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二十章 黑锅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杀!”嘶哑的声音从卡列的喉咙里迸,手zhong的满布缺口的长剑直接刺进了一个神殿士兵的胸口,但那个士兵却是用自己的手牢牢的抓住了长剑的剑刃,卡列一时抽不出来,而身后却又有一个神殿士兵端着长枪冲了上来,卡列抬起一脚将眼前的敌人踹飞,紧接着顺势抽出长剑,随后身形强行旋转半周,堪堪躲过长枪,将自己手zhong的长剑狠狠的扎进了这个士兵的脸上。.

    这个士兵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出便横尸当场,卡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强行转身,终归还是被这长枪伤了自己的腰部,好在有盔甲略微阻隔,只是有些皮外伤,这个时候,他身上怎么还能有力气,眼睁睁的看着敌人再次围上来,卡列又是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上去。

    却见两道霸道的刀光闪现,眼前的敌人居然被拦腰斩断,鲜血,内脏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淋在了卡列的身上,猝不及防的卡列只能护住双眼,随后抬眼望去,却是法拉墨带着一小队人马冲了过来,卡列心zhong一惊,难道法拉墨负责防御的城墙一惊被清空了吗?

    心zhong微微一松,卡列再也坚持不住的坐在地上,两眼一翻昏死过去,甚至被人踩了好几脚都没有丝毫动静,法拉墨手zhong的长刀上下翻飞砍倒了几个士兵之后来到了卡列身边,略一搭手就知道卡列只是太过劳累,体力不支导致的昏厥而已,不过好在自己过来支援之后,正北门的城墙上所剩的敌人也没有多少了,又是砍杀了一会,法拉墨突然听到一道声音,对方居然在这个时候鸣金收兵了!

    看着敌人潮水般的脱却之后,法拉墨下令让翼人趁乱攻击,随后扶起卡列,找到了一个水壶给卡列的脸上淋了一些水大口的喘着气,这是敌人的第二十五次进攻,与前二十四次相比,这次的进攻强度不大,不连续的进攻给了己方休息的机会,但这种间隔却是越来越短了,没有了远程wu器和檑木,巨石等防守之物,只能依靠士兵的搏杀,似乎也知道弯月城内的兵力已经不多,尽管每次进攻都是浅尝辄止,却是给己方带来了不小的伤亡。

    而从这几天传来的消息zhong,弯月行省北方的北风行省也开始了小规模的冲突,比尼斯帝国的墨羽骑兵团和罗恩帝国的绝尘十三道,几乎是没日没夜的进攻着赶来支援的神殿援军,一旦援军来到,整合兵力的叛军恐怕就会一举攻上,拿下弯月城。

    不过,只要挺过今天晚上,胜利应该就是属于弯月城的,看看天色,法拉墨下令众人抓紧时间休息,随后带着昏厥的卡列回到了领主府,而此刻的领主府内低沉的哀鸣从头到尾不曾断过,这些经历了高强度战斗的士兵们都在尽可能的压低自己的声音,因为在领主府的后院,就连卡勒陛下也受了伤,城主府的侍女们忙前忙后的打水上药,奈何受伤的人实在太多,城里的空地基本上都被扎满了帐篷,而那些轻伤却又不能上战场的士兵都被放置到了这里,还有一处是城内的禁区,担架上抬进去的士兵,就再也没有抬出来过,那是烈士的遗体,因为围城,这些战士的尸体只能暂时安置到空地上。

    暂时值得庆幸的是,弯月城的天气要比其他的地区冷上一些,这些战士的尸体都被冻得梆硬,不会腐烂,否则温度一高,这城里恐怕会有疫病传染,到时候,恐怕就算没有敌人,这城内也会沦陷。

    “亚力克斯大人,现在敌人已经退下去了,如果下午不动进攻的话,我们可能就会等到鬼丑大人的援军了。”法拉墨的光头上全都血迹,再加上他头上的那道狰狞伤疤让人单单是看着就觉得有些憷,而在法拉墨的面前,却是一个平躺在简易木床上,身上绑着绷带的教导团团长亚力克斯,为了阻挡敌人攻陷墙头,教导团的老兵们也冲上了城墙,而亚列克斯就是在那个时候受了伤。

    “现在我们还剩下多少人?”听到敌人又一次退下,亚力克斯的眼zhong闪过一丝喜色,但紧接着他就问起了这个沉重的话题,法拉墨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已经不到两千了,敌人至少有七万多的兵力,我们很有可能挺不过下一次攻城战,或许要准备巷战了。”法拉墨有些失落的说道,参与过圣都的防御战,他当然知道一旦城墙被攻占,那么城池沦陷也将要变成早晚的事,所谓巷战也不过是步步阻击,负隅顽抗而已。

    “我们的预备民兵还有多少?”亚力克斯躺在床上叹了口气后又问道,法拉墨也跟着叹气说道:“能剩下三千就已经不错了,他们毕竟没有经过系统训练,没法跟神殿的士兵相比,挥的作用有限。”

    “不到六千,对方七万,这场攻防战已经值得我们名垂千古,就算是当时的北风城也没有我们这般窘迫,好好守住这最后的一次,挺过了,一切都好说,挺不过,老朽心zhong也没有遗憾了。”说完亚力克斯想要开口大笑,却没想到张开嘴却是引了剧烈的咳嗽声。

    “据翼人传回来的消息,据说鬼丑大人明天拂晓才能到,而且他带回来兵力也不是很多,不足一万,但如果出其不意的话,我们应该还有希望。”法拉墨的眼zhong慢慢升起希望的火苗,这个消息不单单是他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同样也是整个弯月军,甚至整个弯月城能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鬼丑总是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法拉墨慢慢的站起身,心里却开始想着鬼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将现在的困局解围,在法拉墨看来,这一万的兵力,依然不可能是神殿的对手,因为他们只有三千骑兵和三千步兵,另外那四千都是临时应招上来的,战斗力恐怕连弯月城的奴隶都不如,如何用好手里的这些兵,法拉墨只要一想都头疼,也不知道鬼丑究竟会用什么办法。

    弯月城外,叛军营地之内。

    “还有六万五千余人,神殿的战斗力也不过如此。”一柄细长双刃长剑的剑刃之上,纯白色的纱布正在慢慢的在剑刃上游弋,但这剑刃锋利,却是直接割破了那白色纱布,而纱布上的手却是毫无伤,又是擦拭片刻之后,这长剑的主人终于收起了自己的佩剑,慢慢的站起身。

    “现在你们还是不打算让我指挥吗?”

    在这道人影的面前,众多的神殿将领都有些挂不住脸,可是又谁都不敢反驳,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可是帝国三大元帅,血狼皮克斯,就算是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皮克斯面前造次,所以当皮克斯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神殿的一干将领的动作都出奇的一致:看向皮克斯元帅身边的另外一个人,科特勒帝国的金袍祭祀,不过此时的金袍祭祀早就没了刚到此地时的神采,看到众多将领都在看着自己,他的老脸一红,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也只能尴尬了咳嗽两声。

    只不过这皮克斯元帅提出的意见,却是他绝对不会同意的,而这则是神殿的意思,皮克斯元帅在圣都的攻防战后期经过一系列的指挥,终于将城墙拿下,从而一举奠定了胜局,可是这种小城皮克斯元帅也要亲至,就有些耐人寻味,但当时传送的神殿势大,金袍祭祀认为一个小小的弯月城根本无法形成气候,所以就直接架空了皮克斯元帅,但这十多天来,在这个八面的弯月城面前,所有的将领都轮番上去,却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处,现在一支几十万的部队居然硬生生的打的不足十万,如此战绩早就造成营地内军心浮动,只不过此次来的全都是神殿的军团,五皇子格雷恩那头却是除了一个皮克斯之外,谁都没有带来,神殿邀功的心思谁都明白。

    又讨论一段时间,皮克斯以自己已经累了为借口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内,刚一进帐篷就有个人影紧随其后,皮克斯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了看来人后说道:“那个小家伙什么时候能到?”

    那人影低语了两句,皮克斯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说道:“还算快,但是面对现在的局面,他有什么应对之法吗?”

    不过那人影却是摇了摇头,显然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皮克斯沉吟片刻之后挥手让这个人下去,那人影点头过后离开了帐篷,几个闪烁之后便离开了营地。

    皮克斯深吸了一口气后躺在了床上,感觉到外面传来一阵骚乱,这个征战几十载的老人却毫不在意的合眼入睡,直到第二天帐篷外的亲兵送过来一个让他感觉到有些意外的结果。

    神殿终于打算让权,而现在皮克斯也终于成为了这六万残余部队的统帅,听到这个结果,皮克斯又何尝不明白,这是神殿要将黑锅丢过来让自己背,这种时候皮克斯却点头说道:“即使如此,传我命令,全军拔营撤退!”

    就在神殿的金袍祭祀过来与皮克斯准备理论的时候,大地开始震动,隆隆的声音从远方的烟尘zhong传来,撕着人的心魂,裂着人的肝胆。

    “奔灾!”皮克斯先是一愣,随后喃喃的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