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七十八章 觉醒的魔炮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这……”乌德尔脸上一阵诧异,刚才的声音如此之洪亮,就连他也难免产生恐惧,落鸿深渊为什么会有这么的吸力,而因此被灌上落鸿之名,千百年来,只能感觉出这吸力不减,可是谁也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这声音不可能无缘无故发出,落鸿深渊在经历过上次的防御战时,原本堆积的魔物早就消失不见,随后深渊之中升起迷雾,再次完全看不到底部。

    这一次从内向外吸取力量还是头一回,居然引起了这么大反应,这一点是谁也么有料想到的。

    “应该是在落鸿深渊里存在的魔兽,没有见过这种阵仗,所以才有些生气吧?”林念说完又回到了魔导炮上,随货一团携带这毁灭气息的能量球从魔导炮的炮口喷射而出,直奔那些正在后退的魔族魔物大军,这能量球直接分为两个,像是雷系魔法中的双链雷球一样,旋转拉长最后两个能量球的距离已经超过了百米,林念看的一愣,这个攻击方式他也没有见过,之前应该是如同箭雨一般直接射穿这些魔物才对,可是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有人改动了魔导炮?林念的这个想法刚从脑海中形成就被否决,如果被改动,他应该在刚才就能感觉出来,可为什么攻击的形式不一样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两个如同雷球一般的能量球距离已经拉开到了一里的距离,而就在这个时候,深渊之中再次传来一声巨响,那还在拉长距离的能量球开始迅速分裂成一条条细线,随后如同鸟笼一般狠狠的扎在了魔物之中,但是这些能量线看起来很细,却是坚不可摧,一个魔物狠狠的用自己的獠牙撞击,结果却是獠牙被撞裂,魔族的强者见状出动,各式各样的力量落在这个鸟笼上,却是毫无反应,甚至有些能量线都能反弹这些攻击!

    “这情况完全没有看过,是怎么回事?”布鲁克早就感觉出了异常,他是落鸿深渊城中魔法学识最多的人,但即便是如此也没有见过这种阵仗,那充满了排斥与毁灭的能量完全超越了禁咒魔法的范围,如果真的要找个词来形容,神迹反而更贴切一些。

    两个鸟笼渐渐成形,无数魔物试图从这细线的缝隙之中钻出去,但缝隙之中仿佛有屏障一样,根本无法穿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细细的能量线越来越密,在这个鸟笼的顶部已经完全看不到缝隙,而且还在不断的向下延伸,站在城墙上的防守一方看的眼睛都掉下来了,这两个鸟笼向外扩了至少方圆三里地,两个就是六里地,这么大的范围,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魔物,而这些魔物加起来至少有两万多!

    当整个鸟笼都完全看不见里面情况的时候,鸟笼中开始出现了沉闷的响声,这声音开始并不大,但随后开始越发的频繁和密集,但除了这沉闷的响声之外,里面的魔物居然都没有响动,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不管是防守一方还是进攻一方,都完全没有弄明白现在的状况,林念更是一头雾水,但是灵爷却是摇头说道:“这个鸟笼倒是有些意思,不过,其本意应该不是为了灭除魔物,而是为了捕捉落鸿深渊下面的那个魔兽而发射出去的。”

    “这样也可以?”听到了灵爷的话,林念直接将注意力放在了神识之中,与上次来不同的是,原本一块青石板的门口,在旁边已经多了两个小石墩,这石墩不大,表面平整应该是为了给人坐下休息用的,可这里不过是林念的神识,这小石墩又是来做什么的?问题不过是一闪而逝,主要的问题还是这个魔导炮为什么会变换攻击形态。

    “你难道没有感觉出来吗?这个魔导炮已经醒过来了。”灵爷似乎永远都在摆弄着自己的园子,每次来都是这样,时间一长也觉得有些累,但这次有问题而来,自然不会太过关注,但听到灵爷的话,林念还是有些吃惊,因为他确实没有感觉出来。

    悠然的站起身,随后锤了锤腰的灵爷让鬼丑进了院子,两个人都坐在石桌旁,这才开口说道:“设计这个魔导炮的人,绝对是个疯子,他应该是将灵魂,灌注到了这个魔导炮上,但因为损坏而魔导炮的灵魂缺失力量,所以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如果按照智力来算的话,这个魔导炮的应该是五岁孩子的智力,大体上还是依靠本能行事,但它……不应该说是他,他的攻击模式是固定的,你应该也看到了,这次的攻击叫烟花未免有些偏差,我倒是觉得狩猎这个词很贴切,你是操作者或许不知道,但刚才在落鸿深渊那个魔兽的叫声,就是因为感受到了魔导炮的威胁而发出的,但魔导炮自身的意志却依照过往的经验而调整了攻击模式,可惜,他之前所标定的并不是深渊底部的魔兽,而是魔族的魔物,所以……”

    “所以狩猎根本对魔物造成不了太多的影响,而只是为了困住它们是吗?”林念的脸色一变,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如果真是他所猜测的那样,只要这两个鸟笼被打破,那么被困住的魔物依然可以恢复原本的行动,这一炮打与不打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浪费了机会,魔导炮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发威了,魔族一点知晓这一点,大军压上一旦同路,魔导阵地必然会首当其中的受到攻击。

    灵爷却摇头说道:“不,狩猎比烟火更残忍,也更具杀伤,烟火是需要找寻弱点,计算损益,但狩猎不同,它是用同样的力量最先困住猎物,然后再杀死猎物,这其中是不计损益的,所以,在鸟笼中的那些魔物,很有可能被直接抹掉存在的痕迹,在鸟笼彻底合拢的瞬间,这些魔物的存在就被直接抹去了,所以狩猎要比你的烟火更猛烈!”林念张了张嘴,随后告别灵爷,出了小院回到了现实之中,这中间的切换很快,就算是周围有人也很难注意到这种变化,而此刻鸟笼中的声音已经消失,尽管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林念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观察一下,当然他的视线不可避免的落在眼前的这个战争杀器上面,灵爷说魔导炮已经觉醒,那他对大陆的存在又应该有何意义呢?

    “要不要给他起个名字?”林念突然闪过这样的一个想法,心里觉得好笑的鬼丑在脸上也表现了出来,旁边的圣级强者感觉到了林念的笑意,扭头问道:“你刚才应该不是很明白,现在明白了?”林念摇头笑着说道:“差不多,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这应该不算是一次坏事,应该叫幸运吧?”

    乌尔德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没有说太多,因为就在他扭头的那一刻,鸟笼发生了变化,一如开始时的那种凝聚,只不过这一次变成了消散,而且速度极快,甚至有些魔族强者的攻击都能轻易刺穿砍破,但是当鸟笼完全消失的时候,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成千上万的魔物,空荡荡的土地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原本就已经是焦土的空地,整个魔族的阵地居然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

    “这个就是所谓的彻底?”布鲁克喃喃自语的说道,而在落鸿深渊上的防守士兵却是爆发出震天般的呼喊声,这几天的压力在欢呼声中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先是在魔导炮的助攻下,击杀魔族强者,现在又在一天之内清理掉如此之多的魔物,有些老兵虽然知道这个鸟笼的威力不如之前的烟火范围广,可是真的算起来,对面的魔物想要打通道路,恐怕要付出的代价会更多。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城内,而在城内指挥部内的皮鲍古听到这个消息却只是微微一笑,除了他攥紧的拳头之外,别人在他的身上看不出别的喜悦,因为皮鲍古的平静,在他面前的这些将领也开始收起兴奋,魔族虽然被打击了士气,可是他们的兵力并没有损耗太多,魔族可能不单单这有那些强者,一两个强者的损失可能对魔族的影响并不大,那么接下来就是该如何防守。

    “不管今天的魔导阵地发挥如何,在短时间内,恐怕是无法支援正面战场,落鸿深渊的城墙修补的并不彻底,相关的责任人我已经处理,相信各位也见识到了。”在座的将领立刻打了个激灵,因为就在这个桌子的正中央,就是拖延工期而导致城墙修补不利将领的人头,足足有十颗!

    有些将领的眼睛都没有闭上,就这么硬生生被冻住,临死前的恐惧和痛苦,甚至是悔恨都栩栩如生的展现在众人面前,这就是这位新上任的总指挥所展现出来的雷霆手段,在场的人都经历过生死,可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背负骂名的死掉。

    “既然如此,那么我来布置一下防御重点及相关责任人。”皮鲍古将指挥棒放在了魔导阵地上,冷然说道:“野战军第二,第九,第二十一团听从林念中将指示,防守魔导阵地,如何防守,全权由林念指挥!不得私自删改命令,否则,取消番号!”

    此话一出,在场的将领顿时哗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