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七章 你更傻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目的达成,撤!”邪眼王看到这只手之后,一直都在笑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随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道黑影直接将他捞起,向着大殿方向狂奔,“僵尸王,你个混蛋,那是……”可惜邪眼王之后的话听不清了,令人意外的是白骨王居然也冲向了大殿,这可不是刚才邪眼王所说的撤退,这明明是进攻。

    在三道身影临近大门的时候,在门搭着的手却轻轻捏做兰花,轻轻一弹,但与此同时这双手的主人却惊疑的注意到在她面前的那个邪眼王居然在笑!

    当了!

    可是这想法刚闪过,一道白光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整个大殿的门口罩了过来,白骨王手的白骨刀猛然一抛,随后刀身炸裂,骨头碎片激射而飞,将整个店门口罩住,而扛着邪眼王僵尸王则是猛然一顿,随后借着攻击自己的力道倒飞而出。

    一声轻响在轰然巨响前响起,而那个玉手的主人则是冷哼一声,眼睁睁的看着三道身影破开刚才的光幕,随后狼狈的逃窜,看着眼前的光幕,那手的主人又是一声冷哼,随后慢慢的走出了神殿的大门,而在她的身后,那个很久都没有出来露面的教皇大人亦步亦趋的跟了出来。

    不过,在场的人却没有人在意为什么教皇会跟在这样的人身后,因为在他前面出来的这个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

    一双小巧的玉足,在脚踝处还系着一串赤色的铃铛,玉足铃铛之被紫色的袖裙所遮掩,但那温白如玉的小腿时隐时现,让人浮想联翩,一根紫色编织带将那不堪一握的蛮腰束住,淡粉**短衫外两只玉藕白臂交叉抱胸,高耸的胸部随着步伐下涌动,玉颈之朱唇皓齿,小巧的鼻子是一双丹凤眼,眼不时流出一股让人产生怜惜之意的媚色,眼角的美人痣更是将这种媚色增添了三分,让人心生荡漾,心猿意马。

    这个女人实在太美,以至于在场的众人都忘记了,她被关在了连神族都能控制住的光之牢笼之,自然也忘记了在刚刚还有三个死灵生物打破了光之牢笼逃之夭夭。

    众人屏息凝神之际,却突然听到一个刺耳的笑声在空响起,“魔族的公主大人,您老慢慢玩,哈哈哈哈……”

    这个声音自然是邪眼王的声音,可为什么……突如其来的话自然也惊醒了众人,而刚才的话,难道这个女人是魔族?还是个公主!那么这三个冥界君王攻打圣山的目的是……引出魔族公主?

    如此说来……这个时候终于有人注意到跟在了这个魔族公主身后的那个身影,看他脸的谄媚,那还是之前见过的教皇吗?虽然看起来教皇的身体变得年轻了,但是在他身的光系元素却已经所剩无几,甚至他的身体都开始变得有些淡紫,看到教皇的这个模样,在场的神殿强者看向法兰克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如法兰克所说的一样,这位第三记官整整有两个月没有见过教皇陛下,而他们倒是见过,但会见的时间非常短,甚至在刚才,大预言术显现的时候,他们还认为法兰克是叛变神殿的人,可是现在看来,这位第三记官居然早知道了这件事,而且还推动了这件事,现在的局面,是不是也在这位第一记官的计划之呢?

    可实际呢?这位第三记官也是一脸茫然,他只知道教皇有问题,处理起来会较麻烦,在刚才大预言术的破坏能力减弱,他还想着或许能逼出教皇的真身,可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连三位冥界君王都要逃命的魔族公主,在场能战的人有多少他心知肚明,恐怕这个魔族公主举手投足之间,会让在场的人直接蒸发。

    “居然趁着苍穹之顶闭合的一瞬间,借助本宫的力量逃出去,冥界君王,果然厉害。”赛克丝面罩寒霜,在白骨王出手的瞬间她察觉了不对,那骨头刀碎裂看似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但从力量来说,更像是一种阻碍,而那个时候她已经发出了攻击,想要再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于是这三个该死的死灵生物这么接着她的力量在那一瞬间逃出了苍穹之顶,这一逃却是配合无间,时间速度,心理拿捏一点都不差,如果不是如此,恐怕他们三个也被困在了这个魔法阵之。

    没错,赛克丝现在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她是无法打破这个神殿召集千神殿祭祀共同完成的魔法阵列,这个魔法创之初的目的是为了困住魔族,而光之牢笼并不是这个法阵的原本的名字,它的名字叫做苍穹之顶,而不是现在说的光之牢笼。

    这个魔法阵列是由神族传授的,是一种专门针对魔族研发的魔法,这个魔法的有趣之处在于是个防御法阵,但它所防御的却不是外部攻击,而是来自内部的攻击,自然建造它的目的是为了绞杀魔族,将魔族困在魔法阵列之后,然后派出强者不管是围杀也好,车轮战也好,只要能消灭到里面的被困的目标会从外部打破,只是想要完成这个法阵是在太过困难,它需要召集千名神殿祭祀来贡献自己体内的光系元素,好在这个魔法有一个较为合理的应变方式,那是它可以在途变换一次位置,这样一来可以有很大程度困住魔族的可能。

    而刚才三位冥界君王的目的是为了将这次变换位置的机会浪费掉,随后借着自己的力量逃出去同时将自己困在这里。

    “你究竟是什么人?教皇大人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法兰克的声音从苍穹之顶外传出,魔族公主赛克丝扭头一看却是翩然一笑的说道:“你叫法兰克?你应该是教皇身边最亲近的人才对,怎么背叛你景仰的教皇大人了呢?果然,人族是一个只会背叛的种族。”

    法兰克心志坚定,并且又有苍穹之顶的阻隔她并没有因为对面的绝色而有所动摇,不过再凭他怎么问,眼前的这个魔族公主却不再答话,看起来还是一脸的不屑,好像……好像连这个法阵也无法困住她一般。

    “法兰克,我的孩子,你怎么能背叛我!因为我没有接受你的觐见吗?”教皇的声音虽然没有变,但是法兰克的脸色却与周围的强者一样变的惨白无,这绝对不是教皇平常说话的语调,甚至连用词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眼前的这个耄耋老人真的是他们景仰的教皇吗?

    “你不是教皇大人,你是个魔族!?”法兰克沉声喝道,周围的强者虽然修为他高深,但对于这种交涉问题,法兰克反而处理的更加稳妥,所以众人也默认了他的问话,而魔族公主身后的教皇则是嘿嘿一笑说道:“公主殿下,看来是被识破了。”魔族公主赛克丝点头一脸不屑的说道:“既然如此,便随本宫离开吧。”

    众人心一惊,难道这个光之牢笼都无法困住她吗?那恐怕只有神族出手才能制止的了……

    只见赛克丝微微抬手,众人眼前的光幕居然动了一下,而随着那只手越抬越高,那光幕也随之升起,广场之外惨叫声此起彼伏,显然那些法阵的也无法承受这种压力而昏死过去,而失去了祭祀法阵自然也被削弱不少,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光幕已经被升起了半人多高,而且光幕也开始变得起伏不定,显然是已经不堪重负,而那只手却依然好似嘲讽一般的向抬起,在场的众人脸色也变得越发的难看。

    可在这个时候,天空再次响起一个声音,这声音略显沙哑,却又充满的令人敬畏的魔力,而在场的神殿高声听完直接被震得吐血,至于广场外的那些祭祀很干脆的直接全部昏死了过去,眼看着光幕闪烁之间将要溃散,而一道黑气如同巨掌一般将光幕按住,随后白色光幕越发的黯淡,可是原本升起的光幕却被硬生生的压下去至少一米的高度!

    “既然来都来了,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开呢?” 一个神殿大门还要大一圈的黑影突然出现在场,等到众人看清这是一头骨龙的头骨时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龙族本是大陆最为神秘的种族,而死亡灵龙则是连死灵法师穷其一生都未必能见过的存在,可现在冥界不单单来了三位君王,现在更是来了一头骨龙。

    可下一刻,众人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骨龙居然只有脑袋,身体却不知道是去了哪里,而且那骨龙的眼窝灵魂之火闪烁,似乎是还没有睡醒一般。

    “死神尤多罗,你终于出现了!”魔族公主收起开始的惊异,恢复了平常的冷艳面孔,随后被压下的手却是直接放在身后,双眼如炬,紧盯着骨龙的后面说道:“能让冥界三大君王来到弗瑞大陆,反将本宫一军,尤多罗,你果然聪明。”

    “他自然是很聪明,所以更显得你很傻,不是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