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二十六章 恐怖战车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大人,负责阻击的部队已经准备好,现在就要进行进攻吗?”一个猪头人一边吃着饭一边对着马洛斯道,不过他吃相不好看,却是没有丝毫的浪费,甚至连点残渣都没有落在地上,要知道他们可是吃的是粗面包,这一路上,这五百猪头人是一边吃一边跑,速度完全按照他们的食量来计算,最快的时候翼人都觉得他们就像是一头头真正的野猪一样,横冲直撞,势不可挡,单单是步兵,居然能超越后面骑兵那么远的距离,这部队究竟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经过三天的适应和不断的排查,那个鼠人马洛斯展现出了超出翼人认知的指挥才能,有时候在天上他就忍不住想,那不过两个拳头大的脑袋怎么就会转的那么快,当然比起鬼丑大人来还是差了很多,一有这种想法,这个翼人心中的那一丝自卑也就消失不见,微微甩头将杂念抛出脑外,翼人开始专心致志的听着这个鼠人的安排。

    等到这个鼠人讲完,这个翼人才发现,好像整个过程中,根本就没有自己什么事……

    “马洛斯大人,那我负责什么?”翼人用羽翼下并不是很粗壮的手指了指自己,一脸的疑惑,马洛斯的鼠眼一眯道“你现在就给神使大人报信,等我们了尾巴就会自行到弯月城,之后的事情是兽人帝国的核心机密,你还没有权限知道,这是军令,我想你家大人应该教授你们要服从命令了吧?”

    那翼人点了点头看了看那些依然在啃食着面包的猪头人找了一个空地拍打着翅膀向着弯月城的方向飞,本来他还想暗中折返,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那个叫马洛斯的主人居然早就料到,他在地上打出一系列的手语之后,这个翼人也就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军棍可不是他能承受的,不过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懂弯月城的军法,这倒是个发现。

    就在确认了翼人已经走了之后,马洛斯看到天上的狮鹫骑兵分出了两个尾随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经过这个翼人的观察,对方的狮鹫骑兵也不过三个,如果才处理得当,那么剩下的这个狮鹫骑兵就好处理了,拍了拍自己腰间的长剑,马洛斯冷笑一声,下令道“全体都有,准备作战!”

    当晚,叛军营地。

    连续三天,都被那些肮脏的猪头人落了那么远,这支负责追击的队伍从上到下都透出了一股怨恨,而今天他们又跟着对方长途奔袭,这一次终于算是追上了对方的脚步,双方距离也不过二十里左右,对方跑累了,但己方的战马也同样如此,所以指挥官下令就地扎营,明日一举拿下敌人。

    劳累了一天的士兵们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些该死的猪头人真是奇怪,这等耐力闻所未闻,就算是兽人也终有力竭的时候,现在被追了三天,那些胖到姥姥家的蠢猪们终于挺不住而被抓住了尾巴。

    似乎也知道自己将要覆灭,所以他们派出了唯一的一个空中力量,应该是飞弯月城求援吧,可惜他们没有想到己方同样有着空中的力量,并且还有三个,为了截杀求援的翼人,指挥官特意派出了三名狮鹫骑兵中的两名追击,而剩下的这个则是负责监视营地周边,顺便再监视一下对方的军营。

    至少现在,在情报方面,己方是占优的,不过追了这么久才追上,总是让人觉得有气愤,这些该死的猪猡!

    天空中传出一声轻鸣,是狮鹫骑兵回来报告情况,双月垂天,月华照亮营地周围如同白昼,狮鹫骑兵将一切正常的消息汇报完之后带着自己的狮鹫回到了住处,今天晚上他还有一次侦察任务,现在,他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将狮鹫亲自带到专门的房舍,骑兵将狮鹫安抚之后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趁着时间还算充足,他需要憩一下,而就在他刚刚准备入睡的时候,突然房舍内传出了狮鹫不安的叫声,这声音很是异常,其中居然夹杂着恐惧!骑兵立刻清醒起身,掀开自己帐篷的帘子,却突然感觉喉咙一凉,力气随着这股凉意飞快的消失,脖子被制的骑兵根本无法扭头,因为贯穿了脖子的细剑上传来的力道只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模糊,随后便是黑暗。

    如果有人站在这个骑兵的身前就能看到,贯穿了骑兵脖子的是一柄细剑,而拿着细剑的,却是一条粗壮的尾巴!

    马洛斯微微扭身,松了一口气,甩了甩尾巴上缠着的细剑,随后收剑入鞘,摊开他那毛茸茸的手掌,上面是一块黑色的物体,而就是这个不过拇指大的东西就是让狮鹫焦躁不安的起源。

    “这东西果然有效。”马洛斯啧啧了两声,看到周围居然还没有人发现,双手在这个骑兵的肩膀上一搭,将尸体带进了帐篷,现在追击吧部队没有了天上的眼睛,那么剩下的就是看己方的发挥了,也活该这些人族倒霉,居然还真的自大的以为可以以多欺少,既然这么看得起,派出了这么多的追兵,那不好好的回敬一下,恐怕是不好了。

    冷笑着到了狮鹫的房舍,轻而易举的冲进其中,腰上的三支细剑直奔狮鹫的咽喉而,本就惊慌失措的狮鹫瞬间中招,细剑前后而至,狮鹫甚至连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一命呜呼,解决了最后的问题,马洛斯又从内向外击杀了两个看门的士兵,随后伏着身子脸色从容的退出了营地。

    等到敌人发现狮鹫和骑兵的尸体时,已经是几十息之后,而这个时候,鼠人已经来到了敌军营地的几里之外的一棵枯树之上。

    回望身后的点点营火,马洛斯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随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圆形柱体,这柱体通体发黑,却在尾部有一根白色线绳,寒风划过,枯树的树枝随风摇晃,马洛斯也是随风晃动,不曾掉下,拉掉白色线绳之后,这柱体上开始不断的向外散发出白色的烟雾,风吹过之后,烟雾便变得稀薄最后消失无踪,可是很快在马洛斯的正面,也就是正南方,逆风传出了一声声粗狂的吼叫声。

    听到这种回应,马洛斯悠然的转身,随后冷漠的看着那在混乱中摇曳的营火,眼中却如同看到死物一般,冰冷无情。

    吼叫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在月光之下,一个红色身影如同鬼魅般带着两点金光向着马洛斯细剑所指的方向而,紧随其后的则是更多的红色身影,吼声之大振聋发聩,就连马洛斯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不过他终究还是习惯了过来,随后翻身一跃紧随这些身影冲向了敌人的营地。

    而就在此时,因狮鹫骑兵和狮鹫突然遇害而陷入慌乱的营地也终于听到了那些令人如置冰窟的吼叫声,“敌袭!”凄厉的吼叫声在营地中响起,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士兵更多的是陷入了慌乱,长官们尽全力收拢士兵,甚至不惜抽出刀子砍人,见了血的营地终于慢慢的趋于平静,士兵们开始慌乱的套上装备,拿起武器,随后静心等着敌人冲上来。

    “发现……敌人!是那些猪头人!”一个负责前哨的士兵脸色惊恐的跑进了营地,随后绝望的喊道“快逃啊!他们不是普通的兽人!”

    “扰乱军……”为首的将领听到这个哨兵的话,心中不由一怒,手上的长刀已回刚要落下,却猛然看到营地外围的颜色突然变了!那是连成了线的恐怖红色,将领手中的刀停滞片刻之后大声吼道“弓箭手,射死他们,发射!攻击!”

    对于未知,不管是哪个种族,他们的第一想法都是恐惧,其后如果未死,才会转化为好奇,但这个将领却再也没有机会到达第二阶段,因为就在他下令之后,他的恐惧如同他身前的那些士兵一样,变成了深深的绝望。

    弓箭根本无法起到丝毫的作用,而那些身上不知道穿了什么东西的怪物居然丝毫没有感觉的继续冲锋,羽箭射了三轮,对方便已经毫发无伤的冲到了营地前,就在下一瞬间,这些身上披着红色铠甲的猪头人便狠狠的撞到了营地外围的栅栏和拒马上。

    只是一撞,栅栏倒塌,拒马歪斜,那些猪头人士兵嚎叫着冲进了营地,随后他们头上唯一的器具,那个有两个尖角的头盔则变成了这月光之下最为恐怖的武器。

    一个手里拿着盾牌的士兵刚刚来得及做出防御的动作,就感觉到盾牌上传来巨力,随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用来扛住盾牌的身体一侧传来剧痛,等到他倒下死时,脸上还残留着临死前不可思议的眼神,这可是帝国制式盾牌,居然只是一下,便将其刺穿,这些猪头人,究竟是什么怪物?

    是夜,负责追击的叛军部队,无一逃脱,全军覆没。

    而在弯月城的城墙之外,鬼丑看着那两个掉下的身影,一脸冷漠的道“捡回来,下酒吃。”随后眼中露出一丝期待。

    “这回发大财了,还是风箱这子会办事!,来的居然是兽人帝国的赤甲战车……”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