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五十三章 锄奸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布鲁克缓缓的站起来,众多将领则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身边共事的战友,从怀疑到愤怒,各种表情不一而足,而鬼丑则是一脸的放松,甚至都闭了眼睛。(#¥)

    “与魔族通敌者,是巴布韦将军。”

    布鲁克话音刚落,那个曾经顶撞鬼丑的将军顿时一脸茫然,随后怒火爆发直接跳起来说道:“布鲁克大人,你这是诬陷!”任凭这位将军青筋暴起,周围的将领却是开始慢慢的远离他,并且一脸的戒备,布鲁克悠然的说道:“在座的应该都见过魅魔,经过我的审问,她透漏出一个名字,而这个名字恰恰是你,巴布韦将军。”

    “你这是在胡扯!我怎么可能通敌!”巴布韦的脸涨的通红,却是一直都在原地,没有妄动,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一旦有什么动作,最先死的人肯定是自己,“这是你与鬼丑联合设计我!因为我顶撞了科特勒帝国的摄政王!荒谬!”

    巴布韦愤然反击,但布鲁克却是摇头一脸失落的说道:“巴布韦,如果你现在不服,我可以将魅魔释放,看看她说出的是不是你的名字!”

    “好!”巴布韦冷哼一声却是任由身后站了一个铁塔,那是摄政王的仆人十一,如此近的距离,再加恐怖的肉体力量,如果巴布韦真的是通敌的人算是不死也得重伤,而受伤又与死没有什么区别。

    布鲁克也冷笑了一声,手的空间戒指光芒一闪,一个透明的牢笼被放了出来,里面是一具曼妙胴体,但一丝不挂的身却是顶着一个丑陋的头颅,像是被千锤百炼过一般,这是魅魔的真实面目,身材凹凸有致,但容貌却是根本分不清哪是鼻子,哪里是眼睛,这些将领倒是见过一次,前一天那位闭着眼睛的摄政王拿出了这样一颗头颅,如此说来,鬼丑倒是真的没有通敌嫌疑,随即,另外一个问题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众多将领的脑海,鬼丑究竟是如何应对魅魔的魅惑魔法的?

    这个问题很快被众人抛在脑后,因为那个透明牢笼的魅魔已经悠然转醒,随即众人便看到这个魅魔的面孔几经变幻,居然变成了一个紫色皮肤的绝色美女!

    只不过已经见过了她本身丑陋面孔的将领对这张脸却已经是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倒是这个透明的牢笼又是怎么做出来的,众人能从其感受到强烈的光元素,但是布鲁克大人似乎并不是光系魔法师,这个牢笼又是怎么做出来的?

    看着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众人面前,这个魅魔却没有丝毫的羞耻之心,甚至还扭动着身体,极尽所能的诱惑众人,在场的人也终于有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可是他们的注意力却依然放在了魅魔的脸,因为她要说出究竟谁是导致沧浪崖沦陷的叛徒。

    “巴布韦,好久不见!”轻声细语,却仿若九天惊雷,巴布韦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的魅魔,嘴巴几张几合,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巴布韦,真的是你!”在巴布韦将军身边坐着的将领立刻满脸愤怒的看着一脸茫然的巴布韦,而其他的将领也同样是愤怒,或者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而仆人十一却是已经将手放在了巴布韦的肩膀,厚重的盔甲直接压得这位准将一时无法动弹。

    “别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认识你!”巴布韦出口痛斥,看着周围人疑惑与愤怒的目光,这位将军终于反应过来,张口争辩,可是那个魅魔刚想说话却被布鲁克给收到了空间戒指之。

    “巴布韦,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身体受制于人,巴布韦的脸确实要憋出血来,但是他却不再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正在假寐的鬼丑,粗重的喘气声与血红的眼睛似乎在伺机择人而噬,布鲁克慢慢的走到被制住的巴布韦身边,冷笑着说道:“巴布韦,你是沧浪崖的防守将领之一,负责城墙的火油管理,沧浪崖倒塌跟你的火油库有着必然的联系,如果不是你私通魔族,魔族又怎么可能直接找到,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

    巴布韦冷哼一声说道:“任你们如何诬陷,我问心无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完头一扭却是不再说话了,布鲁克叹了口气后沉声说道:“巴布韦,你因涉嫌私通魔族被捕,除去你身所有职务和权力,但是不剥夺你的贵族身份,现在请你站起来,由十一将你移交军法处,等候处理!”

    “我不服,我是清白了,你们都是有预谋的,你们……”可惜巴布韦刚要挣扎,却被十一的手狠狠的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他身几次斗气闪烁,却被十一的另一只手在身随便拍了几下消失不见,巴布韦则更像是被抽尽了气力,整个人瘫倒在十一的身,随后又来了两个士兵,夹着这位将军离开。

    在场的将领都是一脸的愤然,没有人能想到这个曾经跟与自己奋战在前线的同伴居然是奸细,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都陷入空前的寂静之。

    轻咳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都集到了发出声音的鬼丑身。

    “巴布韦投敌,死不足惜,但是众位还是要在这里呆一阵。”话语刚落,立刻招来了不满的声音。“大人,叛变通敌的人已经找出来了,为什么我们还要被囚禁在这里?”刚才那个指责巴布韦的将军一脸疑惑的问道。

    鬼丑长叹一口气后说道:“巴布韦通敌也算了,可是本王知道,这里还有其他的人通敌,而在刚刚,这个人漏出了他最不应该漏出的马脚。”众人哗然,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但布鲁克却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是真是假,自然一看便知。”说完,布鲁克再一次放出了魅魔。

    “巴布韦?”

    听到这个声音,众多将领自然很是熟悉,但是在现场的人,却是没有了巴布韦将军,在刚才,他已经被两个士兵架出去,军法处置了,通敌是重罪,只要证据确凿可以立即处以极刑,是绞杀还是砍头,这个看指挥官的风格,可是巴布韦已经被处理了,为什么这个魅魔依然还是在喊着巴布韦的名字?

    众将领自然是疑惑万分,但是有细心的人注意到,鬼丑的两个仆人依然死死的堵住了门口,而窗户早加固,甚至要穿墙还困难,难道这里面还有人是内奸?

    当这个想法不可抑制的从在座的将领脑海不约而同的冒出时,凝重和疑惑再一次充斥了整个房间,这是生死存亡的大事,丝毫耽误不得,而那个魅魔却是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愚蠢的人类,这样居然都能被骗,不过跟我们互通有无的人可不是没有,只不过他在我膝下承欢的时候,告诉我的名字是巴布韦,萨德将军,奴家说的对吗?”

    在牢笼的魅魔依然没有丝毫的羞耻之心,但是她却指出刚才坐在巴布韦将军身边的一个将领,也正是这个将领一直都在指责巴布韦,难道萨德也是内奸吗?他是与魅魔合谋算计巴布韦,又或者是出卖巴布韦以便获得信任?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从众人的脑海冒出,可结果都是不得答案,“难道大人当时忘了?在沧浪崖后的山洞里,您可是把奴家折腾坏掉了呢?好在奴家底子好,什么姿势都能满足大人。”

    “你别血口喷人,想像陷害巴布韦一样陷害我,贱人,你找死!”说完这个叫萨德的将领盛怒之下要抽刀砍人,但手伸到腰际却发现空空如也,这是才反应过来,兵器早被收缴,在场的人都是两手空空。

    “哟,大人生气了啊,奴家小命一条,帮你算计了巴布韦,可归根结底,也不过只有一个垫背的,既然已经有了一个,自然也是要有一双的,您腰眼的那对痣,不是被您称之为男人痣吗?这一点,奴家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呢。”魅魔依然一脸的淫笑,但是萨德却是脸色呼的一白,随即恼羞成怒要冲去掐死这个满嘴胡说的魅魔,但是很可惜的是,他的肩膀却是多了一只手,手传来巨力,让他不得不将身体摆正,可是一下秒,剧痛从他的另一侧肩膀传来。

    鲜血飞溅,这个将领一脸意外的看向了地兀自抖动的东西……这是自己已经攥成拳头的胳膊?惨叫声瞬间在室内响起,这声音之大,让周边的几个将领忍不住侧身,鲜血顺着肩头的伤口向外飞溅,而这突如其来的惨叫声过后,却是萨德的一声哀嚎。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这个萨德跪在地痛苦的求饶,看的众人一愣,随即这些人都明白了,原来真正跟魔族串通的人,居然是巴布韦将军的好友萨德将军!

    鬼丑眼睛微微一眯,萨德再一次发出了惨叫声,却是另外一条胳膊也被硬生生的砍了下来,而现在也终于有人看明白,手无寸铁的仆人十一是用什么砍断了萨德的肩膀。

    “算来算去,还是算到自己身,可惜你永远都不知道你露出了什么马脚。”鬼丑排开众人,蹲在这个意识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模糊的将领身边。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ps:祝儿童节快乐,天天都能保持童心!!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