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三百四十八章 苍蝇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圣都管辖范围边缘地带的一个小村,炊烟袅袅,迎着太阳向农田百姓脸上却依然一脸的阴沉,丝毫没有因为天气而转好的迹象。

    就在昨天,村子里又被抓走了将近十个人,那是村里唯一的壮丁,而且身体上都有着残疾,现在下地干活的都是年迈的老者,眼看着这庄稼慢慢长了出来,无人打理的田地却也同样杂草丛生,跟庄稼疯狂的争着土壤里的养分,如果不将其尽快拔出,恐怕这庄稼的收成依然不好。

    三三两两的驼背老者拿着锄头进了农田,现在村外野兽横行,这些老人根本就没有对抗野兽的能力,所以他们只能趁着白天的这个空档出来劳作,而且对于农田边缘那些杂草,他们是一个都不敢上前,之前就发生过村里人被野兽突然窜出,随后将其活活咬死拖走的惨剧,所以大家伙都很是默契的聚集到一起,虽然他们也知道如果真的来了野兽,多半所有人还是要交代在这里,但人多势众,野兽也不会轻易靠近。

    毕竟是老人,劳作片刻便要歇息,众人随便找个空地坐下,揉着自己的年迈生锈的四肢,随后就是一阵的唉声叹气,不过很快就有人注意到,周围似乎有点太安静,一个老人终于忍不住的说道:“我说几个老伙计,你们发没发现,今天特别的安静,往常的那些野兽都跑哪去了,怎么今天一个都没有叫唤的?”

    其他的几个人自然也注意到这个异状,却是微微点头不敢再多说什么,他们的阅历丰富,知道这种情况并不一定是好事,可能是来了一个更具震慑力的野兽甚至是魔兽,将这里当成了自己地盘,只有如此其他的稍微弱一些的野兽才会灰溜溜的离开,如果真的是这样,恐怕以后就算是在村子里也不见得安全了。

    众人纷纷叹息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几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当众人确定方向的时候,却发现这声音变得有些怪异,只见在杂乱的灌木丛中突然窜出一只野狼,这野狼的全身油亮,显然是吃的很好,但它的身上却插着好几支羽箭,野狼高高的跃起,却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后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像是有什么东西再拉着它一样,如果是平常这野狼应该回头反咬一口才对,可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狼爪狠狠的刨着眼前松软的泥土,尽全力向前爬,可惜它终究还是被硬生生的拖进了草丛,随后一声呜咽便再无声息。

    从众人起身夺路到停身发现异状,再到一切归于平静,这其中过程不过十数息的时间,等到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除了那个被野狼刨出来的土坑之和地上的鲜血之外,居然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低沉的马蹄声由远至近的传来,几个老者赶忙低头锄草,并尽可能的远离大道,这些都是圣都管辖的巡逻兵,嚣张跋扈的很,如果靠的道路太近,恐怕会吃上几马鞭,这也是为了在地头上的草长的很高却也是没有人处理的原因,这种小队每天都要有两支巡逻的,每支小队算起来应该有三四十人,都是清一色的骑兵,速度很快,一般都是走过场,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只不过万一有人高兴了,恐怕在道路两旁的村子就要遭罪。

    似乎是受到了今天天气的影响,这些骑兵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一阵烟尘过后,这些老者也就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担惊受怕的第一波算是过去了,但有个眼力好的老人却有些意外的发现,那支队伍后方有个骑兵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直挺挺的栽了下去,这种速度栽下去,就算是不死也得残,一路平坦怎么就能栽下去了呢?

    这个疑问还没有得到答案,隐约传来的惨叫声让这个老人心里又是一惊,凝眼望去,却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羽箭,将这些骑兵大部分射下了马。

    “有人偷袭!”当这个想法产生之后,老人赶忙招呼周围的老伙计,可就在这个时候,情况又有了变化。

    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窜出了一群身穿奇装异服的人冲进了骑兵之中,随后一场屠杀便在这些老者的眼前开幕并迅速谢幕。尸体被就地掩埋,马匹被这些人带走,随后就像是刚才突然出现的负伤野狼一样一切又归于平静。

    “有人袭击了巡逻队!”另外一个老人低声的说道,周围的老者都是默然点头,却是谁都没有出声,那群身着怪异服装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砍骑兵居然跟砍柴一样轻松,而且那体型巨大的应该是兽人吧?

    只是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身为目击者,恐怕下场并不会太好,这支巡逻队的最高长官可是个暴脾气,而且手段残忍,为了夺取一个女子,他可是敢将整个村落都付之一炬,手上的人命更是多的数不清,而且村落就在附近,恐怕这场袭击最终的受害者还是他们这些手无寸铁之力的老百姓,众人一商量,赶忙回到家里,让村里为数不多的人趁着这个空档抓紧收拾行李,先到山上避一避,否则恐怕这一村子的老弱病残都是难逃一死啊!

    原本还有些人气的村落在一中午的时间内就变得死气沉沉,巡逻队没有按时回来也引起了当地驻军的注意,上百名骑兵顺着巡逻的路线发现了战场,他们发现了马蹄的踪迹,但很快就发现一再分散的未知敌人将后续的痕迹全都清除掉了,没了线索的搜查队也只能带着这个消息回到驻地的军营,这附近有个土匪窝,如果没猜错的话,恐怕就是那些落草的乱民干的。

    当消息呈报上去,这驻地的将领当然是少不了发一顿邪火,这已经不是不是第一支被袭击的巡逻队了,确切的说,这应该是第十一只,而且结局与之前的十支巡逻队完全相同,但过程却有所不同,之前的巡逻队多数以步兵为主,半天正好完成一个巡逻任务,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巡逻队开始遭到骚扰,像苍蝇一样,无非就是一些暗箭,一般也就一两个乱民,只是这些人逃的很快,又是出其不意所以基本上是抓不住的。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中了箭的士兵就算是再轻的轻伤也是难逃一死,对方的羽箭上是涂了毒的,阴狠至极,只要被破了皮见了血,就只有砍掉这个部位才能保一命,但就算是如此,当地的驻军也没有太在意,只是将步兵巡逻队配上了三两个骑兵,如果有人敢放暗箭,那就用骑兵去追。

    开始的时候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甚至有些骑兵差点就抓到了那些卑鄙的乱民,但是消停了不到十天的时间,整只巡逻队开始出现伤亡。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从开始的小打小闹到现在已经有将近二百名士兵被杀死,还有一百多名失去了战斗力,而今天则是最为严重的一次,骑兵小队的全军覆没昭示着对方的战斗力根本不是像小苍蝇,而是一头潜伏已久的野兽,当第二支全骑兵巡逻队被全灭之后,这个将领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不太妙了。

    为了证实自己并没有被包围,这个将领派出了自己至少一半的骑兵:三百人的救援小队,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正是这个举动彻底的断了他的后路。

    一个月的时间这里的驻军已经折损了三百多战力,再抽走一支三百人的骑兵队伍,驻军营地里也仅仅剩下不到八百人,为了保存实力,这个将领还下令所有士兵都不得出营,以免被看不见的敌人蚕食。

    一天一夜的提心吊胆之后,当夕阳落下,求援的部队终于被哨塔上的哨兵发现,只是去的时候是三百人,可回来的时候却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人,远远的望去居然都是摇摇欲坠!

    “快打开营门!”为首的领队有气无力的举起了手上的铁牌,那是同行的标志,营地门口的士兵赶忙打开营门,让这些筋疲力尽只能趴在马身上的骑兵们进了营地。

    此时,形势突变!

    本来还死气沉沉的骑兵们突然出刀,将营门口的士兵尽数砍到,随后策马长驱,直插营地的大帐!

    与此同时,营地之外的荒野上突然窜出一大片的人影,向着营地飞速前进,人还未至,带着火焰的羽箭却已经是兜头罩下,营地门前的哨楼立刻被点燃,随后点点火焰窜入营地之内,火光四起,营地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当将领冲出自己的帐篷,企图稳定混乱的时候,一柄比他还要高的长刀被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挥舞着递了过来,那将领刚刚一侧身,却不料那长刀却也是突然变相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胸口之上,刀身上传来巨力,这个将领当即吐血飞出,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随后这身影抬起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胸口,长刀直贯而入,这将领张了张嘴说了一个词后便歪头毙命。

    “奴隶?”

    本来自,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