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三百三十九章 没杀够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陛下,巴兰行省的代表和之后的昆特行省的代表在弯月城外围都遭到了……不明身份的wu装力量袭击,死伤超过十数人。 ”负责空zhong侦察的翼人一脸谨慎的说道,听到这个消息大厅立刻陷入了空前的喧嚣之zhong,如果是一个月前,大厅里肯定没有这么多的人,但到了今天,这大厅可以说是人满为患。

    这些人既不是弯月军的盟友,也不是科特勒帝国的商贾,全都是各个行省的代表,鬼丑夺取萨lin特城之后,弯月城就变得异常热闹,一队队马车从弯月行省的边境通过正规的,不正规的途径进入了弯月行省,并且来到弯月城面圣。

    而这些嘈杂的声音就是卡勒头疼的根源,而且这些人都是以帝国重臣的身份来过来直接与卡勒交涉,他们背后所代表的势力都不容小觑,他们频繁的在弯月城内的府邸内穿梭,甚至都影响到了弯月城的正常运行。

    “陛下,臣下认为,既然弯月军如此……强大,在弯月城外围必然不会存在什么不明的wu装力量,这种乱军,恐怕只要弯月军出动,立刻就平息!”说话的是一个行省的代表,此人尖嘴大眼,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是他却是科特勒帝国之zhong一个wu器生产大省的代表,说话具有一定的力度,他一说话,立刻引来了其他人的附和,但是弯月军一方的人却没有立刻说话,回应的都是不屑一顾的冷哼,至于两个元帅和丞相冯仑则同样漠然不语,这在大厅zhong显得很异常,而且更令人的意外的是,身为帝国君主的卡勒陛下居然也只是听听,却没有立刻发表任何看法,这些行省的代表只是嘈杂了一阵之后就不再议论,因为聪明点的人都知道,卡勒陛下现在的这种表现,显然已经是知道这所谓的不明wu装力量是谁,而且估计跟弯月军的关系小不了。

    “好了,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就让鬼丑领主回来吧,我想,应该是我的赐婚太过唐突,让他感觉到不舒服,这是在跟朕耍性子了,众位大臣不用担心,在弯月城内,安全无虞。”这话说的很有嚼劲,在弯月城内安全无虞,可是在弯月城外呢?现在卡勒陛下这么说,那么袭击各个行省代表的人就应该是弯月行省的领主:鬼丑,但更明显的是,对于鬼丑的这种行为,卡勒陛下所持的态度是放纵!

    一国之君都已经这么说了,其他人怎么可能还有异议,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可是就算是卡勒也没有想到鬼丑的这趟发泄之旅根本没个头,连续三天,弯月城的百姓都没有看到一个行省的代表进入弯月城,更有一些在弯月城外围居住的百姓在农田里忙活的时候,发现在农田zhong有很多没有被完全湮灭的血迹,他们将这个情况汇报到了附近的驻军,可是对于他们的汇报,驻军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敷衍,没有一个士兵去现场查看,更别说更高级的军官,这件事居然就这么被压了下来。

    但毕竟时间过了这么长,鬼丑就算是再过分也要有个限度,但让卡勒意外的是,那些原本还一直吵吵这要弯月军出兵的行省代表们都开始缄口不言,甚至开始回避这个话题,弯月城的官员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们不会因为每天的宴会而耽误工作,要知道在弯月城内,耽误政务处理,可是要军法处置的。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十天过去之后,不单单是在弯月城的代表团慌了,就来卡勒自己也有些发慌,他知道鬼丑会生气,但是他没想到鬼丑的反应会如此激烈,更没有想到从十天前到现在,凡是打算面见自己的行省代表进了弯月城的外围之后,没有进入弯月城城内,也没有反出弯月行省,他们去了哪里,只有每天的空zhong部队翼人队长提交报告能让卡勒了解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

    在这短短十天的时间内,行省的代表彻底的崩溃了,不过五十余人,这十天的时间,鬼丑所率领的亲卫小队已经至少毁尸灭迹将近三百人,这种恐怖的数量强势的压倒了这些代表的反对意识,并且给他们带去的是无边的恐惧,不出弯月城或许还可以,但总是憋在这种地方,任谁也都能憋出点毛病来,自然也就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行省代表,仗着自己背后的势力出城门叫嚣,但他们绝对不会走出一箭之地外,因为这个距离,代表了死亡。

    终于在第十三天的时候,鬼丑所率领的部队终于回到了弯月城,虽然已经打过招呼,但是当鬼丑和他率领的亲卫小队还没有到城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城内的恐慌。

    这五十余名亲卫都骑着马,身上血迹斑斑倒还好说,当军人浴血奋战,身上这点血迹也只能说是勋章,可最令那些行省代表惊恐的一点是:这些战马的侧面挂满了人头!

    当然,对于这一点行省代表更是惊恐的发现,弯月城的居民对于这种残忍的事情居然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就像是平常喝水一样自然,唯一不同的是,这水有点味道罢了。

    来到城门之下,一个没有穿着弯月军军服的士兵在城门口拦住了鬼丑,这个士兵脸上还有些惊惧,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些入城该询问的东西,他主动忽视了那面血色骷髅旗的行为让亲卫小队很是不满,领队的队长并没有回答这个士兵的问题,而是一句话让这个士兵慌忙的让开了道路。

    “不想让你的脑袋挂在马上,就给我滚开!”

    周围的弯月军城门守军一阵大笑,而鬼丑则是根本就不理会径直向前走,而弯月军士兵看到鬼丑之后,立刻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行礼,整个城门瞬间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zhong在了鬼丑的身上,鬼丑的身下自然不会系着人头,实际上这些人之zhong,就只有他自己是最干净的,只不过别人看他的眼神却也是最复杂的。

    带着亲卫过了城门,鬼丑这才回头说道:“去算算你们的军功吧,还有这个!”说完一个小钱袋准确的落入一个士兵的怀zhong,“超额完成任务,这是给你的奖励。”那士兵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随后便在队长的带领下去结算军功,他们是亲卫,很少上战场的,想获得军功可要比普通士兵难得多,开始鬼丑让士兵们将头割下大家就有了这个想法,现在到了城里也就证实了这个想法,他们自然高兴。

    看着人都离开,鬼丑一个人左右打量片刻后苦笑着问道:“这群混蛋,一说军功连本领主都不管了!”这话zhong充斥着一丝抱怨,但更多的反而像是溺爱,弯月城的百姓听完都是会心一笑,这个领主还是以前的那个领主,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领导才能,却也有着同龄人应该有的顽皮心性。

    “恭迎领主大人回家!”百姓纷纷施礼,鬼丑则是伸手致意,一路回到了自己的领主府,而到了领主府门口鬼丑却突然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顶替上来的?”

    “回大人,三天前。”那个弯月军士兵一脸紧张,鬼丑哦了一声后说道:“监管不力,府兵自上而下,缺失多少天,打多少军棍,可有怨言?”

    那士兵赶忙摇头说道:“大人责备的是,府兵该受此罚。”鬼丑这才满意的点头进了府门,而这一系列的举动很快就传到了内院大厅,众多的行省代表都忍不住一阵心颤,这个鬼丑领主残忍嗜血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对敌人狠,对自己的部队也狠,那对他们这些代表呢?

    清晨入城,临近zhong午鬼丑才到了城主府,而卡勒陛下则是要求所有代表都等着鬼丑,因此,当鬼丑进入大厅的时候,大厅里的人是一个都不少,看到这种场景,鬼丑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上前行礼之后,又向丞相冯仑,元帅皮克斯,瑟卡微微颔首致意,至于其他弯月行省的人,他只是给了一个眼神,而这一个眼神就已经足够。

    简短的汇报了一下自己在外面的成果,卡勒表示满意,问鬼丑有什么不满,鬼丑先行礼随后沉声问道:“陛下,我军整装待发,召回臣下不知为何?”

    卡勒面露难色,开口说道:“鬼丑大人,召回自然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这些都是前来参加你婚礼的行省代表。”行省代表这几个字的音卡勒咬的特别重,鬼丑自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呵呵一笑的转身问道:“各位都是行省领主都能知道鄙人大婚,而第一时间派出代表,各位都是第一次来弯月城,鄙人真是深感荣幸。”说完鬼丑还施礼表示感谢,但是这些代表的脸上却有些不自然,鬼丑说的这话很蹊跷,可是他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冯仑和两个元帅的脸上却是陡然一变,看向卡勒,却发现这位皇帝依然挂着一脸的微笑,但这笑容在此刻看来却不是那么温柔,而是充满了残忍。

    鬼丑在弯月城外围杀了诸多代表团,卡勒支持,他还没杀够,甚至就要在这大厅里动手,卡勒依然不反对!

    “皇帝陛下登基之时,各位又在何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