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零六章 记忆的碎片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你认识鬼丑?”尖耳朵的自然是真的银月,而身边的这位自然是露娜无疑了。

    土山点了点头慢慢的鞠了一躬后说道:“摄政王殿下千里走单骑,一个人出使兽人帝国,土山倒是有幸见过殿下英姿,不过这都是前话,二位想必也是担惊受怕良久,现在到了这里,像在家里一样不用拘束,随后我会派人将二位的消息尽快传达到圣都,摄政王殿下已经平安到圣都,听到二位的消息,想来必然是惊喜万分的。”

    两女互视一眼,露娜眼睛一翻,居然直接从马栽了下去,好在银月先下了马,在露娜彻底倒地的之前将她扶住,随后苦笑着说道:“草木皆兵,心血耗尽,现在一放松,她有点承受不住。”土山点头表示理解,直接请出了首府内最精良的医护人员给露娜检查,结果确实是因为心里耗损过度导致的,只要好好调养,半个月足够让她恢复过来。

    “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归凡会的追兵……”

    银月倒是很意外,眼前的这个牛头人居然还知道归凡会,看来兽人帝国的情报工作远想象的要强大,或许他们能知道更多事情也说不定,“归凡会的主力部队主要目的是为了击杀鬼丑,我们这些突围的他们除了各自追了百里之后没有继续追击,既然鬼丑那家伙已经回到圣都,那也证明,他们的主力部队也失败了。”银月做了一个简单的推断,土山则是点头说道:“实际,鬼丑殿下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回到了圣都,并且还带走了大量的异族人,据可靠消息说,矮人和翼人都分别出兵,但精灵族好像是拒绝了这个提议。”

    “宏道山脉的那群蠢货永远只看自己,不过我没有想到连精灵女王都拒绝,精灵一族的主干在他们愚蠢的决定之下,终究会走向灭亡。”对别人银月从不吝啬批评之语,但是土山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精灵公主对自己人居然也这般挑剔,精灵一族的脑子究竟是什么做的?

    不过银月说的话也没错,如果没有精灵一族的支持,所谓联军也不过才是三族和科特勒帝国之间的联军,现在尼斯帝国内部动乱未平,隐忍多年的皇帝一朝翻身,但神殿的残余势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战争在所难免,不知道露娜醒过来之后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什么反应,不过根据土山掌握的情报来看,多数是没有反应,因为这位原墨羽骑兵团团长现在虽然叫露娜,但她没有一丝原本的记忆,说与她听,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土山大人,现在有鬼丑的消息吗?”银月有些关心的问道,土山点头说道:“根据花脸的消息,鬼丑殿下好在在回到圣都之后晋级了,应该是变得更为强大了吧,那种异象恐怕连整个大陆都有所感应,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吗?”土山的脸色变得很是怪,这位神秘的摄政王晋级一事是整个大陆都关心的问题,银月等人一路逃亡也不可能一点都感应不到才对。

    银月也是略有疑惑,想了想这个精灵公主才反应过来说道:“应该是那天遇到雷雨天气了,我们真的没有注意到。”这种巧合只能让土山苦笑摇头,虽然现在是深秋,倒是有可能有雨,再说也有可能是因为异象所引起的也说不定。

    “银月大人应该也非常劳累了,土山用兽人的荣誉担保,这里绝对安全,您可以安心休息了。”说完伸手引路,银月却是侧耳倾听了片刻,随后点头说道:“有劳大人了。”说完顺着指引扶着露娜进去休息了,土山来回看看,却发现周围并没有人,带着疑惑的目光给下面的兽人打了个眼色之后,土山随着银月进入了首府之内,安排妥当之后也接到了下面人传回来的消息。

    “有很小的痕迹?”土山接到这个报告反而有些疑惑,随口问道:“难道是有人跟着她们?可如果连你们的感知都瞒过的话,那她们应该早被这个人杀死了才对。”

    “大人,如果这么说的话,恐怕这个人是为了保护这二位的也说不定。”一个狼人有些恼怒,因为他完全闻不到这个人的痕迹,如果不是他们搜查的仔细,恐怕连那些小痕迹都不可能发现,灵敏的嗅觉居然也失灵,这让负责侦查的狼人很是受打击。

    土山默然的点头说道:“不无可能,派侍女在内,禁卫在外,日夜守候,如果是敌人,这样也能消耗对方的精力,如果不是,那给他制造休息的时间。”狼人领命下去了,当层层守卫到了两女房外之后,一双在露娜床下的死鱼眼终于闪过一丝疲惫,在黑暗慢慢的闭了。

    而在床面的露娜却是陷入了梦境之。

    似曾相识的场景在脑海回荡,自己的周身除了树,只有身的黑色斑驳的痕迹,眼前只有黑白灰三色,而在她的身后似乎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不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促使她只有向前,不断的向前奔跑,而在奔跑的过程,她不断的跌倒,起身……

    周围的树枝和灌木如同刀锋一样划破她的衣服和裸楼在外的皮肤,深色的血液不断的流失,同时也带走了她的体力,而她也开始越发的虚弱。

    “露娜,快跑!”一个震耳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这声音浑厚,却又充满温柔,让她忍不住想停下来看看发出这个声音的人究竟是谁,可是随后那种紧迫的危险却驱使着她不断向前,惨叫在身后响起,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但又倍感陌生,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等到她在回头的时候,却只看到一个硕大无的透露,一双碧眼深邃而焦急,身体凝滞片刻,却听到这个巨大的头颅突然吐出一句话。

    “露娜快跑!”

    随后自己被什么东西绊倒,最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

    “啊!”

    一身大汗的露娜挺身而起,随后胸口剧烈起伏,大口的喘着气的她茫然的看着周围的场景,一个人影在她面前一闪而逝,随后一群人影来到了她的身前,等到她的眼睛终于可以对焦了的时候,这一群专门问了照顾她的侍女已经开始有些诚惶诚恐了。

    “我在哪?”这是露娜问的第一个问题,侍女们赶紧回答这是首府的一间客房,露娜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是在看到一个叫土山的牛头人之后,他说了什么话,然后自己昏倒了,之后什么都不记得,“我昏迷了几天了?”

    “露娜大人,您已经足足睡了三天了。”另外一个侍女唯唯诺诺的说道,露娜这才松了口气,想想之前的旅程,自己应该是疲惫过度导致的,这三天滴米未进,肚子也跟着抗议,听到她肚子响,另外一个侍女赶紧将食物端了过来,看着面包,露娜有些忍不住的拿了起来,可还没等她将面包放在嘴里,听到一声异响,随后一柄飞刀破窗而入,将她手的面包挑飞,随后另外一柄飞刀跟着那个窗口的小孔飞入,直取那个端着食物侍女的咽喉。

    那侍女的眼色一变,手银盘一翻,直接将飞刀挡下,随后身体扭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根及其细小的铁线,直奔露娜而去,而这个时候的露娜人在床根本避无可避,身体虚弱的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侍女将铁线套在自己的脖子,随后脖子的铁线绞紧,她只能无力的挣扎着,而其他的那些普通侍女早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吓的动弹不得,甚至直接发出了尖叫声。

    外面的兽人禁卫闻声进来,但这个侍女却已经早躲在了露娜的身后,根本无从下手,可那铁线却已经勒紧,鲜血开始顺着露娜的脖子流了下去。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个子不高,带着一双死鱼眼的孩子突然出现在众多的兽人面前,这个孩子是怎么出现的,这些兽人居然没有看清楚,仿佛这个孩子一直在这一样。

    “放开她!饶你一命。”简单的两句话,却是让整个屋子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原本还有个兽人要带着他离开,可是当这个孩子说完话,整个屋子都陷入了寂静之。

    “黯……枭,救我!”露娜艰难的喘着气说道,众多的兽人不由得一愣,露娜大人居然认识这个孩子?还向他求救?

    而露娜背后的那个女人则是冷笑着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们派出了那么多的杀手都没有杀得了你,一个孩子,果然没人会在意。”黯枭面黄肌瘦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出,但他身所散发出来的杀气,连那个侍女都为之惊异。

    “再说一遍,放开她。”黯枭的死鱼眼依然低垂,可那个女杀手却冷笑着说道:“现在人在我手,你以为你……”这个时候黯枭动了,一柄飞刀直奔露娜的咽喉而去,露娜本能的向侧面躲,可是她身后的那个杀手也同样随着动作,当露娜倒下的时候,却听到后面的女杀手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这怎么可能。”

    随后脖子的铁线松开,露娜起身,却看到这个女杀手的咽喉和胸口各插着一把飞刀,鲜血向外涌动,带走了她的生命力,到死她都不知道黯枭究竟是怎么出的手。

    “救人!”说完黯枭的身形晃动,居然留下一道残影,消失不见。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