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三百五十六章 对峙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鬼丑参见兽皇陛下!”被带到打仗之中的鬼丑看到那个坐在椅子上的高大身影恭敬的说道,这高大的身影微微点头后抬手示意了一下,随后有一个猪头人给鬼丑搬了一张凳子,鬼丑倒也不客气直接坐下,顺便还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在这大帐之中,兽皇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他的身上还再向外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这光芒萦绕全身,犹如水波,而在兽皇的身旁,一个狼人正跪在图腾前念念有词,听闻兽皇只身进攻圣山,身上有伤,看来确实如此,大帐内的周围则是一应战备景象,除了一应兽人一族的武器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挂饰,这样的布局倒是显得空旷,就连地面也是普通的土地,甚至还能看到丝丝血迹。

    打量完,鬼丑率先开口说道:“听闻兽皇陛下受伤,不知道现在伤势可有缓和?”

    兽皇的脸上有能看得见的疲态,显然应该是受伤不轻,想想也是,圣山之上的强者数不胜数,鬼丑知道能安然离开的也就只有戈隆一个人,兽皇此去恐怕冲突非小,受伤也就在所难免。

    “倒是劳烦鬼丑阁下担心了,放心,本皇还死不了。”说完兽皇沉重的喘了几口气,身上的金色光流则随着他的咳嗽而上下震动,而在他身边的那个狼人萨满则是加紧了吟唱的速度,片刻之后这光流总算是稳定了下来,而之后兽皇的脸色也有了一丝的舒缓。

    “鬼丑阁下前来,可有事?”兽皇看似漫不经心的一问,鬼丑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在公,他是科特勒帝国臣子自然是要质问兽皇,但在他心中更想问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挣扎之间鬼丑还是开口问道:“为什么?”一个没有明确目标的问题,让在场的兽人都是一愣,兽皇的脸上也是颇为惊讶,但他很快就挥退众人,就连那个一直在吟唱的兽人萨满也被他叫退了下去。

    而那淡金色的流光消失,兽皇的脸上便抑制不住的产生了一丝痛苦的神色,鬼丑心中微微吃惊,这才注意到兽皇的身体居然开始不断的向外散发出血腥的味道,而兽皇的腹部绷带也浸出一团红晕,显然刚才那金色流光一直在帮助兽皇稳定身体的伤口,到了兽皇这种程度的强者,身体都是非常强大的,尤其是兽人一族,身体的恢复能力更是惊人,但这流光撤走之后兽皇自己居然都无法压制伤势,可见伤势之重。

    “想不到兽皇陛下重伤至此?这圣山上的力量,果然是深藏不露。”鬼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自己反倒是被吓了一跳,但兽皇却只是点头说道:“如果不是戈隆之前闹过事,今天,你看到的将是我的尸体,而且,这伤也是偷袭所致,神殿的教皇现在也是垂死之躯,活不了几天了,倒是让魔族捡了个便宜。”

    鬼丑早在进入帐篷之前就摘掉了面具,听了兽皇的这番话,脸上不由露出些许的疑惑,想了想还是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五皇子格雷恩真的与魔族勾结?”

    听完兽皇却是摇头反问道:“相对于这件事,我倒是有件事想请教鬼丑阁下。”鬼丑听语气就知道这问题中所道破的严峻,因为就在那一瞬间,鬼丑感觉到了来自兽皇身上的一丝杀意。

    这种感觉是绝对不会错的,在黯枭的每日一杀之中,鬼丑对杀意的感知已经到了一种异常敏感的地步,毕竟黯枭这个小刺客的暗杀天赋实在太过惊人,稍有差池就是横尸当场,所以鬼丑对自己产生的这种感觉并不怀疑,那么问题就在这,为什么兽皇要对自己动了杀心?

    “阁下究竟是谁?”与鬼丑同样,兽皇也问了一个似乎看起来有着准确答案,但鬼丑却不是很肯定自己能回答的了的问题,思忖片刻后鬼丑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带着幽魂面具的鬼丑,去了幽魂面具的林,这就是我。”

    兽皇点了点头后问道:“你身上的兽人之力呢?怎么不见丝毫?倒是令人厌恶的死亡之力反而更加强盛?所以,你究竟是谁?”

    问出这样的话,自然也就证明鬼丑最开始的猜忌,兽人帝国是发现了自己是假的神使了吗?可为什么片李安是这个时候?鬼丑的脸上也有些疑惑,毕竟兽皇所问的跟他所想的有些出入,不过鬼丑还是将自己的遭遇简述了一番,自然连同龙族一事也没有丝毫的隐瞒,毕竟庞大的魔核不可能说没就没,而且龙族的入世与魔族入侵都是重量级的消息,有权利让兽人帝国知晓,而且鬼丑也没有想到,魔法帝国科特勒居然一直都与龙族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而他们其中的纽带,就是那个战斧军团的团长安洛克。

    “安洛克?这个人本皇年幼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人居然还健在?”兽皇的脸上也露出一丝讶异,而鬼丑则是彻底震惊,安洛克不过三十多岁的大汉,怎么可能……鬼丑刚在心中讶异,却突然想到,如果安洛克本身就是龙族,那这一切就都说的通,不然为什么只有战斧军团才能发动整个大陆都无法比拟的步兵冲锋战术!

    鬼丑将自己与安洛克的相识过程简述了一遍,兽皇的脸色就和缓了很多,但鬼丑却觉得这种小问题根本就不是兽皇要的答案。

    “你说你被魔核侵蚀过?你是怎么摆脱的?”果然,兽皇又将关注点放在了鬼丑的身上,这一次鬼丑却是少说了一些,毕竟零的存在可是鬼丑最大的秘密,这是绝对不能说的。

    “知道为什么我会受伤吗?”兽皇对鬼丑的答案似乎并不在乎,而又将话题拉到了自己的身上,鬼丑摇头,这个问题太过深奥,明面上看是兽皇只身进攻圣山遭受围杀而受伤,可听兽皇所说的意思,似乎事情并不简单。

    “我在衰弱,兽人帝国也同样在衰弱!”兽皇无奈的语气之中充满了疑惑,鬼丑却是听得有些云里雾里,这衰弱究竟指的是什么?难道是兽人帝国发生了大的变故?

    “如果是半年前的本皇,就算是只身面对教皇和圣山的强者,本皇也不会有丝毫畏惧,但现在本皇的身体却在急剧的衰弱,不单单是本皇,就连最普通的兽人也同样如此,他们的战斗力发生了大幅度的下滑,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这次的圣都根本不用耗费如此多的时间,一次攻城便可拿下这个已经是废墟的城池。”

    虽然兽皇所说的太过令人震惊,但鬼丑知道这可能就是事实,但为什么兽人帝国的兽人会突然发生这种情况,难道是跟魔族入侵有关吗?问兽皇是否有魔族入侵的迹象,兽皇的回答很肯定,没有。

    鬼丑又将问题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说兽人帝国的兽人都变成了这样,那么自己身上的兽人之力消失,也是一种必然,而不是偶然,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重大的秘密不成?

    但是能让整个兽人帝国衰弱,必然不是单单靠什么东西能解决的,问题肯定也不会在这个层面,鬼丑思来想去,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随后他便开口问道:“传闻兽人帝国供奉着的兽神手上有着兽人之力所燃烧的火焰,这火焰可有什么异常?”

    问出这样的问题,让兽皇有些始料未及,但他倒是坦诚,直接说明了原因,果然,兽人帝国突然进攻科特勒帝国的根本原因就是因此,如鬼丑所说,那火焰是凭借兽人帝国的兽人之力支撑的,而在不久前,这火焰突然怎么也无法点燃,甚至连兽皇亲自施为也不过是燃起一个小火苗,与之前的熊熊烈火无法相比,而科特勒帝国这个时候又发出了找寻到了魔族的踪迹,兽皇也感觉到了身上的力量在缓慢的流逝,如果照着这个速度下去,很可能他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一个普通的强者,于是入侵便开始,但与魔族的王族交手之后,兽皇便知道,这似乎与魔族的入侵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陛下说的便宜了魔族是什么意思?”鬼丑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是他刚才就想问但是却没有问出来的问题,兽皇呵呵一笑说道:“我在圣都之内,基本上摧毁了这个王族的肉体,想要继续活下去,他必须要有一个强大且不能打扰的容器来实现继续存活的目的,并且要有足够的时间来修复,可惜,我也算准了他的选择,所以我也给他留下了一些小礼物。”

    圣山之上,法兰克带着驰援的部队将那些愚蠢的兽人驱逐到了圣山的外围,圣山的归属权再一次落在了神殿的军团的手中,法兰克看着眼前近乎望不到边的台阶,却是突然叹了一口气,还没等他下完军令,一个白衣祭祀过来传话。

    “教皇大人,正在等待阁下,请您走快一点。”

    “教皇大人受伤可严重?”

    那祭祀却是一脸傲意的说道:“大人现在很是健康。即便是与兽皇作战,也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本来自,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