老领主,但他现在是孤家寡人,就算之前能给予援手,但那时局势并不明朗,保持中立是非常有效的手段,而现在就必须选择一方,不然的话可能会被两方夹击,鬼丑拿不定主意,只好独自一人上路,但巴罗萨行省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用了三天的时间,鬼丑才有惊无险的来到来到温斯顿行省和巴罗萨行省的分界线上,可是令人意外的是,在鬼丑的面前,却是已经有人在等他。

    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这个时候鬼丑才注意到,整条大路上只有自己一个马车,而在对面却是有数不清的骑兵静静在等在那里,就算是自己想逃,恐怕也是逃不了,招呼了一声兰儿,鬼丑强自镇定的向前走,但走到近处鬼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站在这队伍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巴罗萨行省的领主,凯尔!

    心中吃惊,鬼丑却是打算冒险一搏,自己的脸老凯尔没有见过,而且自己现在的打扮应该也算是合理,或许也能过关。

    果然来到这队伍面前,鬼丑被拦下,士兵盘问了几句,鬼丑装作诚惶诚恐的回答,随后那士兵想着老凯尔投去一个眼神,老凯尔点了点头后队伍分开,鬼丑赶忙道谢,赶着马车就走,而老凯尔则继续望着前方,一脸等待的焦急模样。

    等到鬼丑走到了队伍中央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鬼丑的冷汗瞬间从脑门上流淌了下来。

    “鬼丑大人,您不用走的这么急吧?”

    动作微微一僵,鬼丑强自镇定的继续赶车,却不想四面八方的士兵早已经围了上来,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身上还有骑兵的长枪,鬼丑知道只要自己略微异动,那些闪着寒芒的长枪短刀必然将自己捅成蜂窝。

    鬼丑回头一改之前的佝偻小心,脸色恢复正常的说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这一路走来,鬼丑自认为自己没有做出一点出格的事情,就算是有兰儿在场,他也是尽心侍奉,绝对没有半点逾越,前面应该有很多盘查都被躲过,这个时候被认出,并且还被人等在这里,恐怕在自己刚进入这个行省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而巴罗萨行省也有充足的时间准备。

    “说起来,鬼丑大人可能不信,您杀的那个托克,不巧正是我夫人的表弟,而你身边的这个兰儿是我夫人在孩童时期就买下来送给托克的,托克死了,自然我也就知道大人在巴尔干行省出现过,既然如此,你觉得您还算是潜行吗?”两人之间隔着一排排士兵,鬼丑身体还未痊愈,间受制也无法挥,他也只能静静的听着,但老凯尔说的话却是鬼丑真没有想到的,这种事情谁又说的清楚,只能说是自己倒霉。

    “那么,阁下又准备怎么处置我呢?”鬼丑叹了一口气,手中马鞭紧握,准备随时出手,别的不说,至少挺一时还是可以的,如果敌人的力量不强,直接杀了老凯尔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能怎么办呢,我家的那位可是天天对着我哭哭啼啼的,我老了,可受不了这种折磨,所以……”老凯尔顿了顿,鬼丑双唇紧闭,指节握的白,局势顿时剑拔弩张,一触即。

    “还请鬼丑大人早点去救皇帝陛下吧!”

    鬼丑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幻听,可老凯尔却挥手说道:“老朽家族深的先皇信任,新皇登基不能朝圣已是大罪,现在皇帝陛下身处险境,恐怕能力挽狂澜的除了另外两大元帅之外,就只有阁下。”老凯尔排开众人来到鬼丑面前毫不作伪的说道:“这是我巴罗萨的一千骑兵和三千步兵,万望大人带领他们,救新皇,平叛乱。”

    回过神的鬼丑忍不住有些结巴的问道:“我?”

    可没有想到,老凯尔接下来的话却让鬼丑更是吃惊,甚至还以为被眼前的这个老头耍了一把。

    “在温斯顿家族,杰米将军已经准备妥当,温斯顿家族的两千劲旅也将随大人出征,叛军围攻弯月城整整十天的时间,危在旦夕!”

    预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