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三章 我在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随着时间的推移,鬼丑已经在偏殿里面呆了五天,卡勒每天都按照自己的规格给鬼丑送去吃食,但侍女端出来之后,却只有一个空碗,那是为露娜准备的,鬼丑就这样连着五天五夜没吃没喝,等到第六天的时候,偏殿中传出了敲门的声音,因为卡勒陛下的安排,在偏殿外不单单有随时准备接手的御医,送入吃食的宫女,还有警戒的侍卫,听到里面有动静,众人立刻推门而入。 ( . v o dtw . )

    如眼所见,是衣带渐宽的消瘦人影,突如其来的光让鬼丑觉得刺眼,想要抬手遮挡却是眼前一黑,在一片惊呼中,鬼丑倒在了惊慌的侍卫怀中。

    等到鬼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三天,而这三天之中卡勒倒是来过几次,不过看到鬼丑面具下的那张失去了活力的脸,这位陛下也只能是长叹一口气,随后将鬼丑安排到了另外一个秘密寝宫之中,而露娜也同样如此。

    但这里面却出现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问题,那就是露娜在鬼丑昏倒的那天,醒了过来,但是就如同之前的兽人所说的一样,露娜真的失去了记忆,并且还变得异常敏感,因为她的手脚是被打断重新接上的,所以她暂时还不能动,可她却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这终究还是两个人之间事情,虽然所有人都说不明白为什么鬼丑能认出露娜,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是露娜已经被完全毁掉了容貌也依然可以确定她就是露娜,毕竟在她的身上有太多的事情可以证实这一点,而且,为了防止鬼丑报复,卡勒已经将那天从东门进来的百姓全都迁到了更远的地方,而且还下了封口令,不准任何人想鬼丑提起这些人。

    鬼丑与露娜虽然远在千里之外,可是两个人的感情却并没有因此而减缓半分,卡勒当然能了解鬼丑是什么心态,但他却没办法为他做更多,只能将两个人放在一起,然后派出自己最知根知底的心腹侍女是照顾这两个人。

    第三天,鬼丑悠然转醒之后发现自己的面具没有带,周围又是陌生的环境,身上依然没有力气,不过要比之前好了很多,至少现在零随着他的清醒而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你是谁?”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鬼丑的身边响起,扭过头,鬼丑心中一惊,随即反应过来微微笑道:“我叫林,你呢?”

    眼前这个脸上已经无法辨认出容貌的女人就是露娜,鬼丑的手攥的发白,但他的脸上却依然带着微笑,经过长时间的面具佩戴,鬼丑的面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他的五官已经开始恢复原位,脸上依然有火焰舔舐的痕迹,却也是淡了很多,相信再有一两年的时间,鬼丑的容貌有很大的几率能恢复原样。

    “她们都叫我露娜,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但她们都叫我露娜大人,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露娜是一个非常美的名字,而且也只有你能配得上这个名字,而露娜就是你的本名。”鬼丑静静的看着露娜,眼中的泪水却是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再见到露娜,居然是如此场景,而且从刚才的对话中得知,露娜是真的失忆了,不过还要,卡勒将这个空白的露娜留给了她,并没有给她做过多的灌输,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鬼丑的心还是如同刀绞,这一路上,她究竟都遭遇了什么。

    “那,这又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露娜看到鬼丑哭了脸上带了些许的惊慌,鬼丑却微微摇头说道:“这里是很安全的地方,不用怕,我在。”说完鬼丑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露娜的手背上,露娜本能的想躲开,但手背上却传来了让人舒适的温度,略微挣扎了一下过后,露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突然不动,任由鬼丑将自己的手放在手心上。

    “你是我的什么人?为什么我对你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很熟悉,可又很陌生。”露娜刚说完却是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脑袋微微的晃动有些难过的说道:“头痛,我这是怎么了?”

    鬼丑心中一惊,却是将另外一只手放在了露娜的头上说道:“别想了,等你的伤养好了,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的,我们有太长的时间没有见面了,所以你对我会很陌生,放心,你之前的一切我都会告诉你。”说完鬼丑轻轻的抚摸着露娜的头发,眼泪却是一直都在流。

    被头疼折腾的露娜沉沉的睡了过去,鬼丑慢慢的挪开自己的身体,下了床却发现自己的手背露娜紧紧的抓住不放,甚至一牵动,露娜的脸上就露出一丝不安的神色,鬼丑吸了吸鼻子,看到身边放着食物,虽然不知道冷热,但放的时间应该不算太长,他一手被露娜抓到,一手将食物放在嘴里,显然放食物的人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只要鬼丑伸手就能够到,这种心细也只有卡勒能想到,其他人恐怕是根本就不会有这种想法。

    吃了东西鬼丑也就有了些力气,回头看看露娜,脸上闪过一丝坚定,露娜陷入沉睡是鬼丑动用魔法的结果,当然鬼丑还能让露娜睡的更深一点,但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就这么等了将近百息之后,鬼丑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随后就出了门。

    门外是双月当空,廖星几颗,门外没有一个人影,四周静谧无声,感受着周围的寂静,鬼丑突然伸出手将侧面飞过来的匕首夹在指肚之间,不用想这肯定是黯枭的杰作。

    “索伦已经去调查,我师父说,露娜大人身上有魔族的气息。”黯枭接过鬼丑递过来的匕首之后半跪在地上向他报告,鬼丑点头后负手说道:“我知道了,我又睡了几天?”

    “三天。”

    鬼丑暗自吸了一口气,随后又长长的吐出给黯枭安排了几个任务让这个小刺客离开之后,鬼丑感受着身体里残余的力量,最终还是放弃了跳出去,而是选择了打开大门从正门出去。

    因为入夜的时间并不长,在侍卫的带领下,鬼丑在皇宫内七拐八拐的总算是到了房,而人还未到,就看到房内灯火通明,甚至还有讨论的声音响起,从声音的大小来看,他们讨论的还很激烈,鬼丑的好奇心有点蠢蠢欲动,不过他还是不漏声色的到了房门口并且还制止了想要通报的人。

    房里的人不少,元帅皮克斯,丞相冯仑,军事主管卡列,后勤主管尤文,甚至还有一个带着枷锁却是鬼丑认识的一个人:莫科!

    而他们所讨论的话题就是如何处置莫科的问题,又两种观点,第一种是直接赦免,因为他曾带领城防军和第十亲卫军团抵抗叛军长达数月之久,也曾极力抵抗兽人帝国的入侵,相对来说他是城墙防御的军事强人,如果直接杀了未免有些可惜,第二种则是处以极刑,但不一定要莫科的命,毕竟他也曾为叛军效力过,这一点可是有目共睹的。

    卡勒陛下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插话,主张处罚的是元帅皮克斯和卡列,而主张赦免的则是冯仑,尤文的官衔太低,根本就说不上话,而且他是卡列的下属,也没有立场说话。

    鬼丑想了想轻咳了一声走进了房,众人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尤其是莫科看到鬼丑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就有些精彩了,莫科确实是想与鬼丑一战,可惜生不逢时,兽人帝国的临门一脚却是将圣都击垮,然后圣都更是莫名其妙的落到了卡勒陛下的手上,这种转折莫科自然是想不明白的,但现在鬼丑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这位城防军的最高长官心里不由的有些气闷。

    看到鬼丑进了房,卡勒立刻将这个问题抛给了鬼丑,而鬼丑早有腹案的说道:“我同意冯仑大人的观点,并且容臣斗胆,莫科大人不但要赦免,而且还要官复原职。”

    “这是何故,为了收买人心吗?”卡勒还没有说话,皮克斯却是率先发难的问道,鬼丑点头说道:“现在陛下得到圣都,也就意味着帝国在名义上获得了统一,现在我们的兵力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也是身不由己,但不管怎么说,赦免莫科大人,就算是释放一种信号,而那些兢兢战战的领主们也能多少松一口气,每天担惊受怕的,最终还是会引发极端的反应,所以莫科不能杀,只能放。”

    “我也同意鬼丑大人的观点!”一个粗狂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出,众人的视线再一次转移,却都是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惊异的表情,就连鬼丑也不例外。

    来人是一脸的大胡子,身材魁梧,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像是刚刚与猛兽搏斗过一样,袒露的胸口上绑着厚厚的纱布,上面还有斑斑血迹。

    “安洛克大人!”

    本来自,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