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堑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堑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堑

    “总指挥大人,这里就是兽人嘀咕的天堑墙了。”一个国字脸的人族弓着腰一脸恭敬的看着身边的林冷雪用卑微的语气说道,林冷雪微微抬头,看着眼前高度惊人的城墙,他已经站在了一座小山的山顶,而且距离天堑墙还有约十里的距离,居然还要抬头仰望,可见这天堑墙的高度惊人。

    低头俯视,却见山下正处于混乱的战斗之中,为了保证剩余战力的撤退,留下的两万多兽人部队正在与魔族的魔物大军死战,而除了林冷雪所在的这个山头之外,目光所及,基本上全都是魔族战士,魔族的数量已经乎了兽人帝国的想象,两万多人在长不过十里的狭小通道之内与十几倍的敌人相抗衡,一个又一个的兽人图腾光环亮起又泯灭,怒吼哀嚎,不绝于耳,地面上是尸体层叠,天空之中也是战况激烈,兽人的鹰人部队铺天盖地,可是魔族的空中力量也丝毫不弱,大战已经开始了两天,魔族的空中部队已经上了三波,但依然没有突破空中防御,在高大的城墙之上,还不时有魔法出,成批量的击杀魔族空中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兽人帝国鹰人部队还未溃败的主要原因。

    “没想到在罗恩帝国落鸿深渊里抵挡我大军前进的,就是这个魔导炮吗?”林冷雪问完,那个人族则摇头说道:“回禀大人,这是科特勒帝国摄政王鬼丑殿下从罗恩帝国带回来的图纸改造而成,威力应该只有三分之一左右,但是消耗极大。”这个人族似乎对科特勒帝国的情况十分了解,但他的脸上带着半面的面具,谄媚之态尽显无遗,却让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你现在已经在我军中,藏头露尾的,是怕别人看到你的面目吗?”统帅林冷雪没有说话,但他旁边的魔族将领却是开始出言训斥,可这个人却毫不在意,似乎只对林冷雪心怀畏惧,剩下的人几乎都被他无视,因此,这个魔族将领即便放出了自己的威势,也依然没有影响到他。

    对于这种小纠葛,林冷雪自然不在意,实际上眼前这个大6叛徒所提供的消息都是有用的,至少到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所说的没有一句虚言,因此他才能活到现在,而且此人对精神干扰极强,原本派出去的魅魔居然也不能将其收服,如此强者,自然也就获得了林冷雪的青睐,并得以存活至今。

    “你对兽人帝国了解甚详,对人族科特勒帝国也是了若指掌,这种消息你也能找到,而且阁下用匿名来访,还带着这种没什么作用的面具,现在已经到了天堑墙下,也该说出你的目的,本人虽然有耐心,但这种耐心的额度有限。”林冷雪的眉头一挑,那个被他点的人则是嘿嘿一笑说道:“传闻天堑墙牢不可破,而我恰恰没有这里的消息,一切都要大人自己去算,但天堑墙之后,有本人在,探囊取物。”

    这话说的口气不小,综合之前的话语和实际情况,他的话还真有那么几分可信度,否则区区一个人族,又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待遇,林冷雪笑了笑说道:“你确实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既是如此,那我问你,如果让你去带领三万魔族精锐,去消灭后方的罗恩帝国人马,你可有信心?”

    “愿为马前卒,但没有绝对的把握,相比大人应该也知道,聪明和狡猾,其中含义相差无几,只不过是立场不同,如果他真是科特勒帝国摄政王,我倒是会不遗余力,将之消灭。”林冷雪默然点头后招过一个将领,随后让这个人下去了,而他的视线则回到了山下的战斗之中。

    不过片刻功夫,负责断后的兽人便用了最后的手段,直接点燃阵地之中的火油,烈焰如同火墙一般将他们和魔族战士无情的围困其中,这种最后同归于尽的方式在与兽人帝国的战斗中经常生,但魔族却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方式,唯一能做的,就是嘲讽他们的愚蠢和称赞他们的勇气。

    以两万人抵挡数十倍的敌人,成功保护后方的军队撤到天堑墙之内,从结果上来看,兽人并没有失败,而面对天堑墙,林冷雪也有点无奈,这天堑墙与兽皇城绝对是出自一人之手,但也不得不说兽人穷帝国之力建造的天堑墙确实是大6上的一大杰作,当然从敌对的角度来看,攻陷的难度也是成倍增长,兽皇城的沦陷是因为兽皇用人不淑,但天堑墙这种错误肯定是不会再犯,就像自己的几个对手一样,虽然在自己的手中依然是失败不断,但他们的指挥能力却也同样在飞成长,而这种变化的结果就是部队的损失开始明显的上升。

    ?

    --------------------------------------分割线-----------------------------------------

    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打穿,外面烈焰燃烧,很快就抽空了里面的空气,高温之下,这些魔族战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无声的倒下,最后自己也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之中,甚至有些魔族战士已经知道自己会死,直接自毁要害,给了自己一个痛快。

    如此一来,至少有上百名魔族战士死在了城门之中,而烈焰也格开了外围的魔物,但城墙上的战斗依然在持续,作为群战利器的魔导炮已经被魔族击毁一口,但魔族付出的代价则是又一个与圣级强者相若的强者,这样的兑子算起来是比较划算的,但魔导炮和这个强者一同爆炸的时候,北风城的防线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为了弥补这个缺口,指挥官托列夫让后备部队压上,这才暂时在浴血奋战中,将缺口堵上,为此后备部队至少有一半战死,那可是活生生的两万多人,就这样用身体构成了城墙的缺口上的基石。

    看着双月在天上交替,早就上了战场的托列夫举起手中的酒坛,却现自己不管怎么用力都无法将酒送到嘴边,几次尝试之后,苦笑了一声后他还是选择了低下头,然后用牙齿咬住酒坛的封口,随后用手支撑着将里面的烈酒灌进了嘴里,就单单这样的一个动作,居然也让他胸口的剧烈起伏,好不容易喝进去的那点酒差点呛了出来。

    ?

    将酒坛递给旁边的副将,却现好久都没有人接过去,扭头一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副将已经躺在地上,心中微微吃惊,看到胸口起伏还有升级,托列夫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能睡着就是好事,不管怎么说,现在已经坚持到第七天,派给自己的队伍总共有十万之众,现在能活下来的连四成都不到,可魔族的大军依然一望无际,这种压迫的感觉总是令人绝望,失去继续坚持下去的意志,但即便是过半的折损,也依然没有人想退却,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不管逃到哪里去都是如此,而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园,亲人在后,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无情的屠戮!

    因此同仇敌忾的北风城在七天的时间内硬是以一比三的伤亡将魔族拖在了这里,魔族大军的进攻也为之一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魔族的打算很清楚,他们是想通过对兽人帝国,罗恩帝国,比尼斯帝国和卡勒帝国的同时打压来实现彻底消灭反抗意识为目的,只要这四个级帝国被拿下,弗瑞多姆大6的领土至少要被吃掉三分之二,而攻克一个地方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接攻陷一个帝国的都,因为冥界的阻扰和传送节点的限制,能进入大6上的魔族本就不多,但这种不多是针对大6来说的,实际上,现在在弗瑞多姆大6上的魔族总数已经过了三百万,这其中还不包括奴役的各种魔物,兽人帝国的魔族最少,而罗恩帝国的魔族和魔物最多,至于科特勒帝国和比尼斯帝国基本持平,但是从战局上来看,比尼斯帝国的形势更严峻一些。

    护国者西流的突然叛变给比尼斯帝国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作为传闻中的人物,同时又是守护帝国安稳的护国之人,他的叛变甚至动摇了很多骑士和骑兵的心,因为他们想不出来为什么西流会叛变,难道是因为皇帝的缘故?但是护国者本身就不会介入皇权之争,就算是皇帝偏激了一些,也不至于真的投靠魔族,如果是他自愿,那未免太过惊人,但说他被控制,恐慌恐怕也不会降低分毫。

    虽然因为结盟之便,托列夫知晓了很多外围的情况,但是随着战局的恶化,自从开战到现在,除了后方的通讯还稳定之外,另外三方的消息全都传不过来,就算是有,他也不敢分心,他有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只要完成这十天的任务,可以尽可能的带着自己的手下撤退,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

    副官突然身体一抖,随后悠然转醒,看着托列夫在独自一个人喝酒,呲牙咧嘴的起身,在副官的腰部有一处恐怖的外翻伤口,那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魔物用利爪撕开的,而作为回报,副官直接将长剑灌入这个魔物的脑袋,随后引斗,将其彻底炸成了粉碎。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私藏。”副官坐起身先是看了看腰眼上的绷带,见不再流血皱着的眉头便舒展开来,结果托列夫手中的酒坛子,却现里面声音响动居然是剩了不少,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托列夫,副官却是直接饮酒入喉,将烈酒喝的干净,甚至最后还故意倒了倒,托列夫微微一笑说道:“明克斯行省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脸皮厚的战士,别丢人了!”副官却是不理会,还是我行我素。

    一时无话,酒劲上涌,托列夫顿时觉得身体暖和了不少,他喝的不多,刚好微微熏醉又不会影响身体的行动,倒是副官比他喝得多,反而什么事都没有,讲酒坛一扔,副官慢慢的站起身,脸上还不时闪现痛苦的神色,他看起来正常,但实际上他的伤要比托列夫还要严重,能喝酒能站起来已经很出乎意料。

    天上双月已经擦肩而过,副官看着对面摇曳的火光突然开口说道:“没想到这群魔族人居然也会点火,要不是连打了七天,我还真会将他们看成大6上的种族,这么多人,吃喝用度到底是怎么解决的?”说道这个问题,托列夫也是一愣,不过魔族身后就是横跨整个大6的宏道山脉,资源自然是取之不尽,至于会不会用之不竭就要另说,对于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托列夫并不打算回答。

    “还有三天,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去吗?”副官看着双月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项链,那上面穿着的是自己的结婚戒指,他的妻儿都在圣都附近由专人看护,暂时的安全他还不担心,而眼前的战局可能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按照计划进行下去,所以他们还是要想一些办法才行,至少也要坚持三天,给第二道防线留下一些准备的时间。

    可惜两个人之中没有一个人心里有底,眼前的战争打成这样,实在是令人唏嘘又无奈。

    又是一夜平静的过去,等到晨辉升起,相互背靠背的两个人中的托列夫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一行浊泪落下,在他的背后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什么时候变成的这样,他自己居然毫不知晓,不过副官走的安详,就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般,等到士兵将他的尸身抬下去的时候,托列夫的眼泪也彻底的流干了。

    检查了一下各个防线的情况,偌大的城池之内能战斗的人数举目望去近乎可数,但托列夫却是沉声一哼,手持已经有了豁口的长剑迎着东方的太阳,面对着眼前狂奔的魔族大军,后方的魔道炮还不等魔族反应过来就已经射了出去,没有料想到会人族居然会先用掉魔导炮的魔族大军虽然丧失了众多士兵,却是因此也陷入了疯狂,少去了提心吊胆的无声死亡,现在这些压抑了一晚上的魔族大军需要宣泄,而这泄的出口就是眼前的这座堵在了前进道路上的土城!

    城墙上的托列夫高喝一声,身后羽箭带着凄厉的响声和刺鼻的浓烟射入到了魔族大军的前阵之中,爆的火焰丝毫没有阻挡住进攻的脚步,虽然带走了一些伤亡,对于魔族大军来说,这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本就鲜血染红的滴血城墙再次陷入到苦战之中,初升的旭日很快就被烽火掩盖,整个战场陷入了无边的阴影之中,杀伐成了天地之间的和调,而鲜血则是其线谱上的音符,一曲悲壮之声在北风城内外响起……

    在魔族突破死灵防线的第八天,科特勒帝国的抗魔第一防线枢纽北风城城破,不计其数的魔族大军开始向着科特勒帝国的第二防线奔袭而去,第一防线的总指挥官,明克斯行省领主托列夫壮烈牺牲,尸体下落不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