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三百五十九章 善意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大人,神殿来人,要求见您。 ”卡列的脸上少有的展现出恭敬的神色,鬼丑一愣随后有些奇怪的问道:“神殿的人一概都不见,另外,战场打扫的怎么样了?”

    说起打扫战场,卡列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等到领主们离开之后,鬼丑立刻下令洗劫整个圣都,将整个圣都挖地三尺,把能找到的值钱的东西全都搬到了皇城的国库之中,原本空无一物的国库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的有些不够用了,因为鬼丑下的命令是将值钱的东西全都找出来,而奴隶出身的弯月军则是除了常规军用设备都留下之外,剩下的全都就是一个字:搬!

    搬得动的搬,搬不动的就拆开,拆不开的就等长官过来衡量,能砸的就砸开拿走,反正圣都是个空城,除了贫民窟之外,剩下也没有什么人在圣都了,能跑的全都跑掉了,却是正好便宜了鬼丑和他手下的弯月军,当然,搜刮东西也是有原则的,平民百姓的家自然不会被破坏,收到损坏的还有专门修理的,弯月军的目标是除了几个特定府邸之外的所有空的贵族和高官府邸,另外,令人惊讶的是,鬼丑居然还接到一些报告,在叛乱发生时就有一些老牌贵族一直坚守正统,而当兽人帝国攻破圣都的时候,这些老贵族则是依然挺身而出,结果被兽人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虽然没有丢掉性命,却是被打出了一两个月都不会见好的伤。

    对于这些人,鬼丑的命令是重点安置,他虽然痛恨贵族,但他也不是完全仇视贵族,尤其是这些他都可以叫爷爷的老贵族们的身上,有着现在贵族所没有的质,这值得鬼丑去尊敬,所以这些老人也是幸免于难。

    搜罗的事情进行的如火如荼,鬼丑只为了盘算当卡勒来到圣都之后,他的钱够不够,毕竟是一国之君,又是好不容易复辟,可不能小气了,当然,卡勒的钱就是鬼丑的钱,鬼丑的钱嘛,依然是鬼丑的钱。

    看着国库里的宝物如同山峦一般起伏,鬼丑的嘴都快猎到耳根子上,现在神殿的人过来,未免有点不合时宜,但看卡列的表情,鬼丑又觉得这其中恐怕会有点问题,于是就随后问了一句。

    “谁啊?”

    “神殿教皇第一记官,法兰克。”

    鬼丑一愣随后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卡列,卡列点了点头后说道:“法兰克说他可以一直等,等到鬼丑大人想见他为止,不过他还说,如果大人想知道现在圣山的情况,他可以做详细的描述。”

    “描述?”鬼丑的眉头皱的更紧,法兰克是什么人他不是不知道,在自己护送银月回秘境森林的时候,这个家伙代表神殿借着自己受伤来要挟卡勒,随后更是指挥叛军跟自己作对,如果不是因为意外,占有兵力优势的法兰克很有可能就将自己一举击溃,再之后这位第一记官匆匆回到圣都,再也没了消息,听兽皇说法兰克曾经对他出过手,或许他能知道些什么。

    圣山上的情况……鬼丑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后说道:“让他进来吧,我虽然怨恨他,但现在的局面,不允许我将个人感情放在重要的事情上面,让他在演武场等我吧,如果真的动手,也能给卡勒少砸坏点东西。”语气之中的不情愿谁都能听得出来,卡列则是点头下去了,让士兵关上了库房的门之后,鬼丑就直奔演武场,而一袭长袍的法兰克则是一脸微笑的看着鬼丑,丝毫没有身为对手才有的怨恨。

    法兰克是一个人来的,传闻这位第一记官的个人修为也不低,在鬼丑领导的部队之中,就算是鬼丑都不一定能胜得过法兰克,其他的人自然是更不可能,挥退周围负责防卫的士兵,鬼丑随便找了一个台阶坐下,而法兰克则是站在场下,静静的看着鬼丑的一举一动。

    鬼丑被他盯得不耐烦的说道:“没想到第一记官回来找我,倒是稀客啊。”话中的讽刺任谁都能听得出啦,但法兰克却依然微笑说道:“鬼丑大人……”法兰克刚一开口,鬼丑便可以打断了他,面具幻化出一脸的嫌弃之后,鬼丑说道:“行了,客气的话,不用多说,你就将你想说的话直接告诉我就可以,反正你们神殿的人都一样,如果不是有那个家伙,我究竟将你们神殿的人全都赶出去!”

    话说的痛快,也不过是鬼丑随口一说,但法兰克的脸色却微微一变,随后说道:“听闻兽皇陛下依然在圣都养伤?”

    “关你屁事?”鬼丑翻了个白眼说道,但他的心中却多少有些震惊,这圣都应该都是鬼丑的人才对,而且弯月军的甄别能力很强,虽然赶不上第十亲卫军团,但也不至于让神殿在圣都还留下什么卧底才对,可法兰克又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在的话,法兰克需要有件事像兽皇陛下请教。”这句话说完,法兰克的脸上居然多出了一丝乞求的神色,鬼丑心中警惕随后问道:“你想问什么?说出来看看。”

    法兰克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但随后立刻说道:“我想问的,是圣山的事。”

    鬼丑一听心中不由一动,随后问道:“你是想问圣山上的事情?什么事?”不怪鬼丑警觉,法兰克这次来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事,而且他对兽皇出过手,现在兽皇身受重伤,而且神殿跟兽人帝国之间的信仰冲突无法避免,因此,两个人实在是没有相见的必要。

    “交战时,兽皇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受的伤?”法兰克问出的这个问题鬼丑还真的知道,而且看法兰克一脸的认真,鬼丑的心中不由的嘀咕起来,听了半天,鬼丑可以判断这法兰克可能是知道了些什么,但他却是不确定,因此不惜过来被自己调侃也要得到真相。

    “你堂堂教皇的第一记官,这点你应该很清楚才对,直接问教皇岂不是更加稳妥?难不成你还怕教皇骗你不成?”面具化作讥讽神色,法兰克却是点头说道:“我恰恰怕的是这个。”

    这下鬼丑还真的愣住了,转念一想,鬼丑就听出了关键,恐怕这法兰克是真的知道了些东西,来此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对判断结果的肯定或否定,眨了眨眼,鬼丑突然说道:“你问了?”

    法兰克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看了一眼,教皇大人的身体很健康,甚至更甚以往。”

    更甚以往?鬼丑心头震颤,圣山总共遭受了两次攻击,第一次是戈隆,第二次是兽皇,第一个的戈隆就让教皇受了伤,第二次的兽皇虽然被削弱了不少,并且又有好几位强者一起围攻,可最终重创兽皇的却是教皇出的手,依照兽皇的话来说,想要发挥出那么大的力量,教皇的身体根本就受不了,所以必然会伤上加伤,可现在法兰克却说教皇的身体无碍,这可真是见鬼了。

    “所以我想说的是,你的猜测八九不离十。”鬼丑慢慢的站起身后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土后继续说道:“如果你只是为了这件事的话,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慢走,不送。”说完鬼丑转身就走,法兰克却突然开口说道:“鬼丑大人且慢,既然私人的事情已经说完,那么就来谈一下公事如何?”法兰克再一次恢复了刚才的微笑,鬼丑扭头看了看之后说道:“我只允许五十名祭祀进入圣都,并且每个人一年三万的宣传费。按月交,并且先付一半年的押金。其余的不用谈了。”

    没有想鬼丑会这么痛快,也没有想到他提出的要求又是如此的古怪和夸张,法兰克心中默算之后很是肯定回答道:“成交,为了表示神殿的善意,我们将预付一年的押金,鬼丑大人,您看如何?”

    自然是没有想到法兰克居然突然来了这么一手,鬼丑愣了片刻之后收到:“十天之后,再给你答复。剩下的,你可以离开了。”这一次鬼丑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出了演武场到了兽皇养伤的房间里面。

    “毫无无损,这却是正好证明了本皇的推断。”依然还是那个兽皇,身上的流光依然在,看兽皇的起色感觉像是好了很多一样,但鬼畜却笑不出来的反问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来圣都?我说的价钱一把人可是掏不起的。”

    鬼丑随口的调侃,却发现兽皇陛下依然是一言不发,等到鬼丑的脸色有所和缓,随后说道:“这件事可不能拖拉,小心这其中会有什么阴谋。”

    不用兽皇说,鬼丑也知道如此,这种事情弯月军是最拿手的,既然神殿如此焦急,倒是给了弯月军一次发挥的余地,鬼丑点头后开始询问另外的问题。

    “兽皇陛下,不知道兽人帝国现在准备的如何了?”

    兽皇摇头说道:“兹事体大,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而且一步走错,恐怕就是将永无回头之日。”

    本来自,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