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一十章 城破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北风城的第七天,原本就已经破旧的城门终究还是倒了,但吱呀声中,这城门却是只倒了一小半似乎就被什么给挡住,就像是躺在了什么上面一样,而冲进去的魔族战士又不得不退出来,但蓄谋已久的火油早就从城墙浇下,随后一支火箭将火油点燃,冲进去的魔族战士居然硬生生的被闷死在里面!

    “怎么回事,城门破了怎么还退出来了?”魔族将领当然疑惑,可随后消息传来,北风城的城墙里面被完全堵住了,城门是落到了石堆之上,这石头堆原本没什么,而且还有魔族战士翻了过去,但北风城的城门构造特殊,并不是直接通到城内,而在拐角之处,他们看到的是正面前的土墙,凭借他们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打穿,外面烈焰燃烧,很快就抽空了里面的空气,高温之下,这些魔族战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无声的倒下,最后自己也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之中,甚至有些魔族战士已经知道自己会死,直接自毁要害,给了自己一个痛快。

    如此一来,至少有上百名魔族战士死在了城门之中,而烈焰也格开了外围的魔物,但城墙上的战斗依然在持续,作为群战利器的魔导炮已经被魔族击毁一口,但魔族付出的代价则是又一个与圣级强者相若的强者,这样的兑子算起来是比较划算的,但魔导炮和这个强者一同爆炸的时候,北风城的防线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为了弥补这个缺口,指挥官托列夫让后备部队压上,这才暂时在浴血奋战中,将缺口堵上,为此后备部队至少有一半战死,那可是活生生的两万多人,就这样用身体构成了城墙的缺口上的基石。

    看着双月在天上交替,早就上了战场的托列夫举起手中的酒坛,却发现自己不管怎么用力都无法将酒送到嘴边,几次尝试之后,苦笑了一声后他还是选择了低下头,然后用牙齿咬住酒坛的封口,随后用手支撑着将里面的烈酒灌进了嘴里,就单单这样的一个动作,居然也让他胸口的剧烈起伏,好不容易喝进去的那点酒差点呛了出来。

    将酒坛递给旁边的副将,却发现好久都没有人接过去,扭头一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副将已经躺在地上,心中微微吃惊,看到胸口起伏还有升级,托列夫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能睡着就是好事,不管怎么说,现在已经坚持到第七天,派给自己的队伍总共有十万之众,现在能活下来的连四成都不到,可魔族的大军依然一望无际,这种压迫的感觉总是令人绝望,失去继续坚持下去的意志,但即便是过半的折损,也依然没有人想退却,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不管逃到哪里去都是如此,而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园,亲人在后,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无情的屠戮!

    因此同仇敌忾的北风城在七天的时间内硬是以一比三的伤亡将魔族拖在了这里,魔族大军的进攻也为之一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魔族的打算很清楚,他们是想通过对兽人帝国,罗恩帝国,比尼斯帝国和卡勒帝国的同时打压来实现彻底消灭反抗意识为目的,只要这四个超级帝国被拿下,弗瑞多姆大陆的领土至少要被吃掉三分之二,而攻克一个地方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接攻陷一个帝国的首都,因为冥界的阻扰和传送节点的限制,能进入大陆上的魔族本就不多,但这种不多是针对大陆来说的,实际上,现在在弗瑞多姆大陆上的魔族总数已经超过了三百万,这其中还不包括奴役的各种魔物,兽人帝国的魔族最少,而罗恩帝国的魔族和魔物最多,至于科特勒帝国和比尼斯帝国基本持平,但是从战局上来看,比尼斯帝国的形势更严峻一些。

    护国者西流的突然叛变给比尼斯帝国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作为传闻中的人物,同时又是守护帝国安稳的护国之人,他的叛变甚至动摇了很多骑士和骑兵的心,因为他们想不出来为什么西流会叛变,难道是因为皇帝的缘故?但是护国者本身就不会介入皇权之争,就算是皇帝偏激了一些,也不至于真的投靠魔族,如果是他自愿,那未免太过惊人,但说他被控制,恐慌恐怕也不会降低分毫。

    虽然因为结盟之便,托列夫知晓了很多外围的情况,但是随着战局的恶化,自从开战到现在,除了后方的通讯还稳定之外,另外三方的消息全都传不过来,就算是有,他也不敢分心,他有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只要完成这十天的任务,可以尽可能的带着自己的手下撤退,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

    副官突然身体一抖,随后悠然转醒,看着托列夫在独自一个人喝酒,呲牙咧嘴的起身,在副官的腰部有一处恐怖的外翻伤口,那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魔物用利爪撕开的,而作为回报,副官直接将长剑灌入这个魔物的脑袋,随后引发斗,将其彻底炸成了粉碎。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私藏。”副官坐起身先是看了看腰眼上的绷带,见不再流血皱着的眉头便舒展开来,结果托列夫手中的酒坛子,却发现里面声音响动居然是剩了不少,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托列夫,副官却是直接饮酒入喉,将烈酒喝的干净,甚至最后还故意倒了倒,托列夫微微一笑说道:“明克斯行省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脸皮厚的战士,别丢人了!”副官却是不理会,还是我行我素。

    一时无话,酒劲上涌,托列夫顿时觉得身体暖和了不少,他喝的不多,刚好微微熏醉又不会影响身体的行动,倒是副官比他喝得多,反而什么事都没有,讲酒坛一扔,副官慢慢的站起身,脸上还不时闪现痛苦的神色,他看起来正常,但实际上他的伤要比托列夫还要严重,能喝酒能站起来已经很出乎意料。

    天上双月已经擦肩而过,副官看着对面摇曳的火光突然开口说道:“没想到这群魔族人居然也会点火,要不是连打了七天,我还真会将他们看成大陆上的种族,这么多人,吃喝用度到底是怎么解决的?”说道这个问题,托列夫也是一愣,不过魔族身后就是横跨整个大陆的宏道山脉,资源自然是取之不尽,至于会不会用之不竭就要另说,对于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托列夫并不打算回答。

    “还有三天,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去吗?”副官看着双月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项链,那上面穿着的是自己的结婚戒指,他的妻儿都在圣都附近由专人看护,暂时的安全他还不担心,而眼前的战局可能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按照计划进行下去,所以他们还是要想一些办法才行,至少也要坚持三天,给第二道防线留下一些准备的时间。

    可惜两个人之中没有一个人心里有底,眼前的战争打成这样,实在是令人唏嘘又无奈。

    又是一夜平静的过去,等到晨辉升起,相互背靠背的两个人中的托列夫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一行浊泪落下,在他的背后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什么时候变成的这样,他自己居然毫不知晓,不过副官走的安详,就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般,等到士兵将他的尸身抬下去的时候,托列夫的眼泪也彻底的流干了。

    检查了一下各个防线的情况,偌大的城池之内能战斗的人数举目望去近乎可数,但托列夫却是沉声一哼,手持已经有了豁口的长剑迎着东方的太阳,面对着眼前狂奔的魔族大军,后方的魔道炮还不等魔族反应过来就已经发射了出去,没有料想到会人族居然会先用掉魔导炮的魔族大军虽然丧失了众多士兵,却是因此也陷入了疯狂,少去了提心吊胆的无声死亡,现在这些压抑了一晚上的魔族大军需要宣泄,而这发泄的出口就是眼前的这座堵在了前进道路上的土城!

    城墙上的托列夫高喝一声,身后羽箭带着凄厉的响声和刺鼻的浓烟射入到了魔族大军的前阵之中,爆发的火焰丝毫没有阻挡住进攻的脚步,虽然带走了一些伤亡,对于魔族大军来说,这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本就鲜血染红的滴血城墙再次陷入到苦战之中,初升的旭日很快就被烽火掩盖,整个战场陷入了无边的阴影之中,杀伐成了天地之间的和调,而鲜血则是其线谱上的音符,一曲悲壮之声在北风城内外响起……

    在魔族突破死灵防线的第八天,科特勒帝国的抗魔第一防线枢纽北风城城破,不计其数的魔族大军开始向着科特勒帝国的第二防线奔袭而去,第一防线的总指挥官,明克斯行省领主托列夫壮烈牺牲,尸体下落不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